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06節  
   
第406節

他一直認為,把防線延伸到錦州、甯遠,是不明智的行為,害得經略大人暴露在遼東如此危險的地方,有家都回不去,于心何忍?

還不如放棄整個遼東,退守到山海關,就算失去縱深陣地,就算敵人攻破關卡,至少自己是有時間跑路的。

[1518]

他不但這麼想,也這麼干。

天啟五年(1625)十一月,高第下令,撤退。

撤退的地方包括錦州、松山、杏山、甯遠、右屯、塔山、大小凌河,總之關外的一切據點,全部撤走。
撤退的物資包括:軍隊、平民、槍械、糧食,以及所有能搬走的物件。
他想回家,且不想再來。
但老百姓不想走,他們的家就在這里,他們已經失去很多,這是他們僅存的希望。
但他們沒有選擇,因為高先生說了,必須要走,“家毀田亡,嚎哭震天”,也得走。
高第逃走的時候,並沒有追兵,但他逃走的動作實在太過逼真,跑得飛快,看到司令跑路,小兵自然也跑,孫承宗積累了幾年的軍事物資、軍糧隨即丟棄一空。

數年辛苦努力,收複四百余里江山,十余萬軍隊,幾百個據點,就這樣毀于一旦。
希望已經斷絕,東林黨垮了,孫承宗走了,所謂關甯防線,已名存實亡,時局已無希望,很快,努爾哈赤的鐵蹄,就會毫不費力地踩到這片土地上。
沒有人想抵抗,也沒有人能抵抗,跑路,是唯一的選擇。

有一個人沒有跑。
他看著四散奔逃的人群,無法控制的混亂,說出了這樣的話:
“我是甯前道,必與甯前共存亡!我絕不入關,就算只我一人,也要守在此處(獨臥孤城),迎戰敵人!”
甯前道者,文官袁崇煥。

袁崇煥
若夫以一身之言動、進退、生死,關系國家之安危、民族之隆替者,于古未始有之。有之,則袁督師其人也。
——梁啟超
關于袁崇煥的籍貫,是有糾紛的。他的祖父是廣東東莞人,後來去了廣西滕縣,這就有點麻煩,名人就是資源,就要猛搶,東莞說他是東莞人,滕縣說他是藤縣人,爭到今天都沒消停。
但無論是東莞,還是滕縣,當年都不是啥好地方。
明代的進士不少,但廣東和廣西的很少,據統計,70%以上都是江西、福建、浙江人。特別是廣西,明代二百多年,一個狀元都沒出過。
袁崇煥就在廣西讀書,且自幼讀書,因為他家是做生意的,那年頭做生意的沒地位,要想出人頭地,只有讀書。
就智商而言,袁崇煥是不低的,他二十三歲參加廣西省統一考試,中了舉人,當時他很得意,寫了好幾首詩慶祝,以才子自居。
一年後他才知道,自己還差得很遠。

[1519]

袁崇煥去北京考進士了,不久之後,他就回來了。
三年後,他又去了,不久之後,又回來了。
三年後,他又去了,不久之後,又回來了。

以上句式重複四遍,就是袁崇煥同學的考試成績。
從二十三歲,一直考到三十五歲,考了四次,四次落榜。
萬曆四十七年(1619),袁崇煥終于考上了進士,他的運氣很好。
他的運氣確實很好,因為他的名次,是三甲第四十名。
明代的進士錄取名額,大致是一百多人,是按成績高低錄取的,排到三甲第四十名,說明他差點沒考上。
關于這一點,我曾去國子監的進士題名碑上看過,在袁崇煥的那科石碑上,我找了很久,才在相當靠下的位置(按名次,由上往下排),找到他的名字。
在當時,考成這樣,前途就算是交代了,因為在他之前,但凡建功立業、匡扶社稷,如徐階、張居正、孫承宗等人,不是一甲榜眼,就是探花,最次也是個二甲庶吉士。
所謂出將入相,名留史冊,對位于三甲中下層的袁崇煥同志而言,是一個夢想。
當然,如同許多成功人士(參見朱重八、張居正)一樣,袁崇煥小的時候,也有許多征兆,預示他將來必定有大出息。比如他放學回家,路過土地廟,當即精神抖擻,開始教育土地公:土地公,為何不去守遼東?!
雖然我很少跟野史較真,但這個野史的胡說八道程度,是相當可以的。

袁崇煥是萬曆十二年(1584)生人,據稱此事發生于他少年時期,往海了算,二十八歲時說了這話,也才萬曆四十年,努爾哈赤先生是萬曆四十六年才跟明朝干仗的,按此推算,袁崇煥不但深謀遠慮,還可能會預知未來。
話雖如此,但這種事總有人信,總有人講,忽悠個上千年都不成問題。
比如那位著名的預言家查諾丹馬斯,幾百年前說世紀末全體人類都要完蛋,傳了幾百年,相關書籍、預言一大堆,無數人信,搞得政府還公開辟謠。
我曾研習歐洲史,對這位老騙子,倒還算比較了解,幾百年後不去管它,當年他曾給法蘭西國王查理二世算命,說:國王您身體真是好,能活到九十歲。
查理二世很高興,後來掛了,時年二十四歲。

[1520]


總之,就當時而言,袁崇煥肯定是個人才(全國能考前一百名,自然是個人才),但相比而言,不算特別顯眼的人才。
接下來的事充分說明了這點,由于太不起眼,吏部分配工作的時候,竟然把這位仁兄給漏了,說是沒有空閑職位,讓他再等一年。

于是袁崇煥在家待業一年,萬曆四十八年(1620),他終于得到了人生中的第一個職務:福建邵武知縣。
邵武,今天還叫邵武,位于福建西北,在武夷山旁邊,換句話說,是山區。
在這個山區縣城,袁崇煥干得很起勁,很積極,豐功偉績倒說不上,但他曾經爬上房梁,幫老百姓救火,作為一個縣太爺,無論如何,這都是不容易的。
至于其他光輝業績,就不得而知了,畢竟是個縣城,要干出什麼驚天動地的好事,很難。
天啟二年(1622),袁崇煥接到命令,三年任職期滿,要去北京述職。
改變命運的時刻到來了。
明代的官員考核制度,是十分嚴格的,京城的就不說了,京察六年一次,每次都掉層皮。即使是外面天高皇帝遠的縣太爺,無論是偏遠山區,還是茫茫沙漠,只要你還活著,輪到你了,就得到本省布政使那里報到,然後由布政使組團,大家一起上路,去北京接受考核。
考核結果分五檔,好的晉升,一般的留任,差點的調走,沒用的退休,亂來的滾蛋。
袁崇煥的成績大致是前兩檔,按常理,他最好的結局應該是回福建,升一級,到地級市接著干慢慢熬。
但袁崇煥的運氣實在是好得沒了邊,他不但升了官,還是京官。
因為一個人看中了他。
這個人的名字叫侯恂,時任都察院禦史,東林黨人。

侯恂是個不出名的人,級別也低,但很擅長看人,是騾子是馬,都不用拉出來,看一眼就明白。

當他第一次看到袁崇煥的時候,就認定此人非同尋常,必可大用,這一點,袁崇煥自己都未必知道。
更重要的是,他的職務雖不高,卻是禦史,可以直接向皇帝上書。所以他隨即寫了封奏疏,說我發現了個人才,叫袁崇煥,希望把他留用。
當時正值東林黨當政,皇帝大人還管管事,看到奏疏,順手就給批了。
幾天後,袁崇煥接到通知,他不用再回福建當知縣了,從今天起,他的職務是,兵部職方司主事,六品。

上篇:第405節     下篇:第407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