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17節  
   
第417節


[1555]

王媳婦向來尊重長輩,特別是對魏公公,他知道自己的公公不識字,寫得太複雜看不懂,但《水滸》還是聽過的,所以想了這麼個招。
魏公公很高興,因為他終于看到了一本自己能夠看懂的書,興奮之余,他跑去找皇帝,展示這個文化成果。
可是當皇帝拿到這份東林點將錄的時候,卻問出了一個足以讓魏公公跳河的問題:
“什麼是《水滸》?”

魏公公熱淚盈眶了,他終于遇到了知音:在這世上,要找到一個文化比他還低的人,是太不容易了。

本著掃除文盲的決心和責任,魏文盲對朱文盲詳細解說了水滸的意義和內容。

皇帝滿意了,他翻開首頁,看到了托塔天王李三才,隨即問了第二個讓魏公公崩潰的問題:
“誰是托塔天王?”

如此朋友實在難尋,有生以來,魏公公第一次有機會展示自己的學問,他馬上將自己聽來的托塔天王晁蓋的故事和盤托出,從生平、入行當強盜、智取生辰綱,梁山結義等等,娓娓道來
然而他還沒有講完,皇帝大人就用一聲大喝打斷了他:
“好!托塔天王,有勇有謀!”
講壞話竟然講出這個效果,那一刻,魏忠賢覺得自己的人生非常失敗。
他閉上了嘴,收回了這本書,再沒有提過,至于他回去後有沒有找王媳婦算帳,就不知道了。
除著書立言外,魏公公成為聖賢的另一個標志,是修祠堂。

所謂祠堂,是用來祭奠祖先的,換句話說,供在里面的都是死人,而魏公公是唯一一個供在里面,卻又活著的人。

修祠這個事,是浙江巡撫潘汝楨先弄出來的,為表尊重,他把魏公公的祠堂修在西湖邊上,住在他旁邊的也是位名人——岳飛(岳廟)。
這個由頭一出來,就不得了了,全國各地只要有點錢的,就修祠堂,據說袁崇煥同志也干過這活。

為顯示對魏公公的尊重,祠堂選址還專挑黃金地段,比如鳳陽的祠堂,就修在朱元璋祖宗皇陵的旁邊。南京的祠堂,竟然修在了朱元璋的墳頭,重八兄在天有靈,知道一個死太監竟敢跟自己搶地盤,說不定會把棺材啃穿。

[1556]


但最猛的還是江西,江西巡撫楊邦憲要修祠堂,唯恐地段不好,竟然把朱聖賢(朱熹)的祠堂給砸了,然後在遺址上重建,以表明不破不立的決心。
書寫完了,祠堂修了,魏人妖當聖人的日子不遠了,各種妖魔鬼怪就跳出來了。
最能鬧騰的,是國子監監生陸萬齡,他公然提出,要在國子監里給魏忠賢修祠堂。他還說,當年孔子寫了《春秋》,現在魏公公寫了《三朝要典》,孔子是聖賢,所以魏公公也應該是聖賢。
無恥的人讀過書後,往往會變得更加無恥。
由于這個人的惡心程度超越了人類的極限,搞得跟魏忠賢關系不錯的一位國子監司業(副校長)也受不了了,表示無法忍受,辭職走人。
面對如此光輝的榮譽,魏忠賢的內心沒有一絲不安,他很高興,也希望大家都高興。

但這實在有點難,因為他並不是聖賢,而是死太監,是無惡不作、無恥至極的死太監。要想普天同慶,萬民敬仰,只能到夢里忽悠自己了。
捧他的人越多,罵他的人也就越多,朝廷不給罵,就在民間罵,傳到魏公公耳朵里,魏公公很不高興。
可是國家這麼大,人這麼多,背後罵你兩句,你能如何?

魏公公說,我能。
他自信的來源,就是特務。
作為東廠提督太監,魏忠賢對陰人一向很有心得,在他的領導下,東廠特務遍布全國,四下刺探。
比如在江西,有一個人到書店買書,看到《三朝要典》,就拿起來看,覺得不爽,就說了兩句。
結果旁邊一人突然爆起,跑過來揪住他,說自己是特務,要把他抓走,好在那人地頭熟,找朋友說了幾句話,又送了點錢,總算沒出事。
這個故事雖然悲劇開頭,好歹喜劇結尾,下一個故事既不是悲劇,也不是喜劇,而是恐怖電影。
這個故事是我十多年前讀古書時看到的,一直到今天,都沒能忘記。
故事發生在一個深夜,四周無人,四個人在密室(或是地下室)交談,大家興致很高,邊喝邊談,慢慢地,有一個人喝多了。

酒壯膽,這位膽大的仁兄就開始罵魏忠賢,越罵越起勁,然而奇怪的是,旁邊的三個人竟然沉默了,一言不發,在密室里,靜靜地聽著他開罵。
突然,門被人踢破了,幾個人在夜色中沖了進來,把那位罵人的兄弟抓走,卻沒有為難那三個旁聽者(請注意這句話)。

[1557]

這意味著,在那天夜里,這幾人的門外,有人在耐心地傾聽著里面的聲音。
他們不但聽清了屋內的談話,還分清了每個發言的人,以及他說話的內容。

這倒沒什麼,當年朱重八也干過這種事。
但最為可怕的是,這幾個人,只是小人物,不是大臣,不是權貴,只是小人物。
深夜里,趴在不知名的小人物家門口,認真仔細地聽著每一句話,隨時准備破門而入。
周厲王的時候,但凡說他壞話的,都要被干掉,所以人們在路上遇到,只能使個眼色,不敢說話,時人稱為暴政。
然而魏公公說,在家說我壞話,就以為我不知道嗎,幼稚。
周厲王實行政策後沒幾年,百姓漸漸不滿,沒過幾年,他就被趕到山里去了。
魏公公搞了幾年,什麼事都沒有。
嚴嵩在的時候,嚴黨不可一世,也拿徐階沒辦法;張居正在的時候,內有馮保,外有爪牙,依然有言官跟他搗亂,魏公公當政時期,這個世界很清淨。
因為他搞定了所有人,包括皇帝在內。
除了皇帝,他可以干掉任何人。
包括皇帝的兒子和老婆。
事實上,他也搞到了皇帝的頭上。
對于天啟皇帝,魏忠賢是很有好感的,這人文化比他還低,干活比他還懶,業務比他還差,如此難得的廢柴,哪里去找?
所以魏忠賢認定,在自己的這塊自留地上,只能有這根廢柴,任何敢于長出來的野草,都必須被連根鏟除。

所謂野草,就是皇帝的兒子。
天啟皇帝雖然素質差點,但生兒子還是有兩把刷子的,到天啟六年,他已經先後生了三個兒子。
一個都沒有活下來。
天啟三年十月,皇後生下一子,早產,夭折。
十余天後,慧妃生下第二子,母子平安,皇帝大喜,大赦天下,九個月後,夭折。

天啟五年十月,容妃生子,八個月後,夭折

我相信,明代坐月子的水平就算比不上今天,也差不到哪去,搞出這麼個百分百死亡率,要歸功于魏忠賢同志的艱苦努力。
比如第一個皇子,由于是皇後生的,大肚子時直接下手似乎有點麻煩,但要等她生下來,估計更麻煩,經過反複思考後,魏忠賢使用了一個獨特的方法,除掉這個孩子。


[1558]

我確信,該方法的專利不屬于魏忠賢(多半是客氏),因為只有女人,才能想出如此專業,如此匪夷所思的解決方案。
按某些史料的說法,事情是這樣的,皇後腰痛,要找人治,魏公公隨即體貼地推薦了一個人幫她按摩,這個人在按摩時使用了一種奇特的手法,傷了胎兒,並直接導致皇後早產,是名副其實的無痛“人”流。
如此殺人不見血之神功,實在讓人歎為觀止,如果這一招數流傳下來,
無數藥廠、醫院估計就要關門大吉了。
這件事情雖然流得相當利索,但傳得相當快,沒過多久,宮廷內外都知道了,以至于楊漣在寫那封魏忠賢二十四大罪時,把這條也列進去。
但皇帝不知道,估計就算知道,也不信。
此後,皇帝大人的兩個兒子,雖然平安出生,但幾個月後就都去見列祖列宗了。
可惜,關于這兩起死亡事件,沒有證據顯示跟魏公公有關,充其量只是嫌疑犯。問題在于,他是唯一的嫌疑犯,所以只能委屈他,反正他身上的爛帳多了去了,也不在乎這一件。
除了皇帝的兒子外,皇帝的老婆也沒能保住。


上篇:第416節     下篇:第418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