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41節  
   
第341節

所以申時行的打算,是先穩住皇帝,再慢慢來
事實確如所料,萬曆收到奏疏後,十分高興,當即回複:
“你的心意我已知道,冊立的事情我已有旨意,你安心在家調養就是了。”
申時行總算松了口氣,事情終于糊弄過去了。
但他做夢也想不到,他長達十年的和稀泥生涯,將就此結束——因為那封密信。
申時行的這封密信,屬于機密公文,按常理,除了皇帝,別人是看不見的。
可是在幾天後的一次例行公文處理中,萬曆將批好的文件轉交內閣,結果不留神,把這封密信也放了進去。
這就好比拍好了照片存電腦,又把電腦拿出去給人修,是個要命的事。
文件轉到內閣,這里是申時行的地盤,按說事情還能挽回。可問題在于申大人為避風頭,當時還在請病假,負責工作的許國也沒留意,順手就轉給了禮部。
最後,它落在了禮部給事中羅大纮的手里。
羅大纮,江西吉水人。關于這個人,只用一句就能概括:一個稱職的言官。
看到申時行的密信後,羅大纮非常憤怒,因為除了耍兩面派外,申時行在文中還寫了這樣一句話:惟親斷親裁,勿因小臣妨大典。
這句話說白了,就是你自己說了算,不要理會那些小臣。
我們是小臣,你是大臣?!
此時申時行已經發現了密信外泄,他十分緊張,立刻找到了羅大纮的領導,禮部科給事中胡汝甯,讓他去找羅大纮談判。
可惜羅大纮先生不吃這一套,寫了封奏疏,把這事給捅了出去,痛罵申時行兩面派。
好戲就此開場,言官們義憤填膺。吏部給事中鍾羽正、候先春隨即上書,痛斥申時行,中書黃正賓等人也跟著湊熱鬧,罵申時行老滑頭。
眼看申首輔吃虧,萬曆當即出手,把羅大纮趕回家當了老百姓,還罰了上書言官的工資。
但事情鬧到這個份上,已經無法收拾了。
經曆過無數大風大浪的申時行,終究在陰溝里翻了船。自萬曆十年以來,他忍辱負重,上下協調,獨撐大局,打落門牙往肚里吞,至今已整整十年。
現在,他再也支撐不下去了。
萬曆十九年(1591)九月,申時行正式提出辭職,最終得到批准,回鄉隱退。
大亂就此開始。
[1317]
申時行在的時候,大家都說朝廷很亂,等申時行走了,大家才知道,什麼叫亂。
首輔走了,王錫爵不在,按順序,應該是許國當首輔。可這位兄弟相當機靈,一看形勢不對,寫了封辭職信就跑了。
只剩王家屏了。
萬曆不喜歡王家屏,王家屏也知道皇帝不喜歡他,所以幾乎在申時行走人的同時,他就提出辭職。
然而萬曆沒有批,還把王家屏提為首輔。原因很簡單,這麼個爛攤子,現在內閣就這麼個人,好歹就是他了。
內閣總算有個人了,但一個還不夠,得再找幾個。搭個班子,才好唱戲。說起來還是申時行夠意思,早就料到有這一天,所以在臨走時,他向萬曆推薦了兩個人:一個是時任吏部左侍郎趙志皋,另一個是原任禮部右侍郎張位。
這個人事安排十分有趣,因為這兩個人興趣不同,性格不同,出身不同,總而言之,就沒一點共同語言,但事後證明,就是這麼個安排,居然撐了七八年,申先生的領導水平可見一斑。
班子定下來了,萬曆的安甯日子也到了頭。因為歸根結底,大臣們鬧騰,還是因為冊立太子的事情,申先生不過是幫皇帝擋了子彈,現在申先生走了,皇帝陛下只能赤膊上陣。
萬曆二十年(1592)正月,真正的總攻開始了。
禮部給事中李獻可首先發難,上書要求皇帝早日批准長子出閣讀書,而且這位兄台十分機靈,半字不提冊立的事,全篇卻都在催這事,半點把柄都不留,搞得皇帝陛下十分狼狽,一氣之下,借口都不找了:
“冊立已有旨意,這厮偏又來煩擾……好生可惡,降級調外任用!”
其實說起來,李獻可不是什麼大人物,這個處罰也不算太重。可萬曆萬沒想到,就這麼個小人物,這麼點小事兒,他竟然沒能辦得了。
因為他的聖旨剛下發,就被王家屏給退了回來。
作為朝廷首輔,如果認為皇帝的旨意有問題,可以退回去,拒不執行,這種權力,叫做封還。
封還就封還吧,不辦就不辦吧,更可氣的是,王首輔還振振有詞:
這事我沒錯,是皇帝陛下錯了!因為李獻可沒說冊立的事,他只是說應該出閣讀書,你應該采納他的意見,即使不能采納,也不應該罰他,所以這事我不會辦。
[1318]
真是要造反了,剛剛提了首輔,這白眼狼就下狠手。萬曆恨不得拿頭撞牆,氣急敗壞之下,他放了王家屏的假,讓他回家休養去了。
萬曆的“幸福”生活從此拉開序幕。
幾天後,禮部給事中鍾羽正上疏,支持李獻可,經典語言如下:
“李獻可的奏疏,我是贊成的,請你把我一同降職吧(請與同謫)。”
萬曆滿足了他的要求。
又幾天後,禮部給事中舒弘緒上疏,發言如下:
“言官是可以處罰的,出閣讀書是不能不辦的。”
發配南京。
再幾天後,戶部給事中孟養浩上疏,支持李獻可、鍾羽正等人。相對而言,他的奏疏更有水平,雖然官很小(七品),志氣卻大,總結了皇帝大人的種種錯誤,總計五條,還說了一句相當經典的話:
“皇帝陛下,您坐視皇長子失學,有辱宗社祖先!”
萬曆氣瘋了,當即下令,把善于總結的孟養浩同志革職處理,並拉到午門,打了一百杖。
暴風雨就是這樣誕生的。
別人也就罷了,可惜孟先生偏偏是言官,干的是本職工作,平白被打實在有點冤。
于是大家都憤怒了。
請注意,這個大家是有數的,具體人員及最終處理結果如下所列:
內閣大學士趙志皋上疏,被訓斥。
吏科右給事中陳尚象上疏,被革職為民。
禦史鄒德泳,戶科都給事中丁懋遜、兵科都給事中張棟、刑科都給事中吳之佳、工科都給事中楊其休,禮科左給事中葉初春,聯名上疏抗議。萬曆大怒,將此六人降職發配。
萬曆終于做了一件了不起的事情。如果加上最初上疏的李獻可,那麼在短短的幾天之內,他就免掉了十二位當朝官員。這一偉大記錄,就連後來的急性子崇禎皇帝也沒打破。
事辦到這份上,皇帝瘋了,大臣也瘋了。官服烏紗就跟白送的一樣,鋪天蓋地到處亂扔,大不了就當老子這幾十年書白讀了。拼個你死我活只為一句話:可以丟官,不能丟人!
在這一光輝思想的指導下,禮部員外郎董嗣成、禦史賈名儒、禦史陳禹謨再次上疏,支持李獻可。萬曆即刻反擊,董嗣成免職,賈名儒發配,陳禹謨罰工資。
事情鬧到這里,到底卷進來多少人,我也有點亂。但若以為就此打住,那實在是低估了明代官員的戰斗力。
[1319]
幾天後,禮部尚書李長春也上疏了。對這位高級官員,萬曆也沒客氣,狠狠地罵了他一頓,誰知沒多久,吏部尚書蔡國珍、侍郎楊時喬又上疏抗議,然而這一次,萬曆沒有做出任何反應——實在罵不動了。
皇帝被搞得奄奄一息,王家屏也坐不住了,他終于出面調停,向皇帝認了錯,並希望能夠赦免群臣。
想法本是好的,方法卻是錯的。好不容易消停下去的萬曆,一看見這個老冤家,頓時恢複了戰斗力,下書大罵:
“自你上任,大臣狂妄犯上,你是內閣大學士,不但不居中緩和矛盾,反而封還我的批示,故意激怒我!見我發怒,你又說你有病在身,回家休養!國家事務如此眾多,你在家躺著(高臥),心安嗎!?既然你說有病,就別來了,回家養病去吧!”
王家屏終于理解了申時行的痛苦,萬曆二十年(1592)三月,他連上八封奏疏,終于回了家。
這是一場實力不對等的較量,大臣的一句話,可能毫無作用,萬曆的一道聖旨,卻足以改變任何人的命運。
然而萬曆失敗了,面對那群前仆後繼的人,他雖然竭盡全力,卻依然失敗了,因為權力並不能決定一切——當它面對氣節與尊嚴的時候。
王家屏走了,言官們暫時休息了。接班的趙志皋比較軟,不說話,萬曆正打算消停幾天,張位又冒出來了。
這位次輔再接再厲,接著鬧,今天鬧出閣講學,明天就鬧冊立太子。每天變著法地折騰皇帝,萬曆同志終于頂不住了。如此下去,不被逼死,也被憋死了。
必須想出對策。
考慮再三,他決定去找一個人,在他看來,只有這個人才能挽救一切。
萬曆二十一年(1593),王錫爵奉命來到京城,擔任首輔。
王錫爵,字元馭,蘇州太倉人。
嘉靖四十一年,他二十八歲,赴京趕考,遇見申時行,然後考了第一。
幾天後參加殿試,又遇見了申時行,這次他考了第二。
據說他之所以在殿試輸給申時行,不外乎兩點,一是長得不夠帥,二是說話不夠滑。
帥不帥不好說,滑不滑是有定論的。
[1320]
自打進入朝廷,王錫爵就是塊硬骨頭。萬曆五年張居正奪情,大家上書鬧,他跑到人家家里鬧,逼得張居正大人差點拔刀自盡。吳中行被打得奄奄一息,大家在場下吵,他跑到場上哭。


上篇:第340節     下篇:第342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