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26節  
   
第426節

這一刻,許顯純表現出了難得的單純,他不知道審案期間拿錐子能有啥用,只是呆呆地看著急奔過來的黃宗羲,等待著他的答案。
答案是一聲慘叫。
黃宗羲終于露出了猙獰面目,手持錐子,瘋狂地朝許顯純身上戳,而許顯純也不愧孬種本色,當場求饒,並滿地打滾,開始放聲慘叫。
許先生之所以大叫,是有如意算盤的:這里畢竟是刑部大堂,眾目睽睽之下,難道你們都能看著他毆打犯人嗎?
答案是能。
無論是主審官還是陪審人員,沒有一個人動手,也沒有人上前阻攔,大家都饒有興致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幕,黃宗羲不停地紮,許顯純不停地喊,就如同電視劇里最老套的台詞:你喊吧,就是喊破喉嚨也不會有人來救你!
因為所有人都記得,這個人曾經把鋼釘紮進楊漣的耳朵和腦門,那時,沒有人阻止他。
但形勢開始變化了,許顯純的聲音越來越小,鮮血橫流,黃宗羲卻越紮越起勁,如此下去,許先生被紮死,黃宗羲是過癮了,黑鍋得大家背。
于是許顯純被拉走,黃宗羲被拉開,他的錐子也被沒收。

審完了,仇報了,氣出了,該消停了。
黃宗羲卻不這麼認為,他轉頭,又奔著崔應元去了。

其實這次審訊,崔應元是陪審,無奈碰上了黃惡棍,雖然沒挨錐子,卻被一頓拳打腳踢,鼻青臉腫。
到此境地,主審官終于認定,應該把黃宗羲趕走了,就派人上前把他拉開,但黃宗羲打上了癮,被人拉走之前,竟然抓住了崔應元的胡子,活生生地拔了下來!
當年在獄中狂施暴行的許顯純,終于嘗到了暴行的滋味,等待著他的,是最後的一刀。
什麼樣的屠夫,最終也只是懦夫。
如許顯純等人,都是欽定名單要死的,而那些沒死的,似乎還不如死了的好。
比如閹黨骨干,太仆寺少卿曹欽程,好不容易撿了條命,回家養老,結果所到之處,都是口水(民爭唾其面),實在呆不下去,跑到異地他鄉買了個房子住,結果被人打聽出來,又是一頓猛打,趕走了。
還有老牌閹黨顧秉謙,家鄉人對他的感情可謂深厚,魏忠賢剛倒台,人民群眾就沖進家門,燒光了他家,顧秉謙跑到外地,沒人肯接待他,最後在唾罵聲中死去。

[1588]

而那些名單上沒有,卻又應該死的,也沒有逃過去。比如黃宗羲,他痛毆許顯純後,又派人找到了當年殺死他父親的兩個看守,把他們干掉了。

大明是法制社會,但凡干掉某人,要麼有司法部門批准,要麼償命,但黃宗羲自己找人干了這倆看守,似乎也沒人管,真是沒王法了。
黃宗羲這麼一鬧,接下來就熱鬧了,所謂“六君子”、“七君子”,都是有兒子的。
先是魏大中的兒子魏學濂上書,要為父親魏大中伸冤,然後是楊漣的兒子楊之易上書,為父親楊漣伸冤,幾天後,周順昌的兒子周茂蘭又上書,為父親周順昌伸冤。
順便說一句,以上這幾位的上書,所用的並非筆墨,而是一種特別的材料——血。
這也是有講究的,自古以來,但凡奇冤都寫血書,不用似乎不夠分量。
但崇禎同志就不干了,拿上來都是血跡斑斑的東西,實在有點發怵,隨即下令:你們的冤情我都知道,但上奏的文書是用墨寫的,用血寫不合規范,今後嚴禁再寫血書。

但他還是講道理的,崇禎二年(1629)九月,他下令,為殉難的東林黨人恢複名譽,追授官職,並加封諡號。
楊漣得到的諡號,是忠烈,以此二字,足以慨其一生。
至此,為禍七年之久的閹黨之亂終于落下帷幕,大明有史以來最強大,最邪惡的勢力就此倒台。縱使它曾驕橫一時,縱使它曾不可一世。
遲來的正義依然是正義。
在這個世界上,所謂神靈、天命,對魏忠賢而言,都是放屁,在他的身上,只有一樣東西——迷信。

不信道德,不信仁義,不信報應,不信邪不勝正。
迷信自己,迷信力量,迷信權威,迷信可以為所欲為,迷信將取得永遠的勝利。

而在遍覽史書十余載後,我信了,至少信一樣東西——天道。
自然界從誕生的那刻起,就有了永琲熙W律,春天成長,冬天凋謝,周而複始。
人世間也一樣,從它的起始,到它的滅亡,規則琱[不變,是為天道。
在史書中無數的尸山血河、生生死死背後,我看到了它,它始終在那里,靜靜地注視著我們,無論興衰更替,無論歲月流逝。
它告訴我,在這個汙穢、混亂、肮髒的世界上,公道和正義終究是存在的。
天道有常,從它的起始,到它的滅亡,琱[不變。

[1589]

複起
崇禎是一個很有想法的人,很想有番作為,但當他真正站在權力的頂峰時,卻沒有看到風景,只有一片廢墟。
史書有云:明之亡,亡于天啟。也有史書云:實亡于萬曆。還有史書云:始亡于嘉靖。
應該說,這幾句話都是有道理的,經過他哥哥、他爺爺、他爺爺的爺爺幾番折騰,已經差不多了,加上又蹦出來個九千歲人妖,里外一頓猛捶,大明公司就剩一口氣了。
朝廷紛爭不斷,朝政無人理會,邊疆烽火連天,百姓民不聊生,干柴已備,只差一把火。
救火員崇禎登場。
他澆的第一盆水,叫做袁崇煥。
崇禎是很喜歡袁崇煥的,因為他起用袁崇煥的時間,是天啟七年(1627)十一月十九日。
此時,魏忠賢剛死十三天,尸體都還沒爛。
幾天後,在老家東莞數星星的袁崇煥接到了複起任職通知,大吃一驚。
吃驚的不是複起,而是職務。
袁崇煥當時的身份是平民,按慣例,複起也得有個級別,先干個主事(處級),過段時間再提,比較合理。
然而他接受的第一個職務,是都察院右都禦史,兵部左侍郎。
兵部右侍郎,是兵部副部長,都察院右都禦史,是二品正部級,也就是說,在一天之內,布衣袁崇煥就變成了正部級副部長。

袁部長明顯沒緩過勁來,在家呆了幾個月,啥事都沒干,卻又等來了第二道任職令。
這一次,他的職務變成了兵部尚書,督師薊遼。
明代有史以來,最不可思議的任職令誕生了。

因為兵部尚書,督師薊遼,是一個很大的官,很大
所謂兵部尚書就是國防部部長,很牛,但最牛的官職,是後四個字——督師薊遼。
我之前曾經說過,明代的地方官,最大的是布政使、按察使和指揮使,為防互相扯皮,由中央下派特派員統一管理,即為巡撫。
鑒于後期經營不善,巡撫只管一個地方,也擺不平,就派高級特派員管理巡撫,即為總督。
到了天啟崇禎,局勢太亂,連總督都搞不定了,就派特級特派員,比總督還大,即為督師。

[1590]

換句話說,督師是明代除皇帝外,管轄地方權力最大的官員。
而要當巡撫、總督、督師的條件,也是不同的。
要當巡撫,至少混到都察院僉都禦史(四品正廳級)或是六部侍郎(副部級),才有資格。
而擔任總督的,一般都是都察院都禦史(二品部級),或是六部尚書(部長)。
明代最高級別的干部,就是部級,所以能當上督師的,只剩下一種人——內閣大學士。
比如之前的孫承宗,後來的楊嗣昌,都是大學士督師。


上篇:第425節     下篇:第427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