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62節  
   
第362節

雖說過了這麼多年,經曆了這麼多事,但他的同事們驚奇地發現,這人一點沒改,剛到沈陽(明軍總營)報到,就開始咋呼:
"我這次來,就是活捉努爾哈赤的,你們誰都別跟我搶!"
又不是什麼好事,誰跟你搶?
事實也證明,這個光榮任務,沒人跟他搶,連劉綎都不敢,于是最精銳的西路軍,就成為了他的部屬。
以上四路明軍,共計十二萬人,大致情況也就是這樣,大明人多,林子太大,什麼人都有,什麼鳥都飛,混人、文人、猛人,一應俱全。
說漏了,還有個鳥人……遼東經略楊鎬。
楊鎬,是一個出過場的人,說實話,我不太想讓這人再出來,但可惜的是,我不是導演,沒有換演員的權力。
作為一個無奈的旁觀者,看著它的開幕和結束,除了歎息,只有歎息。

[1389]

參戰明軍由全國七省及朝鮮、葉赫部組成,並抽調得力將領指揮。全軍共十二萬人,號稱四十七萬,這是自土木堡之變以來,明朝最大規模的軍事行動。
要成事,需要十二萬人,但要壞事,一個人就夠了。
從這個角度講,楊鎬應該算是個很有成就的人。
自從朝鮮戰敗後,楊鎬很是消停了一陣。但這個人雖不會搞軍事,卻會搞關系,加上他本人還比較老實,二十年後,又當上了兵部左侍郎兼都察院右都禦史。此外,他還加入了組織……浙黨。
當時的朝廷首輔,是浙黨的鐵杆方從哲,浙黨的首輔,自然要用浙黨的將領,于是這個光榮的任務,就落在了楊鎬的身上。
雖然後來許多東林黨拿楊鎬說事,攻擊方從哲,但公正地講,在這件事上,方先生也是個冤大頭。
我查了一下,楊鎬兄的出生年月日不詳,但他是萬曆八年(1580)的進士,考慮到他的智商和表現,二十歲之前考中的可能性實在很小,三十而立、四十不惑都是有可能的。
如此算來,萬曆四十七年(1619)的時候,楊大爺至少也有六十多了。在當時的武將中,資曆老、打過仗的,估計也就他了。
方首輔沒有選擇的余地。
所以,這場戰爭的結局,也沒有選擇的余地。
萬曆四十七年(1619)二月二十一日,楊鎬坐鎮沈陽,宣布出兵。
下令後不久,回報:
今天下大雨,走不了。
走不了,那就休息吧。
這一休息就是四天,二月二十五日,楊鎬說,今天出兵。
下令後不久,又回報:
遼東地區降雪,行軍道路泥濘,請求延後。
幾十年來,楊鎬先生雖說打仗是不太行,做人倒還行,很少跟人紅臉,對于合理化建議,他也比較接受,既然下大雨延期他能接受,下大雪延期,似乎也沒什麼問題。
在這個世界上,好人不怕,壞人也不怕,就怕時好時壞、無端抽風的人。
楊鎬偏偏就是個抽風的人,不知是那根筋有問題,突然發火了:
"國家養士,只為今日,若臨機推阻,軍法從事!"
完事還把尚方寶劍掛在門外,那意思是,誰敢再說話,來一個干一個。
窩囊了幾十年,突然雄起,也算可喜可賀。

[1390]

然而接下來發生的一幕,就讓楊先生雄不起來了。
按照慣例,出師之前,要搞個儀式,一般是找個叛徒、漢奸類的人物殺掉祭旗,然後再殺幾頭牲口祭天。
祭旗的時候,找了撫順的一個逃兵,一刀下去,干掉了,可祭天的時候,卻出了大問題。
事實證明,有時候,宰牲口比宰人要難得多,祭天的這頭牛,不知是神牛下凡,還是殺牛刀太糙,反正是用刀捅、用腳揣,折騰了好幾次,才把這牛干掉。
封建社會,自然要搞點封建迷信,祭天的時候出了這事,大家都議論紛紛,然而楊鎬先生卻突然超越了時代,表現出了不信鬼神的大無畏精神。他堅定地下達了命令:
出征!
然後,他就干了件蠢事,一件蠢得讓人毛骨悚然的事。
在出征之前,楊鎬將自己的出征時間、出征地點、進攻方向寫成一封信,並托人送了出去,還反複叮囑,必定要保證送到。
收信人的名字,叫努爾哈赤。
對于他的這一舉動,許多後人都難以理解,還有人認為,他有漢奸的嫌疑。
但我認為,以楊鎬的智商,做出這樣的事情,實在是不奇怪的。
在楊鎬看來,自己手中有十二萬大軍,努爾哈赤下屬的全部兵力,也只有六萬,手下的杜松、劉綎,身經百戰,經驗豐富,要對付山溝里的這幫游擊隊,毫無問題。
基于這種認識,楊鎬認為,作為天朝大軍,寫這封信,是很有必要的。
在成功干掉一頭牛,以及寫信示威之後,四路大軍正式出征,史稱"薩爾滸之戰",就此拉開序幕。
但在序幕拉開之前,戰役的結局,實際上已經注定。
因為幾百年來幾乎所有的人,都忽略了一個基本的問題:單憑這支明軍,是無法消滅努爾哈赤的。
努爾哈赤的軍隊,雖然只有六萬人,卻身經百戰,極其精銳,且以騎兵為主,明軍就不同了,十二萬人,來自五湖四海,那真叫一個東拼西湊,除杜松、劉綎部外,戰斗力相當不靠譜。
以指揮水平而論,就更沒法說了,要知道,這努爾哈赤先生並不是山寨的土匪,當年跟著李成梁混飯吃,那是見過大世面的,加上這位仁兄天賦異稟,極具軍事才能,如果李如松還活著,估計還有一拼,以杜松、劉綎的能力,是頂不住的。
實力,這才是失敗的真相。

[1391]

楊鎬的錯誤,並不是他干了什麼,而是他什麼也沒干。
其實從他接手的那天起,失敗就已注定。因為以當時明軍的實力,要打贏是不容易的,加上他老人家,那就變成不可能了。
可惜這位大爺對此毫無意識,還把軍隊分成了四部。
在這四支部隊中,他把最精銳的六萬余人交給了杜松,由其擔任先鋒。其余三部各兩萬人,圍攻努爾哈赤。
這個想法,在理論上是很合理的,但在實踐中,是很荒謬的。
按照楊鎬的想法,仗是這麼打的:努爾哈赤要呆在赫圖阿拉,不許隨便亂動,等到明朝四路大軍壓境,光榮會師,戰場上十二萬對六萬,(最好分配成兩個對一個),也不要騎馬,只能步戰,然後決一死戰,得勝回朝。
有這種腦子的人,只配去撞牆。
要知道,努爾哈赤先生的日常工作是游擊隊長,搶了就分,打了就跑,也從來不修碉堡炮樓,嚴防死守。
這就意味著,如果努爾哈赤集中兵力,杜松將不具備任何優勢,再加上杜將軍的腦筋向來缺根弦,和努爾哈赤這種老狐狸演對手戲,必敗無疑。。
而當努爾哈赤聽到明軍四路進軍的消息後,只說了一句話:
"憑爾幾路來,我只一路去。"
我仿佛看見,一出悲劇正上演,劇中沒有喜悅。
二月二十八日,明軍先鋒杜松抵達撫順近郊。
為了搶頭功,他命令士兵日夜不停行軍,但由于路上遭遇女真部隊阻擊,輜重落後,三月一日,他終于停下了腳步,就地紮營。
他紮營的地點,叫做薩爾滸。
死戰
此時的杜松,已經有點明白了,自他出征以來,大仗沒有,小仗沒完,今天放火明天偷襲,後勤也被切斷,只能紮營固守。
多年的戰爭經驗告訴他,敵人就在眼前,隨時可能發動進攻,情況非常不利,部下建議,應撤離此地。


上篇:第361節     下篇:第363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