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19節  
   
第319節

人騎著馬沖進去,先放三槍,也不用裝彈,放完掄起來就打,這麼幾路下來,估計神仙也扛不住,鐵騎之名就此橫掃天下。
順便說一句,這種三眼銃今天還有,就在軍事博物館里。每次當我看到那些鐵榔頭的時候,都會不禁感歎:科學技術,那真是第一戰斗力。
[1228]
有這樣的裝備,加上這一千多號人都是李如松的親軍,打起仗來十分彪悍,基本上屬于亡命之徒。聽到李如松的命令後,二話不說,操起火銃,向日軍發動了猛攻。
雖然李如松十分自信,但有一點他並不知道——這絕非遭遇戰,而是一個精心設計的圈套。
在平壤戰敗後,日軍對明軍產生了極大的心理恐懼,各地紛紛不戰而逃,且全無斗志,為防止全軍徹底崩潰,挽回軍心,日軍大本營經過詳細策劃,制定了一個周密的誘敵計劃。
具體說來,是先派出小股部隊,誘使明軍大部隊追擊,並在王京附近的馬山館設下埋伏,待其到來發動總攻,一舉殲滅。
據日本史料記載,參與該計劃的日軍為第四軍和第六軍主力,以及其余各軍一部,總兵力預計為一萬五千人至兩萬人,其中誘敵部隊一千余人,戰場指揮官為小西行長、黑田長政、小早川隆景、立花宗茂等人,反正只要沒被打殘,還能動彈的,基本上都來了。
行動如期展開,在探聽到查大受率軍出發的消息後,誘敵的一千余名日軍先行出發,前往馬山館,大軍分為兩路,偃旗息鼓,悄悄的過去,打槍的不要。
日軍的預期計劃是,一千人遭遇明軍後,且戰且退,將明軍引到預定地點,發起總攻。
但事情的發展告訴他們,理論和實際總是有差距的。
由于之前日軍逃得太快,查大受一路都沒撈到幾個人,已經憋了一肚子勁,碰到這股日軍後,頓時精神煥發,下了重手窮追猛打,轉瞬間日軍灰飛煙滅,一千多人連個水漂都沒打,眨眼就沒有了。
這回日軍指揮官們傻眼了,原本打算且戰且退,現在成了有戰無退,更為嚴重的是,查大受明顯不過癮,又跟著追了過來,越過了馬山館,而此時日軍的大部隊還在碧蹄館,尚未到位。
無可奈何之下,日軍指揮官們決定,就在碧蹄館設伏,攻擊明軍。
于是當查大受趕到之時,他遇到的,是兩萬余名全副武裝,等待已久的日軍。
已經退無可退了,橫下一條心的日軍作戰十分勇猛,查大受率軍沖擊多次,沒能沖垮敵軍,反而逐漸陷入包圍,戰斗進入僵持狀態。
事已至此,所謂誘敵深入、全殲明軍之類的宏偉壯志,那是談不上了,能把眼皮底下這三千多人吃掉,已經算是老天保佑了。
可計劃總是趕不上變化,打得正熱鬧的時候,李如松來了。
[1229]
這下日軍喜出望外了,原本想打個埋伏,挽回點面子,結果竟然撈到這麼條大魚,更讓他們高興的是,這位明軍最高指揮官竟然只帶了這麼點人。
小西行長頓時興奮起來,他立即下令,方圓四十里內的日軍,只要還能動彈,立即趕來會戰,不得延誤。
與此同時,他還命令,所有日軍軍官必親臨前線指揮,包括黑田長政、立花宗茂等人在內,總而言之,是豁出去了。
在小西行長的部署下,日軍發動了自入朝以來最為猛烈的進攻,並充分發揚其敢死精神,哪里的明軍最顯眼,最突出,就往哪里沖。
不巧的是,在戰場上,最引人注目的人正是李如松。
這位仁兄實在過于強悍,雖被日軍重重包圍,卻完全不當回事,帶著鐵騎左沖右突,如入無人之境,這也似乎有點太欺負人了,于是日軍集中兵力,對李如松實行合圍。
事後,李如松在給皇帝的報告中,曾用一個詞形容過此時自己的環境——圍匝數重。
雖然說起來危險萬分,但事實上,當時他倒很有幾分閑庭信步的風度,據日本史料記載,李如松帶領騎兵左右來回,幾進幾出,鐵騎所到之處,日軍無法抵擋,只能保持一段距離跟著他。所謂的包圍,其實就是尾隨。
然而曆史告訴我們,一個人太過囂張,終究是要翻船的。
正當李如松率軍進進出出,旁若無人之時,一位神秘的日軍將領出現了。
這位日軍將領出場就很不一般,史料上說他是金甲倭將,先不說是真金還是鍍金,穿不穿得動,敢扛著這麼一副招風的行頭上戰場,一般都是有兩下子的。
而之所以說這是個神秘的人,是因為他的身份一直未能確定。
參加碧蹄館之戰的主力,是日軍第四軍,該軍以日本九州部隊為主,九州是日本最窮困、民風最野蠻的地區,此地士兵大都作戰頑強,凶殘成性,是實實在在的亡命之徒。所以很多史料推測,此人很有可能是隸屬于第四軍的將領。
雖說哪里來的講不清,但敢拼命是肯定的,這人一上來,就抱定不要命的指導思想,帶兵向李如松猛沖(博如松甚急),突然冒出來這麼一號人,李如松毫無准備,身邊部隊被逐漸沖散,日軍逐漸圍攏,形勢十分危急。
[1230]
此時,李如柏和李甯正在李如松的兩翼,發現事情不妙,便指揮部下拼死向李如松靠攏,但日軍十分頑強,擋住了他們的進攻。
緊急關頭,還是兄弟靠得住,眼看李如松即將光榮殉職,弟弟李如梅出手了。
雖說在亂軍之中,但李如梅依然輕易地瞄准了這位金甲倭將(所以說在戰場上穿著不能太時髦),手起一箭,正中此人面目,當即落馬。
主將落馬後,士兵們也一哄而散,李如松終于轉危為安,但事實上,真正的危機才剛剛開始。
此刻,雙方已鏖戰多時,雖然明軍勇猛,戰局卻已出現了微妙的變化,此時日軍正陸續由四面八方趕來(接續愈添,沿山遍野),人數優勢越來越大,而明軍勢單力薄,這麼打下去,全軍覆沒,那是遲早的事。
不過明軍固然陷入苦戰,日軍的情況卻也差不多,日軍主將立花宗茂,性格頑固,在日本國內是出了名的硬骨頭,素以善戰聞名,這回也打得撐不住了,竟然主動找到小早川隆景接替自己的位置,退出了戰場。
仗打到這個份上,勝敗死活,只差一口氣。
關鍵時刻,楊元到了。
楊總兵實在是個守紀律的人,他遵照李如松的命令,延遲出發,到地方一看打得正熱鬧,二話不說,帶著一千人也沖了進去。
早不來,晚不來,來得剛剛好。日軍正打得叫苦不迭,楊元的騎兵突然出現,陣型被完全沖垮,混亂之際也沒細看對方的人數,以為是明軍大部隊到了,紛紛掉頭逃竄。
小西行長見大勢已去,也只能率軍撤退。李如松驚魂未定,裝模作樣地追了一陣,也就收兵回去了,畢竟手底下有多少人,日軍不知道,他還是清楚的。
碧蹄館之戰就此結束,此戰明軍陣亡二百六十四人,斬獲日軍首級一百六十七人,傷亡大抵相當。
對于這場戰役,可以用一句話來概括:
撒網捕魚,魚網破了。
應該說,這並不是一場大的戰役,但在曆史上,此戰爭議卻一直未斷,其中最激烈的,是雙方的傷亡問題。
在日本的許多戰史書籍中(如《日本外史》、《日本戰史》),碧蹄館之戰是日軍的一場大勝,個別特別敢吹的,說此戰日軍殲滅明軍兩萬余人,要這麼算,李如松除了全軍死光外,還得再找一萬五千個墊背的,著實不易。
[1231]
雖然事情不容易辦,鬼子還是辦了,而且一直在辦,後來抗日戰爭里的台兒莊戰役,日軍磯谷師團(編制相當于一個軍)被打成了殘廢,死傷一萬多人,幾乎喪失戰斗力,日本戰報卻說就損失兩千人,臉不紅心不跳,由此可見,其不認賬和亂記賬,那是有悠久傳統的。
說到底,碧蹄館之戰,不過是一場微不足道的小規模戰斗而已。
但微不足道,並不代表不重要。事實上,這確實是一場改變了戰爭進程的戰斗。
通過此戰,死里逃生的李如松明白了兩點:首先,敵人是很難打垮的。
雖然日軍被擊敗,但戰斗力尚存,以明軍目前的兵力,如要硬攻,很難奏效。
其次,朋友是很難指望的。
在碧蹄館之役發生前,李如松曾囑托朝軍隨後跟進,人家確實也跟著來了,但仗一打起來,不是腳底抹油就是袖手旁觀,仗打完才及時出現,真可謂是反應敏捷。
而更讓李如松氣憤的,是某些混人。
此時正逢朝鮮陰雨連綿,火器難于使用,日軍伏擊失敗後,全部龜縮于王京,打死不出來,還拼命修築堅固堡壘,准備死守。但凡稍微有點軍事常識的人都明白,如果現在進攻,那就是尋死。
可柳成龍偏偏裝糊塗,他多次上書,並公開表示李如松應盡早進攻王京,不得拖延。
出征之前潑涼水,不出頭,現在卻又跳出來指手劃腳,反正打仗的都是明軍,不死白不死,人混賬到這個份上,真能把死人氣活了。
李如松沒有理會柳成龍,他停下了進攻的腳步。
但停下來並不能解決問題,因為作為朝鮮的都城,王京是必須攻克的。
于是在經過縝密的思索後,李如松做出了如下部署:
總兵楊元率軍鎮守平壤,控制大同江;李如柏率軍鎮守寶山,查大受鎮守臨津,互為聲援;李甯、祖承訓鎮守開城。


上篇:第318節     下篇:第320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