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50節  
   
第350節

[1351]

這之後他們之間發生了什麼事情,史書上沒有寫,我也不知道,但是我驚奇地發現,當顧憲成和李三才在戶部做主事的時候,他們的上司竟然叫趙南星。
聯想到這幾位後來在朝廷里呼風喚雨的情景,我們有理由相信,在那些日子里,他們談論的應該不僅僅是仁義道德,君子之交,暗室密謀之類的把戲也沒少玩。
李三才雖然是東林黨,但道德水平明顯一般,他出賣王老師,只是因為一個目的——利益。
只要細細分析一下,就能發現,李三才塗改信件的真正動機。
當時的政治形勢看似明朗,實則複雜,新成立的這個三人內閣,可謂凶險重重,殺機無限。
李廷機倒還好說,這個人性格軟弱,屬于和平派,誰也不得罪,誰也不搭理,基本可以忽略。
于慎行就不同了,這人是朱賡推薦的,算是朱賡的人,而朱賡是沈一貫的人,沈一貫和王錫爵又是一路人,所以在東林黨的眼里,朱賡不是自己人。
剩下的葉向高,則是一個非同小可的人,此後一系列重大事件中,他起到了極為關鍵的作用,此人雖不是東林黨,卻與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,是個合格的地下黨。
這麼一擺,你就明白了,內閣三個人,一個好欺負,兩個搞對立,遇到事情,必定會僵持不下。
僵持還算湊合,可要是王錫爵來了,和于慎行團結作戰,東林黨就沒戲了。
雖然王錫爵的層次很高,公開表明自己不願去,但東林黨的同志明顯不太相信,所以最好的辦法,就是打開那封信,看個究竟。
在那封信中,李三才雖然沒有看到重新出山的許諾,卻看到了毫無保留的支持,為免除後患,他決定篡改。
然而由于寫字太差,沒法改,但也不能就此算數,為了徹底消除王錫爵的威脅,他抄錄並泄露了這封密信,而且特意泄露給言官。
因為在信中,王錫爵說言官發言是鳥叫,那麼言官就是鳥人了。鳥人折騰事,是從來不遺余力的。
接下來的事情可謂順其自然,輿論大嘩,言官們奮筆疾書,把吃奶的力氣拿出來痛罵王錫爵,言辭極其憤怒,怎麼個憤怒法,舉個例子你就知道了。
我曾翻閱過一位言官的奏疏,內容就不說了,單看名字,就很能提神醒腦——巨奸塗面喪心比私害國疏。
如此重壓之下,王錫爵沒有辦法,只好在家靜養,從此不問朝政,後來萬曆幾次派人找他複出,他見都不見,連回信都不寫,估計是真的怕了。
事情的發展,就此進入了顧憲成的軌道。

[1352]

王錫爵走了,朝廷再也沒有能擔當首輔的人選,于是李廷機當上了首輔,這位兄弟不負眾望,上任後不久就沒頂住罵,回家休養,誰叫也沒用,基本算是罷工了。
而異類于慎行也不爭氣,剛上任一年就死了,就這樣,葉向高成為了內閣的首輔,也是唯一的內閣大臣。
對手被鏟除了,這是最好的結局。
必須說明的是,所謂李三才和顧憲成的勾結,並不是猜測,因為在史料翻閱中,我找到了顧憲成的一篇文章。
在文章中,有這樣幾句話:
“木偶蘭溪、四明、嬰兒山陰、新建而已,乃在遏婁江之出耳。”
“人亦知福清之得以晏然安于其位者,全賴婁江之不果出……密揭傳自漕撫也,豈非社稷第一功哉?”
我看過之後,頓感毛骨悚然。
這是兩句驚天動地的話,卻不太容易看懂,要看懂這句話,必須解開幾個密碼。
第一句話中,木偶和嬰兒不用翻譯,關鍵在于新建、蘭溪、四明、山陰、以及婁江五個詞語。
這五個詞,是五個地名,而在這里,則是暗指五個人。
新建,是指張位(新建人)、蘭溪,是指趙志皋(蘭溪人)、四明,是指沈一貫(四明人),山陰,是指朱賡(山陰人)。
所以前半句的意思是,趙志皋和沈一貫不過是木偶,張位和朱賡不過是嬰兒!
而後半句中的婁江,是指王錫爵(婁江人)。
連接起來,我們就得到了這句話的真實含義:
趙志皋、沈一貫、張位、朱賡都不要緊,最為緊要的,是阻止王錫爵東山再起!
顧憲成,時任南直隸無錫縣普通平民,而趙、張、沈、朱四人中,除張位外,其余三人都當過首輔,首輔者,宰相也,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!
然而這個無錫的平民,卻在自己的文章中,把這些不可一世的人物,稱為木偶、嬰兒。
而從文字語氣中可以看出,他絕非單純發泄,而是確有把握,似乎在他看來,除了王錫爵外,此類大人物都不值一提。
一個普通老百姓能牛到這個份上,真可謂是前無古人後無來者。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假 條
各位網友:
清明節放假三天,下周一恢複更新.
當年明月
2008年4月3日

[1353]

第二句話的玄機在于兩個關鍵詞語:福清和漕撫。
福清所指的,就是葉向高,而漕撫,則是李三才。
葉向高是福建福清人,李三才曾任漕運總督,把這兩個詞弄清楚後,我們就明白了這句話的意思:
“大家都知道葉向高能安心當首輔,是因為王錫爵不出山……密揭這事是李三才捅出來的,可謂是為社稷立下第一功!”
沒有王法了。
一個平民,沒有任何職務,遠離京城上千里,但他說,內閣大臣都是木偶嬰兒。而現在的朝廷第一號人物能夠坐穩位置,全都靠他的死黨出力。
縱觀二十四史,這種事情我沒有聽過,沒有看過。
但現在我知道了,在看似雜亂無章的萬曆年間,在無休止的爭斗和吵鬧里,一股暗流正在湧動、在黑暗中集結,慢慢地伸出手,操縱所有的一切。
瘋子
王錫爵徹底消停了,萬曆三十六年,葉向高正式登上寶座,成為朝廷首輔,此後七年之中,他是內閣第一人,也是唯一的人,史稱“獨相”。
時局似乎毫無變化,萬曆還是不上朝,內閣還是累得半死,大臣還是罵個不停,但事實真相並非如此。
在表象之下,政治勢力出現了微妙的變化,新的已經來了,舊的賴著不走,為了各自利益,雙方一直在苦苦地尋覓,尋覓一個致對方于死地的機會。
終于,他們找到了那個最好、最合適的機會——太子。
太子最近過得還不錯,自打妖書案後,他很是清淨了幾年,確切地說,是九年。
萬曆四十一年(1613),一個人寫的一封報告,再次把太子拖下了水。
這個人叫王曰乾,時任錦衣衛百戶,通俗點說,是個特務。
這位特務向皇帝上書,說他發現了一件非常離奇的事情:有三個人集會,剪了三個紙人,上面分別寫著皇帝、皇太後、皇太子的名字,然後在上面釘了七七四十九個鐵釘(真是不容易)。釘了幾天後,放火燒掉。
這是個複雜的過程,但用意很簡單——詛咒,畢竟把釘子釘在紙人上,你要說是祈福,似乎也不太靠譜。
這也就罷了,更麻煩的是,這位特務還同時報告,說這事是一個太監指使的,偏偏這個太監,又是鄭貴妃的太監。

[1354]



上篇:第349節     下篇:第351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