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33節  
   
第433節

這是自于謙保衛戰後,京城發生的最大規模的戰斗,皇太極以南北對進戰術,分別進攻北城的德勝門和南城的廣渠門。
為保證不白來,皇太極下了血本,北路軍五萬余人,由他親率,隨同攻擊的包括大貝勒代善,濟爾哈朗等,而守衛北城的,是滿桂。
南路軍也不白給,共四萬人,三貝勒莽古爾泰帶隊,還包括後來辮子戲里的主要角色多爾袞、多鐸,守在這里的,就是袁崇煥。
戰斗同時開始。
袁崇煥率所部九千余人,在城外列陣迎敵。
莽古爾泰雖然比較蠢,但算術還是會的,四萬對九千,往前沖就是了。
但戰術還是要講的,他先率軍先沖袁崇煥的左翼,沖不動,退了。

過了一會,又率軍沖擊明軍右翼,還是沖不動,又退了。
估計是自尊心受到了傷害,第三次,他率領全部主力,直接撲袁崇煥。
後果很嚴重。
袁崇煥帶來的,是明軍最精銳的部隊——關甯鐵騎。
而且據某些史料講,包括祖大壽、吳襄在內的一干猛人,都在這支部隊里。
幾乎就在莽古爾泰沖鋒的同時,袁崇煥發動了反沖鋒。
此戰無需介紹戰術,因為基本沒有戰術,雙方騎兵對沖,誰更能砍,誰就能贏。
戰斗過程極其慘烈,四小貝勒之一的阿濟格的坐騎被射死,他身中數箭,差點當場完蛋,莽古爾泰本人被擊傷。
袁崇煥也很懸,為鼓勵士兵,他親自上陣參加沖鋒。據史書記載,他左沖右突如入無人之境,身中數箭,竟然毫發無傷,有如神助。
同樣身中數箭,阿濟格被射得奄奄一息,袁督師還能繼續奮斗,秘訣在于四個字——“重甲難透”。

[1613]

這四個字的意思是,袁督師身上的盔甲厚,箭射到他身上,一點事都沒有。
在關甯鐵騎的攻擊下,後金軍開始敗退。
但八旗軍的戰斗力相當強悍,加上莽古爾泰腦子不好用,還有幾把力氣,再次集結部隊,發動了第二次沖鋒。
死磕的力量是很大的,袁督師的中軍被沖散,他在亂軍之中被人圍攻,差點被剁。好在部下反應快,幫他格了幾刀(格之獲免),才從鬼門關爬出來。
穩住陣腳後,關甯軍開始反擊,然後又是你打過來,我打過去,一直折騰了八個鍾頭,直到晚上六點,莽古爾泰終于支持不住,敗退,沒來得及跑的,都被趕進了護城河。

廣渠門之戰結束,後金累計傷亡一千余人,明軍大勝。
南城勝利之際,北城的滿桂正在苦苦支撐。
進攻德勝門的軍隊,包括皇太極的親軍主力,戰斗力非常強,滿桂先派部將迎戰,沒一會就被打回來。關鍵時刻,滿桂同志表現出了高昂的革命斗志,親自上陣,並指揮城頭炮兵開炮支援。
在他的光輝榜樣映照下,城下明軍勇猛作戰,城上明軍勇猛開炮,後金軍死傷慘重。但不知城頭上的哪位仁兄,點炮的時候太過勇猛,一哆嗦偏了准頭,一炮直奔滿桂同志,當場就把他撂倒,遍體負傷,好在撿了條命,被人護著回去養傷了。

主帥雖然撤走,但在大炮的掩護下,明軍依然奮戰不已,付出重大傷亡後,皇太極被迫撤退,德勝門之戰就此結束。
這一天對袁崇煥而言,是很光榮的,他憑借自己的精兵良將,在京城打敗了實力強勁的八旗軍。
更重要的是,同一天出戰的滿桂,是他的死敵,當著皇帝的面,一個打出去,一個抬回來,實在很有面子。
可是他想不到,滿桂同志的這筆帳,最終會算到他的身上,因為在那天戰役結束時,一個流言開始在京城流傳:
開炮打傷滿桂的,就是袁崇煥。
這個說法是不可信的,因為滿桂在德勝門作戰,而袁崇煥在廣渠門,今天在北京,要跑個來回,估計都要一個鍾頭,無論如何,袁崇煥都是過不去的。


[1614]

但袁督師背這個黑鍋,也不是全無道理,他跟滿桂從甯遠就開始干仗,後來硬把滿總兵擠回關內,從來就不待見這人,現在滿桂受傷了,算在他頭上也不奇怪。
從毛文龍開始,到滿桂,再到崇禎,袁崇煥一步步將自己逼入絕境,雖然他自己並不知曉。

袁崇煥,廣西藤縣人,自“蠻夷之地”而起,奮發讀書,然資質平平,四次落第,以三甲僥幸登科,後赴遼東,得孫承宗賞識,于遼東潰敗之時,以獨軍守孤城,屹然不倒,先後擊潰努爾哈赤、皇太極父子,護衛遼東。
後受閹黨所迫離職,蒙崇禎器重再起,然性格跋扈,調離滿桂,安插親信,以尚方寶劍殺毛文龍,奉調守京,不顧大局,擅自駐防于城下,致京郊怨聲四起,後不惜性命,與皇太極苦戰,大破敵軍,不顧生死,身先士卒。
我想,差不多了。
最終命運揭曉之前,袁崇煥的表現大致如此。
他並不是一個天賦異稟的人,經過努力和奮斗,還有難得的機遇(比如孫承宗),才最終站上曆史的舞台。
他並不完美,不守規章,不講原則,想怎麼干就怎麼干,私心很重,聽話的就提,不聽話的就整(或殺)。
而某些所謂“專家”的所謂“力挽狂瀾”,基本就是扯淡。關于這個問題,我曾在社科院明史學會的例會上,跟明史專家討論過多次。客觀地講,以他的戰略眼光(跟著皇太極繞京城跑圈)和實際表現(擅殺毛文龍),守城出戰確屬上乘,讓他繼續鎮守遼東,還能鬧出什麼事來也難說,所謂挽救危局,隨便講幾句吧。

袁崇煥絕不是叛徒,也絕不是一個關鍵性人物,他存在與否,並不能決定明朝的興衰成敗。換句話說,以他的才能,無論怎麼折騰,該怎麼樣還怎麼樣。
對于這個悲劇性的結論,我不知道袁崇煥是否知道,他的一生豐富多彩,困守孤城,決死拼殺、遭人排擠、縱橫馳騁、身處絕境,人家遇不上的事,他大都遇上了。
但無論何時、何地,得意、失意,他一直在努力,他堅信,自己的努力終將改變一切。

他始終沒有放棄過
崇禎二年(1629)十一月二十七日,京城九門換防,一切准備就緒。

最終的結局已經注定,無需改變,也無法改變。
就在這天,堅定的袁崇煥開始了自己人生中的最後一戰——左安門之戰。

[1615]

袁崇煥列隊于城外。

因為不能入城,只能背城布陣。背對著冰冷的牆磚,在京城凜冽的寒風中,他面對皇太極,展開了波瀾壯闊人生的最後一幕。

後金軍用潮水般的進攻,證明了自己還想進北京搶一把的美好願景,但關甯鐵騎用倒在他們面前的無數尸體證明,你們不行。
雙方在左安門外持續激戰,經過長達五個多小時的拉鋸,皇太極終于支持不住,再次敗退。左安門之戰,以明軍獲勝告終。
結束了,都結束了。
一個將軍最好的歸宿,就是在最後一場戰役中,被最後一顆子彈打死

——巴頓
我原先認為,說這句話的人,應該是吃飽了撐的外加精神失常,現在我明白了,他是對的。
崇禎二年(1629)十二月一日,袁崇煥得到指示,皇帝召見立即進城。
召見的理由是議餉,換句話說就是發工資。
命令還說,部將祖大壽一同覲見。
從古到今,領工資這種事都是跑著去的。袁崇煥二話不說,馬上往城里跑,所以他忽略了如下問題:既然是議餉,為什麼要拉上祖大壽?
跑到城下,卻沒人迎接,也不給開城門,等了半天,丟下來個筐子,讓袁督師蹲進去,拉上來。
這種入城法雖說比較寒摻,但好歹是進去了,在城內守軍的指引下,他來到了平台。
滿桂和黑云龍也來了,正等待著他。

在這個曾帶給他無比榮譽和光輝的地方,他第三次見到了崇禎。
第一次來,崇禎很客氣,對他言聽計從,說什麼是什麼,要什麼給什麼。第二次來,還是很客氣,十一月份了,城頭風大(我曾試過),二話不說就脫衣服,很夠意思。


上篇:第432節     下篇:第434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