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55節  
   
第355節

整整十年,無人理,無人問,甚至也無人罵、無人整。
葉向高過得很太平,也過得很慘,慘就慘在連整他的人都沒有。
對于一個政治家而言,最痛苦的懲罰不是免職、不是罷官,而是遺忘。
葉向高,已經被徹底遺忘了。
一個前程似錦的政治家,在政治生涯的黃金時刻,被冷漠地拋棄,對葉向高而言,這十年中的每一天,全都是痛苦的掙紮。
但十余年之後,他將感謝沈一貫給予他的痛苦經曆,要想在這個冷酷的地方生存下去,同黨是不夠的,後台也是不夠的,必須親身經曆殘酷的考驗和磨礪,才能在曆史上寫下自己的名字。
因為他並不是一個普通的首輔,在不久的未來,他將超越趙志皋、張位、甚至申時行、王錫爵。他的名字將比這些人更為響亮奪目。
因為一個極為可怕的人,正在前方等待著他。而他,將是唯一能與之抗衡的人。這個人,叫做魏忠賢。

[1367]

萬曆三十五年(1607),沈一貫終于走了,年底,葉向高終于來了。
但沈一貫的一切,都留了下來,包括他的組織,他的勢力,以及他的仇恨。
所以劉廷元、胡士相也好,瘋子張差也罷,甚至這件事情是否真的發生過,根本就不要緊。
梃擊,不過是一個傻子的愚蠢舉動,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,通過這件事情,能夠打倒什麼,得到什麼。
東林黨的方針很明確,擁立朱常洛,並借梃擊案打擊對手,掌控政權。
所以浙黨的方針是,平息梃擊案,了結此事。
而王之寀,是一個找麻煩的人。
這才是梃擊案件的真相。
對了,還忘了一件事:雖然沒有跡象顯示王之寀和東林黨有直接聯系,但此後東林黨敵人列出的兩大名單(點將錄、朋黨錄)中,他都名列前茅。
再審
王之寀並不簡單,事實上,是很不簡單。
當他發現自己的上司胡士相有問題時,並沒有絲毫畏懼,因為他去找了另一個人——張問達。
張問達,字德允,時任刑部右侍郎,署部事。
所謂刑部右侍郎、署部事,換成今天的話說,就是刑部常務副部長。也就是說,他是胡士相的上司。
張問達的派系並不清晰,但清晰的是,對于胡士相和稀泥的做法,他非常不滿。接到王之寀的報告後,他當即下令,由刑部七位官員會審張差。
這是個有趣的組合,七人之中,既有胡士相,也有王之寀,可以聽取雙方意見,又不怕人搗鬼,而且七個人審訊,可以少數服從多數。
想法沒錯,做法錯了。因為張問達遠遠低估了浙黨的實力。
在七個主審官中,胡士相並不孤單,大體說來,七人之中,支持胡士相,有三個人,支持王之寀的,有兩個。
于是,審訊出現了戲劇化的場景。
張差恢複了理智,經曆了王之寀的突審和反複,現在的張差,已經不再是個瘋子,他看上去,十分平靜。
主審官陸夢龍發問:
“你為什麼認識路?”
這是個關鍵的問題,一個平民怎樣來到京城,又怎樣入宮,秘密就隱藏在答案背後。
順便說明一下:陸夢龍,是王之寀派。
出乎所有人的意料,沒有等待,沒有反複,他們很快就聽到了這個關鍵的答案:
“我是薊州人,如果沒有人指引,怎麼進得去?”
此言一出,事情已然無可隱瞞。
再問:
“誰指引你的?”
答:
“龐老公,劉老公。”
完了,完了。

[1368]

雖然張差沒有說出這兩個人的名字,但大家的人心中,都已經有了確切的答案。
龐老公,叫做龐保,劉老公,叫做劉成。
大家之所以知道答案,是因為這兩個人的身份很特殊——他們是鄭貴妃的貼身太監。
陸夢龍呆住了,他知道答案,也曾經想過無數次,卻沒有想到,會如此輕易地得到。
就在他驚愕的那一瞬間,張差又說出了更讓人吃驚的話:
“我認識他們三年了,他們還給過我一個金壺,一個銀壺。”(予我金銀壺各一)
陸夢龍這才明白,之前王之寀得到的口供也是假的,真相剛剛開始!
他立即厲聲追問道:
“為什麼(要給你)?!”
回答乾淨利落,三個字:
“打小爺!”
聲音不大,如五雷轟頂。
因為所有人都知道,所謂小爺,就是太子爺朱常洛。
現場頓時大亂,公堂吵作一團,交頭接耳,而此時,一件更詭異的事情發生了。
作為案件的主審官,胡士相突然拍案而起,大喝一聲:
“不能再問了!”
這一下大家又懵了,張差招供,您激動啥?
但他的三位同黨當即反應過來,立刻站起身,表示審訊不可繼續,應立即結束。
七人之中,四對三,審訊只能終止。
但形勢已不可逆轉,王之寀、陸夢龍立即將案件情況報告給張問達,張侍郎十分震驚。
與此同時,張差的口供開始在朝廷內外流傳,輿論大嘩,很多人紛紛上書,要求嚴查此案。
鄭貴妃慌了,天天跑到萬曆那里去哭,但此時,局勢已無法挽回。
然而,此刻壓力最大的人並不是她,而是張問達,作為案件的主辦人,他很清楚,此案背後,是兩股政治力量的死磕,還搭上太子、貴妃、皇帝,沒一個省油的燈。
案子如果審下去,審出鄭貴妃來,就得罪了皇帝,可要不審,群眾那里沒法交代,還會得罪東林、太子,小小的刑部右侍郎,這撥人里隨便出來一個,就能把自己整死。
總而言之,不能審,又不能不審。
無奈之下,他抓耳撓腮,終于想出了一個絕妙的解決方案。

[1369]

在明代的司法審訊中,檔次最高的就是三法司會審,但最隆重的,叫做十三司會審。
明代的六部,長官為尚書、侍郎,部下設司,長官為郎中、員外郎,一般說來是四個司,比如吏部、兵部、工部、禮部都是四個司,分管四大業務,而刑部,卻有十三個司。
這十三個司,分別是由明朝的十三個省命名,比如胡士相,就是山東司的郎中,審個案子,竟然把十三個司的郎中全都找來,真是煞費苦心。
此即所謂集體負責制,也就是集體不負責,張問達先生水平的確高,看准了法不責眾,不願意獨自背黑鍋,毅然決定把大家拉下水。
大家倒沒意見,反正十三個人,人多好辦事,打板子也輕點。
可到審訊那天,人們才真切地感受到,中國人是喜歡熱鬧的。
除了問話的十三位郎中外,王之寀還帶了一批人來旁聽,加上看熱鬧的,足有二十多人,人潮洶湧,搞得跟菜市場一樣。
這次張差真的瘋了,估計是看到這麼多人,心有點慌,主審官還沒問,他就說了,還說得特別徹底,不但交代了龐老公就是龐保,劉老公就是劉成,還爆出了一個驚人的內幕:
按張差的說法,他絕非一個人在戰斗,還有同伙,包括所謂馬三舅、李外父,姐夫孔道等人,是貨真價實的團伙作案。
精彩的還沒完,在審訊的最後,張差一鼓作氣,說出了此案中最大的秘密:紅封教。
紅封教,是個邪教,具體組織結構不詳,據張差同志講,組織頭領有三十六號人,他作案,就是受此組織指使。


上篇:第354節     下篇:第356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