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85節  
   
第385節

對于一個在曆史上有一定知名度的人而言,介紹如此之少,是很不正常的,但從某個角度講,又是很正常的。

因為決定成敗的關鍵人物,往往喜歡隱藏于幕後。

[1459]

汪文言,安徽人,不是進士,也不是舉人,甚至不是秀才,他沒有進過考場,沒有當過官,只是個普通的老百姓。
對于這位老百姓,後世曾有一個評價:以布衣之身,操控天下。
汪布衣小時候情況如何不太清楚,從目前的材料看,是個很能混的人,他雖然不考科舉,卻還是當上了公務員——縣吏。
事實上,明代的公務員,並非都是政府官員,它分為兩種:官與吏。
參加科舉考試,考入政府成為公務員的,是官員。就算層次最低、底子最差的舉人(比如海瑞),至少也能混個縣教育局長。
可問題在于,明朝的官員編制是很少的,按規定,一個縣里有品級,吃皇糧的,只有知縣(縣長)、縣丞(縣政府辦公室主任)幾個人而已。

而沒有品級,也吃皇糧的,比如教諭(教育局長)、驛丞(縣招待所所長),大都由舉人擔任,人數也不多。
在一個縣里,只有以上人員算是國家公務員,換句話說,他們是領國家工資的。
然而一個縣只靠這些人是不行的,縣長大人日理萬機,無論如何是忙不過來的,所以手下還要有跑腿的,偷奸耍滑的,老實辦事的,端茶倒水的。
這些被找來干活的人,就叫吏。
吏沒有官職、沒有編制,國家也不給他們發工資,所有收入和辦公費用都由縣里解決,換句話說,這幫人國家是不管的。
雖然國家不管,沒有正式身份,也不給錢,但這份職業還是相當熱門,每年都有無數熱血青年前來報考,沒關系還當不上,也著實吸引了許多傑出人才,比如陽谷縣的都頭武松同志,就是其中的優秀榜樣。
這是因為在吏的手中,掌握著一件最為重要的東西——權力。
一般說來,縣太爺都是上級派下來的,沒有根基,也沒有班底,而吏大都是地頭蛇,熟悉業務,有權在手,熟門熟路,擅長貪汙受賄,黑吃黑,除去個把像海瑞那種軟硬不吃的極品知縣外,誰都拿這幫編外公務員沒辦法。

汪文言,就是編外公務員中,最狡猾,最會來事,最傑出的代表人物。
汪文言的官場生涯,是從監獄開始的,那時候,他是監獄的看守。
作為一名優秀的看守,他忠實履行了守護監獄,訓斥犯人,收取賄賂、拿黑錢的職責。

[1460]

由于業務干得相當不錯,在上級(收過錢的)和同僚(都是同伙)的一致推薦下,他進入了縣衙,在新的崗位上繼續開展自己的光輝事業。
值得表揚的是,此人雖然長期和流氓地痞打交道,不光彩的事情也沒少干,但為人還是很不錯的,經常仗義疏財,接濟朋友。但凡認識他的,就算走投無路,只要找上門來,他都能幫人一把,江湖朋友紛紛前來蹭飯,被譽為當代宋江。
就這樣,汪文言名頭越來越響,關系越來越野,越來越能辦事,連知縣搞不定的事情,都要找他幫忙。家里跟宋江一樣,經常賓客盈門,什麼人都有,即有晁蓋之類的江洋大盜,又有李逵之流的亡命之徒,上門的禮儀也差不多,總是“叩頭就拜”,酒足飯飽拿錢之後,就甘心做小弟,四處傳揚汪先生的優秀品格。
在無數志願宣傳員的幫助下,汪先生逐漸威名遠播,終于打出縣城,走向全省,波及全國。

但無論如何,他依然只是一個縣衙的小人物,直到有一天,他的名聲傳到了一個人的耳中。
這個人叫于與立,時任刑部郎中。
這位于郎中官職不算太高,但想法不低,經常四處串門拉關系,他聽說汪文言的名聲後,便主動找上門去,特聘汪先生到京城,發揮特長,為他打探消息。
汪先生豈是縣中物,毫不猶豫就答應了,准備到京城大展拳腳。
可幾個月下來,汪文言發現,自己縣里那套,在京城根本混不開。
因為汪先生一無學曆,二無來曆,檔次太低,壓根就沒人搭理他。無奈之下,他只好出錢,去捐了個監生,不知找了誰的門路,還混進了太學。
這可就真了不得了,汪先生當即拿出當年跑江湖的手段,上下打點,四面逢源,短短幾月,上至六部官員,下到窮學生,他都混熟了,沒混熟的,也混個臉熟。
一時之間,汪文言從縣里的風云人物,變成了京城的風云人物。

但這位風云人物,依然還是個小人物。
因為真正掌控這個國家權力中樞的重要人物,是不會搭理他的,無論是東林黨的君子,還是三黨的小人,都看不上這位江湖人士。
但他終究找到了一位可靠的朋友,並在他的幫助下,成功進入了這片禁區。
這位不計較出身的朋友,名叫王安。

[1461]

要論出身,在朝廷里比汪文言還低的,估計也只有太監了,所以這兩人交流起來,也沒什麼心理障礙。
當時的王安,並非什麼了不得的人物,雖說是太子朱常洛的貼身太監,可這位太子也不吃香,要什麼沒什麼,老爹萬曆又不待見,所以王安同志混得相當不行,沒人去搭理他。
但汪文言恰恰相反,鞍前馬後幫他辦事,要錢給錢,要東西給東西,除了女人,什麼都給了。

王安很喜歡汪文言。
當然,汪文言先生不是人道主義者,也不是慈善家,他之所以結交王安,只是想賭一把。
一年後,他賭贏了。
在萬曆四十八年(1620)七月二十一日的那個夜晚,當楊漣秘密找到王安,通報老頭子即將走人的消息時,還有第三個人在場——汪文言。
楊漣說,皇上已經不行了,太子應立即入宮繼位,以防有變。
王安說,目前情形不明,沒有皇上的諭令,如果擅自入宮,凶多吉少。
楊漣說,皇上已經昏迷,不會再有諭令,時間緊急,絕不能再等!
王安說,事關重大,再等等。

僵持不下時,汪文言用自己幾十年官海沉浮的經驗,做出了一個判斷。
他對王安說:楊禦史是對的,不能再等待,必須立即入宮。
一直以來,王安對汪文言都極為信任,于是他同意了,並帶領朱常洛,在未經許可的情況下進入了皇宮,成功即位。
這件事不但加深了王安對汪文言的信任,還讓東林黨人第一次認清了這個編外公務員,江湖混混的實力。
繼楊漣之後,東林黨的幾位領導,大學士劉一璟、韓曠、尚書周嘉謨、禦史左光斗等人,都和汪文言拉上了關系。
就這樣,汪文言加深了與東林黨的聯系,並最終成為了東林黨的一員——瞎子都看得出,新皇帝要即位了,東林黨要發達了。
但當他真正踏入政治中樞的時候,才發現,局勢遠不像他想象的那麼樂觀。
當時明光宗已經去世,雖說新皇帝也是東林黨捧上去的,但三黨勢力依然很大,以首輔方從哲為首的浙黨、以山東人給事中亓詩教為首的齊黨、和以湖廣人官應震、吳亮嗣為首的楚黨,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。



上篇:第384節     下篇:第386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