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71節  
   
第371節

[1418]

今天是九月初一,只要皇長子沒登基,乾清宮依然是李選侍的天下,而且,她依然是受命照顧皇長子的人,對于她而言,要翻盤,六天足夠了。
然而楊漣本人,卻沒有意識到這一點。
就在他即將步入深淵的時候,一個人拉住了他,並且把一口唾沫吐在了他的臉上。
這個人的名字,叫做左光斗。
左光斗,字遺直,安徽桐城人。萬曆三十五年進士。現任都察院巡城禦史,楊漣最忠實的戰友,東林黨最勇猛的戰士。
雖然他的職位很低,但他的見識很高,剛一出門,他就揪住了楊漣,對著他的臉,吐了口唾沫:
“到初六登基,今天才初一,如果有何變故,怎麼收拾,怎麼對得起先皇?!”
楊漣醒了,他終于明白,自己犯下了一個不可饒恕的錯誤。
皇長子還在宮內,一旦李選侍掌握他,號令群臣,到時必定死無葬身之地!
但事已至此,只能明天再說,畢竟天色已晚,皇宮不是招待所,楊大人不能留宿,無論如何,必須等到明天。
楊漣走了,李選侍的機會來了。
當天傍晚,朱由校再次來到乾清宮,他不能不來,因為他父親的尸體還在這里。
可是他剛踏入乾清宮,就被李選侍扣住了,尸體沒帶走,還搭進去一個活人。
眼看顧命大臣們就要完蛋,王安又出馬了。
這位太監可謂是智慧與狡詐的化身,當即挺身而出,去和李選侍交涉,按說被人搶過一次,總該長點記性,可是王安先生幾番忽悠下來,李選侍竟然又交出了朱由校。
這是個很難理解的事,要麼是李小姐太弱智,要麼是王太監太聰明,無論如何最終的結果是,李選侍失去了一個機會,最後的機會。
因為第二天,楊漣將發起最為猛烈的進攻。
九月初二
吏部尚書周嘉謨和禦史左光斗同時上書,要求李選侍搬出乾清宮。
這是一個十分聰明的戰略,因為乾清宮是皇帝的寢宮,只要李選侍搬出去,她將無法制約皇帝,失去所有政治能量。
但要趕走李選侍,自己動手是不行的,畢竟這人還是後妃,拉拉扯扯成何體統?
經過商議,楊漣等人統一意見:讓她自己走。
左光斗主動承擔了這個艱巨的任務,為了徹底趕走這個女人,他連夜寫出了一封奏疏,一封堪稱惡毒無比的奏疏。

[1419]

文章大意是說,李小姐你不是皇後,也沒人選你當皇後,所以你不能住乾清宮,而且這里也不需要你。
然後他進一步指出,朱由校才滿十六歲,屬于青春期少年,容易沖動,和你住在一起是不太合適的。
話說到這里,已經比較露骨了。
別慌,更露骨的還在後面。
在文章的最後,左光斗寫出了一句畫龍點睛的話:
“武氏之禍,再現于今,將來有不忍言者!”
所謂武氏,就是武則天,也就是說,左光斗先生擔心,如此下去,武則天奪位的情形就會重演。
如果你認為這是一句非常過分的話,那你就錯了,事實上,是非常非常過分,因為左光斗是讀書人,有時候,讀書人比流氓還流氓。
希望你還記得,武則天原先是唐太宗的妃子,高宗是太宗的兒子,
後來,她又成了唐高宗的妃子。
現在,李選侍是明光宗的妃子,熹宗是光宗的兒子,後來……
所以左光斗先生的意思是,李選侍之所以住在乾清宮,是想趁機勾引她的兒子(名義上的)。
李選侍急了,這很正常,你看你也急,問題在于,你能咋辦?
李選侍想出的主意,是叫左光斗來談話。事實證明,這是個不折不扣的餿主意,因為左光斗的回答是這樣的:
“我是禦史,天子召見我才會去,你算是個什麼東西(若輩何為者)?”
九月初三
左光斗的奏疏終于送到了皇帝的手中,可是皇帝的反應並不大,原因簡單:他看不懂。
拜他父親所賜,幾十年來躲躲藏藏,提心吊膽,兒子的教育是一點沒管,所以朱由校小朋友不怎麼讀書,卻很喜歡做木匠,常年鑽研木工技巧。
幸好,他的身邊還有王安。
王太監不負眾望,添油加醋解說一番,略去兒童不宜的部分,最後得出結論:李選侍必須滾蛋。
朱由校決定,讓她滾。
很快,李選侍得知了這個決定,她決定反擊。
九月初四
李選侍反擊的具體形式,是談判。
她派出了一個使者,去找楊漣,希望這位鋼鐵戰士會突然精神失常,放棄即將到手的勝利,相信她是一個善良、無私的女人,並且慷慨大度的表示,你可以繼續住在乾清宮,繼續干涉朝政。
人不能愚蠢到這個程度。
但她可以。

[1420]

而她派出的那位使者,就是現在的李進忠,將來的魏忠賢。
這是兩位不共戴天的死敵第一次正面交鋒。
當然,當時的楊漣並沒有把這位太監放在眼里,見面二話不說:
“她(指李選侍)何時移宮?”
李進忠十分客氣:
“李選侍是先皇指定的養母,住在乾清宮,其實並沒有什麼問題。”
楊漣很不客氣:
“你給我記好了,回去告訴李選侍,現在皇帝已經即位,讓她立刻搬出來,如果乖乖聽話,她的封號還能給她,如果冥頑不靈,就等皇帝發落吧!”
最後還捎帶一句:
“你也如此!”
李進忠沉默地走了,他很清楚,現在自己還不是對手,在機會到來之前,必須等待。
李選侍絕望了,但她並不甘心,在最後失敗之前,她決心最後一搏,于是她去找了另一個人。
九月初五 登基前最後一日
按照程序規定,明天是皇帝正式登基的日期,但是李選侍卻死不肯搬,擺明了要耍賴,于是,楊漣去找了首輔方從哲,希望他能號召群臣,逼李選侍走人。
然而,方從哲的態度讓他大吃一驚,這位之前表現積極的老頭突然改了口風:
“讓她遲點搬,也沒事吧。(遲亦無害)”
楊漣憤怒了:
“明天是皇上登基的日子,難道要讓他躲在東宮,把皇宮讓給那個女人嗎?!”
方從哲保持沉默。
李選侍終于聰明了一次,不能爭取楊漣,就爭取別人,比如說方從哲。
因為孤獨的楊漣,是無能為力的。
但她錯了,孤獨的楊漣依然是強大的,因為在他的心中,始終都留存著一個信念:
當我只是個小人物的時候,你體諒我的激奮,接受我的意見,相信我的才能,將你的身後之事托付于我。
所以,我會竭盡全力,戰斗至最後一息,絕不放棄。
因為你的信任,和尊重。
在這最後的一天里,楊漣不停地到內閣以及各部游說,告訴大家形勢危急,必須立刻挺身而出,整整一天,即使遭遇冷眼,被人譏諷,他依然不斷地說著,不斷地說著。
最終,許多人被他打動,並在他的率領下,來到了宮門前。
面對著陰森的皇宮,楊漣喊出了執著而響亮的宣言:
“今日,除非你殺掉我,若不移宮,甯死不離(死不去)!”



上篇:第370節     下篇:第372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