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73節  
   
第373節

[1424]
鄭貴妃不重要,李選侍不重要,甚至案件本身也不重要。之所以選中方從哲,把整人進行到底,真正的原因在于,他是浙黨。
只要打倒了方從哲,借追查案件,就能解決一大批人,將政權牢牢地抓在手中。
他們的目的達到了,不久之後,崔文升被發配南京,李可灼被判流放,而方從哲,也永遠地離開了朝廷。
明宮三大案就此結束,東林黨大獲全勝。
局勢越來越有利,天啟元年(1621)十月,另一個重量級人物回來了。
這個人就是葉向高。
東林黨之中,最勇猛的,是楊漣,最聰明的,就是這位仁兄了。而他擔任的職務,是內閣首輔。
作為名聞天下的老滑頭,他的到來,標志著東林黨進入了全盛時期。
內憂已除,現在,必須解決外患。
因為他們還沒來得及慶祝,就得知了這樣一個消息——沈陽失陷。
沈陽是在熊廷弼走後,才失陷的。
熊廷弼駐守遼東以來,努爾哈赤十分消停,因為這位熊大人做人很粗,做事很細,防守滴水不漏,在他的管理下,努爾哈赤成了游擊隊長,只能時不時去搶個劫,大事一件沒干成。
出于對熊廷弼的畏懼和憤怒,努爾哈赤給他取了個外號:熊蠻子。
這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外號,不但對敵人蠻,對自己人也蠻。
熊大人的個性前面說過了,彪悍異常,且一向不肯吃虧,擅長罵人,罵完努爾哈赤,還不過癮,一來二去,連兵部領導、朝廷言官也罵了。
這就不太好了,畢竟他還歸兵部管,言官更不用說,平時只有罵人,沒有被人罵,索性敞開了對罵,鬧到最後,熊大人只好走人。
接替熊廷弼的,是袁應泰。
在曆史中,袁應泰是個評價很高的人物,為官廉潔,為人清正,為政精明,只有一個缺點,不會打仗。
這就沒戲了。
他到任後,覺得熊廷弼很嚴厲,很不近人情,城外有那麼多饑民(主要是蒙古人),為什麼不放進來呢?就算不能打仗,站在城樓上充數也不錯嘛。
于是他打開城門,放人入城,親自招降。
一個月後,努爾哈赤率兵進攻,沈陽守將賀世賢拼死抵抗,關鍵時刻,之前招安的蒙古饑民開始大肆破壞,攻擊守軍,里應外合之下,沈陽陷落。賀世賢戰死,七萬守軍全軍覆沒。
這一天,是天啟元年(1621)三月十二日。
袁應泰沒有時間後悔,因為他只多活了六天。


[1425]
攻陷沈陽後,後金軍隊立刻整隊,趕往下一個目標——遼陽。
當年,遼陽的地位,大致相當于今天的沈陽,是遼東地區的經濟、文化、軍事中心,也是遼東的首府。此地曆經整修,壕溝圍繞,防守嚴密,還有許多火炮,堪稱遼東第一堅城。
守了三天。
戰斗經過比較簡單,袁應泰率三萬軍隊出戰,被努爾哈赤的六萬騎兵擊敗,退回堅守,城內後金奸細放火破壞,大亂,後金軍乘虛而入,遼陽陷落。
袁應泰看見了城池的陷落,他非常鎮定,從容穿好官服,佩帶著寶劍,面向南方,自縊而死。
他不是一個稱職的大明將領,卻是一個稱職的大明官員。
遼陽的丟失,標志著局勢的徹底崩潰,標志著遼東成為了後金的勢力范圍,標志著從此,他們想去哪里,就去哪里,想搶哪里,就搶哪里。
局勢已經壞得不能再壞了,所以,不能用的人,也不能不用了。
天啟元年(1621)七月,熊廷弼前往遼東。
在遼東,他遇見了王化貞。
他不喜歡這個人,從第一次見面開始。因為他發現,這人不買他的帳。
熊廷弼此時的職務是遼東經略,而王化貞是遼東巡撫。從級別上看,熊廷弼是王化貞的上級。
角色並不重要,關鍵在于會不會搶戲——小品演員陳佩斯
王化貞就是一個很會搶戲的人,因為他有後台,所以他不願意聽話。
關于這兩個人的背景,有些曆史書上的介紹大概如此:熊廷弼是東林黨支持的,王化貞是閹黨支持的。最終結局也再次證明,東林黨是多麼地明智,閹黨是多麼地愚蠢。
胡扯
不是胡扯,就是裝糊塗。
因為最原始的史料告訴我們,熊廷弼是湖廣人,他是楚黨的成員,而在大多數時間里,楚黨是東林黨的敵人。
至于王化貞,你說他跟閹黨有關,倒也沒錯,可是他還有個老師,叫做葉向高。
天啟元年的時候,閹黨都靠邊站,李進忠還在裝孫子,連名字都沒改,要靠這幫人,王化貞早被熊先生趕去看城門了。
他之所以敢囂張,敢不聽話,只是因為他的老師,是朝廷首輔,朝中的第一號人物。


[1426]
熊廷弼是對的,所以他是東林黨,或至少是東林黨支持的,王化貞是錯的,所以他是閹黨,或至少是閹黨賞識的。大致如此。
我並非不能理解好事都歸自己,壞事都歸別人的邏輯,也並不反對,對某些壞人一棍子打死再踩上一只腳的行為,我只是認為,做人,還是要厚道。
王化貞不聽熊廷弼的話,很正常,因為他的兵,比熊廷弼的多。
當時明朝在遼東的剩余部隊,大約有十五萬,全都在王化貞的手中。而熊廷弼屬下,只有五千人。
所以每次王化貞見熊廷弼時,壓根就不聽指揮,說一句頂一句,氣得熊大人恨不能拿刀剁了他。
但事實上,王化貞是個很有能力的人。
王化貞,山東諸城人。萬曆四十一年進士。原先是財政部的一名處級干部(主事),後來不知怎麼回事,竟然被調到了遼東廣甯(今遼甯北甯)。
此人極具才能,當年蒙古人鬧得再凶,到他的地頭,都不敢亂來。後來遼陽、沈陽失陷,人心一片慌亂,大家都往關內跑,他偏不跑。
遼陽城里幾萬守軍,城都丟了,廣甯城內,只有幾千人,還是個破城,他偏要守。
他非但不跑,還招集逃兵,整頓訓練,居然搞出了上萬人的隊伍,此外,他多方聯絡,穩定人心,堅守孤城,穩定了局勢。所謂“提弱卒,守孤城,氣不懾,時望赫然”,天下聞名,那也真是相當的牛。
熊廷弼也是牛人,但對于這位同族,他卻十分不感冒,不僅因為牛人相輕,更重要的是,此牛非彼牛也。
很快,熊大人就發現,這位王巡撫跟自己,壓根不是一個思路。
按他自己想法,應該修築堡壘,嚴防死守,同時調集援兵,長期駐守。
可是王化貞卻認定,應該主動進攻,去消滅努爾哈赤,他還說,只要有六萬精兵,他就可以一舉蕩平。
熊廷弼覺得王化貞太瘋,王化貞覺得熊廷弼太熊。
最後王化貞閉口了,他停止了爭論,因為爭論沒有意義。
兵權在我手上,我想干嘛就干嘛,和你討論,是給你個面子,你還當真了?
一切都按照王化貞的計劃進行著,准備糧草,操練士兵,尋找內應,調集外援,忙得不亦樂乎。
忙活到一半,努爾哈赤來了。
天啟二年(1622)正月十八日,努爾哈赤親率大軍,進攻廣甯。

上篇:第372節     下篇:第374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