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91節  
   
第391節

這種現象,即所謂對食。自明朝開國以來,就是後宮里的經典劇目,經常上演,一般皇帝也不怎麼管,但要遇到凶惡型的,還是相當危險。比如明成祖朱棣,據說被他看見,當頭就是一刀,眼睛都不眨。





[1476]

到明神宗這代,開始還管管,後來他都不上朝,自然就不管了。
但魏忠賢要跟客氏“對食”,還有一個極大的障礙:客氏已經有對象了。
其實對食,和談戀愛也差不多,也有第三者插足,路邊野花四處踩,尋死覓活等俗套劇情,但這一次,情況有點特殊。
因為客氏的那位對食,恰好就是魏朝。
之前我說過了,魏朝是魏忠賢的老朋友,還幫他介紹過工作,關系相當好,所謂“朋友妻,不可欺”,實在是個問題。
但魏忠賢先生又一次用事實證明了他的無恥,面對朋友的老婆,二話不說,光膀子就上,毫無心理障礙。

但人民群眾都知道,要找對象,那是要條件的,客氏就不用說了,皇帝的乳母,宮里的紅人,不到四十,“妖豔美貌,品行淫蕩”,而魏朝是王安的下屬,任職乾清宮管事太監,還管兵仗局,是太監里的成功人士,可謂門當戶對。
相比而言,魏忠賢就寒摻多了,就一管倉庫的,靠山也倒了,要挖牆腳,希望相當渺茫。
但魏忠賢沒有妄自菲薄,因為他有一個魏朝沒有的優點:膽兒大。
作為曾經的賭徒,魏忠賢膽子相當大,相當敢賭。表現在客氏身上,就是敢花錢,明明沒多少錢,還敢拼命花,不但拍客氏馬屁,花言巧語,還經常給她送名貴時尚禮物,類似今天送法國化妝品,高級香水,相當有殺傷力。
這還不算,他隔三差五請客氏吃飯。吃飯的檔次是“六十肴一席,費至五百金”。翻譯成白話就是,一桌六十個菜,要花五百兩銀子。
五百兩銀子,大約是人民幣四萬多,就一頓飯,沒落太監魏忠賢的消費水平大抵如此。

人窮不要緊,只要膽子大,這就是魏忠賢公公的人生准則。其實這一招到今天,也還能用,比如你家不富裕,就六十萬,但你要敢拿這六十萬去買個戒指求婚,沒准真能蒙個把人回來。
外加魏太監不識字,看上去傻乎乎的,老實得不行,實在是宮中女性的不二選擇,于是,在短短半年內,客氏就把老情人丟到腦後,接受了這位第三者。
然而在另外一本史籍中,事情的真相並非如此。





[1477]

幾年後,一個叫宋起鳳的人跟隨父親到了京城。因為他家和宮里太監關系不錯,所以經常進宮轉悠,在這里他看到很多,也聽到了很多。
幾十年後,他把自己當年的見聞寫成了一本書,取名《稗說》。
所謂稗,就是野草。宋起鳳先生的意思是,他的這本書,是野路子,您看了愛信不信,就當圖個樂,他不在乎。
但就史料價值而言,這本書是相當靠譜的。因為宋起鳳不是東林黨,不是閹黨,不存在立場問題,加上他在宮里混的時間長,許多事是親身經曆,沒有必要胡說八道。
這位公正的宋先生,在他的野草書里,告訴我們這樣一句話:
“魏雖腐余,勢未盡,又挾房中術以媚,得客歡。”

這句話,通俗點說就是,魏忠賢雖然割了,但沒割乾淨。後半句兒童不宜,我不解釋。
按此說法,有這個優勢,魏忠賢要搶魏朝的老婆,那簡直是一定的。
能說話,敢花錢,加上還有太監所不及的特長,魏忠賢順利地打敗了魏朝,成為了客氏的新對食。
說穿了,對食就是談戀愛,談戀愛是講規則的,你情我願,談崩了,女朋友沒了,回頭再找就是了。
但魏朝比較慘,他找不到第二個女朋友。
因為魏忠賢是個無賴,無賴從來不講規則,他不但要搶魏朝的女朋友,還要他的命。天啟元年(1620),在客氏的配合下,魏朝被免職發配,並在發配的路上被暗殺。

魏忠賢之所以能夠除掉魏朝,是因為王安。
作為三朝元老太監,王安已經走到了人生的頂點,現在的皇帝,乃至于皇帝他爹,都是他扶上去的,加上東林黨都是他的好兄弟,那真是天下無敵,比東方不敗猛了去了。
可是王安也有一個致命的弱點——喜歡高帽子。
高帽子,就是拍馬屁。所謂“千穿萬穿,馬屁不穿”,真可謂是至理名言,無論這人多聰明,多精明,只要找得准,拍得狠,都不堪一擊。
自盤古開天辟地以來,我們就知道,馬屁,是有聲音的。
但魏忠賢的馬屁,打破了這個俗套,達到馬屁的最高境界——無聲之屁。





[1478]

每次見王安,魏忠賢從不主動吹捧,也不說話,只是磕頭,王安不叫他,他就不去,王安不問他,他就不說話。王安跟他說話,他不多說,態度謙恭點到即止。
他不來虛的,盡搞實在的,逢年過節送東西,還是猛送,禮物一車車往家里拉。于是當魏朝和魏忠賢發生爭斗的時候,他全力支持了魏忠賢,趕走了魏朝。
但他並不知道,魏忠賢的目標並不是魏朝,而是他自己。
此時的魏忠賢已經站在了門檻上,只要再走一步,他就能獲取至高無上的權力。
但是王安,就站在他的面前。必須鏟除此人,才能繼續前進。
跟之前對付魏朝一樣,魏忠賢毫無思想障礙,朋友是可以出賣的,上級自然可以出賣,作為一個無賴、混混、人渣,無時無刻,他始終牢記自己的本性。

可是怎麼辦呢?
王安不是魏朝,這人不但地位高,資格老,跟皇帝關系好,路子也猛,東林黨的楊漣、左光斗都經常去他家串門。
要除掉他,似乎絕無可能。
但是魏忠賢辦到了,用一種匪夷所思的方式。
天啟元年(1620),司禮監掌印太監盧受因為犯了事,被罷免了。
在當時,盧受雖然地位高,勢力卻不大,所以這事並不起眼。

王安,正是栽在了這件並不起眼的事情上。
前面講過,在太監里面,最牛的是司禮太監,包括掌印太監一人,秉筆太監若干人。
作為司禮監的最高領導,按照慣例,如職位空缺,應該由秉筆太監接任。在當時而言,就是王安接任。
必須說明,雖然王安始終是太監的實際領導,但他並不是掌印太監,具體原因無人知曉。可能是這位仁兄知道槍打出頭鳥,所以死不出頭,想找人去頂缸。
但這次不同了,盧受出事後,最有資曆的就剩下他,只能自己干了。
但魏忠賢不想讓他干,因為這個位置太過重要,要讓王安坐上去,自己要出頭,只能等下輩子了。

可是事實如此,生米做成了熟飯,魏忠賢無計可施。
王安也是這麼想的,他打點好一切,並接受了任命。按照以往的慣例,寫了一封給皇帝的上疏。主要意思無非是我無才無能,干不了,希望皇上另找賢能之類的話。


上篇:第390節     下篇:第392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