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10節  
   
第410節


[1531]

這個決定充分證明,努爾哈赤同志是一位相當合格的指揮官。
他認為,南城就快頂不住了。
南城守將祖大壽同意這個觀點。
就實力而言,如果後金軍全力攻擊城池一面,明軍即使有大炮,也蓋不住對方人多,失守只是個時間問題。
好在此前後金軍缺心眼,好好的城牆不去,偏要往夾腳里跑,西邊打,南邊也打,被打了個亂七八糟,現在,他們終于覺醒了。
知錯就改的後金軍轉換方向,向南城湧去。
我到甯遠時,曾圍著甯遠城牆走了一圈,沒掐表,但至少得半小時,甯遠城里就一萬多人,分攤到四個城頭,也就兩千多人。以每面城牆一公里長計算,每米守兵大致是兩人。

這是最樂觀的估算。

所以根據數學測算,面對六萬人的拼死攻擊,明軍是抵擋不住的。
事情發展與數學模型差不多,初期驚喜之後,後金軍終于呈現出了可怕的戰斗力,鑒于上面經常扔“萬人敵“,牆就不去鑿了,改爬云梯。
沖過來的路上,被大炮轟死一批,沖到城腳,被燒死一批,爬牆,被弓箭、火槍射死一批。
沒被轟死、燒死,射死的,接著爬。
與此同時,後金軍開始組織弓箭隊,對城頭射箭,提供火力支援。

在這種拼死的猛攻下,明軍開始大量傷亡,南城守軍損失達三分之一以上,許多後金軍爬上城牆,與明軍肉搏,形勢十分危急。

祖大壽戰敗前,袁崇煥趕到了。
袁崇煥並不在城頭,他所處的位置,在甯遠城正中心的高樓。這個地方,我曾經去過,登上這座高樓,可以清晰地看到四城的戰況。
袁崇煥率軍趕到南城,在那里,他投入了最後的預備隊。
長久以來的訓練終于顯現了效果,在強敵面前,明軍毫無畏懼,與後金軍死戰,把爬上城頭的人趕了回去。
與此同時,為遏制後金軍的攻勢,明軍采用了新戰略——火攻。
明軍開始大量使用火具,除大炮、萬人敵、火槍外,火球甚至火把,但凡是能點燃的,就往城下扔。
這個戰略是有道理的,你要知道,這是冬天,而冬天時,後金士兵是有幾件棉衣的。
戰爭是智慧的源泉,很快,更缺德的武器出現了,不知是誰提議,拉出了幾條長鐵索,用火燒紅,甩到城下用來攻擊爬牆的後金士兵。

[1532]


于是壯麗的一幕出現了,在北風呼嘯中,幾條紅色的鎖鏈在南城飄揚,它甩向哪里,慘叫就出現在哪里。
在熊熊的烈火之中,後金的攻勢被遏制了,尸體堆滿甯遠城下,卻始終未能前進一步,直至黃昏。
至此,甯遠戰役已進行一天,後金軍傷亡慘重,死傷達一千余人,卻只換來了幾塊城磚。
然而戰斗並沒有結束。

憤怒至極的努爾哈赤下達了一個出人意料的命令:夜戰。
夜戰並不是後金的優勢,但仗打到這個份上,縮頭就跑,就是一個嚴肅的面子問題,努爾哈赤認定,敵人城池受損,兵力已經到達極限,只要再攻一次,甯遠城就會徹底崩塌。
在領導的召喚下,後金士兵舉著火把,開始了夜間的進攻。
正如努爾哈赤所料,他很快就等到了崩潰的消息,後金軍的崩潰。

幾次拼死進攻後,後金的士兵們終于發現,他們確實在逐漸逼近勝利——用一種最為殘酷的方法:

攻擊無果,傷亡很大,尸體越來越多,越來越厚,如果他們全都死光,是可以踩著尸體爬上去的。
沉默久了,就會爆發,爆發久了,就會崩潰,在又一輪的火燒、炮轟、箭射後,後金軍終于違背了命令,全部後撤。

正月二十四日深夜,無奈的努爾哈赤接受了這個事實,他壓抑住心中怒火,准備明天再來。
但他不知道的是,如果他不放棄進攻,第二天曆史將會徹底改變。
袁崇煥也已頂不住了,他已經投入了所有的預備隊,連他自己也親自上陣,左手還負了傷,如果努爾哈赤豁出去再干一次,後果將不堪設想。
努爾哈赤放棄了,他堅持了,所以他守住了甯遠。
而下一個問題是,能否擊潰後金,守住甯遠。
從當天後金軍的表現看,這個問題的答案是肯定的——不能。
沒有幫助,沒有援軍,修了幾年的堅城,只用一天,就被打成半成品,敵人戰斗力太過強悍,很明顯,如果後金軍豁出去,在這里待上幾月,就是用手刨也刨下來了。
對于這個答案,袁崇煥的心里是有數的。
于是,他來到了最後一個問題:既然必定失守,還守不守?
他決定堅守下去,即使全軍覆沒,毫無希望,也要堅持到底,堅持到最後一個人。
軍隊應該具有一往無前的精神,它要壓倒一切敵人,而決不被敵人所屈服。不論在任何艱難困苦的場合,只要還有一個人,這個人就要繼續戰斗下去。
——毛澤東


[1533]

袁崇煥很清楚,明天城池或許失守,或許不失守,但終究是要失守的。以努爾哈赤的操行成績,接踵而來的,必定是殺戮和死亡。
然而袁崇煥不打算放棄,因為他是一個沒有援軍、沒有糧食、沒有理想、沒有希望,依然能夠堅持下去的人。

四十二歲年前,袁崇煥出生于窮鄉僻壤,一直以來,他都很平凡,平凡的中了秀才,平凡的中了舉人,平凡的落榜,平凡的再次趕考,平凡的再次落榜,平凡的最終上榜。

然後是平凡的知縣,平凡的處級干部,平凡的四品文官,平凡的學生,直至他違抗命令,孤身一人,面對那個不可一世、強大無比的對手。
四十年平凡的生活,不斷的磨礪,沉默的進步,堅定的信念,無比的決心:

只為一天的不朽。
正月二十五日
以前有個人對我說過這樣一句話:

只要你不放棄自己,上天就不會放棄你。
絕境中的袁崇煥,在沉思中等來了正月二十五日的清晨,他終究沒有放棄。

于是,他等來了奇跡。

天啟六年(1626)正月二十五日,改變曆史的一天。
努爾哈赤懷著滿腔的憤怒,發動了新的進攻。他認為,經過前一天的攻擊,甯遠已近崩潰,只要最後一擊,勝利觸手可得。

然而他想不到的是,戰斗是以一種不可思議的形式開始的。
第一輪進攻被火炮打退後,他看見勇猛的後金士兵們慫了。
無論將領們怒吼,還是威脅,以往工作積極性極高的後金軍竟然不買賬了,任你怎麼說,就是不沖。
這是可以理解的,大家出來打仗,說到底是想搶點東西,發發小財,現在人家炮架上了,打死上千人,尸體都堆在那兒,還要往上沖,你當我們白內障看不見啊。
勇敢,也是要有點智商的。
努爾哈赤是很地道的,為了消除士兵們的恐懼心理,他毅然決定,停止進攻,把尸體撈回來先。
為一了百了,他還特事特辦,在城外開辦了簡易火葬場,什麼遺體告別,追悼會都省了,但凡搶回來的尸體,往里一丟了事。
燒完,接著打。
努爾哈赤已近乎瘋狂了,現在他所要的,並不是甯遠,也不是遼東,而是臉面,起兵三十年,縱橫天下無人可敵,竟然攻不下一座孤城,太丟人了,實在太丟人了。

[1534]


所以他發誓,無論如何,一定要爭回這個面子。
不想丟人,就只能丟命。
面對蜂擁而上的後金軍,袁崇煥的策略還是老一套——大炮。


上篇:第409節     下篇:第411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