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28節  
   
第428節


[1593]

最先吃苦頭的,是遼東巡撫畢自肅,兵變發生時,他正在衙門審案,還沒反應過來,就被綁成了粽子,關進了牢房,和他一起被抓的,還有甯遠總兵朱梅。
抓起來就一件事,要錢,可惜的是,翻遍巡撫衙門,竟然一文錢沒有。
其實畢自肅同志,確實是個很自肅的人,為發餉的事情,幾次找戶部要錢,諷刺的是,戶部尚書的名字叫做畢自嚴,是他的哥哥,關系鐵到這個份上,都沒要到錢,可見是真沒辦法了。

但苦大兵不管這個,干活就得發工錢,不發工錢就干你,畢大人最先遭殃,被打得遍體鱗傷,奄奄一息,關鍵時刻部下趕到,說你們把他打死也沒用,不如把人留著,我去籌錢。
就這樣,兵變弄成了綁票,東拼西湊,找來兩萬銀子,當兵的不干,又要鬧事,無奈之下,巡撫衙門主動出面,以政府做擔保,找人借了五萬兩銀子(要算利息),補了部分工資,這才把人弄出來。
畢自肅確實是個好人,出來後沒找打他的人,反而跟自己過不去,覺得鬧到這個局勢,有很大的領導責任,但他實在太過實誠,為負責任,竟然自殺了。
畢巡撫是個老實人,袁督師就不同了,聽說兵變消息,勃然大怒:竟敢鬧事,反了你們了!
立刻馬不停蹄往地方趕,到了甯遠,衙門都不進,直接就奔軍營。
此時的軍營,已徹底失去控制,軍官都不敢進,進去就打,鬧得不行,袁崇煥進去了,大家都安靜了。
所謂鬧事,也是有欺軟怕硬這一說的。

袁崇煥首先宣讀了皇帝的諭令,讓大家散會,回營休息,然後他找到幾個心腹,只問了一個問題:

“誰帶頭鬧的?”
回答:
“楊正朝,張思順。”
那就好辦了,先抓這兩個。
兩個人抓來,袁崇煥又只問了一個問題:想死,還是想活。

不過是討點錢,犯不著跟自己過不去,想活。
想活可以,當叛徒就行。
很快,在兩人的幫助下,袁崇煥找到了參與叛亂的其余十幾個亂黨,對這些人,就沒有問題,也沒有政策了,全部殺頭。
領頭的沒有了,自然就不鬧了,接下來的,是追究領導責任。
負有直接責任的中軍部將吳國琦,殺頭,其余相關將領,免職的免職,查辦的查辦,這其中還包括後來把李自成打得滿世界亂逃的左良玉。

[1594]

兵變就此平息,但問題沒有解決,畢竟物質基礎決定上層建築,老不發工資,玉皇大帝也鎮不住。
袁崇煥直接找到崇禎,開口就要八十萬。
八十萬兩白銀,折合崇禎時期米價,大致是人民幣六億多。
袁崇煥真敢要,崇禎也真敢給,馬上批示戶部尚書畢自嚴,照辦。
畢自嚴回複,不辦。
崇禎大發雷霆,畢自嚴雷打不動,說來說去就一句話,沒錢。
畢尚書不怕事,也不怕死,他的弟弟死都沒能發出軍餉,你袁崇煥算老幾?

事實確實如此,我查了一下,當時明朝每年的收入,大致是四百萬兩,而明朝一年的軍費,竟然是五百萬兩!如此下去,必定破產。
明朝,其實就是公司,公司沒錢要破產,明朝沒錢就完蛋,而軍費的激增,應歸功于努爾哈赤父子這十幾年的搶掠帶折騰,所謂明亡清興的必然結局,不過如此。
雖說經濟緊張,但崇禎還是滿足了袁崇煥的要求,只是打了個折——三十萬兩。
錢搞定了,接下來是搞人。首先是遼東巡撫,畢巡撫死後,這個位置一直沒人坐,袁崇煥說,干脆別派了,撤了這個職務拉倒。
崇禎同意了。
然後袁崇煥又說,登州、萊州兩地(歸他管)干脆也不要巡撫了,都撤了吧。
崇禎又同意了。
最後袁崇煥還說,為方便調遣,特推薦三人:趙率教、何可綱、祖大壽(他的鐵杆),趙率教為山海關總兵,何可綱為甯遠總兵,原任總兵滿桂、麻登云(非鐵杆),另行任用。
崇禎還是同意了。

值得一提的是,在請示任用這三個人的時候,袁崇煥曾經說過一句話:
“臣選此三人,願與此三人共始終,若到期無果,願殺此三人,然後自動請死。”
此後的事情證明,這個誓言是比較准的,到期無果,三人互相殘殺,他卻未能請死。
至此,袁崇煥人也有了,錢也有了,薊遼之內,已無人可與抗衡。
不,不,還是有一個。
近十年來,曆任薊遼總督,無論是袁應泰、熊廷弼,王化貞,都沒有管過他,也管不了他。
“孤處天涯,為國效命,曲直生死,惟君命是從。”
臣左都督,掛將軍印領尚方寶劍,總兵皮島毛文龍泣血上疏。

[1595]

決定
袁崇煥想殺掉毛文龍。
這個念頭啥時候蹦出來的,實在無法考證,反正不是一天兩天了,而殺人動機,只有四個字:看不順眼。
當然,也有些人說,袁崇煥要殺掉毛文龍,是要為投敵做准備,其實這個說法並不新鮮,三百多年前袁崇煥快死那陣,京城里都這麼說。
但事實上,這是個相當無聊的講法,因為根據清朝《滿文老檔》的記載,毛文龍曾經跟皇太極通過信,說要投敵,連進攻路線都商量好了,要這麼說,袁崇煥還算是為國除害了。
鑒于清朝有亂改史料的習慣,再加上毛文龍一貫的表現,其真實性是值得商榷。
袁崇煥之所以決定干掉毛文龍,只是因為毛文龍不太聽話。
毛文龍所在的皮島,位于後金的後方,要傳命令過去,要麼穿越敵軍陣地,要麼坐船,如果不是什麼驚天劇變,誰也不想費這個事。
躲在島上,長期沒人管,交通基本靠走,通訊基本靠吼,想聽話也聽不了,所以不太聽話。
更重要的是,毛文龍在皮島,還是很有點作用的,他位于後金後方,經常派游擊隊騷擾皇太極,出來弄他一下,又不真打,實在比較惡心。被皇太極視為心腹大患。
但這個人也是有問題的,毛總兵駐守皮島八年,做得最成功的不是軍事,而是經濟,皮島也就是個島,竟然被他做成了經濟開發區,招商引資,無數的客商蜂擁而至,大大小小的走私船都從他那兒過,收錢就放行,他還參股。
打仗倒也真打,每年都去,就是次數少點——六次,大多數時間,是在島上列隊示威,或者派人去後金那邊摸個崗哨,打個悶棍之類。
但總體而言,毛文龍還是不錯的,一人孤懸海外,把生意做得這麼大,還牽制了皇太極,雖說打仗不太積極,但以他的兵力,能固守就及格了。
鑒于以上原因,曆代總督、巡撫都是睜只眼閉只眼,放他過去了。

但袁崇煥是不閉眼的,他的眼里,連粒沙子都不容。

幾年前,當他只是個四品甯前道的時候,就敢不經請示殺副總兵,現在的袁督師手握重權,小小的皮島總兵算老幾?
更惡劣的是,毛文龍有嚴重的經濟問題,八年多賬目不清,還從不接受檢查,且虛報戰功,也不聽招呼,實在是罪大惡極,必須干掉!
其實毛總兵是有苦衷的,說我撈錢,確是事實,那也是沒辦法,就這麼個荒島,要不弄點錢,誰跟你干?說我虛報戰功,也是事實,但這年頭,不打仗的都吹牛,打仗的都虛報,多報點成績也正常,都照程序走,混個屁啊?

[1596]


我曾查閱明代戶部資料及相關史料,毛文龍手下的人數,大致在四萬多人左右,按戶部撥出的軍餉,是鐵定不夠用的,換句話說,毛總兵做生意賺的錢,很多都貼進了軍餉,很夠意思。
可惜對袁崇煥同志而言,這些都沒有意義,在這件事上,他是純粹的對人不對事。
大難即將臨頭的毛總兵依然天真無邪,直到他得知了那個消息。
崇禎二年(1629)四月,薊遼督師袁崇煥下令:凡運往東江之物資船隊,必須先開到甯遠覺華島,然後再運往東江。
接到命令後,毛文龍當場暈菜,大呼:

“此乃攔喉切我一刀,必定立死!”

只是換個地方起運,為什麼立死呢?
因為毛總兵的船隊是有貓膩的,不但里面夾雜私貨,還要順道帶商船上島,袁督師改道,就是斷了他的財路,只能散伙。

他立即向皇帝上疏,連聲訴苦,說自己混不下去了,連哭帶嚇唬,得到的,卻只是皇帝的幾個字:從長計議。

從長計議?怎麼從長,喝西北風?
在他最困難的時候,一個最不可能幫助他的人幫助了他。
窮得發慌的毛文龍突然收到了十萬兩軍餉,這筆錢是袁崇煥特批的。
拿錢的那一刻,毛文龍終于明白了袁崇煥的用意:拿我的錢,就得聽我的話。
也好,先拿著,到時再慢慢談。
然而袁崇煥的真實用意是:拿我的錢,就要你的命!
說起來,毛文龍算是老江湖了,混了好幾十年,還是吃了沒文化的虧,要論耍心眼,實在不如袁崇煥。
他做夢也想不到,很久以前,袁督師就打算干掉他。
早在崇禎元年(1628)七月,袁崇煥在京城的時候,曾找到大學士錢龍錫,對他說過這樣一句話:
“(毛文龍)可用則用之,不可用則殺之。”

這還不算,殺的方法都想好了:
“入其軍,斬其帥!”
後來他給皇帝的奏疏上,也明明白白寫著:
“去年(崇禎元年)十二月,臣安排已定,文龍有死無生矣!”

[1597]

“安排已定”,那還談個屁


上篇:第427節     下篇:第429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