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54節  
   
第454節


[1683]

天啟年間,他還是個小兵時,有一次機緣巧合,遇到了一個人。
當時的左良玉,實在沒啥特點,誰都瞧不上,但這個人算是例外。看見左良玉後,驚為天人,說他很好,將來很強大,就說了幾句話,建議朝廷給他提了個游擊。
這位慧眼識才的仁兄,叫做侯恂,希望你還記得他,因為天啟二年,他還曾經提拔過另一個人——袁崇煥。
按侯恂的說法,左良玉是個難得的人才,很快就會出人頭地。
但事情跟他所說的,似乎還是有點差距,左良玉一直到崇禎元年,還是個小人物。

但不負侯恂所望,左良玉終究還是出名了,只是出名的方式,比較特別。
這事之前也提過,崇禎元年,甯遠兵變,巡撫畢自肅自盡,袁崇煥來收拾殘局,收拾來收拾去,就把左良玉給收拾了。
當兵的沒拿到工資,才兵變,左良玉有工資,自然不參加,但手下的兵嘩變,他負領導責任,就這麼被趕回了家。
回家呆了幾天,又回來了。
袁崇煥死後,孫承宗又把他召了回來,去打關內四城,就是在那里,他開始暫露頭角,和曹文詔並肩作戰,收複了遵化。
恰好,這段時間侯恂也混得不錯,順道給他提了副將,從此順風順水。

客觀地講,左良玉同志的進步,基本上是靠侯恂的。但後來的事情告訴我們,侯恂是個眼光很准的人。袁崇煥,他沒有看錯;左良玉,也沒有。
根據史料記載,左良玉身材很高,作戰很猛,且足智多謀。雖說沒文化,但很懂兵法,每次打仗都給人下套挖坑,此外,他個人的戰斗技術也相當厲害。
除作戰外,左良玉還有點個人技術,他使用的兵器,不是長矛,而是弓箭。據說百發百中,而且左右手都能射箭,速度極快。
到山西後,果然不同凡響。
先在涉縣打了一仗,大敗之,然後在輝縣打了一仗,大敗之,最後到了武安,被大敗之。

這是個比較奇怪的事,當時左良玉的手下,有七八千人,竟然被農民軍全殲,他自己帶著幾個手下好不容易才跑回來,實在很沒有名將風采。
不過不要緊,就算名將,也有發揮失常的時候,何況還有個不會發揮失常的名將。

[1684]

曹文詔的發揮從未失常,對于皇帝的信任,他很感動。
猛人被感動,反映在行動上,就是猛打,猛殺。
崇禎六年(1633)二月,文詔開始攻擊。
他追擊的敵人,有二十萬,而他的兵力,是三千人。
無須懷疑,你沒有看錯,這就是曹文詔所有,且僅有的兵力。
他的追擊之旅,第一站是霍州。在這里,他遇上了自己的第一個對手——上天龍。

上天龍究竟是誰,就別問了。我只知道,他是死在曹文詔手下的第一個首領。
上天龍手下,有上萬人,擺好陣勢,曹文詔率軍沖鋒。
這位兄弟抵抗的時間,也就是那一沖的瞬間——一沖就垮。
垮得實在太快,所以頭頭也沒來得及跑,就被曹文詔殺了。
他的第二站,是孟縣。
孟縣,離太原沒多遠,在這里等待著他的,是混世王。

混世王這個外號,是很有點哲學意味的,畢竟在世上,也就是個混。但曹文詔用實際行動生動地告訴他,混是容易的,混成王是很難的。
雙方在孟縣相遇,混世王的兵力,大致是曹文詔的六倍。
六十倍都沒用。
曹文詔毫無費力,就擊潰了混世王,混世王想跑,沒跑掉,被曹文詔斬殺
當時的太原,算是民軍的天下,因為這里是三十六營首領,紫金梁王自用的老巢。此外,如闖王高迎祥、闖將李自成等猛人,也都在那一帶混。

曹文詔來後,就沒法混了。
在他到任幾個月後,史書上出現了這樣的記載,“五台、盂縣、定襄、壽陽賊盡平。”
曹文詔實在太猛,他連續作戰,連續獲勝,先後擊潰十幾支民軍,但凡跟他作戰的,基本都撐不過一天。此後,他又在太谷、范村、榆社連續發起攻擊,“賊幾消盡。”
其實打到這個份上,就算夠意思了,但曹文詔是個比較較真的人,非要干到底,因為那個最終的目標,就在他的眼前——紫金梁。
曹文詔是明白人,他知道,就憑對方這二十多萬人,即使站在那里不動,讓他砍,三千人,也得砍上十天半月。
所以最快,最方便的辦法,就是干掉紫金梁。

為實現這個目標,他發動了連續攻擊,關于這段時間的經曆,史書上的記載,大致是時間、地名、斬殺人數——曹文詔斬殺的人數。
短短十五天內,曹文詔率軍七戰七勝,打得紫金梁到處亂跑。先到澤州、再到潤城、沁水,每到一地,最多一天,曹文詔就到,到了就打,打了就勝。
紫金梁原本的想法,是集中兵力,跟曹文詔死磕。
死磕未必能行,死是肯定的。


[1685]

一個月,紫金梁的兵力已經損失了近三分之一,這麼下去,實在賠不起了。
于是他做出決定,分兵。
紫金梁現在的想法是,曹文詔再猛,也沒法分身,分兵之後,就看運氣了,誰運氣不好,被逮著,命苦不能怨政府。
就這麼辦了,紫金梁分工。他去榆社,老回回(三十六營之一)去武鄉,過天星(三十六營之一)去高澤。
關于結局,史書上記載如下:“文詔皆擊敗”

到底怎麼辦到,我到今天也沒弄明白。
但紫金梁、八大王們明白了,混到今天,再不躲就沒命了。
曹文詔是山西總兵,山西是沒法呆了,往外跑。
跑路的方向,有兩個,一個是直隸(河北),另一個是河南。
紫金梁去了河南,至少在那里,他還是比較安全的。

這個想法再次被證明,是錯誤的。因為曹文詔同志是很負責的,別說中國河南,就算歐洲的荷蘭,估計照去。
在曹文詔的追擊下,紫金梁王自用吃了大虧,好不容易跑到河南濟源,終于解脫了。
人死了,就解脫了。
所幸,他還算是善終,在被曹文詔干掉之前,就病死了。
崇禎六年五月,紫金梁死去了,三十六營聯盟宣告結束。
紫金梁結束了他的使命,接替他的,將是一個更為強大的人。

合謀
當然,對當時的起義軍而言,這並不重要,重要的是,曹文詔還在追。
紫金梁死後,曹文詔繼續攻擊。在林縣,他遇上了滾地龍率領的民軍主力,一晚上功夫,全滅敵軍,殺死滾地龍。此後又攻下濟源,在那里,他殺死了三十六營的重要頭領老回回。
洪承疇在陝西,陝西消停了,曹文詔在山西,山西也消停了。雖然河南也不安全,但對于眾位頭領而言,能去的地方,也只有河南了,具體的地點,是河南懷慶。
河南懷慶,位于河南北部,此地靠近山西五台山地區,地段很好,想打就打,不想打就鑽山溝,是個好地方。
于是,崇禎六年(1633)六月,山西、陝西的民軍基本消失——全跑去河南了。
河南的日子還算湊合,雖說曹文詔經常進來打幾圈,但時不時還能圍個縣城,殺個把知縣,混得還算湊合。到崇禎六年六月,來這里的民軍,已經有十幾萬人。

[1686]

但好日子終究到頭了,因為另一個猛人,來到了河南——左良玉。
三年前,孫承宗收複關內四城的時候,最能打的兩個,就是左良玉和曹文詔。
就軍事天賦而言,兩人水平相當,也有人說,左良玉還要厲害點,之所以打仗成績不好,說到底還是個人員素質問題。
曹文詔率領的,是關甯鐵騎,所謂天下第一強軍,戰斗力極強,打起來也順手。
但左良玉估計是跟袁崇煥關系不好,來的時候,沒有分到關甯鐵騎(大多數在祖大壽的手上),只能在當地招兵。

這就比較麻煩了,倒不是說當地人不能打仗,關鍵在于,參加民軍鬧事的,大都也是當地人。
老鄉見老鄉,兩眼淚汪汪,都是苦人家,閉只眼就過去了,官軍也好,民軍也罷,都是混飯吃,何必呢?
而這一次,左良玉得到了一支和以往不同的軍隊—昌平兵。
明代的軍隊,就戰斗力而言,一般是北方比南方強。北方的軍隊,最能打的,自然是遼東軍。問題在于,遼東軍成本太高,給錢不說,還要給地,相對而言,昌平兵性價比很高,而且就在京城附近,也好招。
帶著這撥人,左良玉終于翻身了,他連續出擊,屢戰屢勝,先後斬殺敵軍上萬人,追著敵軍到處跑。

到崇禎六年(1633)九月,不再跑了
民軍主力被他趕到了河南武安,估計是跑得太辛苦,大家跑到這里,突然想到了一個問題:我們有十幾萬人,還跑什麼?就在這里,跟左良玉死磕。
這是一個極為錯誤的抉擇。
敵人不跑了,左良玉也不跑了,他開始安靜下來,不發動進攻,也不撤退。
對左良玉的反常舉動,民軍首領們很納悶,但鑒于左總兵向來彪悍,他們一致決定等幾天,看這位仁兄到底想干什麼。
左良玉想干的事情,就是等幾天。
他雖然很猛,也很明白,憑自己這點兵力,追著在屁股後面踹幾腳還可以,真卷袖子上去跟人拼命,是萬萬不能地。
在對手的配合下,左良玉安心地等了半個月,終于等來了要等的人。
根據崇禎的統一調派,山西總兵曹文詔、京營總兵王樸、總兵湯九州以及河南本地軍隊,日夜兼程,于九月底抵達武安,完成合圍。
對首領們而言,現在醒悟,已經太晚了。


[1687]



上篇:第453節     下篇:第455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