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20節  
   
第420節


[1565]

在許多的史書中,崇禎皇帝應該是這麼個形象:很勤奮,很努力,就是人比較傻,死干死干往死了干,干死也白干。
這是一種為達到不可告人目的,用心險惡的說法,
真正的崇禎,是這樣的人:敏感、鎮定、冷靜、聰明絕頂。

其實魏忠賢對崇禎的印象很好。天啟執政時,崇禎對他就很客氣,見面就喊“廠公”(東廠),稱兄道弟,相當激動,魏忠賢覺得,這個人相當夠意思。
經過長期觀察,魏忠賢發現,崇禎是不拘小節的人,衣冠不整,不見人,不拉幫結派,完全搞不清狀況。
這樣的一個人,似乎沒什麼可擔心的。
然而魏忠賢並不這樣看。
幾十年混社會的經驗告訴他,越是低調的敵人,就越危險。
為證實自己的猜想,他決定使用一個方法。
天啟七年(1627)九月初一,魏忠賢突然上書,提出自己年老體弱,希望辭去東廠提督的職務,回家養老。

皇帝已死,靠山沒了,主動辭職,這樣的機會,真正的敵人是不會放過的。

就在當天,他得到了回複。
崇禎親自召見了他,並告訴了他一個秘密。
他對魏忠賢說,天啟皇帝在臨死前,曾對自己交代遺言:
要想江山穩固,長治久安,必須信任兩個人,一個是張皇後,另一個,就是魏忠賢。
崇禎說,這句話,他從來不曾忘記過,所以,魏公公的辭呈,我絕不接受。

魏忠賢非常感動,他沒有想到,崇禎竟然如此坦誠,如此和善,如此靠譜。
就在那天,魏忠賢打消了圖謀不軌的念頭,既然這是一個聽招呼的人,就沒有必要撕破臉。
崇禎沒有撒謊,天啟確實對他說過那句話,他也確實沒有忘記,只是每當他想起這句話時,都禁不住冷笑。
天啟認為,崇禎是他的弟弟,一個聽話的弟弟;而崇禎認為,天啟是他的哥哥,一個白癡的哥哥。
雖然只比天啟小六歲,但從個性到智商,崇禎都要高出一截,魏忠賢是什麼東西,他是很清楚的。
而他對魏公公的情感,也是很明確的——干掉這個死人妖,把他千刀萬剮,掘墳刨尸!
每當看到這個不知羞恥的太監耀武揚威,魚肉天下的時候,他就會產生極度的厭惡感,沒有治國的能力,沒有艱辛的努力,卻占據了權位,以及無上的榮耀。

[1566]

一切應該恢複正常了。
他不過是皇帝的一條狗,有皇帝罩著,誰也動不了他。
現在皇帝換人了,沒人再管這條狗,卻依然動不了他。
因為這條狗,已經變成了狼。
崇禎很精明,他知道眼前的這個敵人有多麼強大。

除自己外,他搞定了朝廷里所有的人,從大臣到侍衛,都是他的爪牙,身邊沒有盟友,沒有親信,沒有人可以信任,他將獨自面對狼群。
如果冒然動手,被撕成碎片的,只有自己。
所以要對付這個人,必須有點耐心,不用著急,游戲才剛剛開始。
目標,最合適的對象
魏忠賢開始相信,崇禎是他的新朋友。
于是,天啟七年(1627)九月初三,另一個人提出了辭呈。
這個人是魏忠賢的老搭檔客氏。
她不能不辭職,因為她的工作是奶媽。
這份工作相當辛苦,從萬曆年間開始,曆經三朝,從天啟出生一直到結婚、生子,她都是奶媽。

現在喂奶的對象死了,想當奶媽也沒轍了。
當然,她不想走,但做做樣子總是要的,更何況魏姘頭已經探過路了,崇禎是不會同意辭職的。
一天後,她得到了答複——同意。
這一招徹底打亂了魏忠賢的神經,既然不同意我辭職,為什麼同意客氏呢?
崇禎的理由很無辜,她是先皇的奶媽,現在先皇死了,我也用不著,應該回去了吧。其實我也不好意思,前任剛死就去趕人,但這是她提出來的,我也沒辦法啊。
于是在宮里混了二十多年的客大媽終于走到了終點,她穿著喪服,離開了皇宮,走的時候還燒掉了一些東西:包括天啟皇帝小時候的胎發、手腳指甲等,以示留念。
魏忠賢身邊最得力的助手走了,這引起了他極大的恐慌,他開始懷疑,崇禎是一只披著羊皮的狼,正逐漸將自己推入深淵。
還不晚,現在還有反擊的機會。
但皇帝畢竟是皇帝,能不翻臉就不要翻臉,所以動手之前,必須證實這個判斷。
第二天(九月初四),司禮監掌印太監王體乾提出辭職。
這是一道精心設計的題目。
客氏被趕走,還可能是誤會,畢竟她沒有理由留下來,又是自己提出來的。而王體乾是魏忠賢的死黨,對于這點,魏忠賢知道,崇禎也知道。換句話說,如果崇禎同意,魏忠賢將徹底了解對方的真實意圖。
那時,他將毫不猶豫地采取行動。

[1567]

一天後,他得到了回複——拒絕。
崇禎當即婉拒了王體乾的辭職申請,表示朝廷重臣,不能夠隨意退休。
魏忠賢終于再次放心了,很明顯,皇帝並不打算動手。
這一天是天啟七年(1627)九月初七。
兩個月後,是十一月初七,地點,北直隸河間府阜城縣
那天深夜,在那間陰森的小屋里,魏忠賢獨自躺在床上,在寒風中回想著過去,是的,致命的錯誤,就是這個判斷。
王體乾沒有退休,事實上,這對王太監而言,並非一件好事。
而剛舒坦下來的魏公公卻驚奇地發現,事情發展變得越發撲朔迷離,九月十五日,皇帝突然下發旨意獎賞太監,而這些太監,大都是閹黨成員。
他還沒來得及高興,就在第二天,又傳來了一個驚人的消息,都察院副都禦史楊所修上疏彈劾。

楊所修彈劾的並不是魏忠賢,而是四個人,分別是兵部尚書崔呈秀,太仆寺少卿陳殷,巡撫朱童蒙,工部尚書李養德。

這四個人的唯一共同點是,都是閹黨,都是骨干,都很無恥。
雖然四個人貪汙受賄,無惡不作,把柄滿街都是,楊所修卻分毫沒有提及,事實上,他彈劾的理由相當特別——不孝。
經楊所修考證,這四個人的父母都去世了,但都未回家守孝,全部“奪情”了,不合孝道。
這是一個很合理的理由,當年的張居正就被這件事搞得半死不活,拿出來整這四號小魚小蝦,很有意思。

魏忠賢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懼,因為這四個人都是他的心腹,特別是崔呈秀,是他的頭號死黨,很明顯,矛頭是對著他來的。
讓人難以理解的是,自從楊漣、左光斗死後,朝廷就沒人敢罵閹黨,楊所修跟自己並無過節,現在突然跳出來,必定有人主使。
而敢于主使者,只有一個人選。
然而接下來的事情,卻讓魏忠賢陷入了更深的疑惑。一天後,皇帝做出了批複,痛斥楊所修,說他是“率性輕詆”,意思是隨便亂罵人,
經過仔細觀察,魏忠賢發現,楊所修上疏很可能並非皇帝指使,而從皇帝的表現來看,似乎事前也不知道,總之,這只是個偶發事件。


[1568]


但當事人還是比較機靈的,彈劾當天,崔呈秀等人就提出了辭職,表示自己確實違反規定,崇禎安慰一番後,同意幾人回家,但出人意料的是,他堅決留下了一個人——崔呈秀。
事情解決了,幾天後,另一個人卻讓這件事變得更為詭異。

九月二十四日,國子監副校長朱三俊突然發難,彈劾自己的學生,國子監監生陸萬齡。

這位陸萬齡,之前曾介紹過,是國子監的知名人物,什麼在國子監里建生祠,魏忠賢應該與孔子並列之類的屁話,都是他說的,連校長都被他氣走了。
被彈劾並不是怪事,奇怪的是,彈劾剛送上去,就批了,皇帝命令,立即逮捕審問。
魏忠賢得到消息極為驚恐,畢竟陸萬齡算是他的粉絲,但他到底是老江湖,當即進宮,對皇帝表示,陸萬齡是個敗類,應該依法處理。
皇帝對魏忠賢的態度非常滿意,誇獎了他兩句,表示此事到此為止。
處理完此事後,魏忠賢拖著一身的疲憊回到了家,但他並不知道,這只是個開頭。
第二天(九月二十五日),他又得知了另一個消息——一個好消息。
他的鐵杆,江西巡撫楊邦憲向皇帝上書,誇獎魏忠賢,並且殷切期望,能為魏公公再修座祠堂。
魏忠賢都快崩潰了,這是什麼時候,老子都快完蛋了,這幫孫子還在拍馬屁,他立即向皇帝上書,說修生祠是不對的,自己是反對的,希望一律停止。
皇帝的態度出乎意料。崇禎表示,如果沒修的,就不修了,但已經批准的,不修也不好,還是接著修吧,沒事。
魏忠賢並不幼稚,他很清楚,這不過是皇帝的權宜之計,故作姿態而已。

但接下來皇帝的一系列行動,卻讓他開始懷疑自己的看法。
幾天後,崇禎下令,賜給魏忠賢的侄子魏良卿免死鐵券。
免死鐵券這件東西,之前我是介紹過的,用法很簡單,不管犯了多大的罪,統統地免死,但有一點我忘了講,有一種罪狀,這張鐵券是不能免的——謀逆。
沒等魏忠賢上門感謝,崇禎又下令了,從九月底一直下令到十月初,半個多月里,封賞了無數人,不是升官,就是封蔭職(給兒子的),受賞者全部都是閹黨,從魏忠賢到崔呈秀,連已經死掉的老閹黨魏廣微都沒放過,人死了就追認,升到太師職務才罷手。
魏忠賢終于放棄了最後的警惕,他確信,崇禎是一個好人。

[1569]



上篇:第419節     下篇:第421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