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14節  
   
第414節


[1545]

這次偶遇完全打亂了雙方的計劃,片刻驚訝後,滿桂率先發動沖鋒。
後金軍毫無提防,前鋒被擊潰,莽古爾泰雖說比較蠢,打仗還算湊合,很快反應過來,倚仗人多,發動了反擊,你來我往幾個回合,不打了。
因為大家都很忙,莽古爾泰來巡視,差不多也該回去了,滿桂來解圍,但按目前形勢,自己不被圍進去就算不錯,所以在短暫接觸後,雙方撤退,各回各家。
幾乎就在滿桂受挫的同一時刻,袁崇煥使出了新的招數。
他寫好了一封信,並派人秘密送往錦州城,交給趙率教。
然而不幸的是,這封信被後金軍半路截獲,並送到了皇太極的手中。
信的內容,讓皇太極極為震驚:

“錦州被圍,但我已調集水師援軍以及山海關、宣府等地軍隊,全部至甯遠集結,蒙古援軍也即將到來,合計七萬余人,耐心等待,必可里應外合,擊破包圍。”
至此,皇太極終于知道了袁崇煥的戰略,確切地說,是詭計。
錦州被圍,援軍就這麼多,所以只能忽悠,但遼東總共就這麼多人,大家心知肚明,所以忽悠必須從外地著手,什麼宣府兵、蒙古兵等等,你說多少就多少,在這點上,袁崇煥干得相當好,因為皇太極信了。
五月十七日,他更改了部署。
三分之一的後金軍撤除包圍,在外城駐防,因為據“可靠情報”,來自全國四面八方(蒙古、宣府等)的援軍,過幾天就到。
六萬人都沒戲,剩下這四萬就可以休息了,在明軍的大炮面前,後金軍除了尸體,沒有任何收獲。
第二天,皇太極再次停止了進攻。
他又寫了封信,用箭射入錦州,再次勸降。
對于他的這一舉動,我也無語,明知不可能的事,還要幾次三番去做,且樂此不疲,到底什麼心態,實在難以理解。
估計城內的趙率教也被他搞煩了,原本還出來罵幾嗓子,現在也不動彈了,連忽悠都懶得忽悠他。
五月十九日,皇太極確信,自己上當了。
很明顯,除了三天前和莽古爾泰交戰的那撥人外,再也沒有任何援兵。

但問題是,錦州還是攻不下來,即使皇太極寫信寫到手軟,射箭射到眼花,還是攻不下來。



[1546]

這樣的失敗是不能被接受的,所以皇太極決定,改變計劃,攻擊第二目標。
但在此之前,他打算再試一次。
五月二十日,後金軍發動了最後的猛攻。
在這幾天里,日程是大致相同的,進攻,大炮,點火,轟隆,死人,撤走,抬尸體,火化,再進攻,再大炮,再點火,再轟隆,再死人,以此類推。

五月二十五日,皇太極再也無法忍受,使出最後的殺手锏——撤退。

但他的撤退相當有特點,因為他撤退的方向,不是向後,而是向前。
他決定越過錦州,前往甯遠,因為甯遠,就是他的第二攻擊目標。
經過審慎的思考,皇太極正確地認識到,自己面對的,是一條嚴密的防線,錦州不過是這條防線上的一點。
所有的防線,都有核心,要徹底攻破它,必須找到這個核心——甯遠。
只要攻破甯遠,就能徹底切斷錦州與關內的聯系,明軍將永遠地失去遼東
皇太極決定孤注一擲,派遣少量兵力監視錦州,率大隊人馬直撲甯遠,他堅信,自己將在那里迎來輝煌的勝利。
甯遠決戰
五月二十八日,皇太極抵達甯遠。
一年前,他的父親在這里倒下,現在,他將在這里再次站立起來——反正他自己是這麼想的。
然而當他靠近甯遠城的時候,卻看見了一幕奇特的場景。
按照慣例,進攻是這樣開始的,明軍守在城頭,架設大炮,後金軍架好營帳,准備云梯、弓箭,然後開始攻城。
但這一次,他看到的,是整齊的明軍——站在城外。
總兵孫祖壽率軍,駐守西門,滿桂、祖大壽率軍,駐守西門,其余兵力駐守南、北方向。甯遠守軍共三萬五千余人,位列城外,准備迎戰。
現在的袁崇煥,是一個很有自信的人,他相信,憑借自己的實力,可以擊敗縱橫天下的後金騎兵,不用龜縮城內,不用固守城池,擊敗他們,就在他們的面前,用他們自己的方式!
皇太極的神經被徹底搞亂了,這個陣勢已經超越了他的理解能力,于是他下達命令,暫停進攻,等等看看先。
看了半天,他明白了——這是挑釁,隨即發出了怒吼:

“當年皇考太祖(努爾哈赤)攻擊甯遠,沒有攻克,今天我打錦州,又沒攻克,現在敵人在外布陣,如果還不能勝,我國威何存?!”




[1547]

皇太極認為,不打太沒面子,必須且一定要打,但有人認為,不能打。
所謂有人,是指大貝勒代善、二貝勒阿敏、三貝勒莽古爾泰。換句話說,四大貝勒里,三個都不同意。
雖說皇太極是拍板的,但畢竟是少數派,雙方陷入僵持。
于是皇太極說,你們都回去吧,我再考慮考慮。
三個人撤了,然而沒過多久,他們就聽見了進攻的號角。

對這三位大哥級人物,皇太極還是給面子的:至少把他們忽悠走了再動手。
一向只敢躲在城里打炮的明軍,竟然站出來單干,實在太囂張了,他再也無法遏制自己的憤怒,率全軍發動了總攻。

很多時候,憤怒者往往是弱者。
三位貝勒毫無提防,事已至此,只能跟著沖了。
但當他們沖到城邊時,才終于發現,明軍敢來單干,是有原因的。
皇太極發動進攻,是打過算盤的,騎兵作戰,明軍不是後金軍的對手,放棄拿手的大炮,偏要打馬戰,不占這個便宜實在不好意思。
袁崇煥之所以擺這個陣勢,是因為他認定,關甯鐵騎的戰斗力,足以與後金騎兵抗衡,但更重要的是,他也沒說不用大炮。
皇太極認為,當雙方騎兵交戰時,城頭的大炮是無法發射的,因為那樣可能誤傷自己的軍隊。
袁崇煥知道這一點,但他認為,大炮是可以發射的,具體使用方法是,雙方騎兵展開厮殺時,用大炮轟後金的後繼部隊。
換句話說,就是引誘皇太極的騎兵進攻,等上鉤的人差不多了,就用大炮攻擊他們的後隊,截斷增援,始終保持人多打人少。
在大炮的轟鳴聲中,滿桂率領騎兵,向蜂擁前來的後金軍發動了沖鋒。
一直以來,在後金軍的眼里,明軍騎兵很好欺負,一打就散,一散就跑,一跑就死,很明顯,眼前的這幫對手也是如此。
但自第一次交鋒開始時起,自信就變成了絕望。

首先,這幫人使用的不是馬刀,而是鐵制大棒,掄起來呼呼作響,撞上就皮開肉綻,更可怕的是,這種大棒還能發射火器,打著打著冷不丁就開槍,實在太過缺德。

而且這幫人的精神狀態明顯不正常,跟打了雞血似的,一點不害怕,且戰斗力極強,見人就往死里打,身中數箭數刀,依然死戰不退。



[1548]

在這群恐怖的對手面前,戰無不勝的後金軍,終于體驗到了一種前所未有的經曆——崩潰。
當後金軍如潮水般湧來的時候,滿桂知道,勝利的時刻到了。
關甯鐵騎是一群不太正常的人,他們和以往的明軍騎兵不同,不但是因為他們經過長期訓練,且裝備先進武器三眼火銃(即當槍打,又當棒使),更為重要的原因在于,他們是既得利益者。

根據袁崇煥的原則“以遼人守遼土”,關甯鐵騎的主要成員都是遼東人,因為根據以往長期實踐,外地人到遼東打仗,一般都沒什麼積極性,愛打不打,反正丟了就丟了,正好回老家。
而對于關甯鐵騎來說,他們已經無家可歸,這里就是他們唯一的家。
但最終決定他們拼命精神的,是袁崇煥的第二條原則:“以遼土養遼人”。

和當年的李成梁一樣,袁崇煥很明白,要人賣命,就要給人好處。在這一點上,他毫不含糊,只要打仗就給軍餉,此外還分地,打回來的地都能分,反正是搶來的,也沒誰去管,愛怎麼分怎麼分。更有甚者,據說每次打仗,搶回來的戰利品,他都敢分,沒給朝廷報帳。


上篇:第413節     下篇:第415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