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14節  
   
第314節

“此外,南軍雖為我軍主力,但北城地勢太高,仰攻十分不利,難以破城。”
[1208]
要說還是查大受有面子,李如松竟然沒吭聲,聽他把話說完了。
當然,面子也就到此為止,李司令把手一揮,大喝一聲:
“這些事不用你理,只管聽命!”
接下來是東城和南城:
“東城不必攻擊!”
“為什麼?”這次提出問題的,是祖承訓。
雖然他很怕李如松,但實在是不明白,既然兵力有余,為何不進攻東城呢?
而回答也確實不出所料,言簡意賅,簡單粗暴:
“你沒有讀過兵法嗎?圍師必缺!”
所謂圍師必缺,是一種心理戰術,具體說來,是指在攻城之時,不可將城池圍死,因為如果敵軍深陷重圍,無處可跑,眼看沒活路,必定會拼死抵抗,如果真把城圍死了,城里這兩萬多玩命的沖出來,能不能擋得住,那實在很難說。
最後一個,是南城。
“神機營參將駱尚志,率南軍精銳兩千,遼東副總兵祖承訓,率軍八千,攻擊南城含毯門,由我親自督戰,務求必克!”
直到這最後的一刻,李如松才攤出了所有的底牌。
在甯夏之戰中,李如松親眼看到了困獸的威力,在優勢明軍的圍困下,城內叛軍卻頑固到了極點,土包堆不上,水也淹不死,內無糧草,外援斷絕,居然堅持了近半年,明軍千方百計、死傷無數,才得以獲勝。
在這場慘烈的戰役中,李如松領悟了極其重要的兩點秘訣:
一、要讓對方絕望,必先給他希望,此所謂圍師必缺。
二、要攻破城池,最好的攻擊點,不是最弱的位置,而是對方想象不到的地方。
于是在兩天前,他攻擊了北城,並將主力駐紮在西城,放開東城,不理會南城。
西城是大軍的集結地,這里必定是主攻的方向。
南城過于廣闊,無法確定突破點,不利于攻城,絕不會有人攻擊這里。
北城曾被進攻試探,這很可能是攻擊的前奏。
所以,我真正的目標,是南城,含毯門。
當所有人終于恍然大悟的時候,李如松已經說出了最後的安排:
“副總兵佟養正,率軍九千人,為預備隊。”
應該說,這是一個不起眼的人,也是一個不起眼的安排,在之後的戰役中也毫無作用。
但十分滑稽的是,這個不起眼的副總兵,卻是一個影響了曆史的人,所謂主將李如松,和他相比,實在是不值一提。
[1209]
具體說來是這樣的:十幾年後,在一次戰役失敗後,他和他的弟弟佟養性搞順風倒,投降了後金,當了早期漢奸,成為滿清的建國支柱。
他有一個兒子,叫做佟圖賴,這位佟圖賴有幾兒幾女,先說其中一個女兒,嫁給了一個人,叫做愛新覺羅·福臨,俗稱順治皇帝。
佟圖賴的這位女兒,後來被稱為孝康皇後,生了個兒子,叫愛新覺羅·玄燁,俗稱康熙。
而佟圖賴的兒子也混得不錯,一個叫佟國綱,戰功顯赫,跟康熙西征葛爾丹時戰死,另一個叫佟國維,把持朝政多年,說一不二,人稱“佟半朝”。
這位佟國維有兩個女兒,嫁給了同一個男人——康熙。
其中一個雖沒生兒子,卻很受寵信,後來宮中有個出身低微的女人生了康熙的孩子,便被交給她撫養,直至長大成人,所以這個孩子認其為母,他名叫愛新覺羅·胤禛,俗稱雍正皇帝。
再說佟國維還有個兒子,和雍正相交很深,關系一直很好,後來還為其繼位立下汗馬功勞,他的名字叫做隆科多。因為隆科多是雍正的養母的同胞兄弟,所以雍正見到隆科多時,總要叫他“舅舅”。
佟養正的後世子孫大致如此,還有若干皇後、貴妃、重臣,由于人數太多,不再一一陳訴。
順便說一句,他的弟弟佟養性也還值得一提,這位仁兄投降後金之後,領兵與明軍搞對抗。結果被一個無名小卒帶兵干掉,這個無名小卒因此飛黃騰達,當上了總兵,成為邊塞名將,他的名字叫毛文龍。
後來這位毛文龍由于升了官,開始飛揚跋扈,不把上級放在眼里,結果被領導干掉了,這位領導叫袁崇煥。
再後來,袁崇煥又被皇帝殺掉了,罪名之一,就是殺掉了毛文龍。
想一想這筆爛帳,真不知該從何說起。
按常理,預備隊宣布之後,就應該散會了,李如松也不說話了,大家陸陸續續離開軍營,回去安排明日戰備。
祖承訓也是這樣想的,然而就在他即將踏出大營的那一刻,卻聽見了李如松的聲音:
“祖承訓,你等一等,還有一件事情,要你去辦。”
平壤 血戰
萬曆二十一年(1593)正月初八,明軍整隊出營。
李如松一如既往地站在隊伍前列,審視著眼前這座堅固的城池,他知道,一場偉大的戰役即將開始。
[1210]
李如松,天賦異稟,驍果敢戰,深通兵機,萬曆二十六年(1598)四月,土蠻寇犯遼東。率輕騎遠出搗巢,身先士卒,中伏,力戰死。
此時距離他的死亡,還有五年。
李如松的人生並不漫長,但上天是厚待他的,因為他那無比耀眼的才華與天賦,都將在這光輝的一刻綻放。
拂曉,明軍開始進攻。
此時,小西行長正在西城督戰,如他所料,明軍的主攻方向正是這里。面對城下的大批明軍,他卻並不慌亂。
之所以會如此自信,除了早有准備外,還因為他得到了一個十分可靠的情報。
在開戰之前,日本曾試圖調查明軍的火器裝備情況,但由于信息不暢,無法得到第一手資料,之後七彎八繞,才得知明軍也有許多火槍,但殺傷力比日本國內的要小,先進更是談不上。
而日本國內使用的火槍,雖然都是單發,且裝填子彈需要相當時間,射程為一百五十步至二百步,但用來對付武器落後的明軍,實在是太容易了。
此外,在兩天前的那次進攻中,明軍確實沒有大規模使用火器,這也驗證了小西行長的想法。
所以,小西行長認定,在擁有大量火槍部隊守衛,且牆高溝深的平壤城面前,只會使用弓箭和低檔火器的原始明軍,只能望城興歎。
據《明會典》及《武備志》記載,自隆慶年間始,明軍使用之火器,摘錄其一如下:
火器名:五雷神機,隆慶初年裝用,有槍管五個,各長一尺五寸,重五斤,槍口各有准星,柄上裝總照門和銅管,槍管可旋轉,轉瞬之間,可輪流發射。
如此看來,這玩意大致相當于今天的左輪手槍,還是連發的。
上面的只是小兒科,根據史料記載,明軍裝備的火槍種類有二十余種,且多為多管火器,打起來嘩嘩的,別說裝彈,連瞄准都不用。
魯迅先生曾經說過:火藥發明之後,西方人用來裝子彈,中國人用來放鞭炮。
我可以說,至少在明朝,這句話是很不靠譜的。
以小西行長的知識水平,竟能如此自信,也實在是難能可貴。
然而滑稽的是,從某個角度來說,小西行長的判斷是正確的,因為根據史料記載,雖然當時明朝的火槍相當先進,援朝明軍卻並未大規模使用。
當然,這是有原因的。
很快,小西行長就將徹底了解這個原因。
[1211]
辰時,號炮聲響,進攻正式開始。
西城先攻。
站在西城的小西行長嚴陣以待,等待著明軍的突擊,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,炮聲響過很久,明軍卻既不跑,也不架云梯,反而以兩人為一組,在原地架設一種兩米多長,看似十分奇怪的裝置。
正當他百思不得其解之時,卻聽見了驚天動地的雷聲——天雷。
伴隨著震耳欲聾的巨響,明軍陣地上萬炮齊鳴,無數石塊、鉛子從天而降,砸在西城的城頭之上。
日軍毫無提防,當即被打死打傷多人,小西行長本人也被擊傷,在被扶下去包紮之前,他大聲喊出了這種可怕武器的名字:
“大筒!”
在日語中,火槍被稱為鐵炮,而被稱為大筒的,是大炮。
謎底就此揭曉,明軍之所以不用火槍,是因為他們用火炮。
跑了幾百里路遠道而來,自然要拿出最好的禮物招待客人,藏著掖著,那是不地道的。
不過確切地講,明軍剛剛使用的那玩意,不能稱作大炮,按今天的軍事分類,應該算是手炮或是火箭筒,它的真實名字,叫做佛朗機。
嘉靖初年,一次海上遭遇戰中,海道副使汪鋐擊敗了自己的敵人——葡萄牙船隊,戰後,他來到對方毀棄的戰船上,發現了一批從未見過的火器,經過演示,他發現這玩意威力很大,值得推廣,于是他決定,將此物上交中央,並建議仿照。
這是明代火器發展史上的一個轉折點。
由于在明代,從外國來的人,大都被統稱為佛郎機人,所以所有從外國進來的火器,無論是走私的,偷來的,還是搶來的,統統被稱為佛郎機。
而汪鋐所繳獲的這批佛朗機(即船炮),是當時世界上較為先進的火炮,朝廷十分重視,立刻派人進行研究。
要知道,中國人一向善于研究,但凡世界上弄出個新東西,甭管是不是自己研制的,拿過來研究研究,幾天就能造個差不多的出來,仿制且不說,往往質量比原件還要好。


上篇:第313節     下篇:第315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