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92節  
   
第392節

接受任命後,再寫這些,似乎比較虛偽,但這也是沒辦法,在我們這個有著光榮傳統的地方,成功是不能得意的,得意是不能讓人看見的。
幾天後,他得到了皇帝的回複:同意,換人。





[1479]

王安自幼入宮,從倒馬桶干起,熬到了司禮監,一向是現實主義者,從不相信什麼神話。但這次,他親眼看見了神話。
寫這封奏疏,無非是跟皇帝客氣客氣,皇帝也客氣客氣,然後該干嘛干嘛,突然來這麼一杠子,實在出人意料。
但更出人意料的是,沒過多久,他就被勒令退休,徹底趕出了朝廷。而那個他親手捧起的朱由校,竟然毫無反應。
魏忠賢,確實是一個聰明絕頂的人,在苦思冥想後,他終于找到了這個不是機會的機會:你要走,我批准,實在是再自然不過。
但這個創意的先決條件是,皇帝必須批准,這是有難度的。因為皇帝大人雖說喜歡當木工,也沒啥文化,但要他下手坑捧過他的王公公,實在需要一個理由。
魏忠賢幫他找到了這個理由:客氏。

乳母、保姆、外加還可能有一腿,憑如此關系,要他去辦掉王公公,應該夠了。
王安失去了官職,就此退出政治舞台,淒慘離去。此時他才明白,幾十年的宦海沉浮,爾虞我詐的權謀,扶植過兩位皇帝的功勳,都抵不上一個保姆。
心灰意冷的他打算回去養老,卻未能如願。因為一個人下定決心,要斬草除根,這人不是魏忠賢。
以前曾有個人問我,在整死岳飛的那幾個人里,誰最壞?
我不假思索地回答,當然是秦檜。
于是此人臉上帶著欠揍的表情,微笑著對我說,不對,是秦檜他老婆。

我想了一下,對他說:你是對的。
我想起了當年讀過的那段記載,秦檜想殺岳飛,卻拿不定主意干不干,于是他的老婆,李清照的表親王氏告訴他,一定要干,必須要干,不干不行,于是他干了。
魏忠賢的情況大致如此,這位仁兄雖不認朋友,倒還認領導,想來想去,對老婆客氏說,算了吧。
然後,客氏對他說了這樣幾句話:
“移宮時,對外傳遞消息,說李選侍挾持太子的,是王安,東林黨來搶人,把太子拉走的,是王安;和東林黨串通,逼李選侍遷出乾清宮的,還是王安。此人非殺不可!”
說這句話的時候,她的表情十分嚴肅,態度十分認真。

女人比男人更凶殘,信乎。




[1480]

魏忠賢聽從了老婆的指示,他決定殺掉王安。
這事很難辦,皇帝大人比魏忠賢厚道,他固然不用王安,卻絕不會下旨殺他。
但在魏忠賢那里,就不難辦了。因為接替王安,擔任司禮監掌印太監的,是他的心腹王體乾,而他自己,是司禮監秉筆太監兼東廠提督太監,大權在握,想怎麼折騰都行,反正皇帝大人每天都做木匠,也不大管。
很快,王安就在做苦工的時候,發生了意外,夜里突然就死掉了,後來報了個自然死亡,也就結了。
至此,魏忠賢通過不懈的無恥和卑劣,終于掌握了東廠的控制權,成為了最大的特務。皇帝的往來公文,都要經過他的審閱,才能通過,最少也是一言八鼎了。
然而,每次有公文送到時,他都不看,因為他不識字。

在文盲這一點上,魏忠賢是認賬且誠實的,但他並沒有因此耽誤國家大事,總是把公文帶回家,給他的狗頭軍師們研究,有用的用,沒用的擦屁股墊桌腳,做到物盡其用。
入宮三十多年後,魏忠賢終于走到了人生的高峰。
但還不是頂峰。
戰勝了魏朝,除掉了王安,搞定了皇帝,但這還不夠,要想成為這個國家的真正統治者,必須面對下一個,也是最後一個敵人——東林黨。
于是,在成為東廠提督太監後不久,魏忠賢經過仔細思考、精心准備,對東林黨發動攻擊。
具體行動包括,派人聯系東林黨的要人,包括劉一璟、周嘉謨、楊漣等人,表示自己剛上來,許多事情還望多多關照,並多次附送禮物。

此外,他還在公開場合,贊揚東林黨的某些干將,興奮之情溢于言表。
更讓人感動的是,他多次在皇帝面前進言,說東林黨的趙南星是國家難得的人才,工作努力認真,值得信賴,還曾派自己的親信上門拜訪,表達敬意。
除去遭遇車禍失憶,意外中風等不可抗力因素,魏忠賢突然變好的可能性,大致是0%,所以結論是,這些舉動都是偽裝。在假象的背後,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這個不可告人的秘密就是:魏忠賢想跟東林黨做朋友。
有必要再申明一次,這句話我沒有寫錯。
其實我們這個國家的曆史,一向是比較複雜的。所謂你中有我,我中有你,能湊合就湊合,能糊弄就糊弄。向上追溯,真正執著到底,絕不罷休的,估計只有山頂洞人。

魏忠賢並不例外,他雖然不識字,卻很識相。




[1481]

他非常清楚,東林黨這幫人不但手握重權,且都是讀書人,其實手握重拳並不可怕,書呆子才可怕。
自古以來,讀書人大致分為兩種,一種叫文人,另一種叫書生。文人是“文人相輕”,具體特點為比較無恥外加自卑。你好,他偏說壞;你行,他偏說不行;膽子還小,平時罵罵咧咧,遇上動真格的,又把頭縮回去,實在是相當之扯淡。
而書生的主要特點,是“書生意氣”,表現為二杆子加一根筋。好就是好,不好就是不好,認死理,平時不惹事,事來了不怕死。關鍵時刻敢于玩命,文弱書生變身鋼鐵戰士,不用找電話亭,不用換衣服,眨眼就行。
當年的讀書人,還算比較靠譜,所以在東林黨里,這兩種人都有,後者占絕大多數,形象代言人就是楊漣,咬住就不撒手,相當頭疼。
這種死腦筋,敢于亂來的人,對于見機行事、欺軟怕硬的無賴魏忠賢而言,實在是天然的克星。
所以魏忠賢死乞白賴地要巴結東林黨,他實在是不想得罪這幫人。這世道,大家都不容易,混碗飯吃嘛,我又不想當皇帝,最多也就是個成功太監,你們之前跟王安合作愉快,現在我來了,不過是換個人,有啥不同的。

對于魏忠賢的善意表示,東林黨的反應是這樣的:上門的禮物,全部退回去,上門拜訪的,趕走。
最不給面子的,是趙南星。
在東林黨人中,魏忠賢最喜歡趙南星,因為趙南星和他是老鄉,容易上道,所以他多次拜見,還人前人後,逢人便誇趙老鄉如何如何好。
可是趙老鄉非但不領情,拒不見面。有一次,還當著很多人的面,針對魏老鄉的舉動,說了這樣一句話:宜各努力為善。
聯系前後關系,這句話的隱含意思是,各自干好各自的事就行了,別動歪心思,沒事少煩我。
魏忠賢就不明白了,王安你們都能合作,為什麼不肯跟我合作呢?



上篇:第391節     下篇:第393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