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43節  
   
第443節


[1645]

在此後的一年里,溫體仁無怨無悔、鍥而不舍地折騰著,他不斷地找人黑周延儒,但皇帝實在很喜歡周首輔,雖屢敗屢戰,卻屢戰屢敗,直到一年後,他知道了一句話。
就是這句話,最終搞定了千言萬語都搞不定的周延儒。
全文如下:

“余有回天之力,今上是羲皇上人。”
前半句很好懂,意思是我的能量很大。
後半句很不好懂,卻很要命。
今上,是指崇禎,所謂羲皇上人,具體是誰很難講,反正是原始社會的某位皇帝,屬于七十二帝之一,就不扯了,而他的主要特點,是不管事。
翻譯過來,意思是,我的能量很大,皇上不管事。
這句話是周延儒說的,是跟別人聊天時說的,說時旁邊還有人。
溫體仁把這件事翻了出來,並找到了證人。

啥也別說了,下課吧。

周延儒終于走了,十年後,他還會再回來,不過,這未必是件好事。
朝廷就此進入溫體仁時代。
按照傳統觀點,這是一個極其黑暗的時代,在無能的溫體仁的帶領下,明朝終于走向了不歸路。
我的觀點不太傳統,因為我看到的史料告訴我,這並非事實。
溫體仁能夠當八年的內閣首輔,只有一個原因——他能夠當八年的內閣首輔。

作為內閣首輔,溫體仁具備以下條件:首先,他很精明強干。據說一件事情報上來,別人還在琢磨,他就想明白了,而且能很快做出反應。其次,他熟悉政務,而且效率極高,還善于整人(所以善于管人)。
最後,他不是個好人。當然,對朝廷官員而言,這一點在某些時候,絕對不是缺點。
估計很多人都想不到,這位溫體仁還是個清官,不折不扣的清官,做了八年首輔,家里還窮得叮當響,從來不受賄,不貪汙。
相對而言,流芳千古的錢謙益先生,就有點區別了,除了家產外,也很能掙錢(怎麼來的就別說了),經常出沒紅燈區。六十多歲了,還娶了柳如是。明朝亡時,說要跳河殉國,腳趾頭都還沒下去,就縮了回來,說水冷,不跳了,就投降了清朝。清朝官員前來拜訪,看過他家後,發出了同樣的感歎:你家真有錢。


[1646]

溫體仁未必是奸臣,錢謙益未必是好人。不需要驚訝,曆史往往跟你所想的並不一樣。英雄可以寫成懦夫,能臣可以寫成奸臣,史實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,誰來寫。
溫體仁的上任,對崇禎而言,不算是件壞事。就人品而言,他確實很卑劣,很無恥,且工于心計,城府極深,但要鎮住朝廷那幫大臣,也只能靠他了。
應該說,崇禎是有點想法的,畢竟他手中的,不是爛攤子,而是一個爛得不能再爛的攤子。邊關戰亂,民不聊生,政治腐敗,朝廷混亂,如此下去,只能收攤。
崇禎同志一直很擔心,如果在他手里收攤,將來下去了,沒臉見當年擺攤的朱重八(後來他用一個比較簡單的方法辦到了)。
所以執政以來,他干了幾件事,希望力挽狂瀾。
第一件事,就是肅貪。
到崇禎時期,官員已經相當腐敗,收錢辦事,就算是好人了。對此,崇禎非常地不滿,決心肅貪。

問題在于,明朝官場,經過二百多年的磨礪,越來越光,越來越滑。潛規則、明規則,基本已經形成一套行之有效的規章,大家都在里邊混,就談不上什麼貪不貪了,所謂天下皆貪,即是天下無貪。
當然,偶爾也有個把人,是要突破規則,冒冒頭的。
比如戶部給事中韓一良,就是典型代表。
當崇禎下令整頓吏治時,他慷慨上書,直言汙穢,而且還說得很詳細,什麼考試作弊內幕,買官賣官內幕,提成、陋規等等。為到達警醒世人的目的,他還坦白,自己身為言官,幾個月之內,已經推掉了幾百兩銀子的紅包。
崇禎感動了,這都什麼年月了,還有這樣的人啊,感動之余,他決定在平台召開會議,召見韓一良及朝廷百官,並當眾嘉獎提升。
皇帝很激動,後果很嚴重。
因為韓一良同志本非好鳥,也沒有與貪汙犯罪死磕到底的決心,只是打算罵幾句出出氣,沒想到皇帝大人反應如此強烈,無奈,事都干了,只能硬著頭皮去。
在平台,崇禎讓人讀了韓一良的奏疏,並交給百官傳閱,大為贊賞,並叫出韓一良,提升他為都察院右僉都禦史。
原本只是七品,一轉眼,就成了四品。

我研讀曆史,曾總結出一條琱[不變的規律——世上的事,從沒有白給的.


[1647]

韓一良同志還沒高興完,就聽到了這樣一句話:
“此文甚好,希望科臣(指韓一良)能指出幾個貪汙的人,由皇帝懲處,以示懲戒。”
說話的人,是吏部尚書王永光。
王永光很不爽,自打聽到這封奏疏,他就不爽了,因為他是吏部尚書,管理人事,說朝廷貪汙成風,也就是說他管得不太好,所以他決定教訓韓一良同志。
這下韓禦史抓瞎了,因為他沒法開口。
自古以來,所謂集體負責,就是不負責,所以批評集體,就是不批評。韓禦史本意,也就是批評集體,反正沒有具體對象,沒人冒頭反駁,可以過過嘴癮。
現在一定要你說出來,是誰貪汙,是誰受賄,就不好玩了。
但崇禎似乎很有興趣,當即把韓一良叫了出來,讓他指名道姓。
韓一良想了半天,說,現在不能講。
崇禎說,現在講。
韓一良說,我寫這封奏疏,都是泛指,不知道名字。
崇禎怒了:你一個名字都不知道,竟然能寫這封奏疏,胡扯!五天之內,把名字報來!
事兒大了,照這麼搞,別說升官,能保住官就不錯,韓一良回去了,在家抓狂了五天,憋得臉通紅,終于憋出了一份奏疏。
很明顯,韓一良是下了功夫的,因為在這份奏疏里,他依然沒有說出名字,卻列出了幾種人的貪汙行徑,並希望有關部門嚴查。當然,他也知道,這樣是不過了關的,就列出了幾個人——已經被處理過的人。
反正處理過了,罵絕祖宗十八代,也不要緊。
這封極為滑頭的奏疏送上去後,崇禎沒說什麼,只是下令在平台召集群臣,再次開會。
剛開始的時候,氣氛是很和諧的,崇禎同志對韓一良說,你文章里提到的那幾個人,都已經處理了,就不必再提了。
然後,他又很和氣地提到韓一良的奏疏,比如他曾經拒絕紅包,達幾百兩之多的優秀事跡。
戲演完了,說正事:
“是誰送錢給你的!說!”

韓一良同志懵了,但優秀的自律精神鼓舞了他,秉承著打死也不說的思想,到底也沒說。

崇禎也很干脆,既然你不說,就不要干了,走人吧。
韓一良同志的升官事跡就此結束,禦史沒撈到,給事中丟了,回家。
然而最傷心的,並不是他,是崇禎。



[1648]

他不知道,自己如此坦白,如此真誠,如此想干點事,怎麼連句實話都換不到呢?
這個問題,沒人能回答
但要說他啥事都沒干成,也不對,事實上,崇禎二年(1629),他就干過一件大事,且相當成功。
這年四月,刑部給事中劉懋上疏,請求清理驛站。

所謂驛站,就是招待所,著名的偉大的政治家、軍事家、哲學家王守仁先生,就曾經當過招待所的所長。

當然,王守仁同志干過的職務很多,這是最差的一個。因為在明代,驛站所長雖說是公務員,論級別,還不到九品,算是不入流,還要負責接待沿途官員,可謂人見人欺。
所以一直以來,驛站都沒人管。

但到崇禎這段,驛站不管都不行了。

因為明代規定,驛站接待中央各級官員,由地方代管。
這句話不好理解,說白了,就是驛站管各級官員吃喝拉撒睡,但費用自負。
因為明代地方政府,並沒有辦公經費,必須自行解決,所以驛站看起來,級別不高,也沒人管。


上篇:第442節     下篇:第444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