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42節  
   
第442節

換句話說,錢謙益有無作弊,並不重要,只要把他打成結黨,就必定完蛋。

事實上,錢謙益確實是東林黨的領袖,所以在辯論時,務必不斷挑事,耍流氓,吸引更多的人來罵自己,都無所謂。
因為最後的決斷者,只有一個。
當崇禎看到這一切時,他必定會認為,錢謙益的勢力太大,結黨營私,絕不可留。

這就是溫體仁的詭計,事實證明,他成功了。

通過這個圈套,他騙過了崇禎,除掉了錢謙益,所有的人都被他蒙在鼓里,至少他自己這樣認為。
但事實可能並非如此,這場辯論的背後,真正的勝利者,是另一個人——崇禎。
其實溫體仁的計謀,崇禎未必不知道,但他之所以如此配合,是因為這是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。
當時的朝廷,東林黨實力很強,從內閣到言官,都是東林黨,雖說就工作業績而言,比閹黨要強得多,但歸根結底,也是個威脅,如此下去再不管,就管不住了。
現在既然溫體仁跳出來,主動背上黑鍋,索性就用他一把,敲打一下,提提醒,換幾個人,阿貓阿狗都行,只要不是東林黨,讓你們明白,都是給老子打工的,老實干活!

[1643]


當然明白人也不是沒有,比如黃宗羲,就是這麼想的,還寫進了書里。
但搞倒了錢謙益,對溫體仁而言,是純粹的損人不利已,因為他老兄太過討嫌,沒人推舉他,鬧騰了半天,還是消停了。
消停了一年,機會來了,機會的名字,叫袁崇煥。

畫了一個圈,終于回到了原點。
之後的事,之前都講了,袁督師很不幸,指揮出了點問題,本來沒事,偏偏和錢龍錫拉上關系,就這麼七搞八搞,自己進去了,錢龍錫也下了水。
在很多人眼里,崇禎初年是很亂的,錢謙益、袁崇煥、錢龍錫、作弊、通敵、下課。
現在你應該明白,其實一點不亂,事實的真相就是這麼簡單,只有兩個字——利益,周延儒的利益,溫體仁的利益,以及崇禎的利益。

錢謙益、袁崇煥、還有錢龍錫,都是利益的犧牲品。
而這個推論,有一個最好的例證。袁崇煥被殺掉後,錢龍錫按規定,也該干掉,死刑批了,連刑場都備好,家人都准備收尸了,崇禎突然下令:不殺了。
關于這件事,許多史書上都說,崇禎皇帝突然覺悟。
我覺得,持這種觀點的人,確實應該去覺悟一下,其實意思很明白,教訓教訓你,跟你開個玩笑,臨上刑場再拉下來,很有教育意義。
周延儒和溫體仁終究還是成功了,崇禎三年(1630)二月,周延儒順利入閣,幾個月後,溫體仁入閣。
溫體仁入閣,是周延儒推薦的,因為崇禎最喜歡的,就是周延儒。但周兄還是很講義氣,畢竟當年全靠溫兄在前面踩雷,差點被口水淹死,才有了今天的局面,拉兄弟一把,是應該的。
其實就能力而言,周延儒和溫體仁都是能人,如果就這麼干下去,也是不錯的,畢竟他們都是惡人,且手下並非善茬,換個人,估計壓不住陣。
但所謂患難兄弟,基本都有規律,拉兄弟一把後,就該踹兄弟一腳了。
最先開踹的,是溫體仁。
錢龍錫被皇帝赦免後,第一個上門問候的,不是東林黨,而是周延儒。
周兄此來的目的,是邀功。什麼皇上原本很生氣,很憤怒,很想干掉你,但是關鍵時刻,我挺身而出,在皇帝面前幫你說了很多好話,你才終于脫險云云。
這種先挖坑,再拉人,既做婊子,又立牌坊的行為,雖很無聊,卻很有效,錢龍錫很感動,千恩萬謝。

[1644]


周延儒走了,第二個上門問候的來了,溫體仁。
溫體仁的目的,大致也是邀功,然而意外發生了。
因為錢龍錫同志剛從鬼門關回來,且經周延儒忽悠,異常激動,溫兄還沒開口,錢龍錫就如同連珠炮般,把監獄風云,脫離苦海等前因後果全盤托出。
特別講到皇帝憤怒,周延儒挺身而出,力挽狂瀾時,錢龍錫同志極為感激,眼淚嘩嘩地流著。
溫體仁安靜地聽完,說了句話。
這句話徹底止住了錢龍錫的眼淚:
“據我所知,其實皇上不怎麼氣憤。”
啥?不氣憤?不氣憤你邀什麼功?混蛋!
所以錢龍錫氣憤了。類似這種事情,自然有人去傳,周延儒知道後,也很氣憤——我拉你,你踹我?
溫體仁這個人,史書上的評價,大都是八個字:表面溫和,深不可測。

其實他跟周延儒的區別不大,只有一點:如果周延儒是壞人,他是更壞的壞人。
對他而言,敵人的名字是經常換的,之前是錢謙益,之後是周延儒。
所以在搞倒周延儒這件事上,他是個很堅定,很有毅力的人。
不久之後,他就等到了機會,因為周延儒犯了一個與錢謙益同樣的錯誤——作弊。
崇禎四年,周延儒擔任主考官,有一個考生跟他家有關系,就找到他,想走走後門,周考官很大方,給了個第一名。
應該說,對此類案件,崇禎一向是相當痛恨的,更巧的是,這事溫體仁知道了,找了個人寫黑材料,准備下點猛藥,讓周延儒下課。

不幸的是,周延儒比錢謙益狡猾得多。聽到風聲,不慌不忙地做了一件事,把問題搞定了,充分反映了他的厚黑學水平。
他把這位考生的卷子,交給了崇禎。

應該說,這位作弊的同學還是有點水平的,崇禎看後,十分高興,連連說好,周延儒趁機添把火,說打算把這份卷子評為第一,皇帝認為沒有問題,就批了。
皇帝都過了,再找麻煩,就是找抽了,所以這事也就過了。
但溫體仁這關,終究是過不去的。
崇禎年間的十七年里,一共用了五十個內閣大臣,特別是內閣首輔,基本只能干幾個月,任期超過兩年的,只有兩個人。
第二名,周延儒,任期三年。
第一名,溫體仁,任期八年。
溫首輔能混這麼久,只靠兩個字,特別。
特別能戰斗,特別能折騰。


上篇:第441節     下篇:第443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