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47節  
   
第447節

他馬上下令,免去孫元化,余大成的職務,委派謝漣為信任登萊巡撫,接替孫元化,平定叛亂。
很快,孔有德也得知了這個消息,他明白,只能一條路走到黑了。

但他對孫元化似乎很有感情,到這份上,都沒動他一根指頭,竟然給放了。

但他做夢都沒想到,自己難得干了件好事,也能把孫專家害死。

因為這事從頭到尾,孫專家的責任太大,所以孫元化千里迢迢投奔朝廷後,就被朝廷逮了,送到京城,審訊完畢,竟然判了死刑,拉出去砍了。
現在的孔有德很麻煩,他雖然占據了登州,但也就是個縣城,且還在明朝腹地,上天沒路,下地沒門,渡海沒船,基本是歇菜了。

但非常難得,孔有德同志很樂觀,他非但沒有走,還干起了大買賣,找來了當年的同事李九成、耿仲明,陳友時,還拉上毛文龍的兒子毛承祿,並廣泛招募各地犯罪分子,擴編軍隊。
更搞笑的是,他們還組織政府,開始封官,封到一半,發現沒有官印,還專門抓了幾個刻印章的,幫他們刻印,很有點過日子的意思。


[1659]

當然,他們在百忙之中,沒有忘記自己的主業——搶劫,原先只搶個把縣,現在牛了,統籌搶劫,分兵幾路,從登州開始,沿著山東半島去搶,搞得民不聊生。

崇禎決定,解決這個問題。
但新任巡撫謝漣剛到任,就發現,在圍剿孔有德之前,他必須先突圍。
孔有德同志手下這幫兵,打後金軍,只能算是湊合,但打關內這幫人,實在是綽綽有余,謝漣到達萊州之後,就被圍了。
但孔有德攻城的水平明顯是差點,雙方陷入僵持,你進不來,我出不去。
朝廷倒真急眼了,聽說新到的巡撫又被圍住,立即增兵,兩萬多人,直奔萊州。
孔有德聽說朝廷援兵到了,也不含糊,加班加點地攻城,現炒現賣,拉出了登州城里的大炮,猛轟城頭,竟然轟死了新到任的山東巡撫(謝漣是登萊巡撫)。

謝漣雖說打仗沒譜,還是比較硬的,死撐,等援兵來。

他等來的不是援兵,而是一個做夢也想不到的消息。
圍城的孔有德派出了使者,交給他一封信,信中表示,希望謝大人開恩,願意投降。
聽明白了,不是要謝大人投降,而是要謝大人接受投降。
這是個比較搞笑的事,深陷重圍還沒投降,包圍的人倒要投降了,鬼才信。
謝漣信了,因為形勢擺在眼前,朝廷援兵即刻就到,孔有德是聰明人,投降是他僅存選擇。
他決定親自出城,接受投降。

謝大人到底還是知識分子,他不知道,孔有德同志雖然是個聰明人,卻是個聰明的壞人,從他反叛那天起,就沒打算回頭。

時候到了,孔有德張燈結彩,鑼鼓喧天,親自在城門迎接。謝巡撫很受感動,帶著幾個隨從出城受降。
為示莊重,他還去找萊州總兵,讓他一起出城。

總兵不去。
不但不去,還勸謝巡撫,最好別去。
跟謝漣不同,這位總兵,是從基層干起來的,比較了解兵油子的特點,認定有詐,堅持不去。

保住萊州,就此一舉。

接下來的過程很有戲劇性,謝漣出城後,受到了孔有德的熱情接待,手下紛紛上前,親密地圍住了謝巡撫,把他直接拉倒了大營。

一進去,就變臉了。

孔有德的打算是,先把謝巡撫綁起來,當作人質,然後又把隨同的一個知府拉到城下,逼他傳話,讓里面的人投降。

[1660]

這位知府表示配合,到城下,讓喊話,就真喊了:

“我死後,你們要好好守城!(汝等固守)”
按常規,此時發生的事情,應該是賊兵極其憤怒,殘忍地殺害了知府大人。
但事情並非如此,因為知府大人固然有種,但更有種的,是那位不肯出城的總兵。
他聽說巡撫被人劫了,知府在下面喊話,二話不說,就讓人裝炮彈,看准敵人密集地區,開炮。
敵人的密集地,也就是知府大人所在地,幾炮打下去,叛軍死傷慘重,知府大人也在其中,壯烈捐軀。

雖然巡撫夠傻,好在知府夠硬,總兵夠狠,萊州終究守住。

但孔有德還是溜了,趕在援軍到來之前。
這麼鬧下去,就沒完了,崇禎隨即下令,出狠招,調兵。

照目前情況看,要收拾這幫人,隨便找人沒有效果,要整,就必須惡整。

所以,他調來了兩個猛人。

第一個,新任山東巡撫朱大典,浙江金華人,文官出身,但此人性格堅毅,飽讀兵書,很有軍事才能。
但更猛的,是第二個。

此時的山東半島,基本算孔有德主管,巡撫的工作,他基本都干,想怎麼來怎麼來,看樣子是打算定居了。
而且此時他的手下,已經有四五萬人,且很有戰斗經驗,對付一般部隊,綽綽有余。

所以派來打他的,是特種部隊。
崇禎五年(1632)七月,明軍先鋒抵達萊州近郊,與孔有德軍相遇,大敗之。
孔有德很不服氣,決定親自出馬,在沙河附近布下陣勢,迎戰明軍。

他迎戰的,是明軍先鋒。明軍先鋒,是關甯鐵騎,統領關甯鐵騎的,是吳三桂。
猛勝朱大典者,吳三桂也。
雖然按年齡推算,此時的吳三桂,還不到二十,但已經很猛,只要開戰就往前沖,連他爹都沒法管,對付孔有德之流,是比較合適的。
戰斗的進程可以用一個詞形容——殺雞焉用牛刀。
關甯鐵騎的戰斗力,已經講過了,這麼多年來,能跟皇太極打幾場的,也就這支部隊。
而孔有德的軍隊,雖然也在遼東轉悠,但基本算是游擊隊,逢年過節跟毛文龍出來打黑槍,實在沒法比。

反映在戰斗力上,效果非常明顯。

[1661]

孔有德的軍隊一觸即潰,被吳三桂趕著跑了幾十里,死了近萬人,才算成功逃走。
原本孔有德的戰術,是圍城打援,圍著萊州,援軍來一個打一個。

但這批援軍實在太狠,別說打援,城都別圍了,立馬就撤。
萊州成功解圍,但吳三桂的使命並未結束,他接下來的目標,是登州。
被徹底打怕的孔有德退回登州,在那里,他糾集了耿仲明、李九成、毛承祿的所有軍力,共計三萬余人固守城池,他堅信,必定能夠守住。

其實朱大典也這麼想,倒不是孔有德那三萬人太多,而是因為登州城太厚。
登州,是明代重要的軍事基地,往甯遠、錦州送糧食,大都由此地起航,所以防禦極其堅固。
更要命的是,後來孫元化來了,這位兄弟是搞大炮的,所以他修城牆的時候,是按炮彈破壞力來算。

換句話說,平常的城牆,也就能抗鑿子鑿,而登州的城牆,是能扛大炮的,抗擊打能力很強。

更麻煩的是,孫巡撫是搞理科的,比較較真,把城牆修得賊厚且不說,還充分利用了地形,把登州城擴建到海邊,還專門開了個門,即使在城內支持不住,只要打開此門,就能立刻乘船溜號,萬無一失。
所以朱大典很擔心,憑借目前手中的兵力,如果要硬攻,沒准一年半載還打不下來。
按朱大典的想法,這是一場持久戰,所以他籌集了三個月的糧食,准備在登州城過年。
到了登州,就後悔了,不用三個月,三天就行。
孔有德到底還是文化低,對于登州城的技術含量,完全無知。聽說明軍到來,跟耿仲明一商量,認為如果龜縮城內,太過認慫,索性出城迎戰,以示頑抗到底之決心。
這個決心,只維持了一天。

率軍出城作戰的,是跟孔有德共同叛亂的李九成,他威風凜凜地列隊出城,擺好陣勢,隨即,就被干掉了。
明軍出戰的,依然是關甯鐵騎,來去如風,管你什麼陣勢不陣勢,就怕你沒出來,出來就好辦,騎兵反複沖鋒,見人就打,叛軍四散奔逃,鑒于李九成站在隊伍最前面(最威風),所以最快被干掉,沒跑掉的全數被殲。

[1662]

此時城里的叛軍,還有上萬人,但孔有德明顯對手下缺乏信心,晚上找耿仲明,毛承祿談話,經過短時間磋商,決定跑路。
說跑就跑,三個人帶著部分手下、家屬、沿路搶劫成果,連夜坐船,從海邊跑了。



上篇:第446節     下篇:第448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