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
註冊登錄 [登出] 
  
 
 
首頁 曆史紀實 明朝那些事兒 第460節  
   
第460節

高迎祥到底是有點水平,他從沒見過祖寬,但看架勢,似乎比較難搞,毅然決定跑路。

但他之所以跑路,不是為逃命,而是為了進攻。
高迎祥的戰略思想十分清晰,敵人弱小,就迎戰,敵人強大,就先跑路,多湊幾個人,人多了再打。
一年前,曹文詔就是被這種戰法報銷的。
這一次,他的目的地,是陝州,在這里,有兩個人正等待著他——李自成、張獻忠。
民軍最豪華的陣容,也就這樣了,高迎祥集結兵力,等待著祖寬的到來。
以現有的兵力,高闖王堅信,如果祖寬來了,就回不去了。

祖寬果然來了,也果然沒有回去,因為高迎祥、李自成、張獻忠又跑路了。
高迎祥的這次選擇,是極為英明的,因為祖寬過來的時候,隊伍里多了個人——左良玉。

[1709]

高迎祥的這套策略,對付像王樸那樣的白癡,估計還是有點用的,但祖寬這種老兵油子,那就沒招了,他立馬看穿了這個詭計,拉上了左良玉,一起去找高迎祥算帳。
接下來是張獻忠先生的受難時間。
其實這事跟張獻忠本沒有關系,只是高迎祥讓他過來幫忙,順道掙點外快,可惜不巧的是,碰上了硬通貨。
跑路的時候,根據慣例,為保證都能跑掉,是分頭跑的,高迎祥、李自成是一撥,張獻忠是另一撥。
所以官軍的追擊路線,也是兩撥,左良玉一撥,祖寬一撥。
不幸的是,祖寬分到的,就是張獻忠。
我說過,祖寬手下的,是關甯鐵騎,跑得很快,所以他只用了一個晚上,就追上了張獻忠,大破之。

張獻忠逃跑了,他率領部隊,連夜前行,一天一夜,跑到了九皋山。
安全了,終于安全了。
然後,他就看到了祖寬。
估計是等了很久,關甯軍很有精神,全軍突擊,大砍大殺,張獻忠主力死傷幾千人,拼死跑了出去。
又是一路狂奔,奔了幾百里,張獻忠相信,無論如何,起碼暫時是安全了。

然後,祖寬又出現了。
我說過,他的速度很快。
此後的結果,是非常壯觀的,用史書的話說——伏尸二十余里。
張獻忠出離憤怒了,而這一次,他做出了違反常規的決定,比較有種,回頭跟祖寬決戰。
是的,上面這句話是不靠譜的,張獻忠先生從來不會違反常規,他之所以回頭跟祖寬決戰,因為在逃跑的路上,遇上了兩個人——李自成、高迎祥。

人多了,膽就壯了,張獻忠集結數萬大軍,在龍門設下埋伏,等待祖寬的到來。

[1710]

張獻忠的這個埋伏,難度很大,因為祖寬太猛,手下全是關甯鐵騎,久經沙場,“發一聲喊,伏兵四起”之類的場景,估計嚇不住,就算用幾萬人圍住,要沖出來,也就幾分鍾時間。
面對困境,張獻忠同志展現了水平,他決定,攻擊中間。
利用突襲,把敵軍一分為二,分而擊破,這是唯一的方法。
單就質量而言,他的手下實在比較一般,但正如一位名人所說,有數量,就有質量,他集結了十倍于祖寬的兵力,開始等待。
不出所料,祖寬出現了,依然不出所料,他沒有絲毫防備,帶領所有的兵力,進入了埋伏圈。

張獻忠不出所料地發動了攻擊,數萬大軍發動突襲,不出所料地把關甯軍沖成了兩截。
接下來,就是出乎意料的事了。
他驚奇地發現,雖然自己的人數占絕對優勢,雖然自己出現得相當突然,但從這些被包圍的敵人臉上,他看不到任何慌張。
其實張先生這一招,用在大多數官軍身上,是很有效果的,對關甯軍,是無效的。這幫人在遼東,主要且唯一的工作,就是打仗,見慣大場面,所謂伏兵,無非是出來的地方偏點,時間突然點,隊伍分成兩截,照打,有啥區別?
特別是祖寬,伏兵出現後,他非但沒往前跑,反而親自斷後,就地組織反擊,而他手下的關甯軍,似乎也沒有想跑的意思,左沖右突,大砍大殺,戰斗從早上開始,一直打到晚上,伏兵打成了敗兵,進攻打成了防守,眼看再打下去就要歇菜,撒腿就跑。
前後三戰,張獻忠損失極為慘重,死傷無數,被打出了毛病,據說聽到盧象升、祖寬的名字就打哆嗦。

河南不能呆了,他率領軍隊,轉戰安徽。
相比而言,高迎祥、李自成的遭遇,可以用八個字來形容——只有更慘,沒有最慘。
高迎祥第一次遇見盧象升,是在汝陽城外。
據史料記載,當時他的手下,有近二十萬人,光是營帳,就有數百里(連營百里),浩浩蕩蕩,准備攻城,看起來相當嚇人。
而他的對手,趕來救援的盧象升,只有一萬多人。

其實一直以來,官軍能夠打敗民軍,原因在于官軍騎馬,而民軍只能撒腳丫跑。
但高迎祥是個例外,我說過,他的軍隊,是重甲騎兵,而且每人有兩匹馬,機動性極強,而盧象升手下能跟他打兩把的,只有關甯鐵騎,且就一兩千人。
更麻煩的是,當盧象升到達汝陽的時候,軍需官告訴他,沒糧食。
沒糧食的意思,就是沒飯吃,沒飯吃的意思,就是沒法打仗。
一般說來,軍中斷糧一天,軍隊就會失去一半戰斗力,斷糧兩天以上,全軍必定崩潰。
盧象升的軍隊斷糧三天,沒有一個逃兵。
這個看似沒有可能的奇跡,之所以成為可能,只是因為盧象升的一個舉動——他也斷糧。

他非但不吃飯,連水都不喝(水漿不入口),此即所謂身先士卒。
所以結果也很明顯——得將士心,同仇敵愾。
其實很多時候,群眾是好說話的,因為他們所需要的並非糧食,而是公平。

[1711]

公平的盧象升,是個很聰明的人,經過幾天的觀察,他敏銳地發現,高迎祥的部隊雖然強悍,但是比較松散,選擇合適的突破點,還是可以打一打的。
盧象升選擇的突破點,是城西,鑒于自己步兵太多,騎兵太少,硬沖過去就是找死,他想到了一個辦法。
一千多年前,諸葛亮同志鑒于實在干不過魏國的騎兵(蜀國以步兵為主),想到了同樣的方法。
沒錯,對付騎兵,成本最低,老少咸宜的方式,就是弓箭,確切地說,是弩。
諸葛亮用的,叫做連弩,盧象升用的,史料上說,是強弩,具體工藝結構不太清楚,但確實比較強,因為曆史告訴我們,高迎祥的重甲騎兵,在開戰後僅僅幾個小時里,就得到了如下結果——強弩殺賊千余人。
其實城西的部隊被擊破,死一千多人,對高迎祥而言,並不是啥大事,畢竟他的總兵力,有幾十萬人之多,但他的軍陣中,有一個致命的弱點,導致了汝陽之戰的失敗。
這個弱點,就是人太多。
幾十萬人,連營百里,而據盧象升給皇帝的報告,高迎祥的主力騎兵,有五六萬人,其余的大都是步兵以及部隊家屬。

步兵倒還好說,家屬就麻煩了,這撥人沒有作戰能力,又大多屬于多事型,就愛瞎咋呼,看到城西戰敗,便不遺余力地四處奔走,大聲疾呼,什麼敵人很多,即將完蛋之類。而最終的結果,就是真的完蛋了。
汝陽之戰結束,高迎祥的幾十萬大軍就此土崩瓦解,紛紛四散逃命,但高迎祥實在有點軍事水平,及時布置後衛,阻擋盧象升的追擊。
其實盧象升也沒打算追擊,一萬人去追二十萬人,腦子有問題。
但今天不追不等于明天也不追,盧象升看准機會,跟蹤追擊,在確山再次擊敗高迎祥,殺敵軍數千人。
盧象升的亮相就此謝幕,自崇禎八年五月至十一月,他率絕對劣勢兵力,先後十余戰,每戰必勝,斬殺敵軍總計三萬余人,徹底扭轉了戰略局勢。
當然,高迎祥並不這麼想,他依然認為,失敗只是偶然,他所有的兵力,是盧象升的幾十倍,戰略的主動權,依然在他的手中,今年滅不了你,那就明年。
這個想法,讓他最終只活到了明年。


[1712]

十一月過去了,接下來的一個月,是很平靜的,盧象升沒有動,高迎祥也沒有動,原因非常簡單——過年。
無論造反也好,鎮壓也罷,都是工作,工作就是工作,遇到法定假日,該休息還是得休息。
休息一個月,崇禎九年正月,接著來。
最先行動的,是盧象升,他行動的具體方式,是開會。
開會內容,自然是布置作戰計劃,研究作戰策略,討論作戰方案。
相對而言,高迎祥的行動要簡單得多,只有兩個字——開打。
從心底里,盧象升是瞧不上高迎祥的,畢竟是草寇,沒讀過書,沒考過試,沒有文化,再怎麼鬧騰,也就是個草寇,所以對于高迎祥的動向,盧象升是很有把握的:要麼到河南開荒,要麼去山西刨土,或者去湖廣鑽山溝,還有什麼出息?

為此,他做了充分的准備,還找到了洪承疇,表示一旦高迎祥跑到西北五省,自己馬上跑過去一起打。
然而高迎祥的舉動,卻是他做夢都想不到的。
闖王同志之所以叫闖王,就是因為敢闖,所以這一次,他決定攻擊一個盧象升絕對想不到的地方——南京。
當然,在剛開始的時候,這個舉動並不明顯,他會合張獻忠,從河南出發,先打廬州,打了幾天,撤走。
接下來,他開始攻擊和州,攻陷。
攻陷和州後,他開始攻擊江浦,江浦距離南京,只有幾十公里。
如果你有印象的話,就會發現,兩百多年前,曾經有人以幾乎完全相同的路線,發起了攻擊,並最終取得天下——朱元璋。
高迎祥同志估計是讀過朱重八創業史的,所以連進攻路線,都幾乎一模一樣,可惜他不知道,真正的成功者,是無法複制的。

朝廷大為震驚,南京兵部尚書立即調集重兵,對高迎祥發動反攻擊,經過幾天激戰,高迎祥退出江浦。
退是退了,偏偏沒走。
他集結幾十萬人,開始攻打滁州。
至此可以斷定,他應該讀過朱重八傳記,因為幾百年前,朱元璋就是從和州出發,攻占滁州,然後從滁州出發,攻下了南京。
滁州只是個地級市,人不多,兵也不多,而攻擊者,包括李自成、張獻忠等十幾位頭領,三十萬人,戰斗力最強,最能打的民軍,大致都來了。

所有的頭領,所有的士兵,都由高迎祥指揮。
高闖王終于爬上了人生山峰的頂點。
他決定,進攻滁州,繼續向前邁步。
山峰的頂點,再邁一步,就是懸崖。


上篇:第459節     下篇:第461節