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35節  
   
第435節


[1619]

半個月前,草民孫承宗受召進入京城,皇帝對他說:“從今天起,你就是大學士,這是上級對你的信任。”
然後皇帝又說,“既然你是孫大學士了,現在出發去通州,敵人馬上到。”
對于這種平時不待見,臨時拉來背鍋的欠揍行為,孫承宗沒多說什麼,在他看來,這是義務。

但要說上級一點不支持,也不對,孫草民進京的時候,身邊只有一個人,他去通州迎敵的時候,朝廷還是給了孫大學士一些人。
一些人的數量是,二十七個。
孫大學士就帶著二十七個人,從京城沖了出來,前往通州。
當時的通州已經是前線了,後金軍到處劫掠,殺人放火兼干車匪路霸,孫大學士路上就干了好幾仗,還死了五個人,到達通州的時候,只剩二十二個。
通州是有兵的,但不到一萬人,且人心惶惶,總兵楊國棟本來打算跑路了,孫承宗把他拉住,硬拽上城樓,巡視一周,說明白不走,才把大家穩住。
通州穩定後,作為內閣大學士兼兵部尚書,孫承宗開始協調各路軍隊,組織作戰。
以級別而言,孫大學士是總指揮,但具體實施起來,卻啥也不是。

且不說其他地區的勤王軍,就連嫡系袁崇煥都不聽招呼,孫承宗說,你別繞來繞去,在通州布防,把人擋回去就是了,偏不聽,協調來協調去,終于把皇太極協調到北京城下。

然後又是噼里啪啦一陣亂打,袁督師進牢房,皇太極也沒真走,占著四座城池,隨時准備再來。京城附近的二十多萬明軍,也是看著人多,壓根沒人出頭,關甯鐵騎也不可靠,祖大壽都逃過一次了,難保他不逃第二次。
據說孫承宗是個水命,所以當救火隊員實在再適合不過了。
他先找祖大壽。
祖大壽是個比較難纏的人,且向來囂張跋扈,除了袁崇煥,誰的面子都不給。
但孫承宗是例外,用今天的話說,當年袁督師都是給他提包的,老領導的老領導,就是領導的平方。

孫大學士說:袁督師已經進去了,你要繼續為國效力。
祖大壽說,袁督師都進去了,我不知哪天也得進去,還效力個屁。
孫承宗說:就是因為袁督師進去了,你才別鬧騰,趕緊給皇帝寫檢討,就說你要立功,為袁督師贖罪。



[1620]

祖大壽同意了,立即給皇帝寫信。
這邊糊弄完了,孫承宗馬上再去找皇帝,說祖大壽已經認錯了,希望能再有個機會,繼續為國效命。
話剛說完,祖大壽的信就到了,皇帝大人非常高興,當即回複,祖大壽同志放心去干,對你的舉動,本人完全支持。
雖然之前他也曾對袁崇煥說過這句話,但這次他做到了,兩年後祖大壽在大凌河與皇太極作戰,被人抓了,後來投降又放回來,崇禎問都沒問,還接著用。如此鐵杆,就是孫承宗糊弄出來的。
孫承宗搞定了祖大壽,又去找馬世龍。
馬世龍也是遼東系將領,跟祖大壽關系很好,當時拿著袁崇煥的信去追祖大壽的,即是此人。這人的性格跟祖大壽很類似,極其強橫,唯一的不同是,他連袁崇煥的面子都不給,此前有個兵部侍郎劉之綸,帶兵出去跟皇太極死磕,命令他帶兵救援,結果直到劉侍郎戰死,馬世龍都沒有來。
但是孫大學士仍然例外,什麼關甯鐵騎、關甯防線,還有這幫認人不認組織的武將,都是當年他弄出來的,能壓得住陣的,也只有他。

但手下出去找了幾天,都沒找到這人,因為馬世龍的部隊在西邊被後金軍隔開,沒消息。
但孫承宗是有辦法的,他出了點錢,找了幾個人當敢死隊,拿著他的手書,直接沖過後金防線,找到了馬世龍。
老領導就是老領導,看到孫承宗的信,馬世龍當即表示,服從指揮,立即前來會師。
至此,孫承宗終于集結了遼東系最強的兩支軍隊,他的下一個目標是:擊潰入侵者。
皇太極退出關外,並派重兵駐守遵化、永平四城,作為後金駐關內辦事處,下次來搶東西也好有個照應。
這種未經許可的經營行為,自然是要禁止的,崇禎三年(1630)二月,孫承宗集結遼東軍,發起進攻。
得知孫承宗進攻的消息時,皇太極並不在意,按年份算,這一年,孫承宗都六十八了,又精瘦,風吹都要擺幾擺,看著且沒幾天蹦頭了,實在不值得在意。
結果如下:
第一天,孫承宗進攻欒城,一天,打下來了。

第二天,進攻遷安,一天,打下來了。
第三天,皇太極坐不住了,他派出了援兵。



[1621]

帶領援兵的,是皇太極的大哥,四大貝勒之一的阿敏。
阿敏是皇太極的大哥,在四大貝勒里,是很能打的。派他去,顯示了皇太極對孫承宗的重視,但我始終懷疑,皇太極跟阿敏是有點矛盾的。
因為戰斗結果實在是慘不忍睹。
阿敏帶了五千多人到了遵化,正趕上孫承宗進攻,但他剛到,看了看陣勢,就跑路了。
孫承宗並沒有派兵攻城,他只是在城下,擺上了所有的大炮。
戰斗過程十分無聊,孫承宗對炮兵的使用已經爐火純青,幾十炮打完,城牆就轟塌了,阿敏還算機靈,早就跑到了最後一個據點——永平。
如果就這麼跑回去,實在太不像話,所以阿敏在永平城下擺出了陣勢,要跟孫承宗決戰。
決戰的過程就不說了,直接說結果吧,因為從開戰起,勝負已無懸念,孫承宗對戰場的操控,已經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,大炮轟完後,騎兵再去砍,真正實現了無縫對接。
阿敏久經沙場,但在孫老頭面前,軍事技術還是小學生水平,連一天都沒撐住,白天開打下午就跑了,死傷四千余人,連他自己都負了重傷,差點沒能回去。
就這樣,皇太極固守的關內四城全部失守,整個過程只用五天。
消息傳到京城,崇禎激動了,他二話不說,立馬跑到祖廟向先輩彙報,並認定,從今以後,就靠孫承宗了。
事情就這樣結束了,自崇禎二年十一月起,皇太極率軍進入關內,威脅北京,沿途燒殺搶掠,所過之地實行屠城,尸橫遍野,史稱“己巳之變”。
在這場戰爭中,無辜百姓被殺戮,經濟受到嚴重破壞,包括滿桂在內的幾位總兵陣亡,袁崇煥下獄,明朝元氣大傷。
但一切已經過去,對于崇禎而言,明天比昨天更重要。
當然,在處理明天的問題前,必須先處理昨天的問題。
這個問題的名字叫做袁崇煥。
對話
怎麼處理袁崇煥,這是個問題。

其實崇禎並不想殺袁崇煥。

十二月一日,逮捕袁崇煥的那天,崇禎給了個說法——解職聽堪。
這四個字的意思是,先把職務免了,再看著辦。
看著辦,也就是說可以不辦。




[1622]

事實上,當時幫袁崇煥說話的人很多,看情形關幾天沒准就放了,將來說不定還能複職。
但九個月後,崇禎改變了主意,他已下定決心,處死袁崇煥。
為什麼?

對于這一變化,許多人的解釋,都來源于一個故事。

故事是這樣的:
崇禎二年(1629)十一月二十八日,在北京城外無計可施的皇太極,決定玩個陰招。

他派人找來了前幾天抓住的兩個太監,並把他們安排到了一個特定的營帳里,派專人看守。

晚上,夜深人靜之時,在太監的隔壁營帳,住進了兩個人,這兩個人用人類能夠聽見的聲音(至少太監能聽見),說了一個秘密。
秘密的內容是袁崇煥已經和皇太極達成了密約,過幾天,皇太極攻擊北京,就能直接進城。
這兩個太監不負眾望,聽見了這個秘密,第二天,皇太極又派人把他們給送了回去。
他們回去之後,就找到了相關部門,把這件事給說了,崇禎大怒,認定袁崇煥是個叛徒,最終把他給辦了。
故事講完了。
這是個相當智慧且相當胡扯的故事。
二十年前,我剛上小學二年級的時候,曾相信過這個故事,後來我長大了,就不信了。
但把話說絕了,似乎不太好,所以我更正一下:如果當事人全都是小學二年級水平,故事里的詭計是可以成功的。
因為這個故事實在太過幼稚。
首先,你要明白,崇禎不是小學二年級學生,他是一個老練成熟的政治家,也是大明的最高領導。

三年前,滿朝都是閹黨,他啥都沒說,只憑自己,就擺平了無法無天的魏忠賢;兩年前,袁崇煥不經許可,干掉了毛文龍,他還是啥都沒說。
明朝的言官很有職業道德,喜歡告狀,自打袁崇煥上任,他的檢舉信就沒停過,說得有鼻子有眼,某些問題可能還是真的,他仍然沒說。
敵軍兵臨城下,大家都罵袁崇煥是叛徒,他脫掉自己的衣服,給袁崇煥披上,打死他都沒說。
所以最後,他聽到了兩個從敵營里跑出來的太監的話,終于說了:殺掉袁崇煥。
無語,徹底的無語。
我曾十分好奇,這個讓人無語的故事到底是怎麼來的。
經過比對記載此事的幾十種史料,我確定,這個故事最早出現的地方,是清軍入關後,由清朝史官編撰的《清太宗實錄》。
明白了。



[1623]



上篇:第434節     下篇:第436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