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51節  
   
第451節

光是神一魁的部隊,就有三萬多人,這麼多人,怎麼安置?
招來當兵,就別扯了,連自己手下那點人的軍餉都解決不了,招來這些人,喝西北風?
趕回家種地,似乎也是白扯,年年災荒,要能回家種地,誰還造反?

對于這個悖論,崇禎同志是知道的,也想了辦法。

[1672]

他先找了幾萬兩銀子,安排發放。然後又從自己的私房錢(內庫)里,拿出了十萬兩,交給楊鶴,讓他拿去花。
應該說,這一招還是很有效果的,民軍們拿到錢,確實消停了相當長的時間。
具體是多長呢?
我前面說過了,半年。
半年,把錢都花完了,自然就不投降了,該怎麼著還怎麼著,繼續反!
為了活下去。
猛人出場
崇禎四年(1631),領了半年工資後,神一魁再次反叛,西北群起響應,而且這次陣勢更大,合計有三十多萬人。
搞到這個地步,朝廷極為不滿,許多大臣紛紛上告。

楊鶴很委屈,他本來就不是武將。之所以跑來辦這事,實在是被人弄來的,原來是吹吹牛而已,你偏認真。來了之後,都沒閑著,天天忙活這事,錢花完了,人家又反了,我有什麼辦法?
崇禎更委屈,原本看你吹得挺好,覺得你能辦事,才把你派過去。這麼信任你,你招降了人,我立馬就給你十幾萬兩銀子,連老子的私房錢都拿出來了,你把錢花完了,這幫人又反了,十萬兩都打了水飄,你干什麼吃的?
楊鶴委屈,就寫信給崇禎,說我本不想干,你硬要我干,我要招撫,也是沒有辦法。
崇禎委屈,就寫了封命令:錦衣衛,把楊鶴抓起來。
崇禎四年(1631)九月,楊鶴被捕,後發配袁州。

鑒于楊鶴的黑鍋實在太重,由始至終,朝廷沒人替他說話。
例外總是有的。
命令傳出後,一個山海關的參政主動上書,要求替楊鶴承擔處罰。
如此黑鍋都敢背,是不正常的,但這個人幫楊鶴背鍋,就是再正常不過了。
這位參政,是楊鶴的兒子,叫做楊嗣昌。
崇禎沒有理睬,楊鶴先生的命運未能改變,依然去了袁州。
幫父親背鍋,看起來,是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卻導致了兩個重大後果。
從這份奏疏上,崇禎看到了一個忠于父親的人。按照當時的邏輯,忠臣,必定就是孝子,所以他記住了楊嗣昌的名字。他認定,此人將來必可大用。

而楊嗣昌背黑鍋不成,父親被發配了,對他而言,莫過于奇恥。從此,他牢牢記住了那些降而複叛的人,此仇,不共戴天。
楊鶴離開了,但這場大戲剛剛開幕,真正的猛人,即將出場。

[1673]

一年前,招撫失敗後,民軍首領王左桂派出起義軍,進攻軍事重鎮韓城,韓城派人去找楊鶴,告急。
楊鶴很急,因為他的政策是招撫,手中實在沒有兵,但到這節骨眼上,就是自己拿菜刀,也不能不去了。
但他終究沒有掌握菜刀技術,無奈,他想起了一個人。
這個人的手上也沒有兵,但楊鶴相信,這個人是有辦法的。
第一個猛人登場,他的名字,叫做洪承疇。

洪承疇接到了求援的命令,從某種程度上說,這是個相當扯淡的命令,你是總督都沒辦法,我怎麼辦?
但他並未抱怨,召集了自己的下人和親兵,並就地招募了一些人,踏上了前往韓城的道路。
這是文官、陝西參政洪承疇的第一次出征,這年,他三十七歲。
洪承疇,字彥演,號亨九。福建南安人。
根據記載,此人的家世,可謂顯赫一時:

曾祖父洪以詵,字德謙,中憲大夫,太傅兼太子太師、武央殿大學士。
曾祖母林氏、一品夫人。
祖父洪有秩,資政大夫、兵部尚書兼都察院右副都禦史。
祖母戴氏,夫人。
有這麼一份簡曆,基本就可以吃閑飯了。

可惜,洪承疇沒能吃閑飯,事實上,他連飯都吃不上。
因為所有的這些簡曆,都是後來封的,換句話說,是他掙回來的。
洪承疇出生時,他的父親因為家境貧寒,外出打工去了,他的母親雖然窮,卻比較有文化,從小就教他讀書寫字。
洪承疇很聰明,據說7歲就能背三字經,這是很了不起的。比如說我,27的時候,還只能背人之初,性本善。
萬曆四十三年(1615年),洪承疇23歲,參加全省統考(鄉試),他的成績很好,全省第19名。
第二年,他到北京參加全國統考,成績更好,全國第17名,二甲。
然後分配工作,他被分配到刑部。
這個結果對他而言,是比較倒黴的。

原因我說過,在明代,要想將來入閣當大學士,必須當庶吉士,進翰林院。以洪承疇的成績,應該能進,可是偏就沒進。
此後的十幾年,洪承疇混得還可以,當上了刑部郎中,又被外放地方,當了參政。
參政這個官,說大不大說小不小,通常是混到最後,光榮地退休。

[1674]

沒考上翰林的進士,混飯吃的小參政,到曆史留名,罵聲不絕,余音繞柱的大人物,只是因為,他外放的地方,是陝西。

剛去陝西的時候,洪承疇帶了很多書,
所以洪承疇帶兵去救韓城的時候,只是一個書生,他沒有打過仗,也沒有殺過人。
據說在世界上,有這樣一種人,他們天生就會打仗,天生就會殺人。

這是事實,不是據說。
洪承疇是一個真正的天才,軍事天才,他帶著臨時拼起來的家丁、仆人、伙夫,就這麼上了戰場,卻沒有絲毫的膽怯。
面對優勢敵軍,他憑借卓越的指揮,輕易擊敗了起義軍,斬殺五百余人,解圍韓城。
在洪承疇人生中,有過無數次戰役,有過無數個強大的對手,最重要的,是這一次。
這個微不足道的勝利,讓洪承疇明白,他是多麼的強大,強大到可以力挽狂瀾,可以改變無數人的命運。
他要憑借著自己的努力,挽救這個末落的王朝,創造太平的盛世。
諷刺的是,他最終做到了,卻是以一種他做夢也未曾想到的方式。
洪承疇是一個務實的人,具體表現在,他正確地意識到,楊鶴是一個蠢貨。
招撫是沒有用的,錢是不夠用的,唯一有用的方式,是鎮壓。
來陝西上任之前,洪承疇帶來了很多書。三十年以來,書,是他僅有的寄托。

戰後,他丟掉了書,做出了一個新的抉擇——開戰。
奇跡就是這樣發生的,此後的兩個月里,洪承疇率領這支純粹的雜牌部隊,連戰連勝,民軍聞之色變,望風而逃。
在曆史上,他的這支軍隊,有一個專門的稱呼——“洪兵”。
洪承疇是文官,楊鶴也是文官,這是兩個人的共同點,也是他們唯一的共同點。
對待民軍,楊鶴是很客氣的,投降前,他好言好語招撫,投降後,他好吃好喝招待。
而洪承疇的態度有點差別。投降前,他說,如果不投降,就殺掉你們;投降後,他說,你們投降了,所以殺掉你們。
對于這件事情,我始終很疑惑,讀聖賢書,就讀出這麼個覺悟?
自古以來,殺人放火之類的事,從來沒斷過,但公認最無恥的事,就是“殺降”,人家都投降了,你還要干掉他,太過缺德。
但更讓我疑惑的是,這種缺德事,洪承疇同志非但干了,還經常干。
比如那位曾經圍過韓城,被洪承疇打跑的王左桂,後來也投降了。洪承疇聽說後,決定請他吃飯。

還沒吃完,一群人沖進來,把王左桂剁了。
我始終覺得,這事干得相當齷齪,就算動手,起碼也得等人家吃完飯。


上篇:第450節     下篇:第452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