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68節  
   
第368節

紅臉完了,又是唱白臉:
“要是不聽我們的話,總想封太後,不會有人幫你,你總說沒這想法,既然沒這想法,就早避嫌疑!”
最狠的,是最後一句:
“如此下去,別說富貴,身家性命能否保得住,都未可知!”
鄭養性徹底崩潰了。眼前的這些人,聽到的這些話,已經打亂了他的思維。于是,他去找了鄭貴妃。
其實就時局而言,鄭貴妃依然占據著優勢,她有同黨,有幫手,如果賴著不走,誰也拿她沒辦法。什麼富貴、性命,這幫鬧事的書呆子,也就能瞎嚷嚷幾句而已。
然而關鍵時刻,鄭貴妃不負白癡之名,再次顯露她的蠢人本色,在慌亂的外甥面前,她也慌亂了。
經過權衡利弊,她終于做出了決定:搬出乾清宮,不再要求當皇太後。
至此,曾經叱詫風云的鄭貴妃,正式退出了曆史舞台,這位大媽費勁心機,折騰了三十多年,卻啥也沒折騰出來。此後,她再也沒能翻過身來。
這個看似無比強大的對手,就這樣,被一個看似微不足道的人,輕而易舉地解決了。
但在楊漣看來,這還不夠,于是三天之後,他把目標對准了另一個人。
萬曆四十八年(1620)八月十九日,楊漣上書,痛斥皇帝。


[1409]
楊先生實在太純粹,在他心中,江山社稷是第一位的,所以在他看來,鄭大媽固然可惡,崔大夫固然可恨,但最該譴責的,是皇帝。
明知美女不應該收,你還要收,明知春藥不能多吃,你還要吃,明知有太醫看病,你還要找太監,不是腦袋有病吧。
基于憤怒,他呈上了那封改變他命運的奏疏。
在這封奏疏里,他先譴責了蒙古大夫崔文升,說他啥也不懂就敢亂來,然後筆鋒一轉,對皇帝提出了尖銳的批評——勤勞工作,不愛惜自己的身體。
必須說明的是,楊先生不是在拍馬屁,他的態度是很認真的。
因為在文中,他先暗示皇帝大人忙的不是什麼正經工作,然後痛罵崔文升,說他如何沒有水平,不懂醫術。最後再轉回來:就這麼個人,但您還是吃他的藥。
這意思是說,崔大夫已經夠沒水平了,您比他還要差。
所以這奏疏剛送上去,內閣就放出話來,楊先生是沒有好下場的。
三天後,這個預言得到了印證。
明光宗突然派人下令,召見幾位大臣,這些人包括方從哲、周嘉謨、孫如游,當然,還有楊漣。此外,他還命令,錦衣衛同時進宮,聽候指示。
命令一下來,大家就認定,楊漣要完蛋了。
因為在這撥人里,方從哲是首輔,周嘉謨是吏部尚書,孫如游是禮部尚書,全都是部級干部,只有楊漣先生,是七品給事中。
而且會見大臣的時候,召集錦衣衛,只有一種可能——收拾他。
由于之前的舉動,楊漣知名度大增,大家欽佩他的人品,就去找方從哲,讓他幫忙求個情。
方從哲倒也是個老好人,找到楊漣,告訴他,等會進宮的時候,你態度積極點,給皇上磕個頭,認個錯,這事就算過去了。
但是楊漣的回答,差點沒讓他一口氣背過去:
“死就死(死即死耳),我犯了什麼錯?!”
旁邊的周嘉謨連忙打圓場:
“方先生(方從哲)是好意。”
可到楊先生這里,好意也不好使:
“知道是好意,怕我被人打死,要得了傷寒,幾天不出汗,也就死了,死有什麼可怕!但要我認錯,絕無可能!”
就這樣,楊漣雄赳赳氣昂昂地進了宮,雖然他知道,前方等待著他的,將是錦衣衛的大棍。
可是他錯了。


[1410]
那位躺在床上,病得奄奄一息的皇帝陛下非但沒有發火,反而和顏悅色說了這樣一句話
“國家的事情,全靠你們盡心為我分憂了。”
雖然稱呼是複數,但他說這句話的時候,眼睛只看著楊漣。
這之後,他講了許多事情,從兒子到老婆,再到鄭貴妃,最後,他下達了兩條命令:
一、趕走崔文升。
二、收回封鄭貴妃為太後的諭令。
這意味著,皇帝陛下聽從了楊漣的建議,毫無條件,毫無抱怨。
當然,對于他而言,這只是個順理成章的安排。
但他絕不會想到,他這個無意間的舉動,將對曆史產生極重要的影響。
因為他並不知道,此時此刻,在他對面的那個人心中的想法。
從這一刻起,楊漣已下定了決心——以死相報。
一直以來,他都只是個小人物,雖然他很活躍,很有抱負,聲望也很高,他終究只是小人物。
然而眼前的這個人,這個統治天下的皇帝,卻毫無保留地尊重,並認可了自己的情感、抱負,以及純粹。
所以他決定,以死相報,致死不休。
這種行為,不是愚忠,不是效命,甚至也不是報答。
它起源于一個無可爭議,無可辯駁的真理:
士為知己者死。
這一天是萬曆四十八年(1620)八月二十二日,明光宗活在世上的時間,還有十天。
這是晚明曆史上最神秘莫測的十天。一場更為狠毒的陰謀,即將上演。
八月二十三日
內閣大學士劉一璟、韓曠照常到內閣上班,在內閣里,他們遇見了一個人。
這個人的名字叫李可灼,時任鴻臚寺丞,他來這里的目的,是要進獻“仙丹”。
此時首輔方從哲也在場,他對這玩意興趣不大,畢竟皇帝剛吃錯藥,再亂來,這個黑鍋就背不起了。
劉一璟和韓曠更是深惡痛絕,但也沒怎麼較真,直接把這人打發走了。
很明顯,這是一件小事,而小事是不應該過多關注的。
但某些時候,這個理論是不可靠的。
兩天後,八月二十五日
明光宗下旨,召見內閣大臣、六部尚書等朝廷重臣,此外,他特意叫上了楊漣。
對此,所有的人都很納悶。
更讓人納悶的是,此後直至臨終,他召開的每一次會議,都叫上楊漣,毫無理由,也毫無必要。或許是他的直覺告訴他,這個叫楊漣的人,非常之重要。
他的直覺非常之准。


上篇:第367節     下篇:第369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