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55節  
   
第455節

下面,我們介紹這個包圍圈里的諸位英雄。據史料記載,除了知名人物高迎祥、張獻忠、羅汝才、李自成外,還有若干曆史人物,如薛仁貴、劉備(都是外號)以及某些新面孔:比如鞋底光(一直沒想明白這外號啥意思,估計是說他跑得快),逼上路(這個外號很有覺悟)、一塊云(估計原先干過詩人)、三只手(這個……);某些死人,比如混世王、上天龍……(應該之前已經被曹文詔干掉了)。

大抵而言,所有你知道,或是不知道的,都在這個圈里。
對諸位首領而言,崇禎六年的冬天應該是過不去了。
因為除被圍外,他們即將迎來另一個相當可怕的消息。
按規定,但凡跨省調動,應該指認一名前線總指揮,根據級別,這個包圍圈的最高指揮者,必定是曹文詔。
當然,如果真是曹文詔管這攤子事,曆史估計就要改寫了,因為以他老人家的脾氣,逮住這麼個機會,諸位首領連全尸都撈不著。

可是,不是曹文詔。
因為一個偶然的事件。
崇禎六年九月,曹文詔被調離,赴大同任總兵。
關于這次任命,許多史書上都用了一個詞來形容——自毀長城。
打得好好的,偏要調走,純粹是找抽。

而這筆帳,大都算到了禦史劉令譽的頭上。
因為據史料記載,曹文詔當年在山西的時候,跟劉禦史住隔壁,曹總兵書讀的少,估計也不大講禮貌,欺負了劉禦史,兩人結了梁子。
後來劉禦史到河南巡視,曹總兵跟他聊天,聊著聊著不對勁了,又開始吵,劉禦史可能吃了點虧,回去就記住了,告了一黑狀,把曹文詔告倒了,經崇禎批准,調到大同。
史料是對的,說法是不對的。
因為按照明代編制,山西總兵和大同總兵,算是同一級別,而且崇禎對曹文詔極為信任,別說一狀,一百狀都告不倒。
真正的答案,在半年後揭曉。
崇禎七年(1634)初,皇太極率軍進攻大同。
崇禎是個很苦的孩子,上任時年紀輕輕,小心翼翼地裝了兩年孫子,干掉了死太監,才算正式掌權,掌權之後,手下那幫大臣又斗來斗去,好不容易干了幾件事(比如裁掉驛站),又干出來個李自成。辛辛苦苦十幾年,最後還是沒轍。


[1688]

史料告訴我們,崇禎很勤奮,他每天只睡幾個小時,天天上朝,自己和老婆穿的衣服都打著補丁,也不好色(估計沒時間),兢兢業業這麼多年,沒享受權利,盡承擔義務。這樣的皇帝,給誰誰都不干。
很可憐。
可憐的崇禎同志之所以要把曹文詔調到大同,是因為他沒有辦法。
家里的事要管,外面的事也得管,畢竟手底下能打仗的人就這麼多,要有兩個曹文詔,這事就結了。
對于皇太極的這次進攻,崇禎是有准備的,但當進攻開始的時候,才發現准備不足。

皇太極進攻的兵力,大致在八萬人左右,打甯遠沒指望,但打大同還是靠譜的。
自進攻發起之日,一個月內,大同防線全面擊破,各地紛紛失守,曹文詔雖然自己很猛,蓋不住手下太弱,幾乎毫無還手之力。
擊破周邊地區後,皇太極開始集結重兵,攻擊大同。
大同是軍事重鎮,一旦失陷,後果不堪設想。就兵力對比而言,曹文詔手下只有兩萬多人,而主力關甯鐵騎,只有一千多人,失陷只是時間問題。
于是崇禎也玩命了,在他的調派下,吳襄率關甯鐵騎主力,日夜兼程趕往大同,參與會戰。

曹文詔也確實厲害,硬扛了十幾天,等來了援兵。
皇太極眼看沒指望,搶了點東西也就撤了。
崇禎七年(1634)的風波就此平息,手忙腳亂,終究是搞定了。
但曹文詔同志就慘了,雖然他保住了大同,但作為最高指揮官,責任是跑不掉的,好在朝廷里有人幫他說幾句話,才撈了個戴罪立功。
但皇太極這次進攻,導致的最嚴重後果,既不是搶了多少東西,殺了多少人,也不是讓曹總兵被黑鍋,而是那個包圍圈的徹底失敗。
其實在崇禎十七年的統治中,有很多次,他都有機會將民軍徹底抹殺。

這是第一次。
事實證明,那個包圍圈相當結實,眾位頭領人多勢眾,從九月被圍時起,就開始突圍,突了兩個月,也沒突出去。
到十一月,連他們自己都認定,完蛋的日子不遠了。
當時已是冬季,天氣非常地冷,幾萬人被圍在里面,沒吃沒喝,沒進沒退,打也打不過,跑也跑不掉。
然而不要緊,還有壓箱底的絕技,只要使出此招,強敵即可灰飛煙滅——投降。

[1689]

當然了,投降是暫時的,先投降,放下武器,等出了圈,拿起武器,咱再接著干。
但你要知道,投降也是有難度的。
為順利投降,他們湊了很多錢,找到了京城總兵王樸,向他行賄。
沒有辦法,因為你要投降,還要看人家接不接受你投降。為了共同的目標,適當搞搞關系,也是應該的
而且按很多人的想法,首領們應該是很窮的,總兵應該是很富的,事實上,這句話倒過來說,也還恰當。比如後來的張獻忠,在谷城投降後,行賄都行到了朝廷里,上到大學士、下到知縣,都收過他的錢。

人不認人,錢認人,這個道理,很通用。
問題在于,參與包圍的人那麼多,為什麼偏偏行賄王樸呢?
這是一個關鍵問題,而這個問題的答案充分說明,諸位頭領的腦袋,是很好使的。
只能行賄王樸,沒有別的選擇。
因為王樸同志,是京城來的。

在包圍圈的全部將領中,他是最單純的,最沒見過世面。
王樸同志雖然來自京城,見慣大場面,但西北的場面,實在是沒有見過,而在這群頭領面前,他也實在比較單純。
他知道,打仗有兩種結果,投降就投降,不投降就打死,卻不知道還有第三種——假投降。
他也不知道,在這個包圍圈里的諸位頭領,都有投降的經曆,且人均好幾次,某些層次高點的,如張獻忠,那都是投降的專業人士。
再加上無知單純的王總兵,也有點不單純,還是收了頭領們的錢,他還算比較地道,收錢就辦事,

崇禎六年(1634)十一月十八日,首領們派了代表,去找王樸(錢已經送過了),表示自己的投降誠意,希望大家從此放下屠刀(當然,主要是你們),立地成佛。
王樸非常高興,他的打算是完美的,受降,自己發點財,還能立功受獎,善莫大焉。
他隨即下令,接受投降,並催促眾首領早日集結隊伍,交出武器。
當然他並沒有撤除包圍,那種蠢事他還是干不出來的。
但既然投降了,就是內部矛盾了,沒必要興師動眾,可以原地休息,要相信同志。
你要說王樸沒有絲毫提防,那也不對,他限令頭頭們十日之內,必須全部繳械投降。

不用十天,四天就夠了。

[1690]

二十四日,十余萬民軍突破王樸的防線,沖出了包圍圈。
大禍就此釀成。
鑒于所有的軍隊都在搞包圍,河南基本是沒什麼兵,所以諸位頭領打得相當順手,很是逍遙了幾天。
也就幾天。
十二月三日,左良玉就追來了。

包圍圈被破後,崇禎極為惱火,據說連桌子都踹了,當即下令處罰王樸,並嚴令各部追擊。
左良玉跑得最快。
之所以最快,倒不是他責任心有多強,只是按照行政劃分,河南是他的防區,如果鬧起來,他是要背黑鍋的。
擺在面前的局勢,是非常麻煩的,十幾萬民軍湧入河南,遍地開花,壓根沒法收拾。
左良玉收拾了,他收拾了河南境內的所有民軍——只用了二十天

實踐證明,左總兵是不世出的卓越猛人,他率領幾千士兵,連續出擊,在信陽、葉縣等地先後擊潰大量民軍,肅清了所有民軍,從頭至尾,二十天。
左良玉同志工作成績如此突出,除了黑鍋的壓力,以及他本人的努力外,還有一個更為重要的原因:他所肅清的,只是河南境內的民軍,那些頭領的主力,已經跑了。
跑到湖廣了,具體地點,是湖廣的鄖陽(今湖北鄖陽)。
我認為,他們跑到這個地方,是經過慎重考慮的。
跟河南接壤的幾個省份,陝西是不能去的,洪承疇在那里蹲著,而且這人專殺投降的,去了也沒前途。
山西也不能去,雖說曹文詔調走了,但幾年來,廣大頭領們基本被打出了恐曹症,到了山西地界,就開始發怵,不到萬不得已,也不要去。

那就去湖廣吧。
最早進去的是高迎祥和李自成,且去的時候,隨身帶著幾萬人。鄖陽巡撫當時就暈菜了,因為鄖陽屬于山區,平時都沒什麼人跑來,也沒什麼兵,這回大發了,一來,就來幾萬人,且都是鬧事的。各州各縣接連失陷,完全沒辦法,只好連夜給皇帝寫信,說敵人太多,我反正是沒辦法了,伸長脖子,等著您給一刀。
這段日子,對高迎祥和李自成而言,是比較滋潤的,沒有洪承疇,沒有曹文詔,沒有左良玉,在他們看來,鄖陽是山區,估摸著也沒什麼猛人,自然放心大膽。
這個看法是錯誤的。
事實上,這里是有猛人的,第四個猛人。


[1691]

說起來這位猛人所以出山,還要拜高迎祥同志所賜,他要不鬧,估計這人還出不來。
但值得慶幸的是,在此人正式露面之前,高迎祥和李自成就跑了。
具體跑到哪里,就不知道了,反正是幾個省亂轉悠,看准了就打一把,其余頭領也差不離,搞得中原各省翻天覆地,連四川也未能幸免。
事情鬧到這個地步,只能用狠招了。
崇禎七年,崇禎正式下令,設置一個新職務。

明代有史以來最大的地方官,就此登場。
在此之前,明代最大的地方官,就是袁崇煥,他當薊遼督師時,能管五個地區。
光榮的記錄被打破了,因為這個新職位,能管五個省。


上篇:第454節     下篇:第456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