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51節  
   
第351節

于是事情鬧大了,奏疏送到皇帝那里,萬曆把桌子都給掀了,深更半夜睡不著覺,四下亂轉,急得不行。太子知道後,也是心急火燎,唯恐事情鬧大,鄭貴妃更是哭天喊地,說這事不是自己干的。
大家都急得團團轉,內閣的葉向高卻悄無聲息,萬曆氣完了,也想起這個人了,當即大罵:
“出了這麼大的事,這人怎麼不說話!?”(此變大事,宰相何無言)
此時,身邊的太監遞給他一件東西,很快萬曆就說了第二句話:
“這下沒事了。”
這件東西,就是葉向高的奏疏,事情剛出,就送上來了。
奏疏的內容大致是這樣的:
陛下,此事的原告(指王曰乾)和被告(指詛咒者)我都知道,全都是無賴混混,之前也曾鬧過事,還被司法部門(刑部)處理過,這件事情和以往的妖書案很相似,但妖書案是匿名,無人可查,現在原告被告都在,一審就知道,皇上你不要聲張就行了。
看完這段話,我的感覺是:這是個絕頂聰明的人。
葉向高的表面意思,是說這件事情,是非曲折且不論,但不宜鬧大,只要你不說,我不說,把這件事情壓下去,一審就行。
這是一個不符合常理的抉擇。因為葉向高,是東林黨的人,而東林黨,是支持太子的,現在太子被人詛咒,應該一查到底,怎能就此打住呢?
事實上,葉向高是對的。
第二天,葉向高將王曰乾送交三法司審訊。
這是個讓很多人疑惑的決定,這人一審,事情不就鬧大了嗎?
如果你這樣想,說明你很單純,因為就在他吩咐審訊的後一天,王曰乾同志就因不明原因,不明不白地死在了監牢里,死因待查。
什麼叫黑?這就叫黑。
而只要分析當時的局勢,揭開幾個疑點,你就會發現葉向高的真實動機:
首先,最大的疑問是:這件事情是不是鄭貴妃干的,答案:無所謂。
自古以來,詛咒這類事數不勝數,說穿了就是想除掉一個人,又沒膽跳出來,在家做幾個假人,罵罵出出氣,是純粹的阿Q精神。一般也就是老大媽干干(這事到今天還有人干,有多種形式,如“打小人”),而以鄭貴妃的智商,正好符合這個檔次,說她真干,我倒也信。
但問題在于,她干沒干並不重要,反正鐵釘紮在假人上,也紮不死人,真正重要的是,這件事不能查,也不能有真相。

[1355]

追查此事,似乎是一個太子向鄭貴妃複仇的機會,但事實上,卻是不折不扣的陷阱。
原因很簡單,此時朱常洛已經是太子,只要沒有什麼大事,到時自然接班,而鄭貴妃一哭二鬧三上吊之類的招數,鬧了十幾年,早沒用了。
但如若將此事搞大,再驚動皇帝,無論結果如何,對太子只好壞處,沒有好處。因為此時太子要做的,只有一件事情——等待。
事實證明,葉向高的判斷十分正確,種種跡象表明,告狀的王曰乾和詛咒的那幫人關系緊密,此事很可能是一個精心策劃的陰謀,某些人(不一定是鄭貴妃),為了某些目的,想把水攪渾,再混水摸魚。
久經考驗的葉向高同志識破了圈套,危機成功度過了。
但太子殿下一生中最殘酷的考驗即將到來,在兩年之後
萬曆四十三年(1615)五月初四日 黃昏
太子朱常洛正在慈慶宮中休息,萬曆二十九年他被封為太子,住到了這里,但他爹人品差,基礎設施一應具缺,要啥都不給,連身邊的太監都是人家淘汰的,皇帝不待見,大臣自然也不買賬,平時誰都不上門,十分冷清。
但這一天,一個特別的人已經走到他的門前,並將以一種特別的方式問候他。
他手持一根木棍,進入了慈慶宮。
此時,他與太子的距離,只有兩道門
第一道門無人看守,他邁了過去。
在第二道門,他遇到了阻礙。
一般說來,重要國家機關的門口,都有荷槍實彈的士兵站崗,就算差一點的,也有幾個保安,實在是打死都沒人問的,多少還有個老大爺。
明代也是如此,錦衣衛、東廠之類的自不必說,兵部吏部門前都有士兵看守,然而太子殿下的門口,沒有士兵,也沒有保安,甚至連老大爺都沒有。
只有兩個老太監。
于是,他揮舞木棍,打了過去。
眾所周知,太監的體能比平常人要差點(練過寶典除外),更何況是老太監。
很快,一個老太監被打傷,他越過了第二道門,向著目標前進。
目標,就在前方的不遠處。
然而太監雖不能打,卻很能喊,在尖利的呼叫聲下,其他太監們終于出現了。

[1356]

接下來的事情還算順理成章,這位仁兄拿的畢竟不是沖鋒槍,而他本人不會變形,不會變身,也沒能給我們更多驚喜,在一群太監圍攻下,終于束手就擒。
當時太子正在慈慶宮里,接到報告後並不驚慌,畢竟人抓住了,也沒進來,他下令將此人送交宮廷守衛處理,在他看來,這不過是個小事。
但接下來發生的一切,將遠遠超出他的想象。
人抓住了,自然要審,按照屬地原則,哪里發案由哪里的衙門審,可是這個案子不同,皇宮里的案子,難道你讓皇帝審不成?
推來推去,終于確定,此案由巡城禦史劉廷元負責審訊。
審了半天,劉禦史卻得出個讓人啼笑皆非的結論——這人是個瘋子。
因為無論他好說歹說,利誘威脅,這人的回答卻是驢唇不對馬嘴,壓根就不對路,還時不時蹦出幾句誰也聽不懂的話,算是個徹頭徹尾的瘋子。
于是幾輪下來,劉禦史也不審了,如果再審下去,他也得變成瘋子。
但要說一點成就沒有,那也不對,這位瘋子交代,他叫張差,是薊州人,至于其他情況,就一無所知了。
這個結果雖然不好,卻很合適,因為既然是個瘋子,自然就能干瘋子的事,他闖進皇宮打人的事情就有解釋了,沒有背景、沒有指使,瘋子嘛,也不認路,糊里糊塗到皇宮,糊里糊塗打了人,很好,很好。
不錯,不錯,這事要放在其他朝代,皇帝一壓,大臣一捧,也就結了。
可惜,可惜,這是在明朝。
這事剛出,消息就傳開了,街頭巷尾人人議論,朝廷大臣們更不用說,每天說來說去就是這事,而大家的看法也很一致:這事,就是鄭貴妃干的。
所謂輿論,就是群眾的議論,隨著議論的人越來越多,這事也壓不下去了,于是萬曆親自出馬,吩咐三法司會審此案。
說是三法司,其實只有刑部,審訊的人檔次也不算高,尚書侍郎都沒來,只是兩個郎中(正廳級)。
但這二位的水平,明顯比劉禦史要高,幾番問下來,竟然把事情問清楚了。
偵辦案件,必須找到案件的關鍵,而這個案子的關鍵,不是誰干了,而是為什麼干,也就是所謂的:動機。
經過一番詢問,張差說出了自己的動機:在此前不久,他家的柴草堆被人給燒了,他氣不過,到地方衙門伸冤,地方不管,他就到京城來上訪,結果無意中闖入了宮里,心里害怕,就隨手打人,如此而已。
如果用兩個字來形容張差的說法,那就是扯淡。

[1357]

柴草被人燒了,就要到京城上訪,這個說法充分說明了這樣一點:張差即使不是個瘋子,也是個傻子。
因為這實在不算個好理由,要換個人,怎麼也得編一個房子燒光,惡霸魚肉百姓的故事,大家才同情你。


上篇:第350節     下篇:第352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