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67節  
   
第367節

這幾個人估計你不知道,其實也不用知道,只要你知道這幾個人的職務,就能明白,這是一股多麼強大的力量。
劉一璟、韓曠,是東閣大學士,內閣成員,周嘉謨是吏部尚書,鄒元標是大理寺丞,孫如游是禮部侍郎。當然,他們都是東林黨。
在這群人中,有內閣大臣、人事部部長、法院院長,部級高官,然而,在後來那場你死我活的斗爭中,他們只是配角。真正力挽狂瀾的人,是一個看似微不足道的小人物。
這個人的名字,叫做楊漣。
楊漣,字文孺,號大洪,湖廣(湖北)應山人,萬曆三十五年(1607)進士,任常熟知縣,後任戶科給事中、兵科給事中。
這是一份很普通的履曆,因為這人非但當官晚,升得也不快,明光宗奄奄一息的時候,也才是個七品給事中。
但在這份普通履曆的後面,是一個不普通的人。
上天總是不公平的,有些人天生就聰明,天生就牛,天生就是張居正、戚繼光,而絕大多數平凡的人,天生就不聰明,天生就不牛,天生就是二傻子,沒有辦法。
但上天依然是仁慈的,他給出了一條沒有天賦,也能成功的道路。
對于大多數平凡的人而言,這是最好的道路,也是唯一的道路,它的名字,叫做純粹。
純粹的意思,就是專心致志、認真、一根筋、二杆子等等等等。
純粹和執著,也是有區別的,所謂執著,就是不見棺材不掉淚,而純粹,是見了棺材,也不掉淚。
純粹的人,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怕的人,他們的一生,往往只有一個目標,為了達到這個目標,他們可以不擇手段,不顧一切,他們無法被收買,無法被威逼,他們不要錢,不要女色,甚至不要權勢和名聲。
在他們的世界里,只有一個目標,以及堅定的決心和意志。
楊漣,就是一個純粹的人。


[1406]
他幼年的事跡並不多,也沒有什麼砸水缸之類的壯舉,但從小就為人光明磊落,還很講乾淨,乾淨到當縣令的時候,廉政考核全國第一。此外,這位仁兄也是個不怕事的人,比如萬曆四十八年(1620),萬曆生病,半個月不吃飯,楊漣聽說了,也不跟上級打招呼,就跑去找首輔方從哲:
“皇上生病了,你應該去問安。”
方首輔膽子小,脾氣也好,面對這位小人物,絲毫不敢怠慢:
“皇上一向忌諱這些問題,我只能去問宮里的內侍,也沒消息。”
朝廷首輔對七品小官,面子是給足了,楊先生卻不要這個面子,他先舉了個例子,教育了首輔大人,又大聲強調:
“你應該多去幾次,事情自然就成了(自濟)!”
末了,還給首輔大人下了個命令:
“這個時候,你應該住在內閣值班,不要到處走動!”
毫無懼色。
根據以上史料,以及他後來的表現,我們可以認定:在楊漣的心中,只有一個目標——為國盡忠,匡扶社稷。
事實上,在十幾天前的那個夜晚,這位不起眼的小人物,就曾影響過這個帝國的命運。
萬曆四十八年(1620)七月二十一日,夜,乾清宮
萬曆就快撐不住了,在生命的最後時刻,他反省了自己一生的錯誤,卻也犯下了一個十分嚴重的錯誤——沒有召見太子。
一般說來,皇帝死前,兒子應該在身邊,除了看著老爹歸西、嚎幾聲壯膽以外,還有一個重要意義——確認繼位。
雖說太子的名分有了,但中國的事情一向難說,要不看著老爹走人,萬一隔天突然冒出幾份遺囑、或是幾個顧命大臣,偏說老頭子臨死前改了主意,還找人搞了公證,這樁官司可怎麼打?
但不知萬曆兄是忘了,還是故意的,反正沒叫兒子進來。
太子偏偏是個老實孩子,明知老頭子不行了,又怕人搞鬼,在宮殿外急得團團轉,可就是不敢進去。
關鍵時刻,楊漣出現了。
在得知情況後,他當機立斷,派人找到了一個極為重要的人物——王安。
王安,時任太子侍讀太監,在明代的曆史中,這是一個重量級人物。此後發生的一系列事件里,他都起著極為關鍵的作用。
而在那個夜晚,楊漣只給王安帶去了一句話,一句至關緊要的話:
“皇上已經病得很重了(疾甚),不召見太子,並不是他的本意。太子應該主動進宮問候(嘗藥視膳),等早上再回去。”
這就是說,太子您之所以進宮,不是為了等你爹死,只是進去看看,早上再回去嘛。
對于這個說法,太子十分滿意,馬上就進了宮,問候父親的病情。
當然,第二天早上,他沒回去。


[1407]
朱常洛就此成為了皇帝,但楊漣並沒有因此獲得封賞,他依然是一個不起眼的給事中。不過,這對于楊先生而言,實在是個無所謂的事。
他平靜地回到暗處,繼續注視著眼前的一切。他很清楚,真正的斗爭剛剛開始。
事情正如他所料,蒙古崔大夫開了瀉藥,皇帝陛下拉得七葷八素,鄭貴妃到處活動,李選侍經常串門。
當這一切被組合起來的時候,那個無比險惡的陰謀已然暴露無遺。
形勢十分危急,不能再等待了。
楊漣決定采取行動,然而現實很殘酷:他的朋友雖然多,卻很弱小,他的敵人雖然少,卻很強大。
周嘉謨、劉一璟、韓爌這撥人,級別固然很高,但畢竟剛上來,能量不大,而鄭貴妃在宮里幾十年,根基極深,一手拉著李選侍,一手抓著皇長子,屁股還拼命往皇太後的位置上湊。
按照規定,她應該住進慈甯宮,可這女人臉皮相當厚,死賴在乾清宮不走,看樣子是打算長住。
因為乾清宮是皇帝的寢宮,可以監視皇帝的一舉一動,一旦光宗同志有啥三長兩短,她必定是第一個采取行動的人,那時,一切都將無可挽回。
而要阻止這一切,楊漣必須做到兩件事情:首先,他要把鄭貴妃趕出乾清宮;其次,他要把鄭貴妃當太後的事情徹底攪黃。
這就是說,先要逼鄭老寡婦搬家,再把萬曆同志臨死前封皇後的許諾當放屁,把鄭貴妃翹首企盼的申請拿去墊桌腳。
楊漣先生的職務,是七品兵科給事中,不是皇帝。
事實上,連皇帝本人也辦不了,光宗同志明明不喜歡鄭貴妃,明明不想給她名分,也沒法拍桌子讓她滾。
這就是七品芝麻官楊漣的任務,一個絕對、絕對無法完成的任務。
但是他完成了,用一種匪夷所思的方式。
他的計劃是,讓鄭貴妃自己搬出去,自己撤回當皇太後的申請。
這是一個看上去絕不可能的方案,卻是唯一可能的方案。因為楊漣已經發現,眼前的這個龐然大物,有一個致命的弱點,只要伸出手指,輕輕地點一下,就夠了。
這個弱點有個名字,叫做鄭養性。
鄭養性,是鄭貴妃哥哥鄭國泰的兒子,鄭國泰死後,他成為了鄭貴妃在朝廷中的聯系人,平日十分囂張。


[1408]
然而楊漣決定,從這個人入手,因為經過細致的觀察,他發現,這是一個外強中干,性格軟弱的人。
萬曆四十八年(1620)八月十六日。楊漣直接找到了鄭養性,和他一同前去的,還有周嘉謨等人。
一大幫子人上門,看架勢很像逼宮,而事實上,確實是逼宮。
進門也不講客套,周嘉謨開口就罵:
“你的姑母(指鄭貴妃)把持後宮多年,之前爭國本十幾年,全都是因為她,現在竟然還要封皇太後,賴在乾清宮不走,還給皇上奉送美女,到底有什麼企圖?!”
剛開始時,鄭養性還不服氣,偶爾回幾句嘴,可這幫人都是職業選手,罵仗的業務十分精湛,說著說著,鄭養性有點扛不住了。
白臉唱完了,接下來是紅臉:
“其實你的姑母應該也沒別的意思,不過是想守個富貴,現在朝中的大臣都在這里,你要聽我們的話,這事就包在我們身上。”


上篇:第366節     下篇:第368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