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46節  
   
第446節


[1655]

其實從開始,祖大壽就沒打算投降,堂堂大明總兵,怎麼能投降呢?
但不投降就出不去,所以他決定,投個降,先出去。
但是何可綱反對。
此時,祖大壽有兩種選擇,第一,當著大家告訴何可綱,我們不是投降,是忽悠皇太極的,等出去後,我們就找個機會跑路,回家洗了睡。
但這麼干,難保不被人舉報,保密起見最好別講。且何可綱本是個二杆子,要死就死,投降就投降,投什麼假降?
第二;殺了他。

只能這樣。

于是何可綱死去了,祖大壽活下來,為了同一個目標。
事實上,祖大壽回到錦州後,啥都沒干,就說自己跑回來了,繼續一心一意地鎮守錦州,堅決打擊皇太極。
但剛涮完人家,就不認賬,實在太過缺德,所以他在十一月二日的時候,還是按約定放了幾炮,就當是給皇太極同志留個紀念,說聲拜拜。
至于送信解釋情況,說自己暫時無法下手,倒也並非客氣,實在是沒辦法,因為他的許多部下和親屬,還在皇太極那邊,自己跑了,還不客氣客氣,就扯淡了。所以這幾封信的意思也很明確,就是說我雖然騙了你,但你也消消氣,別把事情做絕,將來沒准還能合作。
當然,關于這件事,也有爭議說祖大壽同志不是詐降,是真降,只不過回錦州後人手不足沒法下手,所以才沒干。
這種說法是不太靠譜的,因為很快,他就接受了錦州防務,鎮守錦州,要多少人手有多少人手,也沒干。

袁崇煥終究沒有看錯人。
但這件事情最奇特的地方,既不是祖大壽忽悠,也不是皇太極被忽悠,而是崇禎。
錦州守將,巡撫丘禾嘉是一個極其謹慎的人,雖然祖大壽沒說實話,但他已多方查證,確認了祖大壽的投降,並且寫成了報告,上報崇禎。
奇怪的是,報告送上去了,崇禎也看了,卻沒有任何反應,壓根就沒理這事,依然委任祖大壽鎮守錦州。
在這世上混,大家都不容易,睜只眼閉只眼算了吧。

最倒黴的反倒是孫承宗。他開始砌牆的時候,很多人就不服氣,現在牆沒砌好,就給人拆了,還收拾了施工隊,于是又是一片口水鋪天蓋地而來,孫承宗比較識趣,一個月後就辭職走人了。


[1656]


曆經三朝風云,關甯防線的構架者,袁崇煥、祖大壽的提拔者,忠誠的愛國者,力挽狂瀾的偉大戰略家孫承宗,結束了。

但這並不是他的終點,七年之後,他將在另一個舞台上,演出他人生最輝煌的一刻,以最壯烈的方式。
意外的意外

大凌河失陷了,皇太極走了,孫承宗也走了,這就是崇禎四年大凌河之戰的結果。
但還有一個結果,是很多人並不知道,也沒有料到的。
而這個結果的出現,和袁崇煥同志有莫大的關系。

袁崇煥殺掉毛文龍後,皮島的局勢很穩定,過了一年,就開始鬧事。
鬧事的根本原因,還是毛文龍,因為這位兄弟太有才能,以致于他在島上的時候,大肆招兵,不但招漢人,還招滿人。
畢竟不管漢人滿人,都認錢,而且滿人作戰勇猛,更好用,加上毛文龍會忽悠,越招越多,許多關外的人還專程坐船來參軍,到最後竟然有上千人。
但毛文龍死後,繼任的人能力差點,沒法控制局面,就兵變了,先是士兵互砍,然後是將領互砍,最後總兵黃龍專程帶兵上島,才算把事鎮住。
但這件事一鬧,許多人都不想在島上呆了。其中有兩個人,這兩個人是孔有德和耿仲明。

但到底去哪里,還是個問題,這二位仁兄都是山東人,原先還是礦工,出來闖關東,現在闖不下去,一合計,還是回老家。
當然,回去挖礦是不能的,既然是兵油子,還是當兵合算,找來找去,聽說登萊巡撫孫元化那里缺人,就去了。

孫元化,明代偉大的科學家,徐光啟的學友,特長是炸藥學、彈道學,簡而言之,是搞大炮的。

據說這人不但精通物理、化學,還懂葡萄牙語,當年還上過葡萄牙火炮培訓班,屬于放炮專家。
當時他正跟葡萄牙人搞科學試驗(造大炮),手下缺人,孔有德帶人跑過來,十分之高興,當即就把人給收編了。
其實孫先生雖說致力于科學研究,也曾打過仗,之前還曾當過甯遠副使,給袁崇煥答打過工,也見過世面。
可惜,知識分子就是知識分子。
他並不知道,所謂孔有德、耿仲明,屬于有奶便是娘型,是典型的兵油子,給錢就開工,不給錢就打老板,招這麼倆員工,只好認倒黴。


[1657]

其實剛開始的時候,這兩位礦工兄弟還是很聽話的,也服管,估計換了老板,也想好好干兩天。

然而意外發生了。
祖大壽在大凌河築城,被人圍攻,朝廷四處調援兵,孫元化歸孫承宗管,孫承宗找他要兵,他就把孔有德派去了。

孔有德很聽命,立馬就出發,前去拯救祖大壽。

走到半路,意外的意外發生了。
因為此時已經是十月份(陰曆),天開始下雪,孔有德估計是走得急了點,不知是糧食沒帶夠,還是當兵的想開小灶,反正是幾個人私自到老百姓家打獵,把人家里的雞給吃了。

吃完了,被人發現了。
吃了就吃了吧,並非什麼大事,大不了賠幾只。
可問題是,當地的老百姓比較彪悍,且沒說賠雞,把人抓住以後,先修理了一頓,打得很慘。
消息傳上去,當即炸鍋,孔有德怒了,這還了得,後金軍老子都沒怕過,怕老百姓?二話不說,索性搶你娘的。
問題是,搶完了怎麼辦,畢竟大明是法制社會,犯了法,是要殺頭的,所以孔有德破罐子破摔,反了。
孔有德同志原本是挖礦的,也沒什麼政治目標,更不打算替天行道,但既然反了,替天搶一把還是要的。
他帶領部隊,開始沿路搶劫。

此時,得到消息的孫元化急得不行,連忙找來山東巡撫余大成商量對策,談來談去,談出一個結果——招安。

想出這麼個招,原因在于他們認定,孔有德的反叛是出于誤會,只要把他拉回來,安慰安慰,沒准再給幾只雞,就能解決問題。
更重要的是,這件事如果追究起來,黑鍋就背定了,趁著現在事情還不大,瞞報情況拉人回來,還能保住官位,所以不能動武,只能招安。
事實證明,瞞報注定是要穿幫的。

孫元化派出使者,找到孔有德,告訴他,趕緊歸隊投降,否則就什麼什麼。
孔有德很害怕,當即表示願意投降,前往登州接受整編。
孫元化很滿意,坐在城里等著孔有德,幾天後,孔有德順利到達登州,干的第一件事,就是攻城。
孫元化同志畢竟是知識分子,他並不知道,像孔有德這種兵油子,本沒有道德觀念,算是無賴,而能鎮得住他的,也只有更無賴的無賴,比如毛文龍。

[1658]

而孫專家最多也就是個技術員,對孔有德而言,不欺負是白不欺負。

還好守軍反應快,立即出城迎敵。

但就戰斗力而言,雙方差距實在太大,登州城里的部隊,平時最多也就打打土匪,跟從皮島來的孔有德相比,只能算儀仗。
所以沒過多久,部隊就被孔有德軍擊潰,退回城內。
雖然失利,但大體還算不錯,因為登州城有大炮,據城堅守,應該沒有問題。
可惜孫元化同志疏忽了極為重要的一點——他忘記了一個人:耿仲明。
耿仲明還在城內,作為孔有德的鐵杆、老鄉、戰友兼同事,如果不拉兄弟一把,是不地道的。
耿仲明很地道,所以他連夜打開了城門,放孔有德進城,登州淪陷了。
孫元化很有點骨氣,聽說叛軍入城,就准備自殺,但手慢了點,導致自殺未遂,被俘。

孔有德到底是混社會的,講點江湖道義,沒有殺孫元化,只是把他扣作人質,同時,他又致信山東巡撫余大成,要求和談。
好在余大成還比較清醒,知道事情鬧大了,當即上報朝廷,登州失陷。

崇禎大怒,搞這麼大的事,現在才來彙報,干什麼吃的!


上篇:第445節     下篇:第447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