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57節  
   
第457節


[1695]

開會的地點,在河南滎陽,故史稱“滎陽大會”。
這是一次極為關鍵的會議,一次改變了無數人命運的會議。
參與會議者,包括所有你曾經聽說過,或者你從未聽說過,或者從未存在過的著名頭領。用史書上的說法,是“十三家”和“七十二營”。
家和營都是數量單位,但具體有多少人,實在不好講。某些家,如高迎祥,有六七萬人,某些營,興許是皮包公司,只有幾個人,都很難講,但加起來,不會少于二十五萬人。
當然,開會的人也多,十三加上七十二,就算每戶只出個把代表,也有近百人。

簡而言之,這是一次空前的大會,人多的大會。
根據史料留下的會議記錄,會議是這樣開始的,曹汝才先說話,講述當前形勢。
形勢就別講了,雖說諸位頭領文化都低,還是比較明白事情的,敵人都快打上來了,還講個屁?
有人隨即插話,提出意見,一個字——逃。
此人認為,敵人來勢很猛,最好是快跑,早跑,跑到山區,保命。
在場的人,大都贊成這個意見。

然後,一人大喝而起:“怯懦諸輩!”
說話的人,是張獻忠。
張獻忠,陝西延安府人,萬曆三十四年出生。
曆史上,張獻忠是一個有爭議的人,誇他的人實在不多,罵他的人實在不少。
反映在他的個人簡曆上,非常明顯。

但凡這種大人物,建功立業之後,總會有人來整理其少年時期的材料,而張獻忠先生比較特殊,他少年時期的材料,似乎太多了點。
就成分而言,有人說,他家世代務農;有人說,他家是從商的;也有人說,他是世家後代;還有人說,他是讀書出身;最後有人說,他給政府打工,當過捕快。
鑒于說法很多,傳說很多,我就不多說了,簡單講下,這幾種說法的最後結果:
務農說:務農不成,歉收,去從軍了。
從商說:從商不成,虧本,去從軍了。

世家說:世家破落,沒錢,去從軍了。
讀書說:讀書沒譜,落第,去當兵了。
打工說:沒有前途,氣憤,去當兵了。
史料太多,說法太多,但所有的史料都說,他是一個不成功的人。

[1696]

無論是務農、讀書、從商、世家、打工,就算假設全都干過,可以確定的是,都沒干好。
為什麼沒干好,沒人知道,估計是運氣差了點,最後只能去從軍。
從軍在當時,並非什麼優秀職業,武將都沒地位,何況苦大兵。
當兵,無非是拿餉。可是當年當兵,基本沒有餉拿,經常拖欠工資,拖上好幾個月,日子過得比較艱苦。
但奇怪的是,張獻忠不太艱苦。據史料記載,他的小日子過得比較紅火,有吃有喝,相當滋潤。家里還很有點積蓄。

這是個奇怪的現象,而唯一的解釋,就是他有計劃外收入。
而更奇怪的是,他還經常被人訛,特別是鄰居,經常到他家借錢,借了還不還,他很氣憤,去找人要,人家不給,他沒轍。
這是更為奇怪的一幕,作為手上有武器的人,還被人訛,只能說明,這些計劃外收入,都是合法外收入。
據說,張獻忠先生除了當兵之外,還順便干點零活,打點散工,具體包括強盜、打劫等等。
這種兼職行為,應該是比較危險的,常在河邊走,畢竟要濕鞋。張獻忠同志終于被揭發了,他被關進監獄,經過審判,可能是平時兼職干得太多,判了個死刑。

關鍵時刻,一位總兵偶爾遇見了他,覺得他是個人才,就求了個情,把他給放了。
應該說這位總兵的感覺,還是比較准的,張獻忠確實是個人才,造反的人才。
據說平時在軍隊里,張獻忠先生打仗、兼職之余,經常還發些議論,說幾句名人名言,比如“燕雀安知鴻鵠之志”,“王侯將相,甯有種乎”等等。
而他最終走上造反道路,是在崇禎三年(1630),那時,王嘉胤造反,路過他家鄉,張獻忠就帶了一幫人,加入了隊伍。
張獻忠起義的過程,是比較平和的,沒人逼他去修長城,他似乎也沒掉隊,至于爹媽死光,毫無生路等情況,跟他都沒關系,而且在此之前,他還是吃皇糧的,實在沒法訴苦。
所以這個人造反的動機,是比較值得懷疑的。

參加起義軍後,張獻忠的表現還湊合,跟著王嘉胤到處跑,打仗比較勇猛,打了一年,投降了。
因為楊鶴來了,大把大把給錢,投降是個潮流,張獻忠緊跟時代潮流,也投了降。
當然,後來他花完錢後,順應潮流,又反了。

[1697]

此後的事情,只要是大事,他基本有份。三十六營開會、打進山西、打進河南、被人包圍、向王樸詐降、又被人包圍、向陳奇瑜詐降,反正能數得出來的事,他都干過。
但在這幫頭領里,他依然是個小人物,總跟著別人混,直至這次會議。
他駁斥了許多人想逃走的想法,是很有種的,但除了有種外,就啥都沒有了。因為敵人就在眼前,你要說不逃,也得想個轍。然而張獻忠沒轍。
于是,另一個人說話了,一個有轍的人:
“一夫猶奮,況十萬眾乎!官兵無能為也!”

李自成如是說。
李自成,陝西米脂人,萬曆三十四年生人。
比較湊巧的是,李自成跟張獻忠,是同一年生的。
而且這兩人的身世,都比較搞不清楚,但李自成相對而言,比較簡單。
根據史料的說法,他家世代都是養馬的。在明代,養馬是個固定職業,還能賺點錢,起碼混口飯吃,生活水准,大致是個小康。

所以李自成是讀過書的,他從小就進了私塾,但據說成績不好,很不受老師重視,覺得這孩子沒啥出息。
直到有一天。
這天,老師請大家吃飯,吃螃蟹。
當然,老師的飯沒那麼容易吃,吃螃蟹前,讓大家先根據螃蟹寫首詩,才能開吃。
李自成想了想,寫了出來。

老師看過大家的詩,看一首,評一首,看到他寫的詩,沒有說話。
因為在這首詩里,有這樣一句話:一身甲胄任橫行。
這位老師是何許人也,實在沒處找,但可以肯定的是,他是一個比較厲害的人物,因為在短暫猶豫之後,他說出了一個准確的預言:
你將來必成大器,但始終是亂臣賊子,不得善終!
但李自成同學的大器之路,似乎並不順利,吃過飯不久,他就退學了,因為他的父親去世了。
沒有經濟基礎,就沒有上層建築,李自成決定,先去打基礎,但問題是,他家並不是農民,也沒地,種地估計是瞎扯,所以他唯一能夠選擇的,就是給人打工。
這段時間,應該是李自成比較郁悶的時期。因為他年紀小,父親又死了,經常被人欺負,有些地主讓他干了活,還不給錢,萬般無奈之下,他托了個關系,去驛站上班了。

[1698]

李自成的職務是驛卒,我說過,驛站大致相當于招待所,驛卒就是招待所服務員,但李自成日常服務的,並不是人,而是馬。
由于世代養馬,所以李自成對馬,是比較有心得的,他後來習慣于用騎兵作戰,乃至于能在山海關跟吳三桂的關甯鐵騎打出個平手,估計都是拜此所賜。
李自成在驛站干得很好,相比張獻忠,他是個比較本分的人,只想混碗飯吃。
崇禎二年,飯碗沒了。
我說過很多次,是劉懋同志建議,全給裁掉了。
劉懋認為,驛站紕漏太多,浪費朝廷資源,李自成認為,去你娘的。

你橫豎有飯吃,沒事干了,來砸我的飯碗。
但李自成還沒有揭竿而起的勇氣,他回了家,希望打短工過日子。
我也說過很多次,從崇禎元年,到崇禎六年,西北災荒。
都被他趕上了,災荒時期,收成不好,沒人種地,自然沒有短工的活路。此時,李自成聽說,有一個人正在附近招人,去了的人都有飯吃。
他帶著幾個人去了,果然有飯吃。
這位招聘的人,叫做王左桂。

王左桂是干什麼的,之前也說過了,作為與王嘉胤齊名的義軍領袖,他比較有實力。
當時王左桂的手下,有幾千人,分為八隊,他覺得李自成是個有料的人,就讓他當了八隊的隊長。
這是李自成擔任的第一個職務,也是最小的職務,而他的外號,也由此而生——八隊闖將。
一年後,王左桂做出了一個決定,他要攻打韓城。
他之所以要打這里,是經過慎重考慮的,因為韓城的防守兵力很少,而且當時的總督楊鶴,沒有多少兵力可以增援,攻打這里,可謂萬無一失。
判斷是正確的,正如之前所說的,楊鶴確實沒有兵,但他有一個手下,叫洪承疇。
這次戰役的結果是,洪承疇一舉成名,王左桂一舉完蛋,後來投降了,再後來,被殺降。
王左桂死掉了,他的許多部屬都投降了,但李自成沒有,他帶著自己的人,又去投奔了不沾泥。
不沾泥是個外號,他的真名,叫做張存孟(也有說叫張存猛)。但孟也好,猛也罷,這人實在是個比較無足輕重的角色,到了一年後,他也投降了。
然而李自成沒有投降,他又去投了另一個人。這一次,他的眼光很准,因為他的新上司,就是闖王高迎祥。

[1699]

這是極其有趣的一件事,王左桂投降了,李自成不投降,不沾泥投降了,他也沒投降。
雖說李自成也曾經投降過,比如被王樸包圍,被陳奇瑜包圍等等,但大體而言,他是沒怎麼投降的。
這說明,李自成不是痞子,他是有骨氣的。
相比而言,張獻忠的表現實在不好。
他投降的次數實在太多,投降的時機實在太巧,每次都是打不過,或是眼看打不過了,就投降,等緩過一口氣,立馬就翻臉不認人,接著干,很有點兵油子的感覺。
史料記載,張獻忠的長相,是比較魁梧的,他身材高大,面色發黃(所以有個外號叫黃虎),看上去非常威風。

而李自成就差得多了,他的身材不高,長得也比較抱歉,據說不太起眼(後來老婆跑路了估計與此有關),但他很講義氣,很講原則,且從不貪小便宜。
曆史告訴我們,痞子就算混一輩子,也還是痞子,滑頭,最後只能滑自己。長得帥,不能當飯吃。
成大器者的唯一要訣,是能吃虧。
吃虧就是占便宜,原先我不信,後來我信,相當靠譜。
李自成很能吃虧,所以開會的時候,別人不說,他說。

第八隊隊長,不起眼的下屬,四處尋找出路的孤獨者,這是他傳奇的開始。


上篇:第456節     下篇:第458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