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01節  
   
第401節


[1503]

天啟五年(1625)七月,許顯純開始了謀殺。
不能留下證據,所以不能刀砍,不能劍刺,不能有明顯的皮外傷。
于是許顯純用銅錘砸楊漣的胸膛,幾乎砸斷了他的所有肋骨。
然而楊漣沒有死。
他隨即用上了監獄里最著名的殺人技巧——布袋壓身。
所謂布袋壓身,是監獄里殺人的不二法門,專門用來處理那些不好殺,卻又不能不殺的犯人。具體操作程序是:找到一只布袋,里面裝滿土,晚上趁犯人睡覺時壓在他身上。按照清代桐城派著名學者方苞的說法(當年曾經蹲過黑牢),基本上是晚上壓住,天亮就死,品質有保障。
然而楊漣還是沒死,每晚在他身上壓布袋,就當是蓋被子,白天拍土又站起來。
口供問不出來倒也罷了,居然連人都干不掉,許顯純快瘋了。
于是這個瘋狂的人,使用了喪心病狂的手段。
他派人把鐵釘釘入了楊漣的耳朵。
具體的操作方法,我不知道。我只知道,這不是人能干出來的事情。
鐵釘入耳的楊漣依然沒有死,但例外不會再發生了,毫無人性的折磨、耳內的鐵釘已經重創了楊漣,他的神智開始模糊。
楊漣知道,自己活不了多久了,于是他咬破手指,對這個世界,寫下了最後的血書。
此時的楊漣已處于瀕死狀態,他沒有力氣將血書交給顧大章,在那個寂靜無聲的黑夜里,憑借著頑強的意志,他拖著傷殘的身體,用顫抖的雙手,將血書藏在了枕頭里。
結束吧,楊漣微笑著,等待著最後的結局。

許顯純來了,用人間的言語來形容他的卑劣與無恥,已經力不從心了。

看著眼前這個有著頑強信念,和堅韌生命力的人,許顯純真的害怕了,敲碎他全身的肋骨,他沒有死,用土袋壓,他沒有死,用釘子釘進耳朵,也沒有死。
無比恐懼的許顯純決定,使用最後,也是最殘忍的一招。
天啟五年(1625)七月二十四日 夜。
許顯純把一根大鐵釘,釘入了楊漣的頭頂。

這一次,奇跡沒有再次出現,楊漣當場死亡,年五十四。
偉大的殉道者,就此走完了他光輝的一生!
楊漣希望,他的血書能夠在他死後清理遺物時,被親屬發現。
然而這注定是個破滅的夢想,因為這一點,魏忠賢也想到了。

[1504]

為消滅證據,他下令對楊漣的所有遺物進行仔細檢查,絕不能遺漏。
很明顯,楊漣藏得不好,在檢查中,一位看守輕易地發現了這封血書。
他十分高興,打算把血書拿去請賞。
但當他看完這封血跡斑斑的遺言後,便改變了主意。
他藏起了血書,把它帶回了家,他的妻子知道後,非常恐慌,讓他交出去。
牢頭並不理會,只是緊握著那份血書,一邊痛哭,一邊重複著這樣一句話:
“我要留著它,將來,它會贖清我的罪過。”

三年後,當真相大白時,他拿出了這份血書,並昭示天下
如下:

仁義一生,死于詔獄,難言不得死所,何憾于天,何怨于人?唯我身副憲臣,曾受顧命,孔子云:托孤寄命,臨大節而不可奪。持此一念終可見先帝于在天,對二祖十宗于皇天後土,天下萬世矣!
大笑大笑還大笑,刀砍東風,于我何有哉!
他不知道自己還能活多久,不知道死後何人知曉,不知道能否平反,也不知道這份血書能否被人看見。
毫無指望,只有徹底的孤獨和無助。

這就是陰森恐怖的牢房里,肋骨盡碎的楊漣,在最為絕望的時刻,寫下的文字,每一個字,都閃爍著希望和光芒。
拷打、折磨,毫無人性的酷刑,制服了他的身體,卻沒有征服他的意志。無論何時,他都堅持著自己的信念,那個他寫在絕筆中的信念,那個崇高、光輝、唯一的信念:
漣即身無完骨,尸供蛆蟻,原所甘心
但願國家強固,聖德剛明,海內長享太平之福。
此癡愚念頭,至死不改。
有人曾質問我,遍讀史書如你,所見皆為帝王將相之家譜,有何意義?
千年之下,可有一人,不求家財萬貫,不求出將入相,不求青史留名,唯以天下、以國家、以百姓為任,甘受屈辱,甘受折磨,視死如歸?
我答:曾有一人,不求錢財,不求富貴,不求青史留名,有慨然雄渾之氣,萬刃加身不改之志。
楊漣,千年之下,終究不朽!

老師
左光斗只比楊漣多活了一天。
身為都察院高級長官,左光斗也是許顯純拷打的重點對象,楊漣挨過的酷刑,左光斗一樣都沒少。
而他的態度,也和楊漣一樣,絕不退讓,絕不屈服。
雖然被打得隨時可能斷氣,左光斗卻毫不在乎,死不低頭。
他不在乎,有人在乎。


[1505]

先是左光斗家里的老鄉們開始湊錢,打算把人弄出來,至少保住條命。無效不退款後,他的家屬和學生就准備進去探監,至少再見個面。
但這個要求也被拒絕了。
最後,他的一位學生費盡渾身解數,才買通了一位看守,進入了監牢。
他換上了破衣爛衫,化裝成撿垃圾的,在黑不隆冬的詔獄里摸了半天,才摸到了左光斗的牢房。
左光斗是坐著的,因為他的腿已經被打沒了(筋骨盡脫)。面對自己學生的到訪,他沒有表現出任何驚訝,因為他根本不知道——臉已被烙鐵烙壞,連眼睛都睜不開。
他的學生被驚呆了,于是他跪了下來,抱住老師,失聲痛哭。
左光斗聽到了哭聲,他醒了過來,沒有驚喜,沒有哀歎,只有憤怒,出離的憤怒:
“蠢人!這是什麼地方,你竟然敢來!(此何地也,而汝前來)國家已經到了這個地步,我死就死了,你卻如此輕率,萬一出了事,將來國家的事情誰來管!?”
學生呆住了,呆若木雞。
左光斗的憤怒似乎越發激烈,他摸索著地上的鐐銬,做出投擲的動作,並說出了最後的話:
“你還不走?!再不走,無需奸人動手,我自己殺了你(撲殺汝)!”
面對著世界上最溫暖的威脅,學生眼含著熱淚,快步退了出去。

臨死前,左光斗用自己的行動,給這名學生上了最後一課:
一個人應該堅持信念,至死也不動搖。

天啟五年(1625)七月二十五日,左光斗在牢中遇害,年五十一。
二十年後 揚州
南京兵部尚書,內閣大學士,南明政權的頭號重臣史可法,站在城頭眺望城外的清軍,時為南明弘光元年(1645)二月。
雪很大,史可法卻一直站在外面,安排部署,他的部下幾次勸他進屋躲雪,他的回複總是同一句話:
“我不能對不起我的老師,我不能對不起我的老師!(愧于吾師)”
史可法最終做到了,他的行為,足以讓他的老師為之自豪。



上篇:第400節     下篇:第402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