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61節  
   
第361節

第二天(十五日)早晨,商隊來了,撫順打開了城門,百姓商販走出城外,准備交易。
然後,滿臉笑容的女真商隊拿出了他們攜帶的唯一交易品……屠刀。
貿易隨即變成了搶掠,商隊變成了軍隊,很明顯,女真人做無本生意的積極性要高得多。
努爾哈赤的軍隊再無須隱藏,精銳的八旗騎兵,在"商隊"的幫助下,向撫順城發動了進攻。
守城明軍反應很快,開始組織抵抗,然而沒過多久,抵抗就停止了,城內一片平靜。
對于這個不同尋常的變化,努爾哈赤並不驚訝,因為這一切,都在他的計劃之中。
很快,他就見到了計劃中的那個關鍵棋子……李永芳。
李永芳,是撫順城的守將之一,簡單介紹下……是個叛徒。
他出賣撫順城,所換來的,是副將的職稱,和努爾哈赤的一個孫女。
撫順失陷了,努爾哈赤搶到了所有能夠搶到的財物、人口,明朝遭受了重大損失。
明軍自然不肯干休,總兵張承胤率軍追擊努爾哈赤,卻遭遇皇太極的伏兵,陣亡,全軍覆沒。

[1386]

撫順戰役,努爾哈赤掠奪了三十多萬人口、牛馬,獲得了前所未有的財富,但這一切,只是個開始。
對努爾哈赤而言,繼續搶下去,有很多的理由。
女真部落缺少日常用品,拿東西去換太麻煩,發展手工業不靠譜,搶來得最快。而更重要的是,當時的女真正在鬧災荒,草地荒蕪,野獸數量大量減少,這幫大爺又不耕地,糧食不夠,搞得部落里怨聲載道,矛盾激化。
所以繼續搶,那是一舉多得,既能夠填補產業空白,又能解決吃飯問題,而且還能轉嫁矛盾。
于是,萬曆四十六年(1618)七月,他再次出擊,這次,他的目標是清河。
清河,就是今天的遼甯本溪,此地是通往遼陽、沈陽的必經之地,戰略位置十分重要。
而清河的失陷過程也再次證明,努爾哈赤,實在是個狡猾狡猾的家伙。
七月初,他率軍出征,卻不打清河,反而跑到相反方向去鬧騰,對外宣稱是去打葉赫部,然後調轉方向,攻擊清河。
到了清河,也不開打,又是老把戲,先派奸細,打扮成商販進了城,然後發動進攻,里應外合,清河人少勢孤,守軍一萬余人全軍覆沒。
之後的事情比較雷同,城內的十幾萬人口被努爾哈赤全數打包帶走,有錢、有奴隸、有糧食,空白填補了,糧食保證了,矛盾緩和了。
但他留下的,是一片徹底的白地,是無數被搶走口糧而餓死的平民,是無數家破人亡的慘劇,痛苦、無助。
無論什麼角度、什麼立場、什麼觀點、什麼利益、什麼目的、什麼動機、什麼想法、什麼情感、什麼理念、都應該承認一點,至少一點:
這是搶掠,是自私、無情、帶給無數人痛苦的搶掠。
征服的榮光背後,是無數的悲泣與哀嚎……本人語
會戰
努爾哈赤是一位偉大的軍事家,至少我是這樣認為。
作為一名沒有進過私塾,沒有上過軍校,沒有受過系統軍事訓練的游牧民族首領,努爾哈赤懂得什麼是戰爭,也懂得如何贏得戰爭。他的戰役指揮水平,已經達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。
在撫順、清河以及之後一系列戰役中,他表現出了驚人的軍事天賦,無論是判斷對方動向,選擇戰機、還是玩陰耍詐,都可謂是無懈可擊。
毫無疑問,他是這個時代最傑出的軍事將領……在那兩個人尚未出現之前。

[1387]

但對明朝而言,這位十分優秀的軍事家,只是一名十分惡劣的強盜。不僅惡劣,而且殘忍。
清河、撫順戰役結束後,搶夠殺完的努爾哈赤非但沒有歉意,不打收條,還做了一件極其無恥的事情。
他挑選了三百名當地平民,在撫順關前,殺死了二百九十九人,只留下了一個。
他割下了這個人的耳朵,並讓他帶回一封信,以說明自己無端殺戮的理由:
"如果認為我做的不對,就約定時間作戰!如果認為我做得對,你就送金銀布帛吧,可以息事甯人!"
綁匪見得多了,但先撕票再勒索的綁匪,倒還真是第一次見。
明朝不是南宋,沒有送禮的習慣。他們的方針,向來是不向劫匪妥協,何況是撕了肉票的劫匪。既然要打,那咱就打真格的。
萬曆四十七年(1619)三月,經過長時間的准備,明軍集結完畢,向赫圖阿拉發起進攻。
明軍共分東、西、南、北四路,由四位總兵率領,統帥及進攻路線如下:
東路指揮劉綎,自朝鮮進攻。
西路指揮官杜松,自撫順進攻。
北路指揮官馬林,自開原進攻。
南路指揮官李如柏,自清河進攻。
進攻的目標只有一個,赫圖阿拉。
以上四路明軍,共計十二萬人,系由各地抽調而來,而這四位指揮官,也都大有來頭。
李如柏的身份最高,他是李成梁的兒子,李如松的弟弟,但水平最低,你要說他不會打仗,比較冤枉,你要說他很會打仗,比較扯淡。
馬林的父親,是馬芳,這個人之前沒提過,但很厲害,厲害到他的兒子馬林,本來是個文人,都當上了總兵。至于馬先生的作戰水平,相信你已經清楚。
這兩路的基本情況如此,就指揮官來看,實在沒什麼戲。
但另外兩路,就完全不同了。
東路指揮官劉綎,也是老熟人了。使六十多斤的大刀,還"輪轉如飛",先打日本,後掃西南,"萬曆三大征"打了兩大征,讓他指揮東路,可謂志在必得。
但四路軍中,最大的主力卻並不是東路,最猛的將領也並不是劉綎。這兩大殊榮,都屬于西路軍,以及它的指揮官,杜松。
杜松,陝西榆林人,原任陝西參將,外號杜太師。

[1388]

前面提過,太師是朝廷的正一品職稱,拿到這個頭銜的,很少很少,除了張居正外,其他獲得者一般都是死人、追認。
但杜將軍得到的這個頭銜,確確實實是別人封的,只不過--不是朝廷。
他在鎮守邊界的時候,經常主動出擊蒙古,極其生猛,前後共計百余戰,無一敗績。蒙古人被他打怕了,求饒又沒用,聽說明朝官員中太師最大,所以就叫他太師。
而杜將軍不但勇猛過人,長相也過人,因為他常年沖鋒肉搏,所以身上臉上到處都是傷疤,面目極其猙獰,據說讓人看著就不住地打哆嗦。
但這位劉綎都甘拜下風的猛人,這次前來上任,居然是帶著鐐銬來的,因為在不久之前,他剛犯了錯誤。
杜松雖然很猛,卻有個毛病:小心眼。
所謂小心眼,一般是生氣跟別人過不去,可是讓人哭笑不得的是,杜松先生小心眼,總是跟自己過不去。
比如之前,他曾經跟人吵架,以武將的脾氣,大不了一氣之下動家伙砍人,可是杜兄一氣之下,竟然出家當和尚了。
這實在是個奇怪的事,讓人怎麼都想不明白,可還沒等別人想明白,杜松就想明白了,于是又還俗,繼續干他的殺人事業。
後來他升了官,到遼東當上了總兵,可是官升了,脾氣一點沒改,上陣打仗吃了虧(不算敗仗),換了別人,無非寫了檢討,下次再來。
可這位兄弟不知那根筋不對,竟然要自殺,好歹被人攔住還是不消停,一把火把軍需庫給燒了,論罪被趕回了家,這一次是重返故里。


上篇:第360節     下篇:第362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