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25節  
   
第325節

這是一個讓所有人都吃驚不已的抉擇,但麻貴堅信,自己是正確的。
他敏銳地意識到,如果就此撤退,敵軍將趁勢追擊,大敗不可避免,雖然日軍援軍已到,但決定戰斗成敗的,卻是城內的敵人。只要殘敵覆滅,勝利仍將屬于自己。
于是他調整了作戰部署,派部將盧繼忠率軍三千堵住江口,組織火炮弓箭,加強防禦。高策則帶兵監視釜山及泗川日軍,其余部隊集結于城下,斷絕敵人的一切補給,總之一句話:打不死,就圍死!
麻貴的決定是明智的。因為此時明軍處境不佳,日軍卻更慘,基本上算是山窮水盡,城內沒有水源,只能喝雨水,糧食吃光了,石頭又不能啃。打仗還能提提神,不打就真沒辦法了。
于是在明軍圍困兩天後,加藤清正主動派人送信給楊鎬,表示希望講和,楊鎬倒也實在,說你出來吧,出來我和你談判。
加藤清正回複,你們明朝人不守信,我不出來。
在我看來,這就是隨意忽悠的惡果。
日軍的境況持續惡化,之前日軍有兩萬余人,戰斗死傷已達四五千人,躲入城的,由于沒有糧食衣被,許多都凍餓而死,到萬曆二十六年(1598)正月初一,城內僅余四千余人。
麻貴十分肯定:敵人,只剩下最後一口氣。
可這一口氣,終究沒能挺過去。
[1252]
到目前為止,麻貴的判斷一直是正確且周密的,從假象、兵力部署、戰略戰術、計劃變更,都無一失誤。
綜觀整個戰役,他只犯了兩個錯誤,兩個看似微不足道的錯誤。
然而成敗,正是由細節決定的。
第一個錯誤的名字,叫做心態。
雖然麻貴准確地判斷出了日軍的現狀,做出了繼續圍困的決定,但他卻忽視了這樣一點:城內的日軍固然要比明軍艱苦,但雙方的心態是不同的。日軍如果丟失蔚山,就會失去退路,除了下海喂魚,估計沒有第二條路走。所以他們唯一的選擇,就是頑抗到底。
而明軍作為進攻方,占據優勢,就算戰敗,回家睡一覺再來還能打,畢竟是公家的事兒,犯不著玩命。而在戰役的最後階段,這一看似微小的差別,將成為決定成敗的關鍵。
正月初二,外海的日本援軍發起了潮水般的進攻,明軍拼死作戰,終于遏制了日軍,暫時。
正月初三,日軍發動猛攻,明軍在付出重大傷亡後,再次抵擋了進攻,但士氣已極度低落,開始收縮陣地。
正月初四,麻貴做出決定,撤退。
事情已經很明顯,敵人異常頑強,此戰已無勝利可能,如不立即撤退,必將全軍覆滅。在隨後的軍事會議上,麻貴做出了具體的撤退部署——城北右路明軍先行撤退,其他部隊隨後跟上,部將茅國器率軍殿後。
而統領城北明軍的任務,他交給了楊鎬。
這是他犯的第二個錯誤。
在接到撤退命令後,楊鎬帶隊先行,開始一切都很順利,部隊有條不紊地行進著,但隨著部隊的行進,越來越多的明軍得知了撤退的消息,特別是受傷及患病的士兵,唯恐被丟下,開始喧嘩起來。
應該說,在撤退中,這種事情是難免的,如能及時控制,就能平息風波。退一步講,就算楊鎬沒能力,控制不住,畢竟有人殿後,也不至于出大事。
然而在蜂擁的士兵里,嘈雜的叫喊聲中,楊鎬慌亂了。
這個厚道的老好人,這個連買根白菜都要付現錢的統帥,終于在最關鍵的時刻,暴露出了他最致命的弱點。
面對眼前的亂局,驚慌失措的楊鎬做出了毀滅性的決定——逃跑。
局勢再也無法挽回。
[1253]
從某種意義上講,撤退就是逃跑,但兩者間是有區別的:撤退是慢慢地跑,有組織地跑,而逃跑的主要內容,只有跑。
楊鎬毫無顧忌地帶頭逃跑了,領導有跑的權力,下屬自然沒有不跑的義務。一個跟著一個,明軍很快大亂,四散奔逃。
沿海日軍趁機登岸追擊,明軍大敗,傷亡慘重,余部退回慶州。蔚山之戰就此失敗。
此戰,明軍傷亡共計兩萬余人,進攻受挫,戰線收縮至王京,而日軍損失也高達一萬余人,無力發動反擊,朝鮮戰局再度進入了僵持狀態。
戰爭最殘酷的地方,其實並不在于死了多少人,有多少財產損失,而是它一旦開始,就很難停止。
開打前可以隨便嚷嚷,可要真打起來,那就痛苦了。雙方各出奇謀,什麼陰招狠招都用出來,全都往死里掐,如果雙方實力差距大,當場掐死了還好,賠款割地,該干嘛就干嘛。最惡心人的,就是死掐偏掐不死,你能打,我也不差。
但凡遇到這種情況,雙方都頭疼,要不打吧,死了那麼多人,花了那麼多錢,這筆帳找誰算?更何況,還有一個面子問題。
麻貴面臨的,就是這種狀況。
蔚山戰役之後,明軍開始收拾殘局。
第一件事是整軍隊,麻貴親自出馬,把戰敗的士兵重新集結起來,並向朝廷打報告,要求增兵。
第二件事是整人,也就是追究責任,首當其沖的就是楊鎬。這位仁兄自然沒個跑,仗打成這樣,作為主要責任人,處罰是免不了的。被言官狠狠地參了一本,搞得皇帝也怒了,本打算劈他,大臣求情,這才罷官免職,沒挨那一刀。這位兄弟的事還沒完,後面再說。
善後處理圓滿結束,可是接下來就難辦了。
日本方面力不從心,很想和談。打到今天,獨占朝鮮是不敢想了,可畢竟投入本錢太多,還是希望多少撈點好處,挽回面子,才好走人。
然而明朝卻是死硬派,根本就沒想過談判,別說割地賠款,連路費都不打算出,且毫無妥協退讓的意思。
談是談不攏了,可要打也打不起來。日軍雖然人多,但之前被打怕了,只是龜縮在沿海地區,不敢進犯。估計是學精了,占多少是多少,死賴著不走。
[1254]
明軍倒是很有進取精神,總想趕人下海,無奈兵力實在太少,有心而無力,只能在原地打轉。
總而言之,誰也奈何不了誰,于是大家只能坐在原地,繼續等待。
等著等著,日軍開始吃不消了。因為他們部隊太多,且長期出差在外,國內供養不起,又沒人種田,只能陸續往回拉人,在朝日軍人數隨即減至八萬。
與此同時,明朝軍隊卻源源不斷地開入朝鮮,加上麻貴之前整頓的新軍,總數已達七萬。
明軍從未如此強大,日軍也從未如此弱小,于是麻貴認為,行動的時候到了。
萬曆二十六年(1598)七月,麻貴再次做出了部署:
東路軍,由麻貴親率,所部三萬人,攻擊蔚山。
中路軍,統帥董一元,所部兩萬六千人,攻擊泗川。
西路軍,統帥劉綎,所部兩萬人,攻擊順天。
九月七日,三路明軍正式出征,這一次,沒有假象,不用轉彎,所有的軍隊,都將直奔他們的對手。
在當時的麻貴看來,選擇這個時候出征,實在是再好不過了。此時距上次出征已有半年,各部修整完畢。而在此期間,錦衣衛也來湊了把熱鬧。事實證明,這幫人除了當特務,干間諜也有一套,探明了日軍的虛實和實際兵力,並提供了大量情報。
出于對特務同志們的信任,加上手里有了兵,麻貴相信,最後的勝利即將到來。
但是他又錯了。
麻貴不知道的是,錦衣衛的工作雖然卓有成效,卻絕非盡善盡美,因為有一條最為重要的情報,他們並未探知:
萬曆二十六年(1598)八月,豐臣秀吉病死于日本,年六十三。
這位日本曆史上的一代梟雄終于死了,他的野心也隨之逝去,歸于夢幻,但他親手挑起的這場戰爭,卻還遠未結束。
豐臣秀吉死後,日本方面封鎖了消息,並指派專人前往朝鮮,傳達了這樣一道命令:
極力爭取議和,如議和不成,即全線撤退。
撤軍日期為萬曆二十六年(1598)十一月五日,此日之前,各軍應嚴加布防,死守營壘,逃兵格殺勿論,並應誓死擊退明軍之一切進攻。
為保證撤退成功,當時知道這一消息的,僅有小西行長、加藤清正等寥寥數人,連許多日軍高級將領也不知道。
但世上沒有不透風的牆,豐臣秀吉的死訊竟然還是傳到了朝鮮,然而沒有人相信,因為根據以往的傳聞計算,豐臣秀吉至少已經死掉了十多次。
于是,在前方等待著麻貴的,是日軍最後的瘋狂。
[1255]
第一個到達目的地的,是西路軍,主帥劉綎
劉綎,字子紳,江西洪都(今南昌)人。應該說,他是一個名副其實的猛人。
劉珽的父親叫做劉顯,是明軍的高級軍官,而且經常領兵出戰,基本上沒怎麼在家呆過。但值得誇獎的是,雖然他長期不在家,劉珽的教育輔導工作卻一點也沒耽誤——劉顯打仗,是帶著兒子去的。
自幼出入軍營,吟詩作對基本上是不可能的,每天見慣砍砍殺殺。有這樣優良的家庭教育打底,劉珽很早就體現出了武將的天賦。他不但勇猛善戰,而且力大無窮,用的兵器也很特別——鑌鐵大刀。
所謂鑌鐵,到底是啥成分,已經無人知曉,但它的重量,史料上是有記載的:一百二十斤。
當然了,一百二十斤的大刀也不算太重,只要身體還行,練一練也還舉得起來。不過劉綎同志不光舉,而且用,其具體用法,史料上是這樣形容的——輪轉如飛。


上篇:第324節     下篇:第326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