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30節  
   
第330節

而明軍戰船在收到這一信號後,卻極為一致地停止了攻擊,日軍不明就里,加上之前吃過大虧,也不敢動,平靜又一次降臨了戰場。
這正是陳璘所期盼的,因為這一次,他並沒有故弄玄虛,之所以鳴金,只因為他需要時間,去准備另一樣秘密武器。
他得到了足夠的時間。
隨即,日軍看到了另一幕奇景,無數後部帶火的竹筒自明軍艦上呼嘯而出,重重地擊打在自己的船上,所到之處爆炸起火,濃煙四起,日軍艦隊陷入一片火海。
這種武器的名字,叫做火龍出水。
[1272]
雖然許多年後,面對拿火槍的英軍,手持長矛,目光呆滯的清軍幾乎毫無抵抗之力,但很多人並不知道,幾百年前的明軍,卻有著先進的思維、創意,以及登峰造極的火器。
火龍出水,就是明代軍事工業最為優秀的傑作。
該武器由竹筒或木筒制成,中間填充火藥彈丸,後部裝有火藥引信,射程可達兩百步,專門攻擊對方艦船,是明軍水戰的專用武器。點燃後尾部帶火,在水上滑翔,故稱為火龍出水。這也是人類軍事史上最早的艦對艦導彈雛形。
什麼新玩意都好,反正日軍是經不起折騰了,陳璘和李舜臣趁機突圍,開始組織追擊。
至此,戰場的主動權已完全操控在陳璘手中,然而接下來的事情,卻出乎他的意料。
在貓島設下水雷,在觀音浦安置伏兵,正如陳璘計劃的那樣,日軍的所有去路被一一切斷,與順天敵人會師的夢想也徹底破滅,然而他依然疏漏了一點:失敗後的敵人,將只有一個選擇——撤退。
而撤退的唯一通道,是露梁海。
此時防守露梁海的,是鄧子龍,他的手下,只有三千人。
島津義弘已無任何幻想,他明白自己落入了圈套,此刻唯一的奢望,就是逃離此處。
在這最後的時刻,他用自己的實際行動詮釋了窮寇莫追這個成語。遭受重創的日軍艦隊再次聚攏,不顧一切地向堵截他們去路的鄧子龍水師發動了近乎瘋狂的進攻。
明軍畢竟人少,在日軍的拼死攻擊下,防線漸漸不支,行將崩潰。
關鍵時刻,鄧子龍出現了。
他雖然年過七十,卻依然挺身而出,率領自己的旗艦,不顧一切地沖入日軍船陣,因為這是唯一能夠阻攔日軍、爭取時間的方法。
鄧子龍的戰艦成功地吸引了日軍的注意,在數十艘日艦的圍攻下,鄧子龍的船只很快起火燃燒,部下隨即請示,希望鄧子龍放棄此船,轉乘小艇,暫避他處。
然而鄧子龍回答:
“此船即我所守之土,誓死不退!”
然後,他整裝正容,在那艘燃燒的戰艦上,堅持到人生的最後一刻。
堅守自己的崗位,無論何時、何地。在他看來,這是他應盡的職責。
從軍四十余年,一貫如此。
[1273]
終結的決斷
鄧子龍戰死了,他用自己的生命擋住了日軍的退路。
在島津義弘看來,失去將領的明軍很快就會被擊潰,並乖乖地讓開道路。
但是他錯了。
此時的明軍已不再需要指揮,當他們親眼目睹那悲壯的一幕,怒火被徹底引燃之時,勇氣和憤怒已經成為了最為偉大的統帥。
在複仇火焰的驅使下,鄧子龍的浙兵發動了潮水般的逆襲,日軍節節敗退,被趕回了露梁海內。
在那里,他們又遇見了分別不久的老朋友:陳璘和李舜臣。
這下熱鬧了,陳璘軍、李舜臣軍,再加上退進來的島津軍和追擊的鄧子龍軍,露梁海里布滿戰艦,可謂是人滿為患。
島津義弘軍的末日終于來臨,等候已久的陳璘和李舜臣對日艦發動了最後進攻,數百門艦炮猛烈轟鳴,無數日軍不是被炮彈當場炸死,就是跳海當飼料。在刺鼻的硫磺和血腥味中,伴隨著燃燒的烈焰,藍色的露梁海一片赤紅。
這就是曾經橫行海上,驍勇善戰的島津水軍的最後一幕,也是古往今來侵略者的必然結局。
絕望的日軍開始了最後的反撲,但已于事無補,在大炮的轟鳴聲中,他們都將前往同一個世界。
然而就在最終勝利的時刻即將到來的時候,一個意外發生了。
在戰斗中,李舜臣又一次身先士卒,考慮到之前他只有十二條破船就敢打日軍四百條戰艦,而今正值痛打落水狗,不表現一把實在說不過去。
但就在他奮勇沖擊的時候,一顆子彈飛來,擊中了他的胸膛。
這是一件極為匪夷所思的事情,此時明朝聯軍占盡先機,日軍已是強弩之末,一盤散沙,打一槍就得換個地方,基本屬于任人宰割型,行將崩潰。
敵軍已被包圍,兵力武器占優,士氣十分振奮,殘敵不堪一擊,這就是當時的戰況,且李舜臣乘坐龜船,四周都有鐵甲包裹,射擊空隙有限,說難聽點,就算站出去讓人打,都未必能被擊中。
然而李舜臣還是中彈了.
[1274]
在這世上,有些事情是說不准的,比如二戰時的蘇軍大將瓦杜丁,自出道以來身經百戰,什麼惡仗、硬仗、找死仗都打過。斯大林格勒挺過來了,庫爾斯克打贏了,追得德軍名將曼斯坦因到處跑,如此猛人,竟然在戰役結束,到地方檢查工作的時候,遇上了一幫土匪,腿上挨了一冷槍。按說傷也不重,偏偏就沒搶救過來,就這麼死了。
李舜臣的情況大致如此。
啥也別說了,總之一句話,這就是命。
身負重傷的李舜臣明白,他的使命即將結束,但這場戰役並未終結。
于是,在生命的最後時刻,他對身邊的部將李莞留下了這樣一句話:
“我就要死了,但現在戰況緊急,不要透露我的死訊,請你接替我的位置,以我的名義,繼續戰斗下去。”
這也是他的最後遺言。
在戰場上,唯一的衡量標准就是勝負,因為只有勝利者的故事,才能流傳下來。
所以李舜臣依然是幸運的,他雖沒能看到勝利的來臨,但他的一切都將作為勝利者的傳奇傳揚萬世,正如他所寫過的那首詩句:
全節終須報,成功豈可知?
平生心已定,此外有何辭!
節已報,心已定,便已成功,再有何辭?
伴隨著李舜臣的逝去,日軍迎來了自己的最後命運,在明朝聯軍的全力猛攻下,戰斗變成了屠殺,日方四百余艘戰艦被擊沉,一萬余人陣亡,日軍慘敗。
但要說日軍毫無亮點,那也是不客觀的。要特別提出表揚的,就是島津義弘同志,他用實際行動證明,自己的逃跑本領可謂舉世無雙,在拋下無數墊背、送死的同胞後,他終于逃了出去,雖然此時他的身邊,只剩下了幾十余條破船和幾百名士兵。
萬曆二十六年(1598)十一月十九日中午,曆時一天半的露梁海大戰正式結束,日軍精銳第五軍全軍覆沒,史稱露梁海大捷。
露梁海大捷後,翹首期盼的小西行長部終于徹底崩潰,紛紛化整為零,四散奔逃,小西行長不落人後,率殘部趁明軍不備,乘船偷渡出海,經過千辛萬苦逃回日本,余部大部被殲。
至此,抗倭援朝戰爭正式結束,此戰曆時七年,最終,以中國軍隊的徹底勝利,以及日本軍隊的徹底失敗而告終。
七年前,那杯由邪惡與野心釀成的苦酒,最終澆到豐臣秀吉的墳頭上。
活該,死了也該。
正義終究戰勝了邪惡,無論此時,或是三百四十年後,曆史都用事實告訴了我們相同的道理:
無論何時何地,總會有那麼幾個不安分的侵略者,他們或許殘暴,或許強大,或許看似不可戰勝,但終將被埋葬。
[1275]
戰爭結束了,勝利也好,失敗也罷,參戰的主角們都有了各自的結局。
兩年後(1600),超級“忍者”德川家康終于發作,集結兵力,准備欺負豐臣秀吉的孤兒寡婦,死硬派小西行長當即聯同石田三成等人,組成西軍,出兵迎戰。
但滑稽的是,出于對小西行長、石田三成的極度憎恨,作為豐臣秀吉的鐵杆親信,加藤清正、福島正則等人當機立斷,放下與德川家康之間的敵我矛盾,毅然投入到轟轟烈烈的內部矛盾中去,加入東軍,跟小西行長玩命。
而最搞笑的,莫過于島津義弘,此人和豐臣秀吉關系本就不好,開戰之初是德川家康的人,並奉命去幫助守城。結果城里的人未接通報,以為他是敵人派來忽悠的,不但沒有開門,還對他放了幾槍。
換了別人,無非是回去找德川家康告一狀,之後該干嘛還干嘛,可這位就不同了,二杆子精神再起,操著家伙連夜投小西行長去也。
經過你來我往數個回合,這一大幫子人終于在日本關原碰上了,展開死磕,經過一天戰斗,西軍敗退,小西行長戰敗後逃走,後又被擒獲斬首,島津義弘還是一如既往地跑了路,後來托人求情撿了一條命。
豐臣秀吉創立的事業就此完結。
但曆史的懲罰並未結束,十五年後(1615),戰火再起,在大阪夏季戰役中,德川家康攻克了豐臣家的最後據點大阪城,豐臣秀吉的老婆孩子都死在城里,豐臣家族滅亡,斷子絕孫。
我不是報應論者,但這一次,我信。
此後,德川家康統一日本,並建立了著名的德川幕府,他著力與明朝恢複友好關系,發展經濟,頗有建樹。


上篇:第329節     下篇:第331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