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23節  
   
第323節

有些事不能隨便混,有些事不能混。
倒黴的不只沈惟敬,作為此事的直接負責人,石星也未能幸免,明神宗同志深感被人忽悠得緊,氣急敗壞之余,寫就奇文,摘錄如下:
“前兵部尚書石星,欺君誤國,已至今日,好生可惡不忠,著錦衣衛拿去,法司從重擬罪來說!”
看這口氣,那是真的急了眼了。
很快,石星就被逮捕入獄,老婆孩子也發配邊疆,在監獄里呆了幾個月後,不知是身體不好還是被人黑了,竟然死在了里面。
所謂皇帝一發火,部長亦白搭,不服不行。
既然談也談不攏,就只有打了。
但具體怎麼打,就不好說了。要知道幫朝鮮打仗,那是個賠本的買賣,錢也不出,糧也不出,要求又多,可謂是不厭其煩,所以在此之前,兵部曾給朝鮮下了個文書,其中有這樣一句話:
宜自防,不得專恃天朝
這句話通俗一點說,就是自己的事自己辦,不要老煩別人。
[1244]
而且當時的明朝,並沒有把日本放在眼里,覺得打死人家幾萬人,怎麼說也該反思反思,懂點道理。誰知道這幫人的傳統就是冥頑不靈、屢教不改,直到今天,似乎也沒啥改進。
但無論如何,不管似乎也說不過去,于是經過綜合考慮,明朝還是派出了自己的援軍,如下:
吳惟忠,三千七百人。
楊元,三千人。
完畢。
看這架勢,是把日軍當游擊隊了。
雖然兵不多,將領還是配齊了,幾張新面孔就此閃亮登場。
第一個人,叫楊鎬,時任山東布政司右參政,後改任都察院右僉都禦史,負責管理朝鮮軍務。
這是一個對明代曆史有重大影響的人,當然,不是什麼好的影響。
楊鎬這個人,實在有點搞。所謂搞,放在北京話里,就是混;放在上海話里,叫拎不清;放在周星馳的電影里,叫無厘頭。
其實,楊鎬是個不折不扣的好人,因為根據朝鮮史料記載,朝鮮人對他的印象極好,也留下了他的英勇事跡,相關史料上,是這樣說的:
所過地方,日食蔬菜,亦皆拔銀留辦。
這意思是,楊鎬兄的軍紀很好,且買東西從來都付現款,概不拖欠。這麼大方的主,印象不好,才是怪事。但能不能打仗,那就另說了。
作為萬曆八年的進士,楊鎬先後當過知縣、禦史、參議、參政,從政經驗十分豐富,仗他倒也打過,原先跟著遼東總兵董一元,還曾立過功。不過這次到朝鮮,他的心情卻並不怎麼愉快。
因為就在不久前,他帶著李如松的弟弟李如梅出擊蒙古,結果打了敗仗,死傷幾百人,本來要處理他,結果正好朝鮮打仗,上面順水推舟,讓他戴罪立功,就這麼過來了。
戴罪,本來就說明這人不怎麼行,竟然又送到朝鮮立功,看來真把日本人當土匪了。
客觀地講,楊鎬還是有些軍事才能的,而且品行不錯,做事細致,但他的優點,恰好正是他的缺點。
清朝名臣鄂爾泰曾經說過一句話:大事不糊塗,小事必然糊塗。
這是一句至理名言,因為人的精力是有限的,而世界上的折騰是無限的,把有限的精力投入到無限的折騰中去,是不可能的。
李如松是個明白人,他知道自己是軍人,軍人就該打仗,打贏了就是道德,其他的問題都是次要的。
楊鎬是個搞人,而搞人,注定是要吃虧的。
幸好,明朝也派來了一個明白人。
[1245]
萬曆二十一年(1593),送別了李如松後,麻貴來到了延綏,擔任總兵,繼續他的戰爭事業。在這里,他多次擊敗蒙古部落,立了無數大功,得了無數封賞。到了萬曆二十四年(1596),終于膩了。于是他向朝廷提出了退休。
考慮到他勞苦功高,兵部同意了他的申請,麻貴高興地收拾包袱回家修養去了。
但工作注定是干不完的,萬曆二十五年(1597),第二次朝鮮戰爭爆發,麻貴起複。
而他被委任的職務,是備倭大將軍總兵官,兼任朝鮮提督。
接到命令後,麻貴立即上路,沒有絲毫推遲。他很清楚,幾年前,那個無與倫比的人,曾擔任過這個職務,並創建了輝煌而偉大的成就。
四年前,我跟隨著你,爬上了城樓,現在,你未竟的事業,將由我來完成。
麻貴的行動十分迅速,萬曆二十五年(1597)七月七日,他已抵達漢城,開始籌備作戰。因為根據多年的軍事經驗,他判定,日軍很快就會發動進攻,時間已經不多了。
但事實上,他的判斷是錯誤的,時間並非不多,而是根本沒有。
萬曆二十五年(1597)七月二十五日,全面進攻開始。
日軍十二萬人,分為左右兩路,左路軍統帥小西行長,率四萬九千人,進攻全羅道重鎮南原。
右路軍統帥加藤清正,統軍六萬五千人,進攻全州。
從軍事計劃看,日軍的野心並不大,他們不再奢求占領全朝鮮,只求穩紮穩打,先占領全羅道,以此處為基地,逼近王京。
而要說明軍毫無准備,那也不對,因為在南原和全州,也有軍隊駐守。
比如南原,守將楊元,守軍三千人。
比如全州,守將陳愚衷,守軍兩千五百人。
經過計算結果如下,攻擊南原的日軍,約為守軍的16.3倍。而攻擊全州的日軍,約為守軍的26倍。
大致就是這麼回事。算起來,估計只有神仙,才能守住。
楊元不是神仙,但也不是孬種,所以南原雖然失守,卻一點也不丟人。面對十幾倍于自己的敵人,楊元拼死抵抗,並親自上陣與敵軍厮殺,身負重傷,身中數槍率十余人突圍而出,其余部隊全部陣亡。
相對而言,全州的陳愚衷就靈活得多了,這位仁兄明顯名不副實,一點也不愚忠,倒是相當靈活,聽說日軍進攻,帶著兵就溜了,所部一點也未損失。
[1246]
南原和全州失陷了,兩路日軍于全州會師,開始准備向漢城進軍,四年之後,他們再次掌握了戰場的主動權。
勝負之間
楊元逃回來了,麻貴親自接見了他,並對他說了一句話:
“南原之敗,非戰之罪”。
想想倒也是,幾千人打幾萬人,畢竟沒有投降,也算不錯了。對于領導的關心和理解,楊元感到異常地溫暖。
但是,他並沒有真正理解這句話的意思。
事實上,就在他倍感安慰的時候,麻貴在給兵部的上書中寫下了這樣幾個字——“按軍法,敗軍則誅”。
所謂“非戰之罪”,並不代表“非你之罪”。雖然楊元很能打,也很能逃,但城池畢竟還是丟了,丟了就要負責任。數月之後,他被押到遼陽,于眾軍之前被斬首示眾。
麻貴很理解楊元,卻仍然殺掉了他,因為他要用這個人的腦袋,去告訴所有人:這場戰爭,不勝,即死!
現在,擺在麻貴眼前的,是一個極端的危局。
攻陷全州後,日軍主力會師,總兵力已達十余萬,士氣大振,正向王京進軍。
此時,另一個壞消息傳來,朝鮮水軍于閑山大敗,全軍覆滅。
雖然朝鮮打仗不怎麼樣,但必須承認,搞起政治斗爭來,他們還是很有點水平的。第一次戰爭剛剛結束,就馬不停蹄地干起了老本行。
這次遭殃的,是李舜臣,擊退日軍後,李舜臣被任命水軍統制使,統帥忠清、全羅、慶尚三道水軍,大權在握,十分風光。
十分風光的結果,是十分倒黴。還沒得意幾天,就有人不高興了,同為水軍將領的元均看他不順眼,便找了幾個志同道合的哥們,整了李舜臣一把。這位革命元勳隨即被革職,只保住了一條命,發配至軍中立功贖罪。
而元均則得償所願,官運亨通,接替了李舜臣的位置。
但可以肯定的是,元均同志的腦筋並不是很好使,因為他忽略了一個十分重要而明顯的問題——在享受權力的同時,還要承擔義務。
萬曆二十五年(1597)六月,元均走馬上任,七月七日,日軍來襲。
從技術角度講,打仗是個水平問題,能打就打得贏,不能打就打輸。而元均,就屬于不能打的那一類。
日軍的水軍指揮官是藤堂高虎,就其指揮水准而言,他比之前的九鬼嘉隆要低個檔次,但很不幸的是,和李舜臣比起來,元均基本算是無檔次。
[1247]
雙方交戰沒多久,不知是隊形問題,還是指揮問題,朝軍很快不支,死傷四百余人。元均隨即率軍撤退,並從此開始了他的逃竄生活。
七月十五日,逃了一星期後,元均被日軍追上了。雙方在漆川島展開大戰,朝軍再次大敗,元均再次逃竄。
七月二十三日,又是一個星期,元均又被日軍追上了。這次作戰的地點是巨濟島,朝軍又大敗,但元均終于有了點進步,他沒有再逃下去——當場戰死。
經過幾次海戰,日方不費吹灰之力,擊沉船只一百五十余艘,朝鮮海軍被徹底摧毀。
朝軍完了,明朝水師人數很少,日軍就此控制了制海權,十二萬大軍水陸並進,撲向那個看似唾手可得的目標——王京。
鎮守王京的將領,是麻貴,他已經調集了所有能夠抽調的兵力,共計七千八百四十三人。
對于這個數字,麻貴是很有些想法的,所以他連夜派人找到了直屬領導,兵部尚書兼薊遼總督邢玠,請求放棄王京後撤。
邢玠的答複很簡單:不行。


上篇:第322節     下篇:第324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