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49節  
   
第449節


[1665]

很多人並不知道,明朝末年的民間經濟並沒有蕭條,比如東南沿海,經濟實在太好,開生意做買賣,相當紅火,大家齊心協力,正在搞資本主義萌芽,蕭什麼條?
賦稅也沒多少,以往兩百多年,官田的賦稅,只有百分之十,民間地主的賦稅,最多也就收百分之二十。後來開征三餉也才到百分之四十。當然,個把地主惡霸除外。
西北之所以湧出這麼多英雄好漢,只是因為崇禎運氣不好,遇到了一件東西。
中庸有云:國之將興,必有禎祥,國之將亡,必有妖孽。
其實遇到妖孽,倒也沒什麼,畢竟還有實體,實在不行,找人滅了它。

崇禎遇上的,叫做災荒。
翻開史書,你會不禁感歎,崇禎同志的運氣實在太差:
崇禎元年,陝西旱災。崇禎二年,陝西旱災,崇禎三年,陝西旱災,崇禎四年,陝西旱災…………
災荒之後,沒有糧食吃,就是饑荒。
沒有糧食吃,就吃人。
對受災的人而言,吃人,並非童話。

據說當時西北各地的小孩,是不能四處亂跑的,如果沒看住,跑了出去,基本就算沒了。
注意,不是失蹤,是沒了。
失蹤的意思,是被拐賣了,沒了的意思,是被吃了。
據說,當時還有人肉市場,具體干什麼買賣,看名字就知道。
說這麼多,只是想說,這並不是童話,也不是神話,而是真話。

既然有災荒,朝廷為什麼不賑災呢?
答案很簡單,沒錢。
此前有個經濟學家對我說,明朝滅亡的真正原因,是沒錢。
我表示同意,財政赤字太多,掙得沒有花的多,最後垮台。
但他看了看我,說:我說的沒錢,不是沒有收入,是沒錢。

有什麼區別嗎?
然後,他講了一個小時,再然後,我翻了一個月的經濟學,明白了區別。
我很想從頭到尾,把我明白的事情告訴你們。但如果這樣做,我會很累,你們也會很累,所以我決定,用幾句話,把這個問題說清楚。
明朝滅亡,並非是簡單的政治問題,事實上,這是世界經濟史上的一個重要案例。
所謂沒錢,是沒有白銀。
明朝,是當時世界上最先進的國家之一,到崇禎接班的時候,商品經濟已經十分發達,而商品經濟十分發達的標志,就是貨幣。

明朝的貨幣,是白銀。

[1666]

簡單地說,沒錢的意思,就是沒有白銀,沒有白銀,無論你有多少經濟計劃,有多少財政報表,都是胡扯淡。
舉個例子,陝西受災,朝廷估算,要賑災,必須一百萬兩白銀,但是就算你把皇帝的聖旨拿到陝西,也換不來一兩銀子,因為沒有白銀,所以無法賑災。
好了,下一個問題,為什麼沒有白銀。
先糾正一下,不是沒有白銀,而是白銀不夠。
為什麼白銀不夠?

這是個很複雜的經濟學問題,我不太想講,估計人也不太想聽。但不講似乎也不行,簡單說兩句。
用大家都能明白的話說,就是白銀有限,朝廷用掉了一兩白銀,未必能掙回來一兩,加上我國人民,素來以勤儉節約聞名,許多人拿到真金白銀,不喜歡花,要麼存在家里,要麼溶掉,做幾個香爐、人像之類的,還能美化環境,所以市場的白銀越來越少。
更重要的是,明朝的商品經濟實在太過發達,經濟越發達,需要的白銀就越多,可是白銀就那麼多,所以到最後,白銀就不夠用了。這種現象,在經濟學上有一個通稱——通貨緊縮。
我知道,有人會提出這樣的問題——為什麼不用紙幣?
很好,如果你提出這個問題,說明你很聰明。

但我要告訴你,在你之前的六百多年,有人問過這個問題。這個人的名字,叫朱元璋。
六百多年前,他就想到了這個問題,所以開始發行紙幣。
在經濟學中,有這樣一句諺語:棍棒打不垮經濟理論。
這句話的通俗意思是,無論你多牛,都要照規矩來。
朱元璋就是牛人,也要按規矩來。雖然他發行了紙幣,一千、一萬都印過,可惜的是,幾百年來,大家還是認白銀,就不認紙幣,再牛都沒用。
這個問題到此為止,多余的話就不說了,你只要知道,崇禎同志是想賑災的,之所以賑災不成,是因為沒有錢,之所以沒有錢,是因為沒有白銀,之所以沒有白銀……

當然,之所以西北先鬧起來,除去天災、銀禍外,還有點地方特色。
西北一帶,向來比較缺水,比較窮困,比較沒人理,外加地方官比較扯淡,所以這個地方的人,過得比較苦。
生活艱苦,飯都沒處吃,自然沒條件讀書。
沒條件讀書,自然考不上功名,考不上功名,自然沒官做。
沒官做,也得找事做。

而西北一帶人,最主要的工作,就是當兵。

[1667]

生活艱苦,民風自然彪悍,當兵是最合適的工作。
除了當兵之外,還有一份更為合適的工作——驛站。
驛站雖說比較小,但好歹是官辦的,也算是吃皇糧的,而且各省都有撥款,搞點潛規則,多少能撈點油水,養活自己,是不成問題的。
據統計,光是甘肅陝西,就有幾萬人指著驛站過日子。
崇禎二年(1629),驛站沒了。

之前我說過,被裁掉了,裁掉它的,是一個叫做劉懋的好人。
崇禎同志的運氣實在太差,災荒、錢慌、又奪了人家的飯碗,如果不鬧,就不正常了。
他不是故意的。
所有的一切,都是偶然。偶然的災荒,偶然裁掉驛站,偶然的地點。
如果其中任意一個偶然沒有發生,也許就不會有最後的滅亡。
可惜,全都偶然了。
我曾經百思不得其解,因此我認定,在這些偶然的背後,隱藏著一個必然,一個真正的,決定性的原因。

就是這個原因,導致了明朝的滅亡。
我想了很久,終于想出了這個最終的原因,四個字——氣數已盡。
這個世界上的一切,大致都是有期限的。一個人能紅兩年,很可能是偶然的,能紅十年,就是有道行的,能紅二十年,那是劉德華。
公司也一樣,能開兩年,很正常,能開二十年,不太正常,能開兩百年的,自己去數。
封建王朝跟公司差不多,只開個幾年就卷鋪蓋的,也不少。最多也不過三百年,明朝開了二百多年,夠意思了。
撫戰
當然,崇禎是不會這樣想的,無論如何,他都要撐下去,否則將來到地下,沒臉見開鋪的朱元璋。
所以他派出了楊鶴。
楊鶴,湖廣武陵人(湖南常德),時任都察院左副都禦史。經朝廷一致推薦,楊鶴被任命為兵部侍郎,三邊總督,接替之前總督武之望的職務。
工作交接十分簡單。應該說,基本不用交接,因為楊鶴到任的時候,武之望已經死了。

不是他殺,是自殺。
武總督是個很有責任感的人,鑒于西北民變太多,估計回去也沒什麼好果子吃,索性自殺。
而楊鶴之所以接替這個職務,是因為一次偶然的談話。
楊鶴是一個進步比較慢的人,在朝廷里混三十多年,才當上僉都禦史,混成這樣,全靠他那張嘴。

[1668]

皇帝喜歡魏忠賢,他罵魏忠賢;皇帝討厭熊廷弼,他為熊廷弼辯護。想什麼說什麼,幾起幾落,該怎麼來還怎麼來。
崇禎元年,他被重新委任為禦史,當時民變四起,大家都在商議對策。
有一次,幾個人聚到一起,聊天。聊的就是這個,楊鶴就在其中。
楊鶴是都察院的,這事跟他本無關系,他之所以摻和進來,還是兩個字——嘴欠。
反正是吹牛,不用動真格的,就瞎聊。這個說要打,那麼說要殺,如此熱鬧,楊鶴終于忍不住了,他說,不能打,也不能殺。

然後他提出了自己的理論——元氣說。
在他看來,造反的人,說到底,也還是老百姓。如果殺人太多,就是損傷元氣,國家現在比較困難,應該培養元氣,不能亂殺。


上篇:第448節     下篇:第450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