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20節  
   
第320節

這是一個讓人莫名其妙的安排,因為明軍本就兵力不足,現在竟然分兵四路,要想打下王京,無異于是癡人說夢。
所以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,李如松已經放棄了進攻計劃。
事實證明,他們都錯了。
因為要攻克一座城池,並不一定要靠武力。
命令下達了,進攻停止了,戰場恢複了平靜,日軍也借此機會加強防守,整肅軍隊,等待著李如松的下一次進攻。因為在被忽悠多次後,他們已經確定,眼前的這個對手,是絕對不會消停的。
這個判斷十分正確,很快,他們就等到了李如松的問候,但並非攻城的槍炮,而是一把大火。
[1232]
李如松很清楚,憑借自己手中的兵力,是絕對無法攻下王京的,于是他索性分兵各處防守,加固後方,因為他已經找到了一個更好的進攻目標——龍山。
龍山是日軍的糧倉所在地,積糧數十萬石,王京、釜山的日軍伙食,大都要靠此處供應。
于是,在一個月黑風高的夜晚,李如松密令查大受,率敢死隊(死士)連夜跑到龍山,放了一把火,徹底解決了鬼子們的糧食問題。
這麼一來,事情就算是結了,因為武士道再怎麼牛,也不能當飯吃,在這一點上,鬼子們的意識是清楚的,認識是明確的。
萬曆二十一年(1593)四月十八日,日軍全軍撤出王京,退往釜山。十九日,李如松入城,王京光複。
自萬曆二十年(1592)十二月明軍入朝起,短短半年時間,日軍全線潰敗,死失合計三萬五千余人,其軍隊主力,第一軍小西行長部幾乎全軍覆滅,日軍的戰斗力遭到致命打擊,疲憊交加,斗志全無。
到了這份上,已經打不下去了。
四月下旬,日軍繼續撤退至蔚山、東萊等沿海地域,回到了一年前的登陸地點,全軍八萬余人渡海回國,僅留四萬人防守。
至此,抗倭援朝戰爭第一階段結束,日軍慘敗而歸。
日軍退卻了,但李如松並沒有痛打落水狗,不是不想,而是不能。
事實上,此時明軍的處境也好不了多少,由于朝軍幾乎是一盤散沙,許多地方都要依靠明軍防守,李如松能夠調動的,僅有一萬余人,靠這點本錢,想把日軍趕下海去,幾乎是不可能的。
但最嚴重的問題還不是缺人,而是缺錢。
要知道,刀槍馬炮,天上掉不下來,那都是有價錢的,而所謂打仗,其實就是砸錢,敵人來了,有錢就對砸,沒錢就打游擊,朝鮮戰爭也一樣。
明軍雖然是幫朝鮮打仗,但從糧食到軍餉,都是自給自足,而在這一點上,朝鮮人也體現出了充分的市場意識,非但不給軍費,連明軍在當地買軍糧都要收現款,拒收信用卡,賒賬免談。
李如松在朝鮮呆了半年,已經花掉了上百萬兩白銀,再這樣打個幾年,估計褲子都得當出去。
所以談判,是唯一的選擇。
[1233]
高檔次的忽悠
第二次談判就此開始。
所謂談判,其實就是忽悠的升級版,雙方你來我往,吹吹牛吃吃飯,實在的東西實在不多。
客觀地講,明朝在談判上,一向都沒什麼誠意。相對而言,日本方面還是比較實誠的,他們曾滿懷期望的期盼著明朝的使者,等到的卻是火槍大炮。
說到底,這是個認識問題,因為當時的明朝,管日本叫倭國,管日本人叫倭奴,而且這並非有意歧視,事實上,以上稱呼是一路叫過來的,且從無愧疚、不當之類的情感。
一句話,打心眼里,就從沒瞧得上日本人。
第一次談判,是因為准備不足,未能出兵,等到能夠出兵,自然就不談了。
現在,是第二次談判。而談判的最理想人選,是沈惟敬。
半年前,這位仁兄滿懷激情地來到李如松的大營,結果差點被砍了頭,關起來吃了半年的牢飯,到今天,終于又有他的用武之地了。
萬曆二十一年(1593)三月,沈惟敬前往日軍大營,開始了第二次談判,在那里等待著他的,是他的老朋友小西行長。
雖然之前曾被無情地忽悠過一次,但畢竟出來搶一把不容易,死了這麼多人,弄不到點實在東西也沒法回去,日方決定繼續談判,平分朝鮮是不指望了,能撈多少是多少。
日軍的談判底線大抵如此,而在他們看來,事到如今,明軍多少也會讓一兩步。
會談進行得十分順利,雙方互致問候完畢,經過討價還價,達成了如下意見:
首先,明朝派遣使者,前往日本會見豐臣秀吉。其次,明軍撤出朝鮮,日軍撤出王京(當時尚未撤出)。最後,日本交還朝鮮被俘王子官員。
沈惟敬帶著談判意見回來了,出乎他意料的是,這一次,李如松和宋應昌都毫不猶豫地表示同意。
沈惟敬感到了前所未有的喜悅,他認為,一切都將在自己安排下有條不紊地進行下去,建功立業的時候到了。
但他並不知道,所謂談判和執行,那完全是兩碼事。
在第一次談判時,明軍只是為了爭取時間,壓根兒不打算要真談判,而這一次……,似乎也沒這個打算。
因為在戰後,宋應昌曾在給皇帝的奏疏中寫過這樣一段話:
“夫倭酋前後雖有乞貢之稱,臣實假貢取事,原無真許之意。”
這句話的大概意思是,日本人是想談和的,但我是忽悠他們的,您別當真。
[1234]
這就是說,明軍從上到下,是萬眾一心,排除萬難,要把忽悠進行到底了。
但協議畢竟還是簽了,簽了就得執行,而接下來,李如松用行動證明了這樣一點:他除了會打仗,搞政治也是把好手。
根據協議,明軍要撤出朝鮮,但李如松紋絲不動,反而燒掉了日軍的糧倉,端掉了對方的飯碗。
日軍是真沒辦法了,打不過又鬧不起,明知李如松是個不守信用的家伙,偏偏還不敢得罪他,就當吃了個啞巴虧,硬著頭皮派出使者。那意思是,你不撤我認了,但互派使者的事,麻煩你還是給辦了吧。
在這一點上,李如松還是很夠意思的,他隨即派出謝用梓與徐一貫兩人,隨同沈惟敬一起,前往日軍大營。
小西行長十分高興,因為自從談判開始以來,他遇到的不是大混混(沈惟敬),就是大忽悠(李如松的使者),感情受到了嚴重的傷害,現在對方終于派出了正式的使者,實在是可喜可賀。
但他不知道的是,明朝派來的這兩位所謂使者,謝用梓是參將,徐一貫是游擊,換句話說,這兩人都是武將,別說搞外交,識不識字那都是不一定的事。
之所以找這麼兩個丘八去談判,不是明朝沒人了,而是李如松根本就沒往上報。
這位仁兄接到日軍要求後,想也沒想,就在軍中隨意找了兩人,大筆一揮,你們倆就是使者了,去日本出差吧。
現在忽悠你們,那是不得已,老子手里要是有兵,早就打過去了,還談什麼判?!
李如松沒當真,但日本人當真了,萬曆二十一年(1593)五月中旬,小西行長帶領沈惟敬、謝用梓以及徐一貫前往日本,會見豐臣秀吉,進行和談。
對于明朝使臣的來臨,豐臣秀吉非常高興,不但熱情接待,管吃管住,會談時更是率領各地諸侯權貴到場,親自參加,張燈結彩,搞得和過節一樣,儀式十分隆重。
當沈惟敬看到這一切的時候,他明白:這下算是忽悠大了。
雖然日本人糊里糊塗,但一路過來,他已經很清楚,身邊的這兩位使者到底是什麼貨色。
但事已至此,也只能挺下去了。
[1235]
沈惟敬就此開始了談判,雖然從名義上講,謝用梓和徐一貫才是正牌使者,但這兩個大老粗連話都說不利索,每次開會口都不敢開,只能指望沈惟敬忽悠了。
于是每次開會之時,大致都是這麼一副場景:豐臣秀吉滿懷激情,口若懸河,謝用梓、徐一貫呆若木雞、一言不發,沈惟敬隨口附和,心不在焉。所謂的外交談判,其實就是扯淡。
就這麼個扯淡會,竟然還開了一個多月,直到六月底,才告結束。
在談判終結的那一天,豐臣秀吉終于提出了日方的和平條件,該條件也再次證明了這樣一點:
豐臣秀吉,是個貪婪無恥、不可救藥的人渣。
其具體內容如下:
一、明朝將公主嫁為日本後妃。
二、明朝和日本進行貿易,自由通商。
三、明朝和日本交換誓詞,永遠通好。
四、割讓朝鮮四道,讓給日本。
五、朝鮮派出王子大臣各一人,作為人質,由日方管理。
六、返還朝鮮被俘的兩位王子
七、朝鮮宣誓永不背叛日本。
在這份所謂的和平條款中,除交還朝鮮王子外,沒有任何的友善、和睦,不但強占朝鮮土地,還把手伸到了明朝,總而言之,除了貪婪,還是貪婪。
這樣的條款,是任何一個大明使臣都無法接受的。
沈惟敬接受了。
這位仁兄似乎完全沒有任何心理負擔,當場拍板,表示自己認可這些條款,並將回稟明朝。豐臣秀吉十分高興。
其實豐臣秀吉並不知道,他已失去了一個過把癮的機會——即使他提出吞並中國,這位大明使者也會答應的。
因為沈惟敬同志壓根就不算是明朝的使臣,說到底也就是個混混,胡話張口就來,反正不是自家的,也談不上什麼政治責任,你想要哪里,我沈惟敬劃給你就是了。反正也不是我買單。


上篇:第319節     下篇:第321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