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15節  
   
第315節

佛朗機就是如此,從葡萄牙人的船上卸下來,裝上彈藥射上兩發,別說,還真好用,于是乎先用再改,先改再用,再用再改,再改再用。原本放在船上用的大家伙,體積越改越小,種類越改越多。
[1212]
到嘉靖二十六(1547)年,明代佛朗機成功實現國產化,完全使用國產料件,自主研發,填補了國內空白,並能批量生產,達到十六世紀國際先進水平。
明朝軍事工作者們也用實際行動證明,國產貨的品質是有保障的。
比如明軍裝備的大樣佛郎機,全長僅兩米,有准星供瞄准,炮身可左右旋轉。具有極強大的殺傷力。
兩米的大炮,一兩個人就能用,按說是差不多了,但中國人的改造精神實在厲害,很快,明朝又研制出了小佛郎機。
小佛郎機,全長僅九十厘米,炮身附有鋼環,可供隨身攜帶,打仗的時候一個人就能揣著走,到地方把炮筒往地上一架,瞄准了就能打,比火箭筒還火箭筒。
這玩意現在還有,實物存放于北京軍事博物館,本人曾去看過,個頭確實不大,估計我也能扛著走,有興趣的也可以去看看。
除了這些步兵炮外,明朝還發明了騎兵炮——馬上佛郎機,這種火炮的尺寸比小佛郎機更小,僅七十厘米長,可隨騎兵在快速移動中發炮,具有很強的威懾力。
總而言之,明代佛郎機極易攜帶,操作簡便,實在是攻城拔寨,殺人砸牆的不二選擇,有了這玩意,那真是鬼才用火槍。于是幾萬明軍就扛著這些要命的家伙來到了平壤城下,並讓日軍結結實實地過了一把癮。
但小西行長不愧久經戰陣,他很快鎮定下來,並帶傷上陣,召集被打懵了的日軍,告訴他們不必懼怕,因為明軍火炮發射後必須重新裝彈,可趁此時機,整頓隊伍,加強防守。
根據小西行長的經驗,大炮與火槍不同,每次發射後,都需要較長時間重新裝彈,才能再次射擊,所以他放心大膽地集結部隊,准備防禦。
這個說法看上去,是對的,實際上,是錯的。
正當日軍剛剛回過點神,准備在城頭上重新冒頭整隊的時候,卻立刻遭到了第二輪炮擊!石塊、炮彈從天而降,日軍被打了個正著,損失極其慘重。
日軍莫名其妙,可還沒等人緩過勁來,第三輪炮擊又到了,又被打得稀里嘩啦,然後是第四輪,第五輪……
小西行長徹底糊塗了:這一打還不消停了,難不成你們的大炮都是連發的不成?!
沒錯,明軍的大炮確實是連發的。
[1213]
應該說,小西行長的觀點是對的,因為明朝時的大炮,所用的並不是後來的火藥炮彈,一打炸一片,而是先塞入鐵砂,石塊,然後再壓入鉛子,並裝藥(火藥)點燃發射,其作用類似于現代的鋼珠彈(將鋼珠塞入炮彈,炸響時鋼珠四射,基本上碰著就完蛋,屬于禁用武器),殺傷面極廣,不死也要重傷,不重傷也要成麻子。
當然,相對而言,缺點也很明顯,要往炮膛里塞那麼多雜七雜八的東西,還要點火裝藥,這麼一大套程序,等你准備好了,人家估計都下班了。
可當年沒有現成的炮彈,想快實在力不從心,但曆史告訴我們,古人,那還是相當聰明的。
明朝的軍事科研工作者們經過研究,想出了一個絕妙的方法——子母銃。
所謂子母銃,其原理大致類似于火箭炮,母銃就是大炮的炮筒,子銃就是炮彈,其口徑要小于母銃,在出征前先裝好鐵砂、石塊、鉛子、火藥,封好,打包帶走。
等到地方要打了,把子銃往母銃里一塞,火藥一點,立馬就能轟出去,放完了,把子銃拉出來,塞進去第二個,就能連續發射,裝填速度可比今日之榴彈炮。
所以明軍的佛郎機,那是不鳴則以,一鳴不停,為保持持續火力,普通佛郎機都帶有四個子銃,在幾分鍾內可以全部發射出去,足以打得對手抬不起頭。
而此次入朝作戰,為了適應國際環境,明軍還特意裝備了新型產品——百出佛郎機,而它的特點也很明顯——十個子銃。
在明軍幾輪排炮的攻擊下,日軍損失極大,城頭上黑煙密布,四處起火,尸體遍地。
此時明軍的大規模炮擊已經停止,西面三路大軍開始整隊,向各自的目標挺進。在這短暫的瞬間,喧囂的戰場如死一般的甯靜。
隨著又一聲炮響,平靜再次被打破,三路明軍在楊元、張世爵、李如柏的統領下,分別向小西門、七星門、大西門發動猛攻。
炮彈可以飛,人就不行了,要想破城,還得老老實實地爬牆,明軍士兵們開始架起云梯攻城。而此時的西城城頭,已看不到大群日軍,接下來的事情似乎順理成章:受到沉重打擊的日軍失去抵抗能力,已四散而逃,只要爬到城頭,就能攻占平壤!
然而,正當明軍接近最後勝利之時,城頭卻忽然殺聲震天,日軍再次出現,向城下明軍發射火槍,掀翻云梯,明軍受到突然打擊,死傷多人,進攻被迫停止。
[1214]
在遭到明軍連續炮擊後,日軍雖然傷亡慘重,卻並未撤退。
經曆了短暫的慌亂,日軍逐漸恢複了秩序,在小西行長的統一調配下,他們以極強的紀律性,開始重新布陣。
著名抗日將領李宗仁曾評價說:日軍訓練之精,和戰斗力之強,可說舉世罕有其匹。用兵行陣時,俱按戰術戰斗原則作戰,一絲不亂,作事皆能腳踏實地,一絲不苟。
應該說,這是一個十分客觀的評價,因為日本人最大的性格特點就是一根筋,還有點二杆子,認准了就干到底,且有尋死光榮傾向,像剖腹之類的工作,還是武士專用的,普通人沒這資格。說是亡命之徒,那是一點也不誇張。
而在平壤之戰中,其二杆子精神更是發揮到了極致,在打退明軍進攻後,日軍士氣大振,向城下傾倒煮沸的大鍋熱水,投擲巨石、滾木,並不斷用火槍弓箭射擊明軍。
面對日軍的頑強抵抗,在職業道德(愛國情操)和物質獎勵(五千兩啊)的雙重鼓勵下,明軍依然奮勇爭先,爬梯攻城。
但日軍的戰斗意志十分堅定,明軍進攻屢次受挫,個把爬上去的,也很快被日軍亂刀砍死,戰斗陷入焦灼。
七星門的情況最為嚴重,日軍的頑固程度超出了許多人的想象,眼看這五千兩不容易掙,沒准還要丟命,一些人開始調轉方向,向後退卻,明軍陣腳開始隨之動搖。右軍指揮張世爵眼看形勢不妙,急得破口大罵,但在混亂之中,毫無用處。
就在右軍即將敗退之際,李如松到了。
戰役打響後,李如松即披甲上陣,帶領兩百騎兵圍城巡視,眼看張世爵壓不住陣,便趕了過來。
但他沒有理會張世爵,而是直接來到了城下,攔住了一個敗退的明軍,揮起了馬刀。
手起刀落,人頭也落。
敗退的士兵們驚恐地看著這恐怖的一幕,看著這個揮舞著帶血馬刀的人,聽見了他一字一字吐出的話:
“後退者,格殺勿論!”
敗退的明軍停下了腳步。
在這槍炮轟鳴,混亂不堪的吵鬧中,他們無一例外地聽見了李如松那音量不大,卻極為清晰的聲音。那一刻,他的眼中充滿了堅毅,以及激昂:
“殺盡倭奴,只在今日!”
[1215]
在西城激戰的同時,北城明軍發動了進攻。
北城,是平壤地勢最高的地方,日軍盤踞于牡丹峰高地,居高臨下,並設置了大量火槍弓箭,等待著明軍的進攻。
兩天前,當吳惟忠第一眼看見北城的時候,他就認定,要想攻克這里,基本上,是不太不可能的。
打了幾十年的仗,這點軍事判斷,吳惟忠還是拿得准的。
但一天之後,李如松告訴他,你的任務,是攻擊北城,而你的全部兵力,是三千人。
吳惟忠很清楚,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,李如松的真正意圖,是要他去牽制日軍,所謂犧牲小我,成全大我,往俗了說,就是當炮灰。
然而他回答:聽從調遣。
沒有絲毫的猶豫。
所以現在他面對的,是人數占優的日軍,密密麻麻的槍口和堅固防禦,還有必須抬頭仰視,才能看見的日軍城壘。
吳惟忠回過頭,看著手下的士兵,只用一句話,就完成了所有的動員:
“倭寇,就在那里!”
對于這些在浙江土生土長的士兵而言,倭寇兩個字,無異于興奮劑,且不算什麼父母被殺,家里被搶的帳,單是從小耳聞目睹的傳統教育,就足以讓他們對其恨之入骨。所以打這仗,基本上是不需要動員的。
更何況,他們是戚家軍!
四十年前,戚繼光在義烏,組建了這支特別的軍隊,從那時起,他們就和這個光榮的名字緊緊地聯系在一起,並在他的光芒籠罩之下,奮戰十余年,驅逐了那些無恥的強盜。
現在,他們在不同的地方,不同的時代,面對著同樣的敵人。所以,他們也只需要同樣的舉動。
于是,在吳惟忠的親自率領下,三千戚家軍向北城牡丹台高地發動了沖鋒。
事實證明,吳惟忠的判斷是正確的,北城易守難攻,說實誠點,是根本沒法攻,地勢險要,日軍還不斷向下發射火槍,雖說戚家軍有豐富的作戰經驗,比較靈活且善于隱蔽躲閃,傷亡不大,但兩次進攻,剛沖到一半,就被打了回去。
吳惟忠沒有放棄,他知道,自己的攻擊越猛烈,敵軍的的注意力就越集中,越容易被死死拖住,而真正的突破,將在那時開始。


上篇:第314節     下篇:第316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