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03節  
   
第403節

正如那天夜里,他對燕大俠所說的話:
“我要把凶手的姓名傳播于天下(播之天下),等到來日世道清明,他們一個都跑不掉(斷無遺種)!”
“吾目暝矣。”
這才是他最終的目的。
他做到了,是以今日之我們,可得知當年之一切。
一天之後,他用殘廢的手(三個指頭已被打掉)寫下了自己的遺書,並于當晚自縊而死。
楊漣,當日你交付于我之重任,我已完成。
“吾目暝矣。”


[1509]

至此,楊漣、左光斗、魏大中、袁化中、周朝瑞、顧大章六人全部遇害,史稱“六君子之獄”。
就算是最惡俗的電視劇,演到這里,壞人也該休息了。
但魏忠賢實在是個超一流的反派,他還列出了另一張殺人名單。
在這份名單上,有七個人的名字,分別是高攀龍、李應升、黃遵素、周宗建,繆昌期、周起元、周順昌。
這七位仁兄地位說高不高,就是平時罵魏公公時狠了點,但魏公公一口咬死,要把他們組團送到閻王那里去。
六君子都搞定了,搞個七君子不成問題。

春風得意、無往不勝的魏公公認為,他已經天下無敵了,可以把事情做絕做盡。
魏忠賢錯了。
在一部相當胡扯的香港電影中,某大師曾反複說過句不太胡扯的話:凡事太盡,緣分必定早盡。
剛開始的時候,事情是很順利的,東林黨的人勢力沒有,氣節還是有的,不走也不逃,坐在家里等人來抓,李應升、周宗建,繆昌期、周起元等四人相繼被捕,上路的時候還特高興。
因為在他們看來,堅持信念,被魏忠賢抓走,是光輝的榮譽。
高攀龍更厲害,抓他的東廠特務還沒來,他就上路了——自盡。
在被捕前的那個夜晚,他整理衣冠,向北叩首,然後投水自殺。

死前留有遺書一封,有言如下:可死,不可辱。
在這七個人中,高攀龍是都察院左都禦史,李應升、周宗建、黃尊素都是禦史,繆昌期是翰林院諭德,周起元是應天巡撫,說起來,不太起眼的,就數周順昌了。
這位周先生曾吏部員外郎,論資曆、權勢,都是小字輩,但事態變化,正是由他而起。
周順昌,字景文,萬曆四十一年進士,嫉惡如仇。
說起周兄,還有個哭笑不得的故事,當初他在外地當官,有一次人家請他看戲,開始挺高興,結果看到一半,突然怒發沖冠,眾目睽睽之下跳上舞台,抓住演員一頓暴打,打完就走。
這位演員之所以被打,只是因為那天,他演的是秦檜。
聽說當年演白毛女的時候,通常是演著演著,下面突來一槍,把黃世仁同志干掉,看來是有曆史傳統的。
連幾百年前的秦檜都不放過,現成的魏忠賢當然沒問題。

[1510]


其實最初名單上只有六個人,壓根就沒有周順昌,他之所以成為候補,是因為當初魏大中過境時,他把魏先生請到家里,好吃好喝,還結了親家,東廠特務想趕他走,結果他說:
“你不知道世上有不怕死的人嗎?!回去告訴魏忠賢,我叫周順昌,只管找我!”
後來東廠抓周起元的時候,他又站出來大罵魏忠賢,于是魏公公不高興了,就派人去抓他。
周順昌是南直隸吳縣人,也就是今天的江蘇蘇州,周順昌為人清廉,家里很窮,還很講義氣,經常給人幫忙,在當地名聲很好。
東廠特務估計不太了解這個情況,又覺得蘇州人文縐縐的,好欺負,所以一到地方就搞潛規則,要周順昌家給錢,還公開揚言,如果不給,就在半道把周順昌給黑了。
可惜周順昌是真沒錢,他本人也看得開,同樣揚言:一文錢不給,能咋樣?
但是人民群眾不干了,他們開始湊錢,有些貧困家庭把衣服都當了,只求東廠高抬貴手。
這次帶隊抓人的東廠特務,名叫文之炳,可謂是王八蛋中的王八蛋,得寸進尺,竟然加價,要了還要。
這就過于扯淡了,但為了周順昌的安全,大家忍了。
第二天,為抗議逮捕周順昌,蘇州舉行罷市活動。
要換個明白人,看到這個苗頭,就該跑路,可這幫特務實在太過囂張(或是太傻),一點不消停,還招搖過市欺負老百姓,為不連累周順昌,大家又忍了。
一天後,蘇州市民湧上街頭,為周順昌送行,整整十幾萬人,差點把縣衙擠垮,巡撫毛一鷺嚇得不行,表示有話好好說。有人隨即勸他,眾怒難犯,不要抓周順昌,上奏疏說句公道話。
毛一鷺膽子比較小,得罪群眾是不敢的,得罪魏忠賢自然也不敢,想來想去,一聲都不敢出。

所謂干柴烈火,大致就是這個樣子,十幾萬人氣勢洶洶,就等一把火。
于是文之炳先生挺身而出了,他大喊一聲:

“東廠逮人,鼠輩敢爾?”
火點燃了。
勒索、收錢不辦事、欺負老百姓,十幾萬人站在眼前,還敢威脅人民群眾,人蠢到這個份上,就無須再忍了。
短暫的平靜後,一個人走到了人群的前列,面對文之炳,問出了一個問題:

“東廠逮人,是魏忠賢(魏監)的命令嗎?”

上篇:第402節     下篇:第404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