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21節  
   
第421節

經過一個多月的考察,魏忠賢判定,崇禎不喜歡自己,也無法控制,但作為一個成熟的政治家,只要自己老老實實不礙事,不擋路,崇禎沒必要跟自己玩命。
這個推理比較合理,卻不正確。如魏忠賢之前所料,崇禎是有弱點的,他確實有一樣十分渴求的東西,不是女人,而是權力。
要獲得至高無上的權力,成為君臨天下的皇帝,必須除掉魏忠賢。
青蛙遇到熱水,會很快地跳出去,所以煮熟它的最好方法,是用溫水。
楊所修的彈劾,以及國子監副校長的彈劾,並不是他安排的,在他的劇本里,只有封賞、安慰,和時有時無的壓力。他的目的是制造迷霧,徹底混亂敵人的神經。
經過一個多月的你來我往,緊張局勢終于緩和下來,至少看上去如此。
在這片寂靜中,崇禎准備著進攻。
幾天後,寂靜被打破了,打破它的人不是崇禎。
吏科給事中陳爾翼突然上疏,大罵楊所修,公然為崔呈秀辯護,而且還上綱上線,說這是東林余黨干的,希望皇帝嚴查。
和楊所修的那封上疏一樣,此時上疏者,必定有幕後黑手的指使。

和上次一樣,敢于主使者,只有一個人選——魏忠賢。
也和上次一樣,真正的主使者,並不是魏忠賢。
楊所修上疏攻擊的時候,崇禎很驚訝,陳爾翼上疏反擊的時候,魏忠賢也很驚訝,因為他事先並不知道。
作為一個政治新手,崇禎表現出了極強的政治天賦,幾十年的老江湖魏公公被他耍得團團轉。但他並不知道,在這場游戲中,被耍的人,還包括他自己。

看上去事情是這樣的:楊所修在崇禎的指使下,借攻擊崔呈秀來彈劾魏忠賢,而陳爾翼受魏忠賢的指派,為崔呈秀辯護發動反擊。
然而事情的真相,遠比想象中複雜得多:
楊所修和陳爾翼上疏開戰,確實是有幕後黑手的,但既不是魏忠賢,也不是崇禎。
楊所修的指使者,叫陳爾翼,而陳爾翼的指使者,叫楊所修。

[1570]

如果你不明白,我們可以從頭解釋一下這個複雜的圈套:

詭計是這樣開始的,有一天,右副都禦史楊所修經過對時局的分析,做出了一個肯定的判斷:崇禎必定會除掉閹黨。
看透了崇禎的偽裝後,他決定早做打算。順便說一句,他並不是東林黨,而是閹黨,但並非骨干。
為及早解脫自己,他找到了當年的同事,吏科給事中陳爾翼。

兩人商議的結果是,由楊所修出面,彈劾崔呈秀。
這是條極端狡詐的計謀,是人類智商極致的體現:
彈劾崔呈秀,可以給崇禎留下一個深刻的印象,認定自己不是閹黨,即使將來秋後算帳,也絕輪不到自己頭上。
但既然認定崇禎要除掉閹黨,要提前立功,為什麼不干脆彈劾魏忠賢呢?
原因很簡單,如果崇禎未必能干得過魏忠賢,到時回頭清算,自己也跑不了,而且魏忠賢畢竟是閹黨首領,如果首領倒掉,就會全部清盤,徹查閹黨,必定會搞到自己頭上。
崔呈秀是閹黨的重要人物,攻擊他,可以贏得崇禎的信任,也不會得罪魏忠賢,還能把閹黨以往的所有黑鍋都讓他背上,精彩,真精彩。
為了大家,崔先生,你就背了吧。

這個近乎完美的計劃,幾乎得到了一個近乎完美的結局。
幾乎得到,就是沒有得到。
因為計劃的進行過程中,出現了紕漏:他們忽略了一個人——崔呈秀。

楊所修、陳爾翼千算萬算,卻算漏了崔呈秀本人,能成為閹黨的頭號人物,崔大人絕非善類,這把戲能騙過魏忠賢,卻騙不了崔呈秀。
彈劾發生的當天,他就看穿了這個詭計,他意識到,大禍即將臨頭。

但他只用了幾天時間,就十分從容地解決了這個問題。
他派人找到了楊所修,大罵了對方一頓,最後說,如果你不盡快了結此事,就派人查你。
大家同坐一條船,誰的屁股都不乾淨,敢玩陰的,大家就一起完蛋!
這句話相當有效,楊所修當即表示,願意再次上疏,為崔呈秀辯解。

問題是,他已經罵過了,再上疏辯護,實在有點婊子的感覺,所以,這個當婊子的任務,就交給了陳爾翼。

問題是,原先把崔呈秀推出來,就是讓他背鍋的,現在把他拉出來,就必須填個人進去,楊所修不行,魏忠賢不行,崇禎更不行,實在很難辦。
但陳爾翼不愧是老牌給事中,活人找不到,找到了死人。
他把所有的責任,都推到了所謂“東林余孽”的身上,如此一來,楊所修是無知的,崔呈秀是無辜的,世界又和平了。

[1571]


倒騰來,又倒騰去,崔呈秀沒錯,楊所修沒錯,陳爾翼當然也沒錯,所有的錯誤,都是東林黨搞的,就這樣,球踢到了崇禎的身上。
但最有水平的,還是崇禎,面對陳爾翼的奏疏,他只說了幾句話,就把球踢到天上:
“大臣之間的問題,先帝(指天啟)已經搞清楚了,我剛上台(朕初禦極),這些事情不太清楚,也不打算深究,你們不許多事!”
結果非常圓滿,崔呈秀同志洗清了嫌疑,楊所修和陳爾翼雖說沒有收獲,也沒有損失,完美落幕。
但事情的發展,卻出現了意想不到的變化。
天啟七年(1627)十月十五日,云南監察禦史楊維垣上疏,彈劾崔呈秀貪權弄私,十惡不赦!
在這封文書中,楊維垣表現出極強的正義感,他憤怒地質問閹黨,譴責了崔呈秀的惡行。
楊維垣是閹黨。
說起來大家的智商都不低,楊所修的創意不但屬于他,也屬于無數無恥的閹黨同仁們,反正干了也沒損失,不干白不干,白干誰不干?

形勢非常明顯,崔呈秀已經成為眾矢之的,對于立志搞掉閹黨的崇禎而言,這是最好的機會。
但崇禎沒有動手。他不但沒有動手,還罵了楊維垣,說他輕率發言。
事實上,他確實不打算動手,雖然他明知現在解決崔呈秀,不但輕而易舉,還能有效打擊閹黨,但他就是不動手。
因為他的直覺告訴他,在楊維垣的這封奏疏背後,隱藏著不可告人的秘密。
很快,他的直覺得到了證實。
幾天後,楊維垣再次上疏,彈劾崔呈秀。
這是一個怪異的舉動,皇帝都發了話,依然豁出去硬干,行動極其反常。
而反常的原因,就在他的奏疏里。
在這封奏疏里,他不但攻擊崔呈秀,還捧了一個人——魏忠賢。

照他的說法,長期以來,崔呈秀沒給魏忠賢幫忙,淨添亂,是不折不扣的罪魁禍首。
崇禎的判斷很正確,在楊維垣的背後,是魏忠賢的身影。
從楊所修的事情中,魏忠賢得到了啟示:全身而退絕無可能,要想平安過關,必須給崇禎一個交代。


[1572]

所以他指使楊維垣上書,把責任推給崔呈秀,雖然一直以來,崔呈秀都幫了很多忙,還是他的干兒子。
沒辦法,關鍵時刻,老子自己都保不住,兒子你就算了吧。

但崇禎是不會上當的,在這場殘酷的斗爭中,目標只有一個,不需要俘虜,也不接受投降。

夜半歌聲
真正的機會到來了。
十月二十三日,工部主事陸澄源上書,彈劾崔呈秀,以及魏忠賢。
崇禎決定,開始行動。
因為他知道,這個叫陸澄源的人並不是閹黨分子,此人職位很小,但名氣很大,具體表現為東林黨當政,不理東林黨,閹黨上台,不理閹黨,是公認的混不吝,軟硬都不吃,他老人家動手,就是真要玩命了。
接下來的是例行程序,崇禎照例批評,崔呈秀照例提出辭職。

但這一次,崇禎批了,勒令崔呈秀立即滾蛋回家。
崔呈秀哭了,這下終于完蛋了。
魏忠賢笑了,這下終于過關了。

丟了個兒子,保住了命,這筆交易相當劃算。
但很快,他就知道自己錯了。
兩天後,兵部主事錢元愨上書,痛斥崔呈秀,說崔呈秀竟然還能在朝廷里混這麼久,就是因為魏忠賢。
然後他又開始痛斥魏忠賢,說魏忠賢竟然還能在朝廷里混這麼久,就是因為皇帝。


不知錢主事是否過于激動,竟然還稍帶了皇帝,但更令人驚訝的是,這封奏疏送上去的時候,皇帝竟然全無反應。
幾天後,刑部員外郎史躬盛上疏,再次彈劾魏忠賢,在這封奏疏里,他痛責魏忠賢,為表達自己的憤怒,還用上了排比句。
魏忠賢終于明白,自己上當了,然而為時已晚。
說到底,還是讀書太少,魏文盲並不清楚,朝廷斗爭從來只有單項選擇,不是你死,就是我活。
天啟皇帝死的那天,他的人生就只剩下一個選擇——謀逆。
他曾勝券在握,只要趁崇禎立足未穩,及早動手,一切將盡在掌握。
然而,那個和善、親切的崇禎告訴他,自己將繼承兄長的遺願,重用他,信任他,太陽照常升起。
于是他相信了。
所以他完蛋了。
現在反擊已不可能,從他拋棄崔呈秀的那一刻開始,他就失去了所有的威信,一個不夠意思的領導,絕不會有夠意思的員工。
閹黨就此土崩瓦解,他的黨羽紛紛辭職,干兒子、干孫子跟他劃清界線,機靈點的,都在家寫奏疏,反省自己,痛罵魏公公,告別過去,迎接美好的明天。
面對鋪天蓋地而來的狂風暴雨,魏忠賢決定,使出自己的最後一招。


上篇:第420節     下篇:第422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