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395節  
   
第395節

七轉八轉,他終于找到了一位叫做汪文言的救星,據說此人神通廣大,手到擒來。
汪文言答應了,開始活動,他七轉八轉,找到了一個能辦事的人——魏忠賢。

當然,鑒于魏忠賢同志對他極度痛恨,干這件事的時候,他沒有露面,而是找人代理。

[1488]

魏忠賢接到消息,欣然同意,並開出了價碼——四萬兩,熊廷弼不死。
汪文言非常高興,立刻回複了熊廷弼,告訴他這個好消息,以及所需銀子的數量(很可能不是四萬兩,畢竟中間人也要收費)
以汪文言的秉性,拿中介費是一定的,拿多少是不一定的,但這次,他一文錢也沒拿到。因為熊廷弼拿不出四萬兩。
拿不出錢來,事情沒法辦,也就沒了下文。
但魏忠賢不知是手頭緊,還是辦事認真負責,發現這事沒消息了,就好了奇,派人去查。七轉八轉,終于發現那個托他辦事的人,竟然是汪文言!

過分了,實在過分了,魏忠賢感受到了出離的憤怒:和我作對也就罷了,竟然還要托我辦事,吃我的中介費!
拿不到錢,又被人耍了一把的魏忠賢國仇家恨頓時湧上心頭,當即派人把汪文言抓了起來。
汪文言入獄了,但這只是開始,魏忠賢的最終目標,是通過他,把東林黨人拉下水。
但事實再一次證明,沖動是魔鬼。一時沖動的魏公公驚奇地發現,他又撞見鬼了,汪文言入獄後,審來審去毫無進展,別說楊漣、左光斗,就連汪先生自己也在牢里過得相當滋潤。
之所以出現如此怪象,除汪先生自己特別能戰斗外,另一個人的加入,也起了極大的作用。

這個人名叫黃尊素,時任都察院監察禦史。
這是一個很有名的人,知道他的人比較多,但他還有個更有名的兒子——黃宗羲。如果連黃宗羲都不知道,應該回家多讀點書。
在以書生為主的東林黨里,黃尊素是個異類。此人深謀遠慮,凡事三思而行,擅長權謀,與汪文言並稱為東林黨兩大智囊。
得知汪文言被抓後,許多東林黨人都很憤怒,但也就是發發牢騷,真正做出反應的,只有兩個人,其中一個,就是黃尊素。
他敏銳地感覺到,魏忠賢要動手了。

抓汪文言只是個開頭,很快,這場戰火就將延伸到東林黨的身上。到時一切都遲了。
于是,他連夜找到了錦衣衛劉僑。
劉僑,時任錦衣衛鎮撫司指揮使,管理詔獄,汪文言就在他地盤坐牢。
這人品格還算正派,所以黃尊素專程找到他,疏通關系。
黃尊素表示,人你照抓照關,但萬萬不能牽涉到其他人,比如左光斗、楊漣等等。

劉僑答應了。

[1489]

劉僑是個聰明人,他明白黃尊素的意思。便照此意思吩咐審訊工作,所以汪文言在牢里滿口胡話,也沒人找他麻煩。
而另一個察覺魏忠賢企圖的人,是葉向高。
葉向高畢竟是見過世面的,幾十年朝廷混下來,一看就明白。即刻上書表示汪文言是自己任命的,如果此人有問題,就是自己責任,與他人無關,特請退休回家養老。
葉首輔不愧為老狐狸,他明知道,朝廷是不會讓自己走的,卻偏要以退為進,給魏忠賢施加壓力,讓他無法輕舉妄動。
看到對方擺出如此架勢,魏忠賢退縮了。

太沖動了,時候還沒到。
在這個回合里,東林黨獲得了暫時的勝利,卻將迎來永遠的失敗。
抓汪文言時,魏忠賢並沒有獲勝的把握,但到了天啟四年(1624)五月,連東林黨都不再懷疑自己注定失敗的命運。
因為魏公公實在太能拉人了。
幾年之間,所謂“眾正盈朝”已然變成了“眾獸盈朝”。魏公公手下那些飛禽走獸已經遍布朝廷,王體乾掌控了司禮監,顧秉謙、魏廣微進入內閣,許顯純、田爾耕控制錦衣衛。六部里,只有吏部部長趙南星還苦苦支撐,其余各部到處都是閹黨,甚至管紀檢監察的都察院六科,都成為了閹黨的天下。

對于這一轉變,大多數書上的解釋是世風日下,人心不古,道德淪喪,品質敗壞等等等等。
其實原因很簡單,就一句話:實在。
魏忠賢能拉人,因為他實在。
你要人家給你賣命,拿碗白飯對他說,此去路遠,多吃一點,那是沒有效果的。畢竟千里迢迢,不要臉面,沒有廉恥來投個太監,不見點干貨,心理很難平衡。
在這一點上,魏公公表現得很好,但凡投奔他的,要錢給錢,要官給官,真金實銀,不打白條。

相比而言,東林黨的競爭力實在太差,什麼都不給還難進,實在有點難度過高。
如果有人讓你選擇如下兩個選項:堅持操守,堅定信念和理想,一生默默無聞,家徒四壁,為國為民,辛勞一生。
或是放棄原則,泯滅良心,少奮斗幾十年,青云直上,升官發財,好吃好喝,享樂一生。
嗟乎!大閹之亂,以縉紳之身而不改其志者,四海之大,有幾人歟?
——《五人墓碑記》

不用回答,我們都知道答案。

[1490]

很久以前,我曾經看過一部電影,電影里的黑社會老大在向他的手下訓話,他說,昨天晚上他做了一個夢,夢見這個世界上沒有黑社會了。
因為這個世界上的人,都變成了黑社會。
這句話在魏忠賢那里,已不再是夢想。
他不問出身,不問品格,將朝廷大權賦予所有和他一樣卑劣無恥的人。
而這些靠跪地磕頭、自認孫子才掌握大權的人,自然沒有什麼造福人民的想法,受盡屈辱才得到的榮華富貴,不屈辱一下老百姓,怎麼對得起自己呢?

在這種良好願望的驅使下,某些匪夷所思的事情,開始陸續發生。比如某縣有位富翁,閑來無事殺了個人,知縣秉公執法,判了死刑。這位仁兄不想死,就找到一位閹黨官員,希望能夠拿錢買條命。
很快他就得到了答複:一萬兩。
這位財主同意了,此外他還提出了一個要求:希望殺掉那位判他死刑的知縣,因為這位縣太爺太過公正,實在讓他不爽。
要說還是閹黨的同志們實在,收錢之後立馬放人,並當即捏造了罪名,把那位知縣干掉了。
無辜的被害者,正直的七品知縣,司法、正義,全加在一起,也就一萬兩。

事實上,這個價碼還偏高。
搞到後來,除封官許願外,魏忠賢還開發了新業務:賣官!有些史料還告訴我們,當時的官職都是明碼標價,買個知縣,大致是兩三千兩,要買知府,五六千兩也就夠了。
如此看來,那位草菅人命的財主,還真是不會算帳。索性找到魏公公,花一半錢買個知府,直接當那知縣的上級,找個由頭把他干掉,還能省五千兩,虧了,真虧了。
自開朝以來,大明最黑暗的時刻,終于到來!


上篇:第394節     下篇:第396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