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28節  
   
第328節

事實證明,麻貴的判斷是正確的。自十月中旬起,陳璘開始改行,干起了海盜。率軍多次掃蕩,見船就搶,搶完就燒,把朝鮮沿海搞成了無人區。他干得相當徹底,以至于某些朝鮮船隊由此經過,也被搶了。
無奈之下,日軍只得派藤堂高虎率水軍迎戰。但陳璘同志實在是多才多藝,不但能搶,也能打,幾次交鋒下來,藤堂高虎落荒而逃,再也不敢出來逞能(見璘舟師,懼不敢往來海中)。
躲不過也搶不過,日軍叫苦不迭,特別是小西行長,因為三路日軍中,他的處境最慘,加藤清正占據蔚山,島津義弘駐紮泗川,這兩個地方離海很近,只要躲過陳璘,靠岸把糧食卸下來就能跑。
可是小西行長所處的順天,不但離海遠,而且水路複雜,千回百轉,進去了就出不來,陳璘最喜歡在這里劫道,許多日本船打死都不願去。
[1264]
半個月下來,日軍餓得半死不活,小西行長沒轍了,竟然主動派人找到陳璘,希望他能讓條道出來,而作為代價,他提出了一個聳人聽聞的交換條件——一千兩百個人頭。
這意思是,如果你放條生路給我走,我就留一千兩百人給你,請功也好,殺頭也罷,你自己看著辦。
話說到這個地步,也是真沒辦法了。當然,陳璘並沒有答應,因為他要的,絕不僅僅是一千兩百人。
日軍就此陷入絕境,但小西行長並不慌張,因為那個約定的日期,已經近在眼前。
十一月五日,只要等到那天,一切都將結束。
在期盼和忐忑之中,這一天終究還是到來了。
依照之前的約定,日軍加藤清正、島津義弘、小西行長三部開始有條不紊地收拾戰利品,准備撤退。而對峙的明軍,卻依然毫無動靜,仍舊被蒙在鼓里。
如無意外,日軍將攜帶其掠成果,背負著殺戮的血債,安然撤回日本。
然而意外發生了。
就在此前不久,日本五大老(豐臣秀吉五位托孤大臣)向明軍派出使者,表示如果朝鮮派出王子作為人質,並每年交納貢米、虎皮、人參,日方出于憐憫,將會考慮撤軍。
今時今日,還敢如此狂妄,似乎有點不近情理,但事實上,這是日軍的一個策略。為了掩護即將到來的撤退,必須麻痹敵軍。
可是他們萬萬沒有料到,這個所謂的計策,卻起了完全相反的作用。
因為麻貴同志雖然姓麻,卻很難被麻痹。畢竟在明朝政府混了幾十年,什麼陰謀詭計都見過了,日本人在這方面,還處于小學生水平。
所以麻貴立即判定了日軍的真實意圖——逃跑。
此時是十一月七日,麻貴命令,全軍動員,密切注意日軍動向,隨時准備出擊。
十一月八日,駐紮在古今島的陳璘接到密報,確認豐臣秀吉已經死亡,日軍即將撤退。他隨即下令,水軍戒備,准備作戰。
明軍知道,日軍不知道明軍知道。在千鈞一發的局勢中,戰場迎來了最後的甯靜。
無論如何,雙方都已確定,生死成敗,只在頃刻之間。
十天之後,最後攤牌。
萬曆二十六年(1598)十一月十八日,加藤清正突然自蔚山撤退。然而,出人意料的事情發生了——明軍並未阻攔。
[1265]
隨後,駐紮泗川的島津義弘也率第五軍撤退,明軍仍然未動。
五大老一片歡騰,在他們看來,撤軍行動十分成功,明軍毫不知情。
然而接下來,一個消息打斷了他們的歡呼——小西行長被攔住了。
作為腦筋最靈活的日軍將領,小西行長的反應極快,獲准撤退後,他立即帶兵,日夜兼程趕赴海邊,卻看到了等待已久的明軍水師。
但小西行長並不驚慌,因為這一切早在他預料之中。
順天離海較遠,不利逃跑,而沿海地區水路複雜,易于封鎖,如果明軍不來,那才是怪事。
為了實現勝利大逃亡,他已想出了對策,並付諸實施,而到目前為止,事情進行得十分順利,順利脫身指日可待。
但事實上,五大老錯了,小西行長也錯了。
明軍放任加藤清正和島津義弘逃走,並非疏忽,而是一個圈套的開始。
在之前的十天里,麻貴對局勢進行了認真的分析,他清醒地意識到,日軍有意撤退,但憑借明軍目前的兵力,是很難全殲敵軍的,恰恰相反,對方已有了充足的撤軍准備,如果逼狗跳牆,後果將很難預料。
唯一的方法,就是逐個擊破。
但日軍是同時撤退的,明軍兵力有限,魚與熊掌不可兼得,如何做到這一點呢?
十一月四日,他終于找到了那個方法。
就在這一天,陳璘出海巡視,突然發現自順天方向駛出一條日軍小船,行蹤隱蔽,速度極快。
要換在以往,陳璘會立即下令向此船開炮。
但這一次,他猶豫了,因為幾十年戰場經驗告訴他,不能攻擊這條船。
考慮片刻後,他派出了艦只跟蹤此船,幾個時辰之後,消息傳回,他的估計得到了印證——這條船的目的地,是泗川。
他立即將此時通報麻貴,雙方的判斷達成了驚人的一致:幾天之內,日軍將全軍撤退,而那條小船,是小西行長派出的,其唯一目的,是向島津義弘求援。
這正是小西行長的對策,他知道,一旦撤退開始,靠海的加藤清正和島津義弘必定能順利溜號,而他地形不利,很可能被堵住,到時只能找人幫忙。
加藤清正是老對頭,不幫著明軍打自己,就算不錯了,是絕靠不住的。
只能指望島津義弘了,他相信,關鍵時刻,這位二杆子是會拉兄弟一把的。
于是他派出小船通報此事,而結果也讓他很滿意,小船安全返回,並帶來了島津義弘的承諾。
後顧之憂解除,他終于放心了。
[1266]
然而就在此時,麻貴和陳璘已經制定出了最終的作戰計劃:
中路董一元、西路劉綎密切監視日軍加藤清正及島津義弘部,發現其撤軍,立即上報,但不得擅自追擊。
水軍方面,陳璘部停止巡航,並撤去蔚山、泗川一帶海域之水師,全軍集結向順天海域前進,堵住小西行長撤退的海道。
放走加藤清正和島津義弘,因為他們並不重要,只有小西行長,才是這場戰爭的勝負關鍵。
這是一個最佳的誘餌,在其誘惑之下,日軍將逐個趕來,成為明軍的完美獵物。
撤退、放行、堵截,一切按計劃如期進行,雙方都很滿意,但勝利者終究只有一個,決定勝負的最後時刻已經到來。
十一月十八日,夜
小西行長沒有看錯人,島津義弘不愧二杆子之名,雖然他已成功撤退到安全地帶,但聽說小西行長被圍後,卻依然信守承諾,率第五軍一萬余人趕來救援。
但除了小西行長外,還有一個人也熱切地期盼著他的到來——陳璘。
四天前,他召集全軍,連夜趕到了順天海域,經過仔細觀察,他發現,從泗川到順天,必須經過一條狹長的海道,而這片海域的名字,叫做露梁海。
在露梁海的前方,只有兩條水路,一條通往觀音浦,另一條經貓島,通往順天。
他隨即做出了如下部署:
副總兵鄧子龍,率三千人,埋伏于露梁海北側。
水軍統制使李舜臣,率五千人,埋伏于露梁海南側的觀音浦。
而他自己則率領余下主力,隱蔽于附近海域。
當島津義弘部隊出現時,全軍不得擅自行動,等待其部完全進入露梁海後,方可發動攻擊。
攻擊發起時,鄧子龍部應以最快之速度,截斷敵軍後退之路,李舜臣部則由觀音浦出動,襲擊敵軍之側面,打亂敵軍之陣型。
以上兩軍完成攻擊後,須堅守陣地,不惜任何代價,將島津義弘部堵死于露梁海中,等待陳璘主力到來。
而那時,明軍將發動最後的攻擊,將侵略者徹底埋葬。
[1267]
一切就緒,李舜臣卻發問了:鄧子龍堵截後路,我守觀音浦,貓島何人駐守?
這是個很現實的問題,如島津義弘熬過伏擊,堅持向貓島挺進,就能到達順天,與小西行長成功會師,局勢將一發不可收拾。
然而陳璘告訴他,貓島根本無須派兵駐守。
“島津義弘是不會走這條路的,我肯定。”
在不安與等待中,十八日的夜晚到來。
此時的島津義弘站在旗艦上,信心十足地向著目的地挺進。之前的泗川之戰,雖然他只是僥幸撿個便宜,但畢竟是勝了,又被人捧為名將,就真把自己當回事了。之所以跑來救小西行長,倒不是他倆關系多好,無非是二杆子精神大爆發,別人不干,他偏干。
此外,他已認定,明軍圍困小西行長,必然放松外圍的戒備,更想不到日軍去而複返,此時進攻,必能一舉擊潰明軍。
在這個世界上,笨人的第一特征,就是自認為聰明。
事實印證了島津義弘的猜想,明軍以往嚴加防范的露梁海峽,竟然毫無動靜,由一萬五千余人組成的日軍艦隊,就此大搖大擺地開了進去。
他們中間的大多數人都沒能領到回航的船票。
日軍的艦隊規模很大,共有六百多條船,隊列很長,當後軍仍在陸續前進之時,前軍的島津義弘已依稀看到了前方的貓島。
但他永遠不可能到達那里了,因為當最後一條船進入露梁海口的時候,等待已久的鄧子龍發動了攻擊。
鄧子龍手下的這三千兵,大多是浙江人,跟隨他從浙江前來此地,雖然名不見經傳,卻絕非尋常。在五十多年前,這支隊伍有一個更為響亮的名字——俞家軍。


上篇:第327節     下篇:第329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