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27節  
   
第427節

袁崇煥例外。
就在幾個月前,他還只是袁百姓,幾月後,他就成了袁尚書,還破格當上了督師,而袁督師的管轄范圍包括薊州、遼東、登州、天津、萊州等地,換句話說,袁督師手下,有五六個巡撫。
任職令同時告知,立刻啟程,趕到京城,皇帝急著見你。
崇禎確實急著見袁崇煥,因為此時的遼東,已經出現了一個更為強大的敵人。

自從被袁崇煥打跑後,皇太極始終很消停,他沒有繼續用兵,卻開始了不同尋常的舉動。
皇太極和他老爹不同,從某種角度講,努爾哈赤算半個野蠻人,打仗,占了地方就殺,不殺的拉回來做奴隸,給貴族當畜牲使,在後金當官的漢人,只能埋頭干活,不能騎馬,不能養牲口,活著還好,要是死了,老婆就得沒收,送到貴族家當奴隸。

相比而言,皇太極很文明,他尊重漢族習慣,不亂殺人,講信用,特別是對漢族前來投奔的官員,那是相當的客氣,還經常賞賜財物。
總而言之,他很溫和。

溫和文明的皇太極,是一個比野蠻揮刀的努爾哈赤更為可怕的敵人。
張牙舞爪的人,往往是脆弱的,因為真正強大的人,是自信的,自信就會溫和,溫和就會堅定。
無需暴力,無需殺戮,因為溫和,才是最高層次的暴力。
在皇太極的政策指引下,後金領地逐漸安定,經濟開始發展穩固,而某些在明朝混不下去的人,也開始跑去討生活,這其中最典型的人物,就是范文程。
每次說到這個人,我都要呸一口,呸。
呸完了,接著說。
說起漢奸,全國人民就會馬上想起吳三桂,但客觀地講,吳三桂當漢奸還算情況所迫,范文程就不同了,他是自動前去投奔,出賣自己同胞的,屬于漢奸的最原始,最無恥形態。
他原本是個舉人(另說是秀才),因為在大明混得不好,就投了皇太極,在此後幾十年的漢奸生涯中,他起了極壞的作用,更諷刺的是,據說他還有個光榮的嫡系祖先——范仲淹。

[1591]

想當年,范仲淹同志在宋朝艱苦奮斗,抗擊西夏,如在天有靈,估計是要改家譜的。不過自古以來,爺爺是好漢,孫子哭著喊著偏要當漢奸的,實在太多,古代有古代的漢奸,現在有現代的漢奸,此所謂漢奸琱[遠,遺臭永流傳。
在范文程的幫助下,皇太極建立了朝廷(完全仿照明朝),開始組建國家機器,進行奴隸制改造,為進入封建社會而努力。
要對付這個可怕的敵人,必須立刻采取行動。
在紫禁城里的平台,懷著憧憬和希望,皇帝陛下第一次見到了袁崇煥。

這是一次十分重要的召見,史稱平台召對。

他們見面的那一天,是崇禎元年(1628)七月十四日。

順便說一句,由于本人數學不好,在我以上敘述的所有史實中,日期都是依照原始史料,使用陰曆。而如果我沒記錯的話,陰曆七月十四日,是鬼節。
七月十四,鬼門大開,陰風四起。

那天有沒有鬼出來我不知道,但當天的這場談話,確實比較鬼。

談話開始,崇禎先客套,狠狠地誇獎袁崇煥,把袁督師說得心潮澎湃,此起彼伏,于是,袁督師激動地說出了下面的話:
“計五年,全遼可複。”
這句話的意思是,五年時間,我就能恢複遼東,徹底解決皇太極。

這下吹大發了。
百年之後的清朝史官們,在經過時間的磨礪和洗禮後,選出了此時此刻,唯一能夠挽救危局的人,並給予了公正的評價。
但這個人不是袁崇煥,而是孫承宗。
翻閱了上千萬字的明代史料後,我認為,這個判斷是客觀的。
袁崇煥是一個優秀的戰術實施者,一個堅定的戰斗執行者,但他並不是一個卓越的戰略制定者。
而從他此後的表現看,他也不是一個能正確認識自己的人。

所有的悲劇,即由此言而起。
崇禎很興奮,興奮得連聲誇獎袁崇煥,說你只要給我好好干,我也不吝惜賞賜,旁邊大臣也猛添柴火,歡呼雀躍,氣氛如此熱烈,以至于皇帝陛下決定,休會。

但腦袋清醒的人還是有的,比如兵科給事中許譽卿。
他抱著學習的態度,找到了袁崇煥,向他討教如何五年平遼。
照許先生的想法,袁督師的計劃應該非常嚴密。

然而袁崇煥的回答只有四個字:聊慰上意!


[1592]

翻譯過來就是,隨口說說,安慰皇上的。

差點拿筆做筆記的許譽卿當時就傻了。

他立刻小聲(怕旁邊人聽見)地對袁崇煥說:
“上英明,豈可浪對?異日按期責功,奈何?”
這句話意思是,皇上固然不懂業務,但是比較較真,現在忽悠他,到時候他按日期驗收工作,你怎麼辦?
袁督師的反應,史書上用了四個字:憮然自失。
沒事,牛吹過了,就往回拉。
于是,當崇禎第二次出場的時候,袁督師就開始提要求了。
首先是錢糧,要求戶部支持,武器裝備,要求工部支持
然後是人事,用兵、選將,吏部、兵部不得干涉,全力支持。
最後是言官,我在外打仗,言官唧唧喳喳難免,不要讓他們煩我。
以上要求全部得到了滿足,立即。

崇禎是個很認真的人,他馬上召集六部尚書,開了現場辦公會,逐個落實,保證兌現。
會議就此結束,雙方各致問候,散伙。
在這場召對中,崇禎是很真誠的,袁崇煥是很不真誠的,因為當時的遼東局勢已成定論,後金連衙門都修起來了,能夠守住就算不錯,你看崇禎兄才剛二十,又不懂業務,就敢糊弄他,是很不厚道的。
就這樣,袁崇煥胸懷五年平遼的口號,在崇禎期望的目光中,走向了遼東。
可他剛走到半路,就有人告訴他,你不用去了,去了也沒兵。
就在他被皇帝召見的十天後,甯遠發生了兵變。
兵變的原因,是不發工資。
我曾翻閱過明代戶部記錄,驚奇地發現,明朝的財政制度,是非常奇特的,因為幾乎所有的地方政府,竟然都沒有行政撥款。也就是說,地方辦公經費,除老少邊窮地區外,朝廷是不管的,自己去掙,掙得多就多花,掙得少就少花,掙不到就滾蛋。
而明朝財政收入的百分之八十,都用在了同一個地方——軍費。

什麼軍餉、糧草、衣物,打贏了有賞錢,打輸了有補償,打死了有安家費,再加上個別不地道的人吃空額,扣獎金,幾乎每年都不夠用。
甯遠的情況大致如此,由于財政困難,已經連續四個月沒有發工資。
要知道,明朝拖欠軍餉和拖欠工錢是不一樣的,不給工資,最多就去衙門告你,讓你吃官司,不給軍餉,就讓你吃大刀。


上篇:第426節     下篇:第428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