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05節  
   
第405節

但孫承宗不存在這個問題,打小他就教朱木匠讀書,雖說沒啥效果(認字不多),但兩人感情很好,魏公公幾次想挑事,想干掉孫承宗,朱木匠都笑而不答,從不理會,因為他很清楚魏公公的目的。
他並不傻,這種借刀殺人的小把戲,是不會上當的。
于是魏忠賢慌了,他很清楚,孫承宗極不簡單,不但狡猾大大的,和皇帝關系鐵,還手握兵權,如果讓他進京打小報告,那就真沒戲了,就算沒告倒,只要帶兵進京來個武斗,憑自己手下這幫廢物,是沒指望的。
魏忠賢正心慌,魏廣微又來湊熱鬧了,這位仁兄不知從哪得到的小道消息,說孫承宗帶了幾萬人,打算進京修理魏公公。
為說明事態的嚴重性,他還打了個生動的比方:一旦讓孫大人進了京,魏公公立馬就成粉了(公立齏粉矣)。
魏公公瘋了,二話不說,馬上跑到皇帝那里,苦苦哀求,不要讓孫承宗進京,當然他的理由很正當:孫承宗帶兵進京是要干掉皇帝,身為忠臣,必須阻止此種不道德的行為。

但出乎他意料的是,皇帝大人毫不慌張,他還安慰魏公公,孫老師靠得住,就算帶兵,也不會拿自己開刀的。
這個判斷充分說明,皇帝大人非但不傻,還相當地幽默,魏公公被涮得一點脾氣都沒有。
話說完,皇帝還要做木匠,就讓魏公公走人,可是魏公公不走。
他知道,今天要不討個說法,等孫老師進京,沒准就真成粉末了。所以他開始哭,且哭出了花樣——“繞床痛哭”。

[1515]

也就是說,魏公公賴在皇帝的床邊,不停地哭。皇帝在床頭,他就哭到床頭,皇帝到床尾,他就哭到床尾,孜孜不倦,鍥而不舍。
皇帝也是人,也要睡覺,哭來哭去,真沒法了,只好發話:
“那就讓他回去吧。”
有了這句話,魏忠賢膽壯了,他隨即命人去關外傳令,讓孫承宗回去。
然而不久之後,有人告訴了他一個消息,于是他又下達了第二道命令:
“孫承宗若入九門,即刻逮捕!”
那個消息的內容是,孫承宗沒有帶兵。
孫承宗確實沒有帶兵,他只想上訪,不想造反。
所以魏忠賢改變了主意,他希望孫承宗違抗命令,大膽反抗來到京城,並最終落入他的圈套。
事實上,這是很有可能的,鑒于地球人都知道,魏公公一向慣于假傳聖旨,所以憤怒的孫承宗必定會拒絕這個無理的命令,進入九門,光榮被捕。
然而他整整等了一夜,也沒有看到這一幕。

孫承宗十分憤怒,他急匆匆地趕到了通州,卻接到讓他返回的命令。他的憤怒到達了頂點,于是他沒有絲毫猶豫——返回了。
孫承宗實在聰明絕頂,雖然他知道魏忠賢有假傳聖旨的習慣,但這道讓他返回的諭令,卻不可能是假的。
因為魏忠賢知道他和皇帝的關系,他見皇帝,就跟到鄰居家串門一樣,說來就來了,胡說八道是沒用的。
然而現在他收到了諭令,這就代表著皇帝聽從了魏忠賢的忽悠,如果繼續前進,後果不堪設想,所以跑路是最好的選擇。

現在擺在他面前的,有兩個選擇:一,回去睡覺,老老實實呆著。
二,索性帶兵進京,干他娘一票,解決問題。
孫承宗是一個幾乎毫無缺陷的人,政治上面很會來事,誰也動不了,軍事上穩紮穩打,眼光獨到,且一貫小心謹慎,老謀深算,所以多年來,他都是魏忠賢和努爾哈赤最為害怕的敵人。
但在這一刻,他暴露出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大弱點——猶豫。
孫承宗是典型的謀略型統帥,他的處事習慣是如無把握,絕不應戰,所以他到遼東幾年,收複無數失地,卻很少打仗。
而眼前的這一仗,他沒有必勝的把握,所以他放棄。

無論這個決定正確與否,東林黨已再無回天之力。
1516]
三十年前,面對黑暗汙濁的現實,意志堅定的吏部員外郎顧憲成相信,對的終究是對的,錯的終究是錯的。于是他決心,建立一個合理的秩序,維護世上的公義,使那些身居高位者,不能隨意踐踏他人,讓那些平凡的人,有生存的權利。

為了這個理想,他勵精圖治,忍辱負重,從那個小小的書院開始,經曆幾十年起起落落,堅持道統,至死不渝。在他的身後,有無數的追隨者殺身成仁。
然而殺身固然成仁,卻不能成事。
以天下為己任的東林黨,終究再無回天之力。
其實我並不喜歡東林黨,因為這些人都是書呆子,自命清高,還空談闊論,缺乏實干能力。
小時候,曆史老師講到東林黨時,曾說道:東林黨人並不是進步的象征,因為他們都是封建士大夫。
我曾問:何謂封建士大夫?
老師答:封建士大夫,就是封建社會里,局限、落後,腐朽的勢力,而他們的精神,絕不代表曆史的發展方向。

多年以後,我親手翻開曆史,看到了另一個真相。
所謂封建士大夫,如王安石、如張居正、如楊漣、如林則徐。
所謂封建士大夫精神,就是沒落,守舊,不懂變通,不識時務,給臉不要臉,瞧不起勞動人民,自命清高,即使一窮二白,被誤解,汙蔑,依然堅持原則、堅持信念、堅持以天下為己任的人。

他們堅信自己的一生與眾不同,高高在上,無論對方反不反感。
堅信自己生來就有責任和義務,去關懷與自己毫不相干的人,無論對方接不接受。

堅信國家危亡之際,必須挺身而出,去捍衛那些自己不認識,或許永遠不會認識的芸芸眾生,並為之奮斗一生,無論對方是否知道,是否理解。
堅信無論經過多少黑暗與苦難,那傳說了無數次,忽悠了無數回,卻始終未見的太平盛世,終會到來。
遺棄
孫承宗失望而歸,他沒有能夠拯救東林黨,只能拯救遼東。

魏忠賢曾經想把孫老師一同干掉,可他反複游說,皇帝就是不松口,還曾經表示,如果孫老師出了事,就唯你是問。

魏公公只好放棄了,但讓孫老師呆在遼東,手里握著十幾萬人,實在有點睡不安穩,就開始拿遼東戰局說事,還找了幾十個言官,日夜不停告黑狀。
孫承宗撐不下去了。
天啟五年(1625)十月,他提出了辭呈。

[1517]


可是他提了N次,也沒得到批准。
倒不是魏忠賢不想他走,是他實在走不了,因為沒人願意接班。
按魏忠賢的意思,接替遼東經略的人,應該是高第。
高第,萬曆十七年進士,是個相當厲害的人。
明代的官員,如果沒有經濟問題,進士出身,十幾年下來,至少也能混個四品。而高先生的厲害之處在于,他混了整整三十三年,熬死兩個皇帝,連作風問題都沒有,到天啟三年(1623),也才當了個兵部侍郎,非常人所能及。
更厲害的是,高先生只當了一年副部長,第二年就退休了。
魏忠賢本不想用這人,但算來算去,兵部混過的,閹黨里也只有他了。于是二話不說,把他找來,說,我要提你的官,去當遼東經略。
高先生一貫膽小,但這次也膽大了,當即回複:不干,死都不干。
為說明他死都不干的決心,他當眾給魏忠賢下跪,往死了磕頭(叩頭豈免):我都這把老骨頭了,就讓我在家養老吧。

魏忠賢覺得很空虛。
費了那麼多精神,給錢給官,就拉來這麼個廢物。所以他氣憤了:必須去!
混吃等死不可能了,高第擦干眼淚,打起精神,到遼東赴任了。
在遼東,高第用實際行動證實,他既膽小,也很無恥。
到地方後,高先生立即上了第一封奏疏:彈劾孫承宗,罪名:吃空額。
經過孫承宗的整頓,當時遼東部隊,已達十余萬人,對此高第是有數的,但這位兄弟睜眼說瞎話,說他數下來,只有五萬人。其余那幾萬人的工資,都是孫承宗領了。
對此嚴重指控,孫承宗欣然表示,他沒有任何異議。
他同時提議,今後的軍餉,就按五萬人發放。
這就意味著,每到發工資時,除五萬人外,遼東的其余幾萬苦大兵就要拿著刀,奔高經略要錢。

高第終于明白,為什麼東林黨都倒了,孫承宗還沒倒,要論狡猾,他才剛起步。
但高先生的劣根性根深蒂固,整人不成,又開始整地方。


上篇:第404節     下篇:第406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