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54節  
   
第354節

然而,接下來的一切,卻發生了出人意料的變化。
因為從此刻起,葉向高就與沈一貫結下了深仇大恨,雖然此前,他們從未見過。
要解釋清楚的是,葉向高的第七十八名,並非全國七十八名,而是南卷第七十八名。
明代的進士,並不是全國統一錄取,而是按照地域,分配名額,具體分為三個區域,南、北、中,錄取比例各有不同。
所謂南,就是淮河以南各省,比例為55%。北,就是淮河以北,比例為35%。而中,是指云貴川三省,以及鳳陽,比例為10%
具體說來是這麼個意思,好比朝廷今年要招一百個進士,那麼分配到各地,就是南部五十五人,北部三十五人,中部十人。這就意味著,如果你是南部人,在考試中考到了南部第五十六名,哪怕你成績再好,文章寫得比北部第一名還好,你也沒法錄取。
而如果你是中部人,哪怕你文章寫得再差,在南部只能排到幾百名後,但只要能考到中部卷前十名,你就能當進士。

[1364]

這是一個曆史悠久的規定,從二百多年前,朱元璋登基時,就開始執行了,起因是一件非常血腥的政治案件——南北榜案件。這個案件是筆糊塗賬,大體意思是一次考試,南方的舉人考得很好,好到北方沒幾個能錄取的,于是有人不服氣,說是考官舞弊,事情鬧得很大,搞到老朱那里,他老人家是個實在人,也不爭論啥,大筆一揮就干掉了上百人。
可干完後,事情還得解決,因為實際情況是,當年的北方教學質量確實不如南方,你把人殺光了也沒轍。無奈之下,只好設定南北榜,誰都別爭了,就看你生在哪里,南方算你倒黴,北方算你運氣。
到明宣宗時期,事情又變了,因為云貴川一帶算是南方,可在當年是蠻荒之地,別說讀書,混碗飯吃都不容易,要和南方江浙那撥人對著考,就算是絕戶。于是皇帝下令,把此地列為中部,作為特區,而鳳陽,因為是朱元璋的老家,還特別窮,特事特辦,也給列了進去。
當然了,這也是沒辦法的事,畢竟基礎不同,底子不同,在考試上,你想一夜之間人類大同,那是不可能的,所以現在這套理論還在用。我管這個,叫考試地理決定論。
這套理論很殘酷,也很真實,主要是玩機率,看你在哪投胎。
比如你要是生在山東、江蘇、湖北之類的地方,就真是阿彌陀佛了,這些地方經常盤踞著一群讀書不要命的家伙,據我所知,有些“鄉鎮中學”(地圖上都找不到)的學生,高二就去高考(不記成績),大都能考六百多分(七百五十分滿分),美其名曰:鍛煉素質,明年上陣。
每念及此,不禁膽戰心驚,跟這幫人做鄰居的結果是:如果想上北大,六百多分,只是個起步價。
應該說,現在還是有所進步的,逼急還能玩點陰招,比如說……更改戶口。
不幸的是,明代的葉向高先生沒法玩這招,作為南卷的佼佼者,他有很多對手,其中的一個,叫做吳龍徴。
這位吳先生,也是福建人,但他比其他對手厲害得多,因為他的後台叫沈一貫。
按沈一貫的想法,這個人應該是第一,然後進入朝廷,成為他的幫手,可是葉向高的出現,卻打亂了沈一貫的部署。
于是,沈一貫准備讓葉向高落榜,至少也不能讓他名列前茅。
而且他認定,自己能夠做到這一點,因為他就是這次考試的主考官。
但是很可惜,他沒有成功,因為一個更牛的人出面了。

[1365]

主考官固然大,可再大,也大不過首輔。
葉向高雖然沒有關系,卻有實力。文章寫得實在太好,好到其他考官不服氣,把這事捅給了申時行,申大人一看,也高興得不行,把沈一貫叫過去,說這是個人才,必定錄取!
這回沈大人郁悶了,大老板出面了,要不給葉向高飯碗,自己的飯碗也難保,但他終究是不服氣的,于是最終結果如下:
葉向高,錄取,名列二甲第十二名。
這是一個出乎很多人意料的結果,因為若要整人,大可把葉向高同志打發到三甲,就此了事,不給狀元,卻又給個過得去的名次,實在讓人費解。
告訴你,這里面學問大了。
葉向高黃了自己的算盤,自然是要教訓的。但問題是,這人是申時行保的,申首輔也是個老狐狸,如果要敷衍他,是沒有好果子吃的,所以這個面子不但要給,還要給足。而二甲十二名,是最恰當的安排。
因為根據明代規定,一般說來,二甲十二名的成績,可以保證入選庶吉士,進入翰林院,但這個名次離狀元相當遠,也不會太風光,惡心下葉向高,的確是剛剛好。
但不管怎麼說,葉向高還是順順當當地踏上了仕途。此後的一切都很順利,直到十五年後。
萬曆二十六年(1598),就在這一年,葉向高的命運被徹底改變,因為他等到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。
此時皇長子朱常洛已經出閣讀書,按照規定,應該配備講官,人選由禮部確定。
眾所周知,雖說朱常洛不受待見,但按目前形勢,登基即位是遲早的事,只要拉住這個靠山,自然不愁前程。所以消息一出,大家走關系拉親戚,只求能混到這份差事。
葉向高走不走後門我不敢說,運氣好是肯定的,因為決定人選的禮部侍郎郭正域,是他的老朋友。
名單定了,報到了內閣,內閣壓住了,因為內閣里有沈一貫。
沈一貫是個比較一貫的人,十五年前那檔子事,他一直記在心里,講官這事是張位負責,但沈大人看到葉向高的名字,便心急火燎跑去高聲大呼:
“閩人豈可作講官?!”
這句話是有來由的,在明代,福建一向被視為不開化地帶,沈一貫拿地域問題說事,相當陰險。

[1366]

張位卻不買賬,他也不管你沈一貫和葉向高有什麼恩怨,這人我看上了,就要用!
于是,在沈一貫的磨牙聲中,葉向高正式上任。
葉講官不負眾望,充分發揮主觀能動,在教書的同時,和太子建立了良好的私人關系。
根據種種史料反映,葉先生應該是個相當靈活的人,我們有理由相信,在教書育人的同時,他還廣交了不少朋友,比如顧憲成,比如趙南星。
老板有了,朋友有了,地位也有了,萬事俱備,要登上拿最高的舞台,只欠一陣東風。
一年後,風來了,卻是暴風。
萬曆二十七年(1601),首輔趙志皋回家了,雖然沒死,也沒退,但事情是不管了,張位也走了,內閣,只剩下了沈一貫。
缺了人就要補,于是葉向高的機會又來了。
顧憲成是他的朋友,朱常洛是他的朋友,他所欠缺的,只是一個位置。
他被提名了,最終卻未能入閣,因為內閣,只剩下了沈一貫。
麻煩遠未結束,內閣首輔沈一貫大人終于可以報當年的一箭之仇了,不久後,葉向高被調出京城,到南京擔任禮部右侍郎。
南京禮部主要工作,除了養老就是養老,這就是四十歲的葉向高的新崗位,在這里,他還要呆很久。
很久是多久?十年。
這十年之中,朝廷里很熱鬧,冊立太子、妖書案,搞得轟轟烈烈。而葉向高這邊,卻是太平無事。


上篇:第353節     下篇:第355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