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52節  
   
第352節

況且到京城告狀的人多了去了,有幾個能進宮,宮里那麼大,怎麼偏偏就到了太子的寢宮,您還一個勁地往里闖?
對于這一點,審案的兩位郎中心里自然有數,但領導意圖他們更有數,這件事,只能往小了辦。
這兩位郎中的名字,分別是胡士相、岳駿聲,之所以提出他們的名字,是因為這兩個人,絕非等閑之輩。
于是在一番討論之後,張差案件正式終結,犯人動機先不提,犯人結局是肯定的——死刑(也算殺人滅口)。
但要殺人,也得有個罪名,這自然難不倒二位仁兄,不愧是刑部的人,很有專業修養,從大明律里,找到這麼一條:宮殿射箭、放彈、投磚石傷人者,按律斬。
為什麼傷人不用管,傷什麼人也不用管,案件到此為止,就這麼結案,大家都清淨了。
如此結案,也算難得糊塗,事情的真相,將就此被徹底埋葬。
然而這個世界上,終究還是有不糊塗,也不願意裝糊塗的人。
五月十一日 刑部大牢
七天了,張差已經完全習慣了獄中的生活,目前境況,雖然和他預想的不同,但大體正常,裝瘋很有效,真相依然隱藏在他的心里。
開飯時間到了,張差走到牢門前,等待著今天的飯菜。
但他並不知道,有一雙眼睛,正在黑暗中注視著他。
根據規定,雖然犯人已經招供,但刑部每天要派專人提審,以防翻供。
五月十一日,輪到王之寀。
王之寀,字心一,時任刑部主事。
主事,是刑部的低級官員,而這位王先生雖然官小,心眼卻不小,他是一個堅定的陰謀論者,認定這個瘋子的背後,必定隱藏著某些秘密。
湊巧的是,他到牢房里的時候,正好遇上開飯,于是他沒有出聲,找到一個隱蔽的角落,靜靜地注視著那個瘋子。
因為在吃飯的時候,一個人是很難偽裝的。
之後一切都很正常,張差平靜地領過飯,平靜地准備吃飯。
然而王之寀已然確定,這是一個有問題的人。
因為他的身份是瘋子,而一個瘋子,是不會如此正常的。

[1358]

所以他立即站了出來,打斷了正在吃飯的張差,並告訴看守,即刻開始審訊。
張差非常意外,但隨即鎮定下來,在他看來,這位不速之客和之前的那些大官,沒有區別。
審訊開始,和以前一樣,張差裝瘋賣傻,但他很快就驚奇地發現,眼前這人一言不發,只是靜靜地看著他。
他表演完畢後,現場又陷入了沉寂,然後,他聽到了這樣一句話:
“老實說,就給你飯吃,不說就餓死你。”(實招與飯,不招當餓死)
在我國百花齊放的刑訊逼供藝術中,這是一句相當搞笑的話,但凡審訊,一般先是民族大義、坦白從寬,之後才是什麼老虎凳、辣椒水。即使要利誘,也是升官發財,金錢美女之類。
而王主事的誘餌,只是一碗飯。
無論如何,是太小氣了。
事實證明,張差確實是個相當不錯的人,具體表現為頭腦簡單,思想樸素,在吃一碗飯和隱瞞真相、保住性命之間,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前者。
于是他低著頭,說了這樣一句話:
“我不敢說。”
不敢說的意思,不是不知道,也不是不說,而是知道了不方便說。
王之寀是個相當聰明的人,隨即支走了所有的人,然後他手持那碗飯,聽到了事實的真相:
“我叫張差,是薊州人,小名張五兒,父親已去世。”
“有一天,有兩個熟人找到我,帶我見了一個老公公(即太監),老公公對我說,你跟我去辦件事,事成後給你幾畝地,保你衣食無憂。”
“于是我就跟他走,初四(即五月四日)到了京城,到了一所宅子里,遇見另一個老公公。”
“他對我說,你只管往里走,見到一個就打死一個,打死了,我們能救你。”
“然後他給我一根木棍,帶我進了宮,我就往里走,打倒了一個公公,然後被抓住了。”
王之寀驚呆了。
他沒有想到,外界的猜想竟然是真的,這的的確確,是一次策劃已久的政治暗殺。
但他更沒有想到的是,這起暗殺事件竟然辦得如此愚蠢,眼前這位仁兄,雖說不是瘋子,但說是傻子倒也沒錯,而且既不是武林高手,也不是職業殺手,最多最多,也就是個彪悍的農民。

[1359]

作案過程也極其可笑,聽起來,似乎是群眾推薦,太監使用,順手就帶到京城,既沒給美女,也沒給錢,連星級賓館都沒住,一點實惠沒看到,就答應去打人,這種傻冒你上哪去找?
再說凶器,一般說來,刺殺大人物,應該要用高級玩意,當年荊軻刺秦,還找來把徐夫人的匕首,據說是一碰就死,退一萬步講,就算是殺個老百姓,多少也得找把短刀,可這位兄弟進宮時,別說那些高級玩意,菜刀都沒一把,拿根木棍就打,算是怎麼回事.
從頭到尾,這事怎麼看都不對勁,但畢竟情況問出來了,王之寀不敢怠慢,立即上報萬曆。
可是奏疏送上去後,卻沒有絲毫回音,皇帝陛下一點反應都沒有。
但這早在王之寀的預料之中,他老人家早就抄好了副本,四處散發,本人也四處鼓搗,造輿論要求公開的審判。
他這一鬧,另一個司法界大腕,大理寺丞王士昌跳出來了,也跟著一起嚷嚷,要三法司會審。
可萬曆依然毫無反應,這是可以理解的,要知道,人家當年可是經曆過爭國本的,上百號人一擁而上,那才是大世面,這種小場面算個啥。
照此形勢,這事很快就能平息下去,但皇帝陛下沒有想到,他不出聲,另一個人卻跳了出來。
這個人,就是鄭貴妃的弟弟鄭國泰。
事情的起因,只是一封奏疏。
就在審訊筆錄公開後的幾天,司正陸大受上了一封奏疏,提出了幾個疑問:
既然張差說有太監找他,那麼這個太監是誰?他曾到京城,進過一棟房子,房子在哪里?有個太監和他說過話,這個太監又是誰?
這倒也罷了,在文章的最後,他還扯了句無關痛癢的話,大意是,以前福王冊封的時候,我曾上疏,希望提防奸邪之人,今天果然應驗了!
這話雖說有點指桑罵槐,但其實也沒說什麼,可是鄭國泰先生偏偏就蹦了出來,寫了封奏疏,為自己辯解。
這就是所謂對號入座,它形象地說明,鄭國泰的智商指數,和他的姐姐基本屬同一水准。
這還不算,在這封奏疏中,鄭先生又留下了這樣幾句話:
有什麼推翻太子的陰謀?又主使過什麼事?收買亡命之徒是為了什麼?……這些事我想都不敢想,更不敢說,也不忍聽。
該舉動生動地告訴我們,原來蠢字是這麼寫的。

[1360]

鄭先生的腦筋實在愚昧到了相當可以的程度,這種貨真價實的此地無銀三百兩,言官們自然不會放過,很快,工科給事中何士晉就做出了反應,相當激烈的反應:
“誰說你推翻太子!誰說你主使!誰說你收買亡命之徒!你既辯解又招供,欲蓋彌彰!”
鄭國泰啞口無言,事情鬧到這個地步,已經收不住了。
此時,幾乎所有的人都認為,事實真相即將大白于天下,除了王之寀。
初審成功後,張差案得以重審,王之寀也很是得意了幾天,然而不久之後,他才發現,自己忽視了一個很重要的問題:


上篇:第351節     下篇:第353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