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90節  
   
第390節



[1473]

然而很遺憾,在當時的宮里,比李選侍還狠的,只有東林黨,就算魏太監想進,估計人家也不肯收。
看起來是差不多了,畢竟魏公公都五十多了,你要告訴他,別灰心,不過從頭再來,估計他能跟你玩命。
但拯救他的人,終究還是出現了。
許多人都知道,天啟皇帝朱由校是很喜歡東林黨的,也很夠意思,繼位一個月,就封了很多人,要官給官,要房子給房子。
但許多人不知道,他第一個封的並不是東林黨,繼位後第十天,他就封了一個女人,封號“奉聖夫人”
這個女人姓客,原名客印月,史稱“客氏”

客,是一個非常特別的姓氏,估計這輩子,你也很難遇上一個姓客的,而這位客小姐,那就更特別了,可謂五百年難得一遇的極品。
進宮之前,客印月是北直隸保定府村民候二的老婆,相貌極其妖豔,且極其早熟,啥時候結婚沒人知道,反正十八歲就生了兒子。
她的命運就此徹底改變。因為就在同一年,宮里的王才人生出了朱由校。
按照慣例,必須挑選合適的乳母去喂養朱由校,經過層層選拔,客印月戰勝眾多競爭對手,成功入宮。
剛進宮時,客印月極為勤奮,隨叫隨到,兩年後,她的丈夫不幸病逝,但客印月表現了充分的職業道德,依然兢兢業業完成工作,在宮里混得相當不錯。
但很快,宮里的人就發現,這是一個有問題的女人。

有群眾反映,客印月常缺勤出宮,行蹤詭異,經常出入各種娛樂場所,後經調查,客印月有生活作風問題,時常借機外出幽會。
作為宮中的乳母,如此行徑,結論是清晰的,情節是嚴重的,但處罰是沒有的。有人議論,沒人告發。
因為這個看似普通的乳母,一點也不普通。
按說乳母這份活,也就是個臨時工,孩子長大了就得走人,該干嘛干嘛去,可是客小姐是個例外,朱由校斷奶,她沒走,朱由校長大了,她也沒走,朱由校十六歲,當了皇帝,她還是沒走。
根據明朝規定,皇子長到六歲,乳母必須出宮,但客印月偏偏不走,硬是多混了十多年,也沒人管,因為皇帝不讓她走。





[1474]

不但不讓走,還封了個“奉聖夫人”,這位夫人的架子還很大,在宮中可以乘坐轎子,還有專人負責接送。要知道,內閣大學士劉一璟,二品大員,都六十多了,在朝廷混了一輩子,進出皇宮也得步行。
非但如此,逢年過節,皇帝還要親自前往祝賀,請她吃飯。夏天,給她搭棚子,送冰塊;冬天給她挖坑,燒炭取暖。宮里給她分了房子,宮外也有房子,還是黃金地段,就在今天北京的正義路上,步行至天安門,只需十分鍾,極具升值潛力。
她家還有幾百個仆人伺候,皇宮隨意出入,想住哪里就住哪里,想怎麼住就怎麼住。
所謂客小姐,說破天也就是個保姆,如此得勢囂張,實在很不對勁。
一年之後,這位保姆干出了一件更不對勁的事情。
天啟二年(1622),明熹宗朱由校結婚了,皇帝嘛,娶個老婆很正常,誰也沒話說。

可是客阿姨(三十五了)不高興了,突然跳了出來,說了一些不著邊際的話,用史籍《明季北略》的話說,是“客氏不悅”。
皇帝結婚,保姆不悅,這是一個相當無厘頭的舉動。更無厘頭的是,朱由校同志非但沒有“不悅”,還親自跑到保姆家,說了半天好話,並當即表示,今後我臨幸的事情,就交給你負責了,你安排哪個妃子,我就上哪過夜,絕對服從指揮。
這也太過分了,很多人都極其不滿,說你一個保姆,老是賴在宮里,還敢插手後宮,某些膽大的大臣先後上疏,要求客氏出宮。
這事說起來,確實不大光彩,皇帝大人迫于輿論壓力,就只好同意了。
但在客氏出宮當天,人剛出門,熹宗就立刻傳諭內閣,說了這樣一段話:今日出宮,午膳至晚未進,暮思至晚,痛心不已,著時進宮奉慰,外廷不得煩激。
這段話的意思是客氏今天出宮,我中午飯到現在都沒吃,整天都在想念她,非常痛心。還是讓她回來安慰我吧,你們這些大臣不要再煩我了!

傻子都知道了,這兩個人之間,必定存在著一種十分特殊的關系。
對此,後半生竭力揭批魏忠賢,猛挖其人性汙點的劉若愚同志曾在著作中,說過這樣一句話:
倏出倏入,人多訝之,道路流傳,訛言不一,尚有非臣子之所忍言者
這句話的意思是,經常進進出出,許多人都驚訝,也有很多謠言,那些謠言,做臣子的是不忍心提的。
此言非同小可。





[1475]

所謂臣子不忍心提,那是瞎扯,不敢提倒是真的。
朱由校的母親王才人死得很早,他爹當了幾十年太子,自己命都難保,這一代人的事都搞不定,哪有時間關心下一代。所以朱由校基本算是客氏養大的。
十幾年朝夕相處,而且客氏又是“妖豔美貌,品行淫蕩”,要有點什麼瓜田李下,雞鳴狗盜,似乎也能理解。
就年齡而言,客氏比朱由校大十八歲,按說不該引發猜想,可惜明代皇帝在這方面,是有前科的。比如成化年間的明憲宗同志,他的保姆萬貴妃,就比他大十九歲,後來還名正言順地搬被子住到一起。就年齡差距而言,客氏也技不如人,沒能打破萬保姆的記錄,如此看來,傳點緋聞,實在比較正常。
當然,這兩人之間到底有沒有貓膩,誰都不知道,知道也不能寫,但可以肯定的是,皇帝陛下對于這位保姆,是十分器重的。
客氏就是這麼個人物,皇帝捧,大臣讓,就連當時的東廠提督太監和內閣大臣都要給她幾分面子。

對年過半百的魏忠賢而言,這個女人,是他成功的唯一機會,也是最後的機會。
于是,他下定決心,排除萬難,一定要爭取這個人。
而爭取這個人的最好方法,就是讓她成為自己的老婆。
你沒有看錯,我沒有寫錯,事實就是如此。
雖然魏忠賢是個太監,但他是可以找老婆的。
作為古代宮廷的傳統,太監找老婆,有著悠久的曆史,事實上,還有專用名詞——對食。

對食,就是大家一起吃飯,但在宮里,你要跟人對食,人家不一定肯。
曆代宮廷里,有很多宮女,平時不能出宮,且沒啥事干,且不能嫁人,長夜漫漫寂寞難耐,閑著也是閑著,許多人就在宮中找對象,可是宮里除皇帝外,又沒男人,找來找去,長得像男人的,只有太監。
沒辦法,就這麼著吧。
雖說太監不算男人,但畢竟不是女人,反正有名無實,大家一起過日子,說說話,也就湊合了。


上篇:第389節     下篇:第391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