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78節  
   
第378節

他回答:一般情況下,凍不住
接著還是補充:去年,凍住了。
去年,是2007年,冬天很冷。
于是,我想起了三百八十一年前,發生在這里的那場驚天動地的戰爭,我知道,那一年的冬天,也很冷。

學生
孫承宗接受了袁崇煥的意見,他決定,在甯遠築城。
築城的重任,他交給了袁崇煥。
但要准備即將到來的戰爭,這些還遠遠不夠,還有很多事情要做。
孫承宗最先做的一件事,就是練兵。
[1440]
當時他手下的士兵,總數有七萬多人,數字挺大,但也就是個數,一查才發現,有上萬人壓根沒有,都是空額,工資全讓老領導們拿走了。
這是假人,留下來的真人也不頂用,很多兵都是老兵油子,領餉時帶頭沖,打仗時帶頭跑,特別是關內某些地方的兵,據說逃跑時的速度,敵人騎馬都趕不上。

對于這批人,孫承宗用一個字就都打發了:滾。
他遣散了上萬名撤退先鋒,因為他已經找到了一個極具戰斗力的群體——難民。
難民,就是原本住得好好的人,突然被人趕走,地被占了,房子被燒,老婆孩子被殺,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。讓這樣的人去參軍打仗,是不需要動員的。
孫承宗從難民中挑選了七千人,編入了自己的軍隊,四年後,他們的仇恨將成為戰勝敵人的力量。
除此之外,他還做了很多事,大致如下:
修複大城九,城堡四十五;練兵十一萬,訓練弓弩、火炮手五萬;立軍營十二、水營五、火營二、前鋒後勁營八;造甲胄、軍事器械、弓矢、炮石、渠答(守城的擂石)、鹵盾等數萬具。另外,拓地四百里;招集遼人四十余萬,訓練遼兵三萬;屯田五千頃,歲入十五萬兩白銀。
具體細節不知道,看起來確實很多。
應該說,孫承宗所做的這些工作非常重要,但絕不是最重要的。

十七世紀最重要的是什麼?是人才。
天啟二年(1622),孫承宗已經六十歲了,他很清楚,雖然他熟悉戰爭,精通戰爭,有著挽救危局的能力,但他畢竟老了。
為了大明江山,為了百姓的安甯,為了報國的理想,做了一輩子老師的孫承宗決定,收下最後一個學生,並把自己的謀略、戰法、無畏的信念,以及永不放棄希望的勇氣,全部傳授給他。
他很欣慰,因為他已經找到了一個合適的人選——袁崇煥。
在他看來,袁崇煥雖然不是武將出身(進士),也沒怎麼打過仗,但這是一個具備卓越軍事天賦的人,能夠在複雜形勢下,作出正確的判斷。
更重要的是,他有著戰死沙場的決心。
因為戰場之上,求生者死,求死者生。
[1441]

在之後的時間里,他著力培養袁崇煥,巡察帶著他,練兵帶著他,甚至機密決策也都讓他參與。
當然,孫老師除了給袁同學開小灶外,還讓他當了班干部。從甯前兵備副使、甯前道,再到人事部(吏部)的高級預備干部(巡撫),只用了三年。
袁崇煥用實際行動證明,他是個不折不扣的優等生。三年里,他圓滿完成了自己的工作,並熟練掌握了孫承宗傳授的所有技巧、戰術與戰略。
在這幾年中,袁崇煥除學習外,主要的工作是修建甯遠城,加強防禦,然而有一天,他突然意識到了一個問題:
後金軍以騎兵為主,擅長奔襲,行動迅猛,搶了就能跑,而明軍以步兵為主,騎兵質量又不行,打到後來,只能堅守城池,基本上是敵進我退,敵退我不追,這麼下去,到哪兒才是個頭?
是的,防守是不夠的,僅憑城池、步兵堅守,是遠遠不夠的。
徹底戰勝敵人強大騎兵唯一方式,就是建立一支同樣強大的騎兵。
所以,在孫老師的幫助下,他開始召集難民,仔細挑選,進行嚴格訓練,只有最勇猛精銳,最苦大仇深的士兵,才有參加這支軍隊的權力。

同時,他飼養優良馬匹,大量制造明朝最先進的火器三眼神銃,配發到每個人的手中,並反複操練騎兵戰法,沖刺砍殺,一絲不苟。
因為他所需要的,是這樣一支軍隊:無論面臨絕境,或是深陷重圍,這支軍隊都能夠戰斗到最後一刻,絕不投降。
他成功了。
他最終訓練出了一支這樣的軍隊,一支努爾哈赤、皇太極父子終其一生,直至明朝滅亡,也未能徹底戰勝的軍隊。
在曆史上,這支軍隊的名字,叫做關甯鐵騎。
袁崇煥的成長,遠遠超出了孫承宗的預料,無論是練兵、防守、戰術,都已無懈可擊。雖然此時,他還只是個無名小卒。
對這個學生,孫老師十分滿意。
但他終究還是發現了袁崇煥的一個缺點,一個看似無足輕重的缺點,從一件看似無足輕重的小事上。

天啟三年(1623),遼東巡撫閻鳴泰接到舉報,說副總兵杜應魁冒領軍餉。
要換在平時,這也不算是個事,但孫老師剛剛整頓過,有人竟然敢頂風作案,必須要嚴查。
于是他派出袁崇煥前去核實此事。
[1442]
袁崇煥很負責任,到地方後不眠不休,開始查賬清人數,一算下來,沒錯,杜總兵確實貪汙了,叫來談話,杜總兵也認了。
按規定,袁特派員的職責到此結束,就該回去報告情況了。
可是袁大人似乎太過積極,談話剛剛結束,他竟然連個招呼都不打,當場就把杜總兵給砍了,被砍的時候,杜總兵還在做痛哭流涕懺悔狀。
事發太過突然,在場的人都傻了,等大家回過味來,杜總兵某些部下已經操家伙,准備奔著袁大人去了。

畢竟是朝廷命官,你又不是直屬長官,啥命令沒有,到地方就把人給砍了,算是怎麼回事?
好在杜總兵只是副總兵,一把手還在,好說歹說,才把群眾情緒安撫下去,袁特派員這才安然返回。
返回之後的第一個待遇,是孫承宗的一頓臭罵:
“殺人之前,竟然不請示!殺人之後,竟然不通報!士兵差點嘩變,你也不報告!到現在為止,我還不知道,你到底殺了什麼人!以何理由要殺他!”
“據說你殺人的時候,只說是奉了上級的命令,如果你憑上級的命令就可以殺人,那還要尚方寶劍(皇帝特批孫承宗一柄)干什麼?!”
袁崇煥沒有吱聲。
就事情本身而言,並不大,卻相當惡劣,既不是直系領導,又沒有尚方寶劍,竟敢擅自殺人,實在太過囂張。


上篇:第377節     下篇:第379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